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7

新书热卖

看标题就知道,这就是一条广告呀!——绝对的赤裸裸,你没看大Joy为此还在博客上新设了一个category叫“老张卖瓜”嘛!啊哈哈哈哈~

-3D

嗯,一上架,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原来“小世界”这个书名重名好严重啊!所以好几个人跟俺说,搜索好像除非是用“小世界+三联”等组合拳,很难搜到。矮马,那不很影响销售嘛,所以麻溜在这里综合一下销售渠道:

京东网:https://item.jd.com/12174816.html

亚马逊:https://www.amazon.cn/gp/product/B06ZZFNG8J/ref=oh_aui_detailpage_o00_s00?ie=UTF8&psc=1

当当网:http://product.dangdang.com/25063152.html

最后再来个淘宝网三联旗舰店,N长的url浓缩成四个字:点击这里

另外,如果各位看完之后觉得好,请在网上给予公开表扬——大Joy从小就喜欢听夸,嘎嘎。哎~有些肤浅真是遮掩不了滴!

最后放一个大家可能觉得有点大脑断闸的音乐DJ Ötzi唱的Sweet Caroline——8月底去波士顿Fenway Park看“小红袜”和“奥利奥”的比赛,自从订了票就满脑子遐想着在棒球场上挥舞着热狗啤酒高嚎Sweet Caroline~so good so good——下周去奥地利开会,今天搜索到类似于奥地利人民的筷子兄弟的歌手DJ Ötzi居然也唱过Sweet Caroline,一下午的循环已经把胡椒盐儿听傻了,哈哈。

这两天小熊队正在和小袜子对垒,昨天输了=(。说起来小袜子算是American League版的小熊队(National League),所以哪个队赢俺都……不,还是希望小熊队赢。嗯。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首适合阔步走入夏天的歌曲(连英国都达到15度啦!)——

2条评论

Filed under 老张卖瓜

展览及其他-2

IMG_2551

另外一个展览是Eduardo Paolozzi的。Paolozzi大概是我最喜欢的当代“英国”艺术家了(意大利裔)。而且鉴于大Joy一般来讲即不喜欢波普艺术,对雕塑也不很感冒——一般我对“艳彩”的作品也会表示怀疑,而Paolozzi绝对是一个特例——虽然,他认为自己是极端超现实主义,你管他叫波普艺术家他会很生气,但是想了想,他的作品真的很难分类,也不完全超现实主义,也不完全达达,也不完全波普。但是就是那么那么那么的好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先简单说说为什么喜欢Paolozzi的作品:最先接触他的作品当然是因为咱是研究科技社会学的啦!而Paolozzi是很典型也是很著名的把“科技”融入和用于艺术作品中的艺术家。尤其对于科幻爱好者来说,他和JG Ballard一起撑起来的New Worlds多“回晃”啊,在科幻黄金时期后掀起的小高潮呀。

在画册上、书本报纸上关注Paolozzi作品很久了,这次whitechapel的展览选了他整个职业生涯的250个作品,对大Joy来说简直就是粉丝见面会啊——哇塞,什么diana as an engine(左上),什么the metallization of a dream (右上),什么his majesty the wheel(中下)等等等等,当然还有大量的印刷作品,好多好多,矮马,那感觉就是:同志们,终于见到你们本尊了啊~哈哈哈哈

其实把科技融入艺术的艺术家很多,Paolozzi其实还不算最直白的,我也在琢磨为什么会喜欢Paolozzi的作品。他的作品一般都有极大的信息量,即便是印刷作品也极为耐看——Paolozzi觉得一个作品就表达一中心思想忒没效率了,所以他本来力求的就是multi-evocative的作品。不过他的作品又很准确,没有落入虚妄的抽象。更为主要的是,我琢磨Paolozzi让我感兴趣的大概主要有两点:1)科技和人在他的作品里永远是平衡的。不管是被割据化的机械型头像(右下),还是一个静物(左下)都明确体现着各种人和技术的互动,所以有的时候Paolozzi的作品表现的不是一个概念或者一个意向,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用个时髦的比喻就是同是拍照片,Paolozzi拍的都是iphone的live photo,哈哈哈哈。2)这个跟Paolozzi对希腊等历史艺术的研究大概很有关系,就是他作品所表现的那些内容既是那么的新潮那么的高精尖,但同时,又那么质朴。看Paolozzi的作品有时候会提醒我,当代人类对登陆火星的那种惊诧与得意,大概和远古时期人类第一次学会做了把镰刀或者第一次从窑里拿出一块白净的陶瓷那欣喜的星星眼没什么两样吧!所以Paolozzi的作品不是简单的展望未来、检讨当下、反思过往,而是能让人沉静下来。

也许是这些原因,Paolozzi的作品很直观却异常耐“看”——其实最好的例子是Paolozzi做的那些印刷作品,不过说起来就太长了。JG Ballard有一次说Paolozzi对这个世界的独到分析就好像弗洛伊德对梦的解析一样独一无二。矮油,这是我看过Ballard写的最好的一句话,哈哈哈哈……

从画廊出来,坐地铁去Tottenham Court Road看看现实生活中的Paolozzi——

嗯呐,Tottenham Court Road的地铁站的马赛克就是Paolozzi设计的(设计图这回也看到啦!右下)。当然,不是真的为了看啥艺术作品去的Tottemham Court哈,而是为了好吃哒!发现了一家日本拉面馆,太好吃了。不仅拉面好吃,餐后甜点也是一等一的销魂呀!

