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废为宝

有时候大Joy是很鸡贼的:东西没什么用,又纠结舍不得扔。有时候我怪老Jane

IMG_4110

嗯,有Jane更好看的照片,但是我超喜欢上面这张。

 

 

Jane已经97岁了,她是米国某前senator的老婆,是个让Nancy Pelosi都不敢怠慢的一等一的政客,但在我看来,她是那个低估了一个12岁孩子对零食的胃口的老奶奶(Jane曾经对小Joy一个下午能磨牙掉的巧克力曲奇感到“无比震惊”,而后来等爸妈接我回家的时候,我第一时间用中文跟爸妈抗议说我对于她整个下午只给我“那么点”零食感到“无比震惊”,以后再不要她babysit了吧!爸妈笑翻了。回想起来,小孩子真就是无知者无畏。)在还不懂政治的年纪,Jane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她给民主党筹款的趴体,而是她家里“窗台”上摆放的一码彩色玻璃瓶子,红红绿绿奇形怪状,阳光打下来,地板上满满都是调色板,那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垃圾”也可以这么好看。(大Joy第一次吃blackberry这种古怪的“水果”好像就是在Jane家后院里,不过我隐约记得那枝藤不是她家的,是邻居家伸过来的,然后Jane教会了我一个英语表达法,叫so what)

后来一直就很想复制Jane家的窗台,不过一直未果。或许是因为现在的瓶子都不再好看了?但偶尔还是会鸡贼地攒一下瓶子——万一呢?比如下面这两个瓶子,一个是买来装鲜榨果汁的,后来发现根本不实用,因为不好清洗,一个是去年圣诞节买的蜜蜂酒喝完剩下的空瓶子,觉得形状好好看,喝完小酒舍不得扔(真够鸡贼的吧!)

IMG_4099

然后今天花十块钱(9块5)在买了五束假花,回家剪开了,掰吃掰吃,妈呀,谁说hoarder不能小文艺的

IMG_4097

更劲爆的是这个西班牙的矿泉水瓶——在偶尔带瓶装矿泉水更现实的情况下,我和小巴都属于喜欢带“有态度”的矿泉水瓶去上课的(嗯,我们的水瓶也是教学道具),比如大Joy大部分情况会反复使用英国那个慈善矿泉水公司Belu的公司的水瓶,而小巴最喜欢“SPA”和“西藏5100”——嗯,所以一般人家在首都国际机场买免税酒,大Joy每次在北京机场免税店都例行买两瓶西藏5100,你就知道为啥了。如果不是因为英国很难买到,其实我最喜欢西班牙这个Solan de Cabras的瓶子——没啥学术上的原因,就是因为可靠、好看、好用,下面这个瓶子是上上周在荷兰超市买的,又舍不得扔(真丢人!),生生把空瓶子背回来了,但大暑假的又没有课上,这塑料空瓶子也没啥用了

IMG_4102

今天剩下的假花正好插在这个矿泉水瓶子里,有木有变废为宝的感觉?!——

IMG_4105

当然,之所以要假花来装点,是因为彩色瓶子的积累还远远没有到Jane的级别,花里胡哨的空瓶子放在家里怎么看还依旧怎么不好看。小时候以为Jane家窗台上那些瓶瓶罐罐一定就是随手摆放的,后来年岁越大越开始发掘,那些我曾经以为“随意”的摆设,或许是来自一辈子的积淀。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4 responses to “变废为宝

  1. 我经常这样,瓶瓶罐罐攒一堆,想着总能派上用场,结果就是在下一次搬家前一股脑扔掉。。。

    • Joy

      啊哈哈哈哈,我现在的办法是家里看腻的先搬到办公室,如果办公室再看腻了,扔掉了就心里平衡多了

  2. 插花真好看呀!鼓掌!

    • Joy

      嗯呐,效果我都觉得很惊喜哎!证明植物(即便是假的)确实是布置房间的秘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