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眼界

最近有好几件事都特开眼界。按惊奇指数倒着说吧——

首先是周末去同事家派对,俺俩都是个对趴体特别触的家伙,但为了显得不过于anti-social,俺俩每年会有计划有策略地去一两个大趴——感觉就是不幸身处外向时代的内向的人为了和谐社会坚持要完成给自己的quota,哈哈哈哈——可以想象每次“趴”完我俩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那是怎样的一番high,感觉就是劫后余生呀。

但这回这个趴还是一定要去,因为是我的两个好朋友25周年非结婚纪念日——嗯呐,俩人认定婚姻制度很无聊,所以一直在一起,有三个小帅哥,两只小狗,但坚持不婚——你要是说走了嘴忽然问对方你老公或你老婆怎么样了,绝对会遭瞪的哦。很酷的两口子,而且俩人都很随和,没理由不去呀——这似乎是个规律,就是我发现身边真的生活方式很酷的那些家伙其实接人待物都很随和。(其实也不奇怪,有底气特立独行的人往往有强大的自信,找得着自己定力的主儿比较容易对周围事物也很慷慨)

更重要的是,听说还请了现场乐队和特别好吃的tapas哎,凑热闹去!很开眼界:首先,为了照应四五十口子的趴,这两口子请了三个小服务生——三个8-12岁不等的小男孩。这想法太巧妙了——既解决招待问题,还省银子(童工价格),而且更重要的是,还解决了某两个宾客的“看孩子”问题(即这两家客人不用请保姆在家看他们的儿子,而直接带来端茶倒水正合适!)——一举三得,多聪明呀!而且三个小哥超级萌好不哇!!!!!小孩不懂酒水,只会问:“红的?白的?带气?不带气?” 他们不仅会记住谁要了什么,还会随时张望谁手里的杯子快空了,小服务生就会跑过来问:“抱歉先生/女生,请问你需要再添酒水吗?”如果你把空杯子递给他,他一分钟后就会端着一杯你要的酒水高举在你面前(有个小孩个子还好矮呢!)然后还会在你接过酒杯的时候加一句:“愿您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啊哈哈哈哈哈哈……真的萌死了!我得承认,这是大Joy第一次因为要吸引服务生多过来几次而多喝了好几杯!我一个50来岁的朋友更逗,我听她干脆直接跟其中一个小男孩说:“问问你爸妈,我可以收养你嘛?!”——你看花痴的并不我一个。

而我一个犯罪学的同事更逗,几杯酒下肚之后,她靠在吧台跟一个小男孩谆谆教导说:“我告诉你哈,像你这么高颜值超可爱的waiter,一晚上才给20英胖子太少了,简直就是犯罪嘛!今晚睡觉前找那个大叔再多要一点去!”

但三个小男生估计也不介意,因为不仅那天不需要遵守很多英国家庭小孩子八点就上床睡觉的规矩(因为那晚的踢是8点才开始爬的),而且后来乐队演奏的时候,隔着窗户我看三个小男孩在厨房屁股扭的一点不比舞池里的大人含蓄呀!嘎嘎嘎嘎

那晚第二个开眼界的是朋友除了乐队还请了一个魔术师——不是登台表演的魔术,而是魔术师和大家穿得差不多,一个晚上穿插在各个宾客间,聊着天顺手给你变个小戏法什么的。这思路不错哎!尤其这是大Joy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魔术——真的就是酒会聊天时的距离,但丝毫没有看出破绽,虽然都是小魔术,但真神奇哎!最后他变出一张名片给我,我欣喜地顺手插小巴衬衣兜里了——留着!万一俺们家下次趴体需要呢?(小巴很无语地眼珠子夸张地转了一整圈。。。后来我想也是,像俺们这种人类社交恐惧症患者,估计就是开大趴,来的宾客估计也就是胡椒盐儿、佐罗、希特勒、汉堡包、coppermine、maggie smith之流。)

这是第一部分开眼界,在此之前呢,那天去伦敦也很开眼界。这回是去听晚上老大主持的纪念英国发展生物学家Anne Mclaren的一个纪念会,白天顺便去了火了好久的伦敦科技馆里那个主题为“机器人”的展览。
IMG_3959

其实真不怎么样哎!大Joy很失望,同样是特展,比之前那个苏联宇航的展览差多了。主要是什么都没有说明白,看完也是走马观花,尤其AI部分解说得太少了。但是还是很高兴看到下面两个展品,一个是用塑料等柔韧材料使机器人活动更为流畅的机器人——你看,它还发现从它前面走过的大Joy了哦!