其实大英图书馆广场里那个猫腰用圆规的雕塑,Newton after Blake和Euston地铁站门口的Piscator都是Paolozzi的作品哦。

之前说最近看了三个半展览,另外那半个是发现伦敦Gower Street的书店把楼下改成美术馆了。

那天去的时候还碰巧遇到一个参展“画家”——一个正职在广告业做创意的业余油画家。他有两幅作品,没拍照片,因为我看了看实在不能理解,老爷子还挺爱聊,只能呵呵。

-------------------

好啦,现在说点好玩的吧

第一个说说AC最近的新装——4月份意味着新的棒球季开始啦!哦耶哦耶!(插播:昨儿个Rizzo一个home run让小熊队又荣登小组第一啦!嘎嘎嘎嘎~)——AC对这个春天是有准备滴!

IMG_0184

瞧这行头,帅死了吧?!

另外咧,说说让黄豆眼红的收获吧——听说黄豆很懂车,那么黄豆认识下面这辆哇?咳咳——

这就是保时捷911——乐高正品是好难看的橘黄色的,幸亏世间有一种叫淘宝同款的存在,这回回国捞了一个——除了N页的说明书上发现有一处错误之外,大Joy对此山寨很满意。这真是拼过的最精彩的一个车了。而且真的好巨大啊!

连胡椒盐儿都饶有兴趣地对这个车进行了一番深入考察——(胡椒盐儿,后座没有藏猫粮啦!!!)

最后当胡椒盐儿终于从后座拔出脑袋来,他都惊呼:喵嗷!豪车啊!

IMG_2330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展览及其他-1

嘿嘿,你以为上一篇我就包纸完了嘛?咳咳,我还没有显摆这回在香港还买了一个小笼包的冰箱贴呢!外加一碗热汤面,嘎嘎嘎嘎……

IMG_2651

回到英国第二天就发现传说中的新12边型一英镑的硬币真的开始流通了嘿!

离开仨礼拜,感觉好多八卦要补的样子,最重要的八卦是把展览扫荡一下——这回回国依然没什么可看的,一年是碰巧,两年是倒霉,连续两三年如此,我这脑子慢的终于有点琢磨明白:是不是因为两会的原因所以3月份是美术展的淡季呀?嗯,自己觉得有点道理。只有美术馆有个俄罗斯油画展我还挺想看的,不过走之前才开展的,也没来得及去——算了,北京没看成的,就伦敦看吧!

回来已经看了三个半画展了。因为在没看成俄罗斯嘛,回来先去皇家艺术学院(RA)看的苏联画展。

哇,推门一进,万里江山一片红,那红得扑面而来,我打着趔趄,扯着胳膊立求在空中勾回手机,咔嚓咔嚓碰撞出了两张影像。等站稳,回过身,发现暧昧的角落里(你不觉得当一个屋子主要都是红色调的时候,就天然显得很暧昧嘛?)看见有个禁止拍照的图像。

不过好像也没人在意到底有没有人在拍照。不过,或许只是我的偏见而已——要我说,RA也真够闹腾的:同期举办两个特展,一个是楼上的美国30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的展览,一个是楼下这个更隆重的苏维埃大革命的画展,基本同一个时期地球两头的画,挤在了同一座帝国主义大楼里。

两个展览我们都看了,不过感觉是我陪小巴看的那个苏联展,小巴陪我看的那个美国展。不是很喜欢这个苏联展,因为感觉挑的作品意识形态太浓了,太“苏维埃”太点题了——要么说是万里江山一片红呢——我感觉似乎没有让我看到那个时期“真正”的苏联美术。

当然,你要问我那个时期的苏联美术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也不知道。而且跟楼上的美国展一样,这两个展览表现的时期都是政府对美术有直接的资助和干预,所以或许,或许而已,那个时候的苏联艺术就是这样的。但我总觉得似乎不是。反正整个展览我看着觉得很没劲,很乏味,而且似乎各个展室上空都悬挂着一个无形又沉重的策展人要向我们讲的大道理似的——当然,或许当时的苏联艺术就是这么乏味和家长味十足,你可以说不是策展的失败而恰恰是策展的成功(?)

楼下的展览很无趣。楼上的展览看得就很爽啦!而且和大多数展览一样,可以随便拍照,哇,太“自由”了吧!

