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太多,慢慢啰嗦-3

img_8349

昨儿是我干儿纸小黄豆的两岁生日,他傻干妈我完全没有意识到12月的来临嘎嘎嘎嘎嘎嘎~

看了朋友圈里上面这个照片之后,我觉得(如果刨除背景干扰)小黄豆漂亮得好似从红楼梦里走出来的人物,你不觉得嘛?

img_8349

尤其让我想起琉璃世界白雪红梅那一回。

用台湾话说黄豆儿就是一少奶杀手。

但如果你问我,我最喜欢的照片是下面这张啦,这小子居然2岁就在玩drone,完全就是一MIT geek

img_8350

当然你知道的,任何一个漂亮又可爱的男孩的背后,都有一漂亮又智慧的麻麻。

小黄豆的背后就是无敌大白菜啦!这是白菜给小黄豆制作的生日蛋糕,我靠~太豪华了有米有!!!

baicai

小巴最实在,他对这个照片的第一反应是:哇噻,要消灭掉这么 大的蛋糕需不需要人手呀?!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菜,有需要尽管言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镜头拉回远在千里之外的大不了颠儿,今天我和小巴发现了一个问题……

就是那天胡椒盐儿和太妃糖打架或许不是单独事件。

因为今早我俩出门,发现“V领”(一只棕黄色,脖子成白V领状,异常整齐的一只猫)正埋伏在邻居和我家交界的树丛里……后来胡椒盐儿来我家找免费按摩,太妃糖居然蹿在我家后院墙上探测情况(然后小巴特偏心眼儿地马上出去把太妃糖赶跑了,胡椒盐儿对此表示很满意)……而傍晚的时候,时常在一旁看热闹的神经质小佐罗居然也爬上了我家的屋顶——不过佐罗这只猫毕竟年纪小,虽然摸索出了胡椒盐儿上房揭瓦的路线,但在屋顶上左摇右晃看着就让人汗。而且佐罗还是蛮神经质的,一看到人就手舞足蹈惊慌失措,丝毫没有胡椒盐儿高空卖萌的淡定……

总之一天中有这么多猫来探头探脑,让我和小巴怀疑我俩是不是在侃村的猫界已经是臭名远扬的猫奴……

这件事我能想到的唯一好处是……

我们家估计以后都不用担心耗子的问题了>.<!!

周三深夜从布里斯托摸回来,一进门看见地上散了一堆信封——年底了嘛,各种慈善组织也开始活跃起来征询募捐了。累个半死进门看见这么多“讨钱的”自然没什么耐心。什么红十字会美术协会癌症协会等等,一封一封的,都不用打开,直接丢进垃圾箱——而且丢得心理坦荡,平时大Joy总给阿紫海默症研究捐款,向artfund贡献了十年的会员费,外加刚给家门口的一第三世界儿童组织捐了一堆东东,哦,大Joy最近还给一家charity当起了Director每周义务贡献一天时间——所以我有时觉得年末这种慈善组织的“游说”信件完全就是骚扰,好像想“教育”我应该给谁捐款,我统统本能排斥。

但最后一封信来自地方猫狗保护组织,鼓鼓囊囊的一大~信封。好奇心使然,一打开,噼里啪啦,先是掉出一根圆珠笔,然后一个钥匙链,然后一个书签,三两张猫猫狗狗的明信片,印有猫猫狗狗的圣诞包装纸,整整一大版印有猫猫狗狗的Dr 大Joy的地址贴(还有我好喜欢的美国短毛儿),印有猫猫狗狗的圣诞礼物标签,猫猫狗狗的杯子垫,猫猫狗狗的2017年小挂历……

哦,最后还有一个捐款信封……

我靠!!!太有操纵性了吧!!!简直就是在赤裸裸地操纵我的同情心!!!……

我靠,而且我不得不承认,这招这TNND灵验,因为尽管每个东东都比较粗糙(即成本应该很低),但作为一正常人,第一直觉都是觉得至少不好让一慈善组织掏这笔粗糙文具的制作费。

电话里小巴轻描淡写地说我太嫩,完全中套了。等他回家我把信给他一看,小巴这只老油条不等我展示完就连忙捂着眼睛说,啊啊啊我投降,给他们捐钱捐钱!

我靠,这真是一家绝顶精明的慈善组织。

去布里斯托是参加一个“公众参与”的年会,顺便跟一个明年大Joy项目邀请的发言人打个招呼。

这家伙是个以前给BBC策划科技节目的主。作为一个曾经在媒体打过酱油的家伙,我越来越觉得媒体人和学术人真是俩完全不同的世界(而我完全无法分辨哪个世界更cool)——这家伙举办的年会超级拉风,不仅在五星级酒店汇集了英国各高校的校长及各大funder,而且会场简直就像迪厅

img_8220

这是大Joy第一次参加的咨询公司比学者还要多的会议,开眼界。而且布里斯托好好看,可惜没有时间逛,2017年创造机会再来一次!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5 responses to “八卦太多,慢慢啰嗦-3

  1. 喜洋洋

    哈哈哈,我想说是因为你买了狗的那个营养液被“盯”上的,还是嗅到你家“胡椒粉”的味道了,嘎嘎嘎嘎~~~~

    白菜啊,真是能干啊,蛋糕真不错,轮子也好 ,,嘎嘎

  2. 平常觉得黄豆虎头虎脑的被你这么一夸好像也看出点秀气的感觉来了,不过他真人那是一点也不文静啊哈哈。。。
    我们这募捐的信就很干巴巴,估计我要收到你们那大礼包也得投降,光是个地址不干胶就可以打动我-_-!,这个东西真是太省事了!

    • Joy

      哈哈哈哈~最打动我的也是地址不干胶,不过我马上又想到——这年头一年顶多也就发两次信(其中一次还是发给黄豆),这地址不干胶也用不上呀!白贪婪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