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7

八卦的逻辑

IMG_2719

上图是今天去海边,在雷雨来袭之前拍的,加了亮度,你不觉得远处那个标杆很像海上的一盏台灯嘛?想象晚上黑咕隆咚一拉灯绳,啪!多好看。

最近英国遇到了自1995年以来最阳光明媚的6月天,英国南部连续5天达到30度,全国上下诚惶诚恐。

前两天去了一趟纽卡斯尔。连纽卡斯尔都热得要穿短裤,简直了!!但在街上走了一圈,我又开眼界了,我发现北英格兰佬还真让人搞不懂:以前我是不明白他们怎么能12月冰天雪地里穿短袖和超短裙,现在我又多了个不明白,不明白他们怎么能26度高温下还穿得住西服!!!(连Royal Ascot都破天荒的让男士脱西装了好哇,而女性吊带宽过2.5厘米就好)

昨天回到肯特,晚上10点多忽然停水了,打自来水公司紧急电话,排了30分钟的队,接线员说,他从来没有这么忙碌过,接电话接到耳朵发烧,他们的电话都被打爆了,因为肯特中心好多地方都断水了,但遗憾的是原因至今不明,工程师们正在逐一排查……

但凭借英国人习惯性对组织的信任,他信誓旦旦地说:应该会在明早你出门上班之前修理好,如果不能恢复通水,我们会给你家送水……

我盘算着,这原因还不明确呢,这得修到什么时候去呀!

然后我就窃喜,跟小巴掰吃说:你看,幸好最近因为修厨房,所以家里本来就屯了好多瓶装水;幸好不用坐班,所以明早即便没有水洗澡蓬头垢面的也没大事;更幸运的是,幸好停水前大Joy刚冲完第三个澡(因为30度在一个没空调少电扇的国度里是很热哒!)……

然后俺就一个趔趄倒在床上静观事态变化。

然后……然后不到半拉小时,水就回复啦!唯恐天下不乱外加得了便宜卖乖的大Joy就感叹:哎,真没劲,又失去了一个显摆俺家优势的机会……

然后小巴师傅一脸“悟空你太调皮了”的无语加瀑布汗。

嘎嘎嘎嘎

被高温搞出的各种神经还没有完结:今天早上起床又是阳光普照,原本要去伦敦的,但想起这大热天伦敦的地铁(以及伦敦地铁里的死耗子)就发愁,所以跟小巴说,走哇,海边溜达溜达哇?——俺们岛国居民没啥别的优势,就是离海边近,近到我家周边10个海滩到底去哪个让我们两个碎碎念二重唱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我们是通过火车时刻表决定的:走到火车站,先来哪里的火车就去哪里……

一大早就特别晒,在海边溜达了溜达后背都要被烤成英国人巨爱吃(我觉得巨不尊重猪肉)的crackling了,在一个酒店的前庭上找到了座位,看了两小时书,再抬头已经是雷声阵阵乌云翻滚了

IMG_2721

可惜没有抓拍到几次上天入地的闪电,在海边看闪电,让我觉得小小避雷针真ni害!

然后瓢泼大雨下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又蓝天白云大太阳了。一个半小时后,连地都干了,这天气,神经病得一点痕迹都没有……

嗯,说的有点跑题,其实今天要八卦的不是天气,以上只是一个热场……

最近见了好些朋友,其中包括一个五六年没见的发小。因为是发小,对方也直接,坐下来聊了没两分钟,先开门见山地问我,是否“还是和原来的先生”。我嘎嘎大笑。对方说,你别介意啊,因为好久没听你提起小巴了。

我说我不介意,我都习惯了,啊哈哈哈哈……

真的是习惯了,我还跟发小说:嗯,不错你还是直接问我,一般人都假装不好意思拐弯去问我妈。

嗯嗯,差不多每隔几个月就会听我妈笑得四仰八叉地在电话那头嘲笑我说,哪家阿姨或者哪位大姐又怀疑我“一定”是离婚了。

起因呢,多是因为小巴没有和我一起回国啦,或者小巴一起回国但是(因病因事或单纯因为小巴觉得他们无聊而)没有出席某个聚会啦,或者我(或者我妈)没有左一个小巴右一个小巴啦,等等。

听着话筒里我妈啊哈哈哈哈比看《喜乐街》还开心的笑声,(除了再次怀疑我是不是亲生的之外)我都反问我妈:喂,不是你从小教育我有教养的女性在外面不要一口一个“我家老公如何如何,我家孩子如何如何”,一副市井婆娘模样,而且别人也不爱听的哇?!你坑我哇?!