这回是左上角那个《美国哥特式》第一次离开美国。前年在芝加哥AIC看哒,今年又见面啦!

我喜欢看美国现代美术。最近有个朋友去美国逛美术馆,微信圈里晒的都是欧洲画家的画,看着我都挠墙——大把大把那么好看的美国油画不看多浪费机会呀!哈哈,最近两年越来越理解当年欧洲画家没什么总在往东方和非洲找灵感了,欧洲这个圈子真是小,作为观者看着也有点审美疲劳了,所以每次到北美看美术馆都眼前一亮,觉得好看得不得了。

这次的美国展更是让人大饱眼福,因为跟楼下那个苏联展相反,这个展览作品风格实在太丰富啦!这才是全面展示一个时代嘛!最喜欢的一幅画是上面右侧 Philip Guston的Guernica。纪念Guernica轰炸的最有名的画自然是毕加索的那幅,这幅圆形画听说也很有名,我是第一次见。我觉得比毕加索那幅好。因为毕加索的Guernica让人更多的看到了战争的惨烈,而Guston这幅画,你第一次看就不可能不被那要崩裂出画外的冲击力所震慑,而闭上眼睛,他们那些卷裹着宗教画中经典颜色衣裳的身躯似乎已轻盈腾空,而留给观者的感叹却更为深重。

两个同为30年代左右的画展有一个对比很有趣,那就是两个国家都对“科技”这件事非常着迷,但是有一点很不同,就是苏联的“科技”画作里“人”依然是重点,不论是矿山纺织厂还是锻钢炼铁食品加工,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一幅幅苏联油画里打赤脚的强壮身影,人定胜天。美国画展中有几幅是关于过度开发和对环境破坏反思的,我倒并不是说的这种对比。而是有几幅关于科学和技术的作品,更直切地关心科学和技术它们本身到底是什么,是怎样一种存在,这么明确的“物我”关系,你可以说是机械的二元对立,但也不妨说是另一个层次的谦谨。

先睡觉去了,还有一个半展览没说呢,明儿继续嘚啵。

web_guglielmi2c20phoenix2c20n-275_mini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2017东游记-5 包纸包纸

喜洋洋经常笑话说我没追求,满脑子就想着吃包子啥啥的。

然后这张在出了北京机场我妈抓拍的照片被喜洋洋p成了这样——

IMG_1016

两只饿死鬼进城啦!嘎嘎嘎嘎~

不过说得没错呀,尤其前两个:包子和烧饼。烧饼多难做呐!回国前一朋友在朋友圈发了一段后海某烧饼铺的视频,矮嘛,口水哗哗的。而且烧饼这东东吧,跟新疆的馕一样,得有恰当的硬件设备做出来才地道~这回发现方庄有个手工烧饼好好吃呀~可是那家店谱还挺大,每天下午四点以后才开门,一点都不方便想拿烧饼当早饭的人民群众,嘎嘎嘎嘎~

但最好吃的还是包纸。正如我家这个纸模型上说的——“民以食为天,食以包为先”

IMG_2528

嘎嘎,这是前年在北京三元桥那边的一个书店里买的纸模型,这回再去,书店已不再了——没有改成包子铺(嗯,我也很遗憾),改成了面包店。

嗯,平时俺在英国就是对着这么个包子铺模型咽口水的,啊哈哈哈哈……主要做馅多麻烦啊——那些说做馅简单的,简直匪夷所思,又得和面,又得剁菜,又得和馅,还得杆皮啊,包啊,蒸啊……多麻烦啊!所以回国我觉得吃包子最“赚”了!

尤其,俺俩喜欢吃灌汤包——小巴对灌汤包有个很恰切的翻译:“exploding baozi”。灌汤包更不好做了,而且虽然英国中国超市里有速冻的灌汤包,一般加热的时候都会破。所以这回回国把灌汤包吃得好满足呀!

一个是喜洋洋发掘的“石库门”——这家似乎还做别的,但印象里好像只做包子,嘎嘎嘎嘎,因为点的好像都是包子。吃了一次不过瘾,后来有一天下午约人见完面,回家路上拐个弯再去这里“下午茶”一下。啊哈哈哈哈

除了北京的包子,香港行更是每天早上在附近的茶餐厅扫荡灌汤包,好吃,好吃。如果一定要我有个比较的话,石库门的上海灌汤包比香港的好吃。主要原因是石库门一屉给8个,香港一屉就3个。嘻嘻。

但你绝想不到吧,武汉的灌汤包也是超级无敌好吃滴!!!——

P1030478

这是在June的带领下在户部巷吃的“四季美”汤包。左边那个是西红柿皮的!看着怪怪的,我觉得巨好吃,比普通皮的好吃,果然有淡淡的西红柿味。

哇,户部巷这个地方好多老武汉人都推荐来吃过,但是以前我自己来过看了一圈完全没敢吃——选择太多了,而且有些东西看着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你说从何下嘴呀!这回爽了,有June这个老武汉带我们穿街走巷大吃特吃

下面这张照片是我和松木木木的合影,就是为了向当时已飞回北京赶场下一个会的一只猫显摆哒!嘎嘎嘎嘎~

IMG_1003

在去户部巷的路上,一只猫这个100%吃货在武汉机场还欣喜地跟我俩微信分享了一通挑选鸭脖的心得……咳咳,所以你说她落空没有去成户部巷是不是很挠墙聂?哈哈哈哈……

那天晚上吃到了大Joy目前为止吃到过的最好的臭豆腐——真的是“外焦里嫩”啊!脆皮哒!让人欲罢不能!——这点松木木木也可以证明哈!

