“哈”与“哈哈哈”

下面我来流水账一下最近的新鲜事,有的让人“哈!”有的让人“哈哈哈”,哪个是哪个,我想各位可以按照自己的偏好对号入座(——这是不是也算一种interactive reading呀?)

嗯,首先说昨天发现TFBoys里面的一个叫王源的17岁男生最近在生日会上翻唱了崔健的《一块红布》。哇!这么00后的八卦,大Joy怎么会不凑一耳朵听一下呢!翻唱效果并无意外。

每一代都有每一代的热血沸腾,沸腾点不一样而已。

当年歌德以自己青年时的经历创作出了那个叛逆又细腻的少年维特之后,年轻一辈间一时“维特热”,但模仿着模仿着,狂飙(Sturm und Drang)之气没了只剩下伤感主义了,结果“维特热”(Werther Effect)现在成了copycat suicide的代名词。

上周去老马丁家吃饭,老马丁的老婆说起以前做外交官的时候英国有个规定,就是驻外的外交官除了享受年假之外,每年还额外有2周的带薪假期,甚至交通住宿部分可以由使馆支付,但必须要在所驻国家境内度假——没错,就是为了加强外交官对所在国文化的理解,而且英国政府觉得驻外人员如果有假期八成都会回英国来探亲,平时如果不主动去融入当地生活的话,很容易成为空降外交官。当然这里少不了会有外交官亲属跟着沾光揩油的机会,不过我觉得总体上讲这真是个好主意哎!(而且好像至今这个政策没搞出啥丑闻来,应该得益于各党派和媒体成天瞪着找茬的双眼~嘎嘎嘎嘎)

顺便想起来,上个月见老马丁时他跟我说最近被邀请去主题发言。邀请方说白了就是为了他的名气,让他“回收”一下他去年的一个讲稿就好了,老马丁说他不讲旧稿子但可以考虑讲个新题目,邀请方说哎呀不需要那么麻烦呀,旧稿子蛮好的,不给改会议日程。老马丁很生气,往复几次就差跟对方翻脸了,老马丁说,那篇旧文已经发表了,我还拿到公开场合去老生常谈,这么没有操守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干得出来?

记录这件事倒不是简单赞扬一下老马丁的职业精神,其实一篇文章走天下的人很多呢,只是学术圈里都是人精,到底是“懒于选择”还是“无从选择”,你或许觉得外人看不出来差别,但是大家心理都有数,有所为有所不为都是态度。除了老马丁,最近我有两个同事也一个因为政治一个因为学术的原因而公开取消某些会议发言。

和很多事情一样,口碑这件事也是靠自己用实际行动维护的。

说起维权呢,最近大Joy又参加英国大学工会的维权了——我得承认,当年俺加入工会的目的确实有点不纯,嘿嘿嘿嘿——记得前几年连续各种(成功的)罢工,开始围观同事罢工挺热闹,后来罢工规模大到让非工会成员的大Joy感觉协调工作实在很麻烦,外加同事罢工也是为了保护俺的利益,真的去拿学校的额外奖金去搭手维系教学进度(即事实支持高校系统压低教师待遇)是件捡芝麻丢西瓜的脑残逻辑,所以干脆一起加入工会了。——揪住这个哏,麻麻经常笑话我说我是为了不上班才加入的工会,嘎嘎嘎。不过工会还是很有意思的。

最近几年因为经济下滑,高校联盟变着花样的想挤压一下高校老师的退休金待遇,最近又想出新花招,如果成功,这意味着全英国教育界(中小学和各种职业培训机构都算上),正规高校老师的退休待遇最低!(刚到英国时,高校老师的退休待遇和各行各业比也算杠杠滴!)所以工会召集大家投票对策,并明确呼吁大家支持必要时采取大规模长期的罢工手段——因为只有这样,大学才会重新意识到老师,而不是各位校长和董事会大人,才是大学的脊梁骨,所以在大学高层还在飞商务舱,拿着N倍工资的时候却在算计普通老师的退休金,嗯,反正在资本主义英国这事很不地道。“领导”与董事会上的富N代们凭啥不先拿自己开刀,反正柿子捡软的捏这种事在目前依然封建残余的英国说不通。所以我们打算团结起来示威一下。

关于罢工的投票好像还有两周才结束,但是各个大学闻风已经开始各种松口了,比如今天肯大给全体老师发了一封信,解释说,哎呀误会嘛,关于退休金只是商议一下嘛,还没有决定嘛…嗯,可见工会力量还是很显著滴!所以呢,所以我觉得至少我们还是比某市最近因为一场大火而被整顿和清退的那些快递小哥们要强一点。

上周参加毕业典礼忍不住自拍了一张,因为自我感觉很酷哎,尤其加上左侧的特效小星星(至少看起来好乖呀!我觉得特三好学生的样子),回家拿给胡椒盐儿看,这厮居然笑做一团——

 

 

小胡说,酷?这才叫酷好哇——

IMG_8517

==||

最近大家都知道BBC拍了一部力图颠覆西方社会对中国年轻女性刻板印象的电视剧Chinese Burn吧?昨天看了第一集,觉得很适合做下学期本科生的小论文题目。虽然知道这部戏的风格就是无厘头,但是看完第一集我觉得:主创人员不仅对当代中国年轻女性缺乏了解而且缺乏想象力。

或许后面几集会好一点?昨天看这个剧最大的收获是学会了几个新中文(粤语)词,比如“死仔包”之类的,外加貌似找到了一个错字——

Screen Shot 2017-11-30 at 19.16.13

那个不应该是“烂”(爛)滚,或者“滥”(濫)滚嘛?“澜滚”这个表达法还比较新鲜,感觉意思应该是threesome之类的?

昨天晚上是朋友的NGO和《自然》每年公布某科学界奖的日子,今年颁给了一个顶着日本政府压力推广HPV疫苗的日本女医学记者。有趣的是,这个女记者因为和日本国内认为疫苗有负效应的主流猜测相悖、力推HPV疫苗,从而一度被日本国内称作是“WHO的间谍”。嗯,我不知道那些想诋毁她的人是怎么想的,因为这个外号本身好像就是个荣誉哎。

最后我想回应一下上面胡椒盐儿对我的嘲笑:你以为竖一捽毛儿就很朋克很摇滚啦?这才是真正的摇滚好哇——

一块红布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6 responses to ““哈”与“哈哈哈”

  1. 你的自拍就是哈利波特本人啊哈哈哈

  2. Yueming

    我也在工会,还没把投票寄出去,嘎嘎嘎

  3. 喜洋洋

    我也觉得介个不是哈利波特么~~

    • Joy

      我那天想,其实英国真的应该恢复大学上课穿袍子的传统,因为不仅顿时大家都显得乖了好多,而且冬天挡风、夏天挡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