麻麻这个时候都在一阵清脆爽朗的笑声之后转换话题。麻麻回避正面质疑的一贯伎俩==||(欢迎Sean Spicer参考=D)

那天我发小的怀疑也是因为上面提到最后一个原因——可是你知道这发小平时不看我博客,而除了博客之外,大Joy在所有社交媒体上基本不怎么发言(最近一次努力还是3月份以来的事,主要是我发现比如在英国如果你好奇一个学术人几分几两,上其学校网页上看看发表文章级别和承担项目历史,如果不熟悉对方专业,顶多再下载几篇文章看看理论底子,基本这个人什么水平就心里有底了,而在国内吧,一个人几分几两基本要靠自己吹!),在见面之前,其实这个发小对于我具体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当然我对她具体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所以你可想,她所谓的我“好久”没有提到小巴的潜台词是我“本该”有多频繁地提及我家老公如何如何……

然后我忽然想到,前两天我更换了微信的头像,从爱因斯坦换成了我和胡椒盐儿,而不是“我与我的(歪国)老公”——妈呀,这件事会不会又让某些人为我俩操心啦?

但实践经验告诉我,就算我说小巴,也不会“被离婚”更少次。因为以大Joy的性格嘛,聊天难免要讥讽一下小巴——配偶的义务之一就是被对方挤兑嘛——比如我以前在北京的饭桌上听一个世交朋友笑着说她有时候觉得出来不如不带老公,我傻乎乎挥舞着筷子激动地迎合说,“哇塞,你说得太对啦!我也是觉得出来玩有时不带小巴才是最爽的,因为他真的好麻烦!(比如吃个卤煮什么的,还要面对他瞪圆的双眼……)”

——然后这句话果然就被误解了……然后过了几天,朋友的麻麻的朋友就打电话给我麻麻问我是不是要离婚了。(八卦链都好长)

然后我麻麻更牛逼,不帮我辟谣不说,还津津有味地问对方:哎,那你觉得他俩要离婚是为什么呀?

>.<!好像前一阵我家屡屡接到冒充电信局的诈骗电话,小巴明知道对方是骗子还自得其乐地跟着演,直到给对方我家电脑远程操控权之前,小巴跟对方说:“在此之前,我就有一个问题哈。”以为自己要得逞的骗子激动的问“什么问题?”小巴说:“我是做社会科学研究的,所以我就想知道你是在什么情况下决心做个骗子的哇?”

你们两位同志真耽误别人时间!我经常觉得小巴才是我妈亲生的好哇——尤其是我看他俩装行李的时候,箱子乱得一样地让我(和我爸)抓狂……

哎呀,忽然想起来,好像公开场合下我很少提及我粑粑,所以大家不会以为我是单亲吧?!啊哈哈哈哈哈哈……(我很少八卦粑粑的原因是我粑粑N年前跟我有言在先:“没事别老瞎八卦我”。而我粑粑牛眼睛一瞪,上天入地混不吝如大Joy都不敢惹的哦!)

嗯,写这篇“八卦的逻辑”不完全是为了吐槽,而是我(从我自己的角度)觉得大概受这种“推衍式八卦”困扰的人应该不止我一个——即总有那些眼睛觉得如果你不怎样怎样,那么你“一定”就是怎样怎样。

我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因为那些眼睛才结的婚,才生的子,按着“应该”的轨迹过着“应该”的生活。

我也并不是想吐槽那些八卦者——(聪明如我)我能理解他们的理由,比如上面提到的那个觉得老公麻烦的事情,不到一年我那朋友好像真离婚了——你确实不能要求旁观者分辩她是在吐苦水而我只是在吃饱了闲的吐槽。(但从小到大我看粑粑麻麻互相戏谑,也从没人怀疑他们要离婚呀)

嗯,新的时代,大概有新的社会逻辑。

但是我觉得有必要写这个博客的原因,是我想对那些尚未因为八卦压力才结婚,才生子,才按“应该”轨迹去过“应该”的生活的人说——

你得明白八卦的逻辑——关于“你”的八卦其实和“你”没什么关系,和八卦你的人对这个世界的想象很有关系。

更重要的是,你要明白,很遗憾的是,对于很多人来说,成年之后,他们对他们自己周边世界的想象是很难改变的,所以不管你怎么做(比如,不管我是说小巴还是不提小巴),都会印证他们既成对你生活的想象。再举个例子,回国时常遇到这么一种人,就是他觉得如果你在微信/微博上没有天天得瑟一定是因为你的生活很无趣(即“没得得瑟”),所以他们会语重心长地劝你“不要一天到晚都看书,不要当女强人,还是要生活……”,然后我就很无语。然后对方就觉得我的无语就是默认。而我怎么觉得要是我不知道周围朋友的趣闻一定是因为对方high得没时间分享或者干脆人家还没觉得跟我熟到那份上聂?比如熟了才知道OBE老爷爷也喜欢看漫画,和某大牛教授闲聊才知道原来她刚才是在ebay上竞拍宝石戒指去了(我说,我靠,您的爱好真昂贵哇!对方说:闭嘴,乐高就便宜了哇?还不保值!傻!)