最有特色的是徐嫂糊汤粉——那绝对是没有人带着,我肯定不会吃的美味之一。因为看起来混混沌沌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入口绝对是惊喜呀。让我很有一种对胡椒粉刮目相看的感觉。

最好玩的是蔡林记的热干面。首先吧,确实巨好吃,那么黑的芝麻酱果然很给力。但后来回家发现,咦?蔡林记居然是上海的公司!

回到北京,这回在北京呆的日子不多,但还是“加班加点”吃了不少好吃的,嘿嘿,尤其终于吃了一次久闻大名的潮汕牛肉火锅。好吃好吃。

这次发现了一个好玩的餐馆,即之前提到过的局气——

IMG_1561

啧啧,瞧着筷子包里的东西,就够高大上了吧——这个餐馆是个打着北京菜的旗号卖创意中餐的餐馆,里面的菜吧基本上都跟老北京没什么关系,但是都特好吃,比如

左边这个北京燕子风筝的,是炸日本豆腐,味道很是不错,右边这个兔爷其实是个土豆泥,哈哈,味道一般般——土豆泥也就只能那样了,但是创意不错哈。还有最惊人的是下面这个“蜂窝煤”,必须上视频——

这个“蜂窝煤”其实是挺好吃的腊肉粘米饭,味道和创意成正比,不错。

在说两个从吃吃喝喝衍生的八卦——

回北京的时候,我俩照例在上飞机前要在机场的Wagamama撮一顿,这回在店门口,哇!小巴眼尖,猛然发现了独自一人点餐的Skyhook Kareem Abdul Jabbar!(右侧是网图)——

他周围也没啥经纪人,保镖,粉丝什么的,除了个头出众之外,一点不像NBA巨星呀。迅速查了一下Twitter,他14小时之前刚好结束在罗马的一个什么活动,看来这是在伦敦转机回米国呀!不过Skyhook点的是外卖,拿了一包吃的就匆匆走了。

小巴看着Skyhook的背影一直星星眼,而大Joy望着他高大的背影则在思索:原来Skyhook也喜欢吃拉面呀,啊哈哈哈哈……

后来在香港酒店里,晚上在楼下喝小酒的时候,小巴还看见了演员Tracy Letts(网络照片)——

1

事实证明,跟小巴这种眼尖的人出游,会有额外“景点”的哦!哈哈哈哈

当然,小巴可能最认的还是吃啦!——

IMG_1879

(上面是香港商店里做的复活节“包子蒸饺”巧克力雕塑)

八卦扯远了,最后回归一下本文主题:

IMG_2530

IMG_1898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2017东游记-4 发现香港

P1030742

再忙也要跟爸妈过长周末滴!所以从武汉回来,呆了一天就折去了一趟香港。

这次是第三次来香港,印象中的香港是上图的样子。虽然之前在kindle上下载了好多关于香港的书,但是一直没有时间看,为了不在爸妈面前露怯,在飞机上迅速恶补了一下旅游书,不过太抽象,帮助不大。旅游书上有这么一段,哈哈哈哈,一看就是英国卖的香港旅游书——

IMG_1610

后来把这个截图发给Ada,她回复说其实要不是跟经济挂钩,香港人才没有那么着迷于“民主”这东东的。

其实这话搁哪个国家都有点道理。但关于Ada对港人与政治关系的这个评论和中国国家地理出版的这个久居北京的香港人写的本书上的言论如出一辙——

817cba0db0f3554

这也是飞机上紧急“补课”看的书,出乎意料的好看!真的。或许是因为作者是从一个“老北京”的角度写的香港,我觉得看完之后不仅填补了我对香港想象的一些空白,而且最主要的是经作者个地道香港仔一分析,让香港和香港文化在我眼里更“合乎情理”了。也斯(Leung Ping-kwan)的作品也有同样效果,可是谁能飞机上速读也斯啊!反正我不能——回程的路上翻了两页也斯,然后马上转换成《老夫子》了!嘎嘎嘎嘎!

《老夫子》让我笑了一路,最喜欢这幅《龙马精神》

IMG_2080

因为之前没有做功课,所以额外显示出求助于Ada张博士的重要性!

