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太多,慢慢啰嗦-1

img_8304-copy

昨晚十一点从议会爬回家,哎呀妈呀,第一次一周有三天是“high”到十一点才消停,对于不善交际的大Joy来说容易嘛!嘎嘎嘎嘎~那真是长舒一口气地猴嗨森呀!

这周八卦太多,待我从后往前嘚嘚

最开心的是昨天晚上。如上图。从左到右是:马丁老爷子,大Joy,杰出的小杰,以及丹麦首相前首席演讲撰稿人小欧。这是我们四个从议会的酒会上溜出来准备一起去吃饭,在空荡荡的议会走廊里自拍的“胜利大逃亡”——回家才发现居然大Joy还吐着舌头,啊哈哈哈,完全是下意识的,可见当时真的是很开心。

用马丁老爷子的话说,我们仨是他的三个小朋友,他就喜欢跟我们玩,哈哈哈哈。所以昨天是借一个在大Joy眼里是个非学术而更像是“政企”会议的会,马丁老爷子把我们仨召集在一起做了个panel。而我们仨也很配合啊,从四面八方赶过来了,杰出的小杰更是早上在巴萨罗那的一个会上呜哩哇啦完,打着飞旳来伦敦跟我们下午汇合。而且昨天发现很逗的是,我们三个小朋友分别在2013年出版过一本书,要么说猿粪呀猿粪,嘎嘎嘎嘎~!

昨天发现马丁老爷子特摇滚的一面——傍晚散了会,从British Academy溜达到议会大楼,走在大街上还是蛮冷的哈,马丁老爷子就从书包里揪出一顶毛线帽子扣脑袋上了,黑灯瞎火地边走边聊,拐弯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那顶帽子正面的图案是一个大大的大麻叶子……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你能想象么,一鼎鼎大名的社会学家,顶着一片大麻叶子奔赴议会大楼(而保不齐还能碰上他老婆的同事啥啥的)。我说:呦,老爷子你够酷的呀!

老爷子一脸得意,很英国(AKA很闷骚)地说:三克油三克油。

小杰后来跟我说,其实他早注意到那个帽子了,但他拿不准是不是应该提及。我说:拜托,那~么大一片大麻叶子,明显是希望别人注意到呀!

超喜欢“杰出的小杰”——以前总叫人家外号,但是人家今年升正教授了呢,所以换个严肃点的外号,哈哈——说来我俩也有一年半没见了,一见面是一如既往地互相葱白,互相吹捧,小欧在旁边酸溜溜地说他基本要呕吐了,哈哈哈哈——我们俩以前都是法国人文之家里的“小猩猩”嘛,自然要猩猩相惜,嘎嘎嘎嘎

小杰的学术那是杠杠的,智商那是高高的,而且脾性上他完全就是个大Joy的升级版——我俩对很多学术上的看法类似,但如果说大Joy是个自知见到怂人搂不住火,但偶尔还会克制一下的话,小杰则是一个认为这触及原则问题的主。

酒会上聊到某大牛(也是我们共同的朋友),前一阵发出来让我们“指正”的文章,其论点真是让人翘眉毛,但别人的回复基本都是一片叫好,电脑屏幕这边的大Joy心说不会吧,是我眼花了么?后来大牛问大Joy意见,这让大Joy很为难,因为让大Joy昧良心叫好那是不可能滴,可把吐槽全盘托出吧,又觉得不太合适,大Joy找个折衷的办法,列出我认为“必须”修改的地方交了差——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又不至于让对方心脏病。

这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我觉得我已经算够“直”的了。昨天见小杰聊起这篇文章,他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上来就说“他[那大牛]能写出这种文章简直匪夷所思!”小杰说,他干脆回复了大牛一封邮件说:对不起,您这文章真让我无语!