所以我说,关于“你”的八卦其实和“你”关系不大,倒是影射了八卦人自己生活的种种。

在这是个靠“晒”的年代,有些人对自己日子的看法是“别人说好才是真的好”,有些人是靠别人的八卦照亮自己的日子,而除此之外,生活还有太多太多太多的可能,所以我就是想说……

大大方方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啦!

9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我是一个粉刷匠

“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

IMG_2451

嗯呐!这是这个周末的主旋律。因为新厨房终于算是装完了,但英国这么处女座的国家,一行是一行,装厨房的不管刷墙……

然后再约粉刷工,又得一个多礼拜以后了(如果脱欧了,莫非要3周以后?!),所以小巴说还不如自己刷呢。

我一琢磨,也是。说来三年前搬进来的时候,因为碰到装修公司老板忽然崩溃了,我俩在无奈之下把整个房子都自己(外加一个专业小哥)刷了,相比之下厨房完全弹丸之地呀!小菜么不是!自己刷!

……

……

……

此处略去无力吐槽的3000字。写这篇博客的主要目的是,白屏黑字,提醒未来的自己,下次再有需要,一定要提前预定专业粉刷工来!

我的天呀!周末完全唤醒了俺俩三年前的记忆,刷墙真的是很有欺骗性的一种活动,看着容易,真费力啊!完全感觉是忘了三年前我俩每天怎么一副zombie模样……(而且明显选择记忆的是,其实上次刷房我俩干的都是大面上的粗活,技术活还是得靠也就20岁的专业小哥刷的)

尤其厨房的漆,有点稠,刷起来阻力更大一点。外加我们继承的以前的墙面底色是蓝色,而我们换成了白色,所以……一层,一层,一共刷了三层……其实有的角落还能看到一点蓝色的幻影,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心理作用,反正我想如果是专业的人员话,一定会重新打磨一遍墙然后再刷第四遍。不过我俩共同决定……就这样吧!就当是白云间透出了一抹蓝天,哈哈哈哈……

我之前就说因为我们家(基本大面是我们俩刷的)的墙都不是墙,看做行为艺术就顺眼多啦!嘎嘎嘎嘎嘎嘎……

(我能再吐槽一下,其实用砂纸打磨墙面其实也是个力气活嘛……)

吓!真的这时候才觉得自己平时跑步啊,做fit star的30-50分钟的什么session啊什么,自己觉得好运动,其实真弱爆了。锻炼出强大的肩部肌肉才是正道!!(除了刷墙之外,估计坐在电脑前之前也会毫无压力吧!)

回头我就主攻俯卧撑,我要想象我就是Jeurys Familia那种铁面投手,哼哼哈嘿!

这两周因为装修厨房,外加刷漆什么的,给胡椒盐儿的生活带来很大改变。尤其装修队一撤退,只有我俩刷漆的时候,胡椒盐儿不断好奇凑过来,小巴就只好不停地把胡椒盐儿推开,并且跟他讲道理:胡椒盐儿,你如果还想保留“胡椒”,不想变成单纯的“盐儿”,就别靠近油漆桶哈……

因为没人陪他玩,最近胡椒盐儿好像心情不太好,每天见到我们格外话多,喵喵喵,喵喵喵,各种怨念和各种碎碎念。然后也是在这两天,胡椒盐儿连连“打靶归来”,陆续给俺们带来了一只小耗子还有一只小鸟……这是过去6个月里,胡椒盐儿带来的第三只耗子和第四只小鸟。

铲尸官小巴无比万分抓狂。而站着一边不腰疼的大Joy则在一旁琢磨一个更为深刻的问题:是不是回头我也可以写个“七杀简史”。

IMG_2324

 

4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在家野营

IMG_1771

首先,热烈庆祝大Joy前几天又长大一岁~~撒花儿~~~~

其次,热烈庆祝喜洋洋和鹰太郎两位同学同日成为靠谱青年~~撒更多的花儿~~~咳咳,我就说我生日绝对是黄道吉日嘛,嘎嘎嘎嘎!

上面的生日照不仅仅是为了显摆——嗯哼,我又多了一辆乐高车,更重要的是,大家注意到我穿的是短袖了嘛?(围脖是礼物之一,并非当天实际穿的哈)嗯嗯,我最想显摆的是,今年是俺在大不了颠儿过的第10个生日(中间有两年一次在北京一次在比利时过滴),第一次遇到天气好到能穿短袖!!!!!