IMG_1612

之前我跟我爸妈说,这是两个“张博士”在香港碰头——因为Ada一直用的是粤语的拼写,所以直到去香港之前我才恍然大悟:矮油,好像我俩还是“本家”呢!嘎嘎嘎嘎~(当然,俺家原本满人,所以“张”也不是真姓啦)

上图明明就是我貌似淡定地用英语飞快跟Ada求救:快快快,趁我爸妈没反应过来,快给我点香港旅游的tip呀!

而Ada的表情完全就是:介个嘛……待我喝口茶跟你慢慢道来~~

嘎嘎嘎嘎,好高兴又见到Ada。她给了我好多好多礼物,最让我感动的是微信朋友圈里晒过的这些Kit Kats

IMG_1596

典故是凡是讲课学期,大Joy办公室长期都会备kit kat,嘎嘎嘎嘎。今后绝对又有了一个喜欢Kit Kat的新原因。

吃了一圈,果然如喜洋洋所料,我觉得日本酒的“醉”~好吃啦!yum yum yum

在Ada的指点下,这次重新发现香港IMG_1609

ops,在“重新发现香港”之前,请先让酒鬼大Joy和小巴对香港酒店里的酒吧表示一下敬意,真不错呀!咳咳,言归正传。

这回是个不一样的香港游。主题是太平山和南丫岛

从来没想过香港这么绿啊!P1030651

以上是南丫岛,岛上还有以前日本人挖的军事基地,猛一看,很像龙猫(Totorro)住的地方嘛

P1030675

南丫岛还是麻麻第一次学用自拍杆的地方,一个岛真不够他俩折腾的——

P1030634

下面是太平山

IMG_1984

真的好多好多绿啊

P1030753

这么绿的城市,看着就让人哈皮呀!

P1030757

这回在香港有几个新发现。

第一个是《明报》真好看

在香港时正好赶上拍卖会,到处都是曾梵志的mask series。《明报》也不免俗,头版就是巨大的一广告,不过除却这广告,《明报》真是了解香港社会最好的途径了,从幼教到养老,从明宅到阴宅,真是无所不包,连劲爆的超市的广告都让人莞尔。在香港的那几天天天看。离港的那天本来想在香港机场买一份当天的报纸的,居然就没有!不知道是不是被和谐的缘故。

但其实《明报》挺中立的,喜欢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它(至少阅读起来)挺客观,那腔调让我想起90年代的《 北京青年报》——另外,这回发现北青报居然已经下社区了!!!方庄每家每户都发了一份方庄报,主办人就是北青报!!!很好奇,一直留到回英前一天,但其实一直没“敢”看,主要潜意识里很担心看完这份北青主办的方庄报,以后再无底气跟学生吹嘘说我曾供职于全中国最酷最激进之一的报社了。

从《明报》上得知,原来香港的阴宅都已经贵的不得了了不得的,这让我不由想到,莫非是寸土寸金,才让香港有如此密集的街头广告——至少在我们大陆,小广告是有的是电线杆子贴的——

IMG_1674

第二个发现是香港语的“起立”是“企立”?

P1030704

这不是一个错字,而是遍布于香港很多地方的告示。

企立,就是像企鹅一样立嘛?嘿嘿嘿嘿……

不过“企立”应该更接近古汉语吧!

相比之下,这回我倒是发现武汉市交通局的一个大错字——武汉的交通牌上对“U turn”的标注是“掉头”——明明应该是“调头”好嘛?!调转车头的意思。“掉”头,多吓人!

第三个发现是——你有没有发现,香港的手脚架居然是竹子的!!!我看到这一幕的第一感想是:哼,你们南方就是显”阔”!

IMG_1698

IMG_1699

第四个发现是——啧啧啧,香港果然是个自由港,这种保险业务没有伦理审查的哇?——IMG_1917

明年科技社会学的课程有多了一味料。

第五个发现不得了——嚯!中央政府的地址不要和我们家那么像好不好!!!

IMG_1871

这回去香港,除了Nathan Road上的商务印书馆(6年前去香港也是这家书店!),就是诚品书店啦!

IMG_1634

最好的就是买完书,还可以盖个“到此一游”的诚品章——

这回发现最好的一本书就是上面王柯的消失的国民。

不知道会不会被和谐,反正目前大陆没有卖的,但是是本真真好看的书,很多实证调研,而且至少对于一个不太懂民族学的家伙来说,很是开卷有益的,一口气看完。

总之这次感受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香港——

猴海森!

