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7

吆喝一声

忽然惊喜的发现,哎呦,现在北京居然能登录wordpress啦!哇哈哈哈哈~

今天算是倒过时差的第一天,Cici珵周末从北五环赶过来约在双井附近相见,超感动!——而且事后发现幸亏约的是大Joy还自以为熟悉的双井一带,因为我从双井地铁站出来,满眼的高楼大厦,直觉地就冲着一个错误的方向迈开步了……哎呀真不是我脑子慢,而是北京变化快!终于又见到“智商情商个头”都超高的三高美女Cici珵,好激动哦!她带领我吃了一个潮汕牛肉火锅,哇~确实十分好吃,让我对牛十分刮目相看!跟Cici珵八卦了一番,交换了各种大汗民族光怪陆的人间喜剧,以及展望了一下世界各种美轮美奂的天上人间,哎呀好开心好开心~!

发现能上wordpree赶紧爬上来写个博客也是受人之托,吆喝一声:刚到北京那天晚上收到LSE一个小学妹的邮件,邀请我参加他们做的一个活动,是他们组织的“一个为有志于或已经在NGO行业工作的青年人提供质性研究方法的田野营…每年招募二十名年轻人,让TA们通过高标准的学术训练和独立的田野调研来了解质性研究的理论与实践方法”,虽然现在在北京去不了,但是我看这个项目还是挺有意思也挺有意义的,所以在微博里帮他们吆喝了一声,这里再吆喝一下,下面截屏自他们的网页——

Screen Shot 2017-03-14 at 01.51.44

Screen Shot 2017-03-14 at 01.52.01

Screen Shot 2017-03-14 at 01.51.38Screen Shot 2017-03-14 at 01.52.35Screen Shot 2017-03-14 at 01.52.07Screen Shot 2017-03-14 at 01.52.29

嗯,真挺不错一主意!力挺一下。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道听图说

这周大Joy第三个博士生毕业啦,英国终于有点春天的感觉了,但俺明儿个飞回国,这回主要是当大东家,在武汉办个会。

既然得有一段时间更新不了了,我得给你们个念想呀。

所以道听图说一下吧

我听说,

再有一个月

有一本很好看的书就要上市啦!!!

%e5%b0%81%e9%9d%a2

不得不说,我一直觉得三联书店设计出来的封面都该挺“干净”的,所以这个封面起初让我挺汗的,让我想起了2005年高考作文题:“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不过看时间长了,嗯,倒是抢眼。

这本书主要是在基于对中国人过去30年几轮出国热的回顾,用日常琐事分析分析“‘我’和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这个问题。”

貌似有点严肃,应该挺好玩哒,因为我的OCD责编在春节假期时又重新读了一遍文本,所以我想如果三审三校之后责编还没有嫌弃到吐的话,应该还算好看。

好啦,小道消息散布完了,我去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啦!发张前天回家路上的自拍,粗发粗天花~:

IMG_1014

6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高色谱Gossip

小结一下

最近可吐槽的事情特别多,虽然都是些平添笑料的汗事吧,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外加大Joy这么厚道对吧)还真不好在网上八卦,所以我就憋着吧,各位等我下下周回北京饭桌上再手舞足蹈吧!

这里就八卦点能八的。

昨天和吉登斯吃了个午饭——对,就是那个吉登斯——跟国内两个朋友提起这事,俩人都追问我是“那个”吉登斯吗?你说我一搞社会学的,我说的还能有哪个吉登斯啊?——每次见吉登斯都是听他聊世界政治全球格局之类的高大上题目,因为吉登斯近年关注数字化革命,所以昨天聊了很多关于AI啊黑客啊之类的话题。然后第一次发现原来他是个科幻小说迷!太逗了。他说的那些科幻小说咱都看过。然后吉登斯很满意——我觉得这比我是LSE毕业的还令他满意——吃完饭说看来我们共同兴趣还挺多的。老马丁告诉我,后来吉登斯邮件跟他说昨天的午饭很en-‘joy’-able。

哈哈,这说明了什么呢?这说明看闲书很重要,当然起个好名字也很重要……哈哈哈哈……

然后我寻思了一圈,发觉黄豆儿的名字起的不错,以后获得他认可基本就是属于winning the Oscars(Oscar’s [approval])了。

见完吉登斯晚上去听我给同事楚楚在伦敦张罗的一个讲座,中间闲着两个小时没事情做,就扎进国家美术馆——先是抱着手机给学校回了一个小时的邮件,然后在展馆里漫无目的的溜达。

发现西班牙画家Francisco de Zurbaran这幅17世纪的St Prancis in Meditation很有趣

st-francis-in-meditation-1639.jpg

有趣点是右下角这个trompe-l’œil 的“签名便签”

img_0694

是不是很像用透明胶带贴上去的?

前几天参加了一个同事办的慈善研究的会——前一阵大Joy在某英国慈善组织打水漂式地短暂的当了一下Director(不过实在很耗精力,俺很快就辞职了)所以对经营慈善这件事还挺感兴趣的,外加我们学院在慈善研究上非常顶呱呱的,就以见世面的心理去参会了——话说慈善研究这个圈都特别牛,因为他们基本都是跟有钱人人打交道。结果在门口,差不多也是个80后的同事Eddy忽然拦住我说,“我听说你很喜欢乐高?”

我一愣,一边暗自迅速琢磨是我哪个同事的小孩告诉他的,一边说,是呀!我们家好几辆乐高车,你也玩乐高?

满脸络腮胡的大Eddy博士说:“嗯嗯,我刚拼完了乐高保时捷”然后他无比得意外加兴奋地跟我说,“my mom bought it for me as a Xmas present!”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语气!真不可救药!啊哈哈哈哈哈哈……

不得不说,我立马就对Eddy好感翻倍,因为他一句话顿时让我自信我是玩乐高的80后里最成熟的啦!

然后我俩就站在一个慈善研究会议的会场门口热烈地讨论着我俩各自的保时捷,任凭无数会议代表从身边路过,我俩依旧认真地交流对保时捷进行各种个性化调整的心得体会……啧啧,太应景了有木有!哈哈哈哈……

我跟Eddy说我会把我家5辆乐高车发给他看。晚上散了会回家翻出照片一一发给Eddy。结果这家伙居然一个字都没回复。哼!我猜,他一定是看了照片在哭吧,嘎嘎嘎嘎~

一周之后,在学院楼道里远远看见Eddy和另一个同事讲完课走回来,他俩一边走一边聊着讲课内容。路过我的时候,Eddy歪过头来跟我撇嘴说:“我决定再不回复你邮件了,我已经嫉妒死了!”

我幸灾乐祸地冲他背影追问:呦?你看完邮件不会是……

Eddy回过头来说:我?我看完邮件就找了个墙角哭呀!

啊哈哈哈哈哈哈,满足感爆棚。

直到Erin听到我俩的对话探出头来,很认真的说了一句:乐高?我刚给我两岁儿子买了一个。

……

对此我只想说……………给2岁小孩买乐高很不负责任!块小易吞食。乐高明明是给学龄后儿童设计的!

不过大Joy现在已经进军到下一级了,改UGears了,太酷了有木有——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