往年绝大部分照片你都会发现俺穿的不仅是长袖,还经常是夹层>.<!!

前一阵天气好得要疯掉啦!所以一天到晚坐在外面和胡椒盐儿晒太阳,嘎嘎嘎嘎。

生日过后气温就飞转直下。昨天去了趟学校,你看站台上大家都穿的是啥——

IMG_2068

即便没有飞雪,我也觉得英国人活得真够窦娥的……

言归正传,为啥标题是“在家野营”呢?因为这周和下周大Joy家装修厨房,大施工啊!没有灶台也没有大水池,所以不仅没法生火做饭,一般生蔬的清洗处理能力也基本降为零(当然在洗手间洗个苹果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哈),但还有冰箱和微波炉,所以我和小巴俩吃货事先在一次性饭盒里准备了三天的干粮,好似去野营。

IMG_1878

首先是三天的晚饭,一水儿海鲜蔬菜烩饭。

IMG_1866

然后是三天午饭的沙拉,下面是往一盘子“草”里加的添料

IMG_1881

哎呀,我都觉得我俩对吃够执着的!嘎嘎

我三姨更好玩,一天到晚给我们支招怎么花样翻新地使用微波炉——不光光是外面买的各路微波食品,还有各种微波碗蒸出来的菜样,以及怎么用微波炉煮面条之类的。然后我三姨总结说:当工人装修完毕之后,你们就会发现其实你们并不需要厨房……

>.<!  这话为啥不早说?

在家野营还有各种新发现,比如开始依赖星巴克的速溶咖啡(下图左)以及杯冲麦片(下图右)

IMG_1915

向大家隆重推荐这款隔夜麦片——而且就要这个bluberry & cranberry口味的哦!那个苹果味的不如这个好吃啦!——不用加热,倒上牛奶冰箱里泡几个小时就好啦。超级好吃哎!!!感觉很像吃冰激凌!(可能有点言过其实,但是冰冰的,甜甜的,腻腻糊糊的,那不就是冰激凌嘛)

第一天早上吃完一杯俺就马上泡了第二杯,谁说下午就不能吃麦片啦!哈哈哈哈

IMG_1916

至于星巴克嘛,天!就算家里不能做Nespresso了,谁会想到有一天俺在英国也得依仗星巴克过活呀!——没错,星巴克的咖啡一般确实没有Costa啊,Nero啊好喝,但是,速溶咖啡谁也比不过星巴克啊!而且最重要的是,从去年开始推出的cold brew(国内叫“冷萃”咖啡好像?)之后,星巴克在夏天就无人能比。味道比一般冰美式要好,而且很少会引起胃酸之类的。前两天New York Times好像还专门有文讨论为啥cold brew那么受欢迎——英国costa已经开始抄袭啦!——原因之一是冷泡的过程避免了咖啡在遇冰时积累过多的酸性物质等等,原来如此。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新闻聂?

抢在装修厨房之前去了伦敦两次,一次是终于看了著名喜剧The Book of Mormon,嗯嗯,真是从头笑到尾,太好玩了。真可惜2年前去Salt Lake City的时候没有看过,不然一定会在白菜车上手舞足蹈教黄豆高唱hasa diga eebowai,啊嘎嘎嘎嘎~(教坏要从小抓起,嗯嗯)

IMG_1503

第二次是去大英图书馆看俄国大革命展。你瞧,俺俩每人胸前还别了个小五角星呐!

IMG_1584

这个展览很不错。就算从美术作品赏,我觉得也比Royal Academy的苏联画展要好很多。这里还有列宁当时以假名申请图书馆借书证的手书申请信呢,别说,列宁同志的字那是拽拽的!

在大英图书馆还淘到下面这个“文献卡”的小抽屉(下图左),和俺们家很配吧

IMG_1661

打开看,跟真的一样——

IMG_1660

IMG_1659

IMG_1658

其实这些都是单面印刷成文献卡的明信片啦!好玩吧?

学术上,上了一次Nature,接收了个小文,拿到一笔小小钱,因此9月份又有借口回国啦!乌拉~!

IMG_1502

回到在家野营这件事上,这周安厨房,白天楼下打钻敲钉,胡椒盐儿很淡定,天天瞪着大眼睛趴在后院看工人们扛着各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来来往往,脑袋左摇右摆,好像他是包工头一样。

等工人们一撤(他们每天下午三点就下班了!岂不是让国内装修队羡煞?),胡椒盐儿就摊软在后院椅子上,好像他一天干了多少活似的,一副二流子模样。

IMG_1873

 

8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