IMG_2065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2017东游记-3 城市城市

P1030488

本来想写一篇“北京北京”的,后来琢磨了一下,虽然这回在北京累计呆了六七天,但穿插在其他旅程之中,印象中这次的北京就是“洗衣机和晾衣绳”了,除了几个饭局好像哪也没去的样子,连照片好像都没拍几张,所以,得,该叫“城市城市”把,照片还得借用一下武汉的。

那天回到希思罗机场,听到一个中国大男孩对同行的女伴说:“嗯,就是这个味儿!上次我来就是这个味道。”

我一听,下意识地也赶紧四下里嗅了嗅,确认俺们浪荡没什么异味,我就放心了。嘎嘎嘎嘎~

以前我妈总说欧美的机场一下飞机就是一股咖啡味,我觉得特对。后来闻的时间长了,发现欧美和欧美也有个区分,比如英国毕竟是个岛国,伦敦的机场是咖啡加一股淡淡的盐味(或者说是海水/泛潮的味道)。美国很多机场一般空气中都弥漫着高血糖的味道,那甜丝丝的糖精的味道吸一口都觉得三分suger high呀!而法国呢,我很想说巴黎机场一般时咖啡加烤面包的味道,但是守着欧洲之星,好几年没坐飞机去巴黎了,倒是不得不说巴黎的火车站一下来就是一股咖啡加随地小便的味道……啊哈哈哈哈,真的,而且真不是我一个人有意见,我周围很多人都有同感,看来对于浪漫的法国人来说,这还真是个很难根治的优良传统。

不过你要问我,我觉得最好闻的就是北京机场啦——一下飞机,就是一股煎包子的味道!啊~~~!!!马上耳聪目明、肾上腺素狂泵,迫不及待投入机场外那个沸腾年代,嘎嘎嘎嘎……——但理想往往被现实打败,每次回家都是先面对小姨做的一桌子菜……哎~介个……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于我亲爱的小姨的厨艺处于失语状态——我妈很乐观,说这利于她减肥;我爸很客观,每次都一声叹息——最近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很恰当的形容词,就是我小姨做的饭都特别的“consistent”,就是不论是什么食材,她做出来基本都是同一个味道>.<!

不过粑粑经常教育我说,至少小姨做的饭安全呀,所以少在外面吃——也是,地沟油暂且不提,雾霾也受不了,去外面吃一顿饭,回来就是一脸土渣面膜,好像不大划算。

回英国的第二天,侃村放晴大太阳,走在远没有国内热闹的街道上,我忽然发现国内晴天和英国晴天的一个很大不同,就是英国晴天时,四周立马感觉是闪亮亮的——尤其因为英国雨水多,英国城市里公共设施上的落土真的很少,所以城市里大大小小的反光点特别多,给点阳光就“满城灿烂”的样子。而北京晴天吧,那阳光抵达地面上也被这里那里的一层土漫反射掉了。

在爸妈居住的小区里看见几只猫——不管黑猫白猫还是加菲一样的橙色猫,我能说都让我想起金庸笔下的乔帮主嘛?

kyou_hou

真的。在此对金庸迷们致歉,但是从好的一方面想,没看过几部金庸作品但乔帮主形象深入我心啊!

我看着那些被霾困顿的野猫们,就在杞猫忧天地想,胡椒盐儿要是看到这些中国的小伙伴们会是怎样一番OCD舔舔舔啊!

国内的空气质量确实越来越不敢恭维。记得去年从北京到武汉的高铁上,驻马店附近还会有20分钟左右的透亮,这回全程好像都模模糊糊的。

武汉会议正好是樱花开放的季节,好几个参会的老师都想着要去武大看樱花,不过武大人满为患,白天入校参观好像至少得48小时预约,但是晚上则不限人数,所以好几个老师都是会后晚上去看的樱花。我说其实晚上赏花也真不赖,因为反正白天也是雾里看花。

所以这回会选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开,还有个意料之外的额外福利——华科校园榜着国家森林,据说校园里是平均一个人能摊上7棵树,所以华科校园里的空气质量比武汉城区好至少一个级别哟!

(这里插述一个会上不得不提的好笑的事情——上次说到后来我们反而变成政治最靠谱的会议了,然后就有两个校领导临时通知我们他们会来发言。在中国,领导来发言你不能拒绝,我们就坐在下面听,领导们主要介绍了华科的师资规模啦,校史校训啦~忽然!咦?我听到了什么???——我开始还很难相信自己的耳朵,后来则忍住不笑出声来——领导发言有一段听起来好耳熟,那明明是一字不差我写的新闻通稿开篇第一段好哇?!——嗯,就这样被抄袭,感谢领导认可!啊哈哈哈哈……我心里笑得满地打滚。)

空气质量是够让人头疼,这回发现ofo和各类共享单车服务倒是有个好处,就是北京的小摩的明显减少了——同样一两站地的距离,你是愿意花10块钱坐没执照的小摩的呢,还是花5毛钱自己骑个单车呢?(虽然共享单车说是一次一块钱,但据说各种打折优惠,其实也就5毛钱)

摩的少了,快递小车倒是多了——国内城市的节奏真是让人惊叹,我因为时差凌晨四点在亚马逊订的书,居然同天下午午饭刚过就到了!太神速了!而每天傍晚七八点中小区里还能见到各种快递小哥的身影,啧啧,真是了不得。这回在香港听Ada说香港网购远没那么发达,看来快递真是成就了国内的网购。《三联生活周刊》最近有一期就是关于快递行业的,读了长了不少知识。

北京的变化好快。这回和 cici珵相约北京见,cici珵为迁就我,把餐馆地点定在了离我很近的双井——我当时还想,双井,我熟啊!完全我地盘。结果见面当天,从双井地铁站出来,完全就转了向,并且直觉地就超反方向走去……后来还是百度地图定位才找到的北,真、丢、人、啊!可是明明我记忆中双井的坐标就是富力广场,谁知道会猛然冒出那么多相似的高大上建筑!