啊哈哈哈哈~敢这样直白好让大Joy佩服,这是未来的大牛。

不过别误会,小杰其实是个情商很高的家伙——他是个啥都不能妨碍自己和老婆约会的家伙,只是学术上眼睛不揉沙子,所以每次跟他吐槽格外畅快。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实力派独享的真挚。

说到实力派,小欧也是一“老猩猩”——他自诩我们仨当中的大哥,我有神马办法!——他确实很有大哥范儿,善于在小杰和老爷子的学术口角中和稀泥,昨晚吃完饭10点多来到KingX赶各自的火车,我俩一个往东,一个往西,一个42分开车,一个45分开车,岔道口上小欧哥哥还看看表,很不放心地问我:要不要我先送你到站台?我说你放一百个心吧,咱也是个老江湖啦!嘎嘎嘎嘎嘎嘎

昨天小欧也有个特点逗的事,就是我们的panel结束后,我跟一米九个头,气宇轩昂的小欧在British Academy的楼道里聊天——客观的讲,小欧真的有点像卷毛福

olaf_corry

我俩聊着天,有个华裔年轻学者跑过来,先是礼貌性的对大Joy的发言表示赞许,但这华裔美眉也是个没心没肺的直肠子,其主要目的是转而拉着小欧哥哥的手不放,极其花痴地激动地连连说……“哇靠,你太有魅力啦,太有魅力啦!”(you are so attractive, you are so attractive!)

——咳咳,虽然这话咱中国人圈里明白是没有性暗示的,但当时让我和小欧顿时都特尴尬。完全没有经受过这种表白的小欧GG一下子满脸通红,大Joy在旁边说了一句:“哎,反正我不认识他老婆,你俩继续聊继续聊……”

这话倒是化解了小欧的尴尬,嘎嘎大笑起来,后来晚饭时说起这段,他津津乐道大Joy好幽默,我说其实只是情急之下的实话啦!

昨天还有好多很逗的糗事,比如脸盲的大Joy完全没有认出两周前来应聘RA的牛津博士,当时真是囧死了,但麻麻后来安慰我说脸盲是俺们家族遗传,没得治。

昨天最开心的是听众里有自己的粉丝,会后特意跑来说明大Joy的书对其博士研究的帮助——完全、无比、开心死了。

最后显摆两张别人拍的昨天的大Joy,第二张好似我和马丁老爷子同仇敌忾的样子,哈哈哈哈

img_8335-copy

img_8334

 

 

7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7 responses to “八卦太多,慢慢啰嗦-1

  1. 第一张照片要珍藏啊!里面已经有一个大大牛和三个小大牛了,以后就是四个大大牛的节奏哈!
    最后那张照的风格感脚经常在纽约时报的政治版面看到,哈哈
    脸盲这事我刚学到的,叫prosopagnosia,还真的分遗传性和获得性两种,你麻麻说得没错!

    • Joy

      又学了一单词。我特想知道那个获得性脸盲是怎么个获得法儿–比如是因为被某张脸刺激了嘛?嘎嘎嘎嘎

  2. 喜洋洋

    照片比文字赞哈~~~ 首先第一个这个吐舌头的,哈哈,应该说也具有遗传性吧,其次话说如果小欧不露大牙会更像啊,,。。啊哟喂,这倒数第二张和第一张是一个人吗,嘎嘎嘎嘎

    • Joy

      嗯嗯,我也觉得小欧还是闭上嘴巴比较好看,啊哈哈哈……不过人家张嘴说话马上就是白宫风云的范儿了

  3. songmu

    照片太飒爽了,以及你居然就这么把面试RA的人家给忘了!!!我服……所以你脸盲是世界范围还是排除亚裔啊哈哈哈

    • Joy

      这事囧死了,不过给自己辩解一下,因为对方是个香港华裔,标准的精致又精明的打扮,而且那天会场早上好几个媒体的都是精致又精明的年轻亚裔女性,所以我真的完全看不出来

      • songmu

        我滴妈呀……下次见你我也尝试“精致”一下。。。虽然不精明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