IMG_3966 copy

另一个是日本的安卓,我这几年讲课都用到这个例子,所以这次终于见到“真人”,真荣幸——

明年教学ppt的新图片——

IMG_3975 copy

别看展览有点让人失望,但晚上的讲座实在太惊艳了。四个发言人里有一个是鼎鼎大名的Mary Warnock——这人谁呀?你知道现在世界通行的胚胎研究中的胚胎在体外不能超过14天这个国际金标准吧(因为14天后神经就开始发育了)?定义这个规则的基本可以说是Warnock和Mclaren定的——好吧,不完全是她俩的功劳,但却是没有她俩基本就不会有这个著名法案。

Warnock是老大的朋友,十年前我听过她的演说,当时就被她妙语连珠彻底吸引到了。今年Warnock已经90多岁了,好像比我姥姥就小一岁——我姥姥已经是很多人眼里脑力惊人的神人了,但最近两年身体也不行了,至少走路已经需要手扶车,脑子也时而清楚时而糊涂了。Warnock比起十年前也老多了,但她不仅自己拄着拐走上了讲台,而且居然站着底气十足地做了差不多30多分钟的讲座,而且中间很闷骚地穿插各种哏,和各种“我是老太我怕谁”的态度(比如一句“那些pro-life的神经病”,让台下大半屋子的生物学家笑翻了天,爽!)

哇噻!真是很开眼界!争取我90岁的手舞足蹈八卦的时候,也能有Warnock的精神头!

最后让大Joy眼界大开的是胡椒盐儿。

IMG_3998 copy

这里说的并不是那天晚上十一点来钟从伦敦回家,远远看见胡椒盐儿端坐在我家门前院墙上等我们回家(顺便东张西望一下邻居家的八卦),那气势好似中式大门口那些石狮。而是之后的第二天晚上,我俩坐在楼下电视机那屋聊天,忽然听见门外一阵如北京冬天刮8-9级大风那种呼啸声,以及紧接着明显的撞击声,以至于电视机那屋被封了好几十年的门窗都被震得呼剌剌直响(那个厚重的木头门还是上世纪初“主人佣人不用同一个门”的设计,从房子侧面过道直通厨房的)。

我靠!明显是有人打架被抡在了我家墙上,大Joy的第一反应是报警。小巴的第一反应是冲出大门查个究竟——没查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只见院墙上,胡椒盐儿混身炸着毛虎视眈眈地看着小黑猫佐罗抱头鼠窜——我们推测大概是佐罗不知道怎么惹到胡椒盐儿了,然后和这厮打起来了,然后胡椒盐儿把它抡我家老房门上了……能把一只猫打成老鼠,啧啧,实力派!

胡椒盐儿看见我俩吃瓜群众,它战斗状态炸开的毛一下跟收雨伞一样又都顺溜了。然后从院墙上跳下来,几步小跑跑进我家,走了几步直接倒在我家地毯上,一副“九死一生求安慰”的德行。我服了。(小巴说,对于一个邻家猫打架就吓得要报警,这智商他也服了。可是谁想得到猫打架那么大动静啊!)

4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4 responses to “开眼界

  1. 童工waiter这个主意太赞了!等黄豆大了我也让他打工去!
    可是如果总有人邀请你去party,你都拒掉吗?

    • Joy

      三五个人的聚会当然欣然前往——我这么爱八卦,是吧。但十几个人以上的大趴的话,真的很头疼唉,噪音本身就很消耗体力嘛。

  2. 一只眼睛的那个机器人好惊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