 

但北京有些“洋气”不要也罢。这次在北京吃的最来劲的馆子叫“局气”(老北京话仗义、义气的意思),但我常常怀疑在当下的北京生存得需要点霸气。

那天在星巴克用洗手间。忽然门被猛推了一下——嗯,外面的人大概不知道厕所里有人,猛推一下发现上了锁,但外面的人并没就此罢休,随后是一阵对厕所门生猛地拳打脚踢——那暴力程度几乎可以匹敌防暴警察——并伴随有一个孩童的“fuck……!fuck……!fuck……!!!”他fuck什么我没听见,但总之是匪夷所思地暴脾气和暴力。

我当时就琢磨,门外要么是个在国人崇宠下真把自己当贵宾的外国崽子,要么就是缺家教的中国熊孩子——不管是哪一个,我都决定“给这孩子点colour see see”。

所以我猛地一拉门——果然外面站着的是一个六七岁的中国小男孩,他本是目中无人地正准备冲进厕所,却被我“以牙还牙”地一声吼住:“You fucking crazy?! Mind your manners!”

小男孩立马来个鲤鱼打挺地收敛,用蚊子般的声音拿中文说了一句:“对不起……”

而旁边如我所料,站着是孩子的父亲,那男子对我对他儿子的呵斥倒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笑盈盈陶醉般地望着儿子,满脸幸福地写着,“瞧我儿子多牛掰,连破坏公物都说的是英文。”

看着那“慈父”的样子,我不禁感叹,哎,城市城市,却还是一个荒蛮的江湖。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2017东游记-2 武汉会议

哎,是不是觉得“武汉会议”猛一看,好似中学历史书上的什么知识点之类的?哈哈哈哈~

我觉得武汉就是个很有意思的城市,纵观中国古代现代当代史,武汉这地方都不高调不低调的霸占着一些绕不过去的典故。武汉是个我去过好几次但至今没太搞明白的城市——这里除了武汉本身的神秘之外,也包括武汉话实在是我听过最难懂的方言之一——你们不觉得么?!虽然我自知在语言方面没什么天赋,但一般给我个三五天让耳朵“调下台”,绝大部分方言大致还是能听个大概其,但怎么觉得湖北一点规律都没有,耳朵根本解读!而且,插播一句,武汉的出租司机还是全中国数一数二的暴脾气,特别容易激动,一激动那毫无规律的发音就呯哩乓啷地朝你脑袋上砸过来。搞得我好几次瞠目结舌地只能特没面子地跟师傅说:“您您您您稍微慢点发脾气,您发快了我真听不懂。”>.<!

不过我很喜欢武汉,因为(我之前说过好几次了)它有点像2000年左右的北京(而2000年左右是我记忆中北京整体社会心态最好的一个时期了)——但后来有一次我跟一个武汉老师说起这话的时候,对方的表情让我忽然觉得我这原本真心的赞美让本地人听起来有点像骂人……嗯,事后我很想撞墙。

总之,我主持的项目要在国内举办一个会议,会议地点想来想去,决定在武汉。除了自我感觉和武汉有点“熟”(虽然武汉司机经常白楞我这个外地人),主要原因是我觉得武汉这个刚从二线上升到一线的城市比东海岸的城市更能代表国内的心态。

IMG_1280

(上面这个是武汉华科校园里的菜市场中的一个肉铺,一个小肉铺,表达了太多当代中国社会的想法了,让人不禁莞尔,必须拍下来!)

这次是大Joy第一次以大东家(因为20万人民币的会议费用都是我的项目支付)的身份在国内办会。既然是大东家,从去年年底会议筹备伊始就各种“着急上火”。几乎所有发言人都是我过去几年中遇到的有趣的人,能把他们汇聚一堂,看着都养眼好吧!

这次最大的收获是和很多好朋友又见面了。比如杨青——不太喜欢说杨青是我“学生”,因为那纯属偶然,而且我总觉得杨青做的事情比我有勇气多得多了,所以还是朋友相称比较恰当——其实细想起来,一般毕业离开之后,哪里还会再见?——所以这次想出了个理由,邀杨青在武汉再见,我对自己的tong明智慧还很得意哒!嘎嘎——而且还看见了杨青家的小朋友,超级小美女的有木有?!

再比如这次是我和一只猫与松木木木我们仨“三只猫”的第一次北京外“出游”。

IMG_1455

我不得不说,三只猫的组合还是很有喜感的。只举一个例子:我们三个人分别住旅店的6,8,10层。话说开会前一天的下午,武汉不知有啥邪,忽然有个飞机低空从华科校园上空掠过,那无征兆的轰隆隆的声音让人立马从座位上弹起来了。

大Joy马上凑到房间窗口,八卦地向外张望(可惜视力不佳,除了纱窗上的土腥味,其实啥也没观察到)。

过了半分钟,一只猫的微信传来说,“刚刚飞机的声音好可怕……就像低空轰炸机”

大Joy回复说:脑补画面,一只猫嗖地躲进了被窝里。

一只猫:本来就在被窝里……

然后大概过了十分钟,松木木木同学微信问:啥?什么飞机?你们在说啥?

啊哈哈哈哈哈哈……

三只猫也是一台戏啊。

因为见到好多好友,有那么一瞬间,我几乎觉得以后应该在国内多办几次会,经常把大家聚在一起多好!不过这个想法真的只有那么一瞬间而已,用佛教术语说,就是0.018秒(一刹那),我马上又恢复了理性,因为在国内办个会议真是太困难了。这次要不是因为有Ausma这个全世界第一神奇助理,不知要咋团团转呢,哈哈。

因为其实国内现在环境对跨国学术交流的控制还是很严的,手续繁多,比如俺们一天半的小会,去年年底就申报了教育部批准——说实话,拿到教育部抄送什么湖北省外办、教育厅、公安厅,国家安全厅的批文,我们都忽然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高大上啊!而赶巧运气不好,新年后又赶上政策各种变化,我们光英国发言人的邀请信就改了四五遍(遍遍都要盖章的呀!),多数都是靠Ausma的“调研”,我玩笑说她都可以“申请签证邀请信”学的博士学位了。

然后就是面对各种潜在的敏感,外加赶上中央工作组武汉调研,以至于华科和我们一样紧张,直到会议一周前,我们都被告知不许广而告之,因为云里雾里实在不知道会不会无意踩到哪根敏感线,包括很多字眼被临时替了换,换了替,搞得我们也没摸不着头脑——不过后来很运气,或许是因为我们一开始就老老实实走程序,奉行各种paperwork奉陪到底原则,结果会议开始之前,我们反而成为华科在同期举办的各类会议中最不敏感,(政治)最靠谱的会议了——稍显讽刺,但是长舒了一口气!

后来预设为50人的会议,居然在没太多前期宣传的情况下参加人数还超额了,以至于Ausma还得盯着会议welcome pack的发放,以免第二天来报道的发言人都拿不到了。

IMG_1293

IMG_1297

后来《科技日报》也报道了,可见其实也没那么敏感,只是手续实在繁琐,外加每个手续的管理条例语焉不详,让人一直提心吊胆。最得意的是会议虽然有个让大家都巨汗的“小插曲”,但结尾原科技部某司长说这次会议显得社会科学工作者比科技工作者更“理性”。我觉得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对社科类会议的最高评价了。无比开心。当时即忍不住眉飞色舞,嘎嘎。

当然,这位前司长也让我很是佩服。参加中欧会议很多次,能从头到尾一点没落地认真听下来的“领导”,他还真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此前曾在不同情景下听几个人提到过他年轻时在学术圈口碑就很好,这次见识了果然眼界和风度都很赞。好学者。

不过最重要的是得让与会人各自觉得不虚此行。这次似乎是做到了。有个老师转发的学生的微信为证——

IMG_1459

啊哈哈哈哈~这么直白的学生,我稀饭。

会后几个朋友老师说会议很棒,感觉“干货”很多,沾沾自喜之余,我很想说——其实俺是有秘诀滴!嘎嘎!

最主要两点:

1.国内会议常常觉得理论才是高大上,其实未必,这次在选择发言人的时候,我选的都是做实证研究的,就算是偏理论的发言也事先明确要求对方给出实例。

2. 所谓“高逼格”的会议不仅仅是靠有料的发言人,而且要靠有料的与会人,所以我们还特意从全国各地选择邀请了几个相关领域专家级“听众”,这样会场内外的对话才精彩嘛。

不过最重要的呢,是会议筹备再怎么“算计”都抵不过大家的捧场与给力。因为正是国内大学的学期中,我从Ausma那里知道有好几个受邀人都是飞红眼飞机的来武汉参会的,有一个部委的老师因为临时有事,第一天会议错过了,连夜的火车,第二天也没有她发言,就是来旁听了半天会议又再赶火车返回北京,我都不知道咋表示感谢,她只说了一句,“因为我答应你会来的呀!” 感动得稀里哗啦。

会后和松木木木在新朋友June的带领下出去庆祝,吃个肚歪回来。晚上回到旅馆,发现大厅里的会标还没被撤,动手拆下来,卷个卷儿,带回英国。嘿嘿,好歹第一次办会,也头疼了,也热闹了,也开心了,留个念想。

IMG_1295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