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6

说书

今天原本是和小巴一起去老C家哈皮的,但老C和他老婆圣诞节都感冒了,就改到下周了。空出来一天正好收拾加收敛一下圣诞节后的各种腐败余风,好为新年哈皮做准备呀!

今天是圣诞节后第一次出门,看着满街的SALE飘红,好像也没啥可买的(都网购了嘛!),想起我们家的秤已经坏了有小半年了,就顺手买了一个新的电子秤,结账时售货员老奶奶笑咪咪的说:“理解理解,大家节后都需要减肥呀!”

哈哈哈,how true!尤其在咨询了各路神仙之后,大Joy和小巴都购置了fitbit charge 2——表带挺舒适滴!而且目前貌似还比较准确(建议喜洋洋换fitbit哈哈哈哈)——唯一的缺点是,对于大Joy这种手腕比较细的家伙来说,腕子上套上charge 2特别像那种电影里给假释在家的犯人套上的那种监督器!

既然今天没法跟老C八卦,就自己在家说说书吧!嘿嘿嘿嘿。盘点盘点大Joy在2016年看过的书,下面是Goodreads年终截屏,中文的不好记录,所以只有英文的——

screen-shot-2016-12-19-at-10-40-48

screen-shot-2016-12-19-at-10-40-54

screen-shot-2016-12-19-at-10-40-58

screen-shot-2016-12-19-at-10-41-02

screen-shot-2016-12-19-at-10-41-06

screen-shot-2016-12-19-at-10-41-10

screen-shot-2016-12-19-at-10-41-14

screen-shot-2016-12-22-at-19-28-11

这里好多书都很好,比如圣诞节前刚看完的Alexievich的Voices from Chernobyl,虽然咱还属于老到小学的时候上过“防化课”的家伙,看这个口述史依然是一阵阵唏嘘——90后和00后都不知道啥叫防化课了吧?人生太不完整了。(不过川普虚张声势地要扩大核武器,那防化课是不是要卷土重来呀?)

而Paul Mason的Postcapitalism也是好看——其实从某种程度上Mason去年预见了脱欧和川普,矮马,年根上读完这本书也算对诡异的2016年明白了一点。

不挨个说啦,我跟小巴分别挑出三本我们觉得2016年我们各自读过的(未必是2016年出版的)最好的非学术书。

小巴说,他的三本是——

小巴说The North Water的研究细致,情节紧张,让《荒野猎人》显得太逊了;The Sympathizer是他目前读过最好的关于越南战争的书,小说非小说全算上(说到这里小巴还刻意加了一句说:“大学时我上过越南战争的课you know?”);而Hitler at Home角度新颖,记录了纳粹是怎样把希特勒的杯盘摆放等居家琐事融入政治宣传,给大众洗脑的。

我的选择只有一标准,就是让人开眼界——其实找到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很容易,因为只要找自己好的那一口或那一类就对啦!但偶尔在读同一类作品的时候,会有那么一本书依然让你眼前一亮,别有洞天——所以大Joy的三本书是下面的:

Elizabeth Is Missing年初的时候强力推荐过,一年来没有遇到超过它的,生命伦理类小说很多,但对相关疾患和或科技的描述多为点缀,但这本书对老年痴呆写的太好了!A Strange Business是个类似Duveen的关于艺术和商业的书,不过不是关于一个或两个人,而是通过艺术市场折射19世纪英国社会百态,好看!Primates of Park Avenue是一个纽约上流社会母亲们的“人种学志”,超级无敌逗!

再标示两个好看的中文图书。俺对中文图书的标准是有料,估计是俺找不对门路,因为我时常觉得中文作者写的中文图书脑洞大开的不少,有料的好像越来越稀缺,下面两本是今年最喜欢的:

《我的凉山兄弟:毒品、艾滋与流动青年》,没啥说的,自己读high了不算,还强行塞给一只猫和松木木木一人一本,嘎嘎嘎嘎;对于喜欢徐冰的人,他的《我的真文字》是本让粉丝尖叫的书——没啥理由,因为粉丝就是要尖叫的呀啊啊啊啊啊~~~~~~(另外,这张照片摄于熊也餐厅,等待一只猫和松木木木一起吃饭的时候,哎呀妈呀,现在回忆起当时的美味真真是“满腔口水”呀!!)

说到这里,要记录一下今年最棒的血拼成果——我和小巴都一致认为今年购置的最最好的一个东西是这个面汤碗:

melamine-ramen-bowl-above

没多贵,只是在英国买个盛汤面的那种大碗真是好~~~难呀!商场里的餐具依然是文化差异的一个标杆——如同在北京很难买到像样的酒杯一样,在英国很难买到咱亚洲人熟悉的饭碗,汤面碗尤其难找,终于找到一个质量不错而且居然还和我家其他餐具比较搭的花色,啊哈哈哈哈~幸福指数飙升!

合上书,倒小酒去也~

年末祝–白菜、韩宁、松木木木、喜洋洋、翛然、杨青、一只猫、赵Kang、Celeste、ChoJemmy、Lin、Weixin、Yile、Yueming及在2016年看我八卦未留名的各位新年快乐!

img_8741

(AC和他日益壮大的arcade,哈哈)

8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Penguin, James Penguin~

He’s Penguin, James Penguin
That dapper little guy
Like a well-dressed duck in a three piece tux
He’s Santa’s secret spy~

唱起来~大Joy最喜欢这首圣诞歌啦~

圣诞节在大Joy家就是 brussels sprouts, M&S塞好stuffing的火鸡,鹅油烤土豆,Waitrose的冬季蛋糕,还有无限量的laurent perrier

还有好多好多的圣诞爆竹

每年圣诞爆竹里面的小礼品都那么多,容易审美疲劳,但今年M&S的南北极系列真的好精致呀!

img_8569-copy

img_8570-copy

img_8567-copy

而且今年大Joy发现了一个有点智商的圣诞爆竹制作商,买了一盒以木质拼装玩具为主题的爆竹

img_8573-copy

不得不说,订购的时候觉得特别高大上,买回家发现果然高大上于我俩的智商,啊哈哈哈哈~目前打开的四个puzzle我俩一个都没解开呢。

每年过节各家串门的时候,总会遇到有人说自己不喜欢过节呀什么什么的,我都特别不能理解——有一个让人喝小酒看小说睡小觉偷小懒的借口,怎么会有人不喜欢聂?

在所有自称不喜欢圣诞节(以及绝大多数节日)的家伙中,我唯一能理解的就是胡椒盐儿。

我想胡椒盐儿一定是讨厌死圣诞节了,因为去年我们还不是“很熟”的时候,我就记得他跑来我家后院找我们玩,我们在外面陪他玩了20分钟,实在冻的流鼻涕打算回屋,胡椒盐儿当时是很少见的不情愿,用各种猫表情让我们陪他再玩会儿~

我猜想估计是圣诞节他家来了一堆奇形怪状的人类亲戚,让他不得安宁,而且圣诞节街坊邻居都关门过节——今天连跟自己老婆谎称自己戒烟的络腮大叔都只能在家憋着不得抽身——街道上一个粉丝都没有,胡椒盐儿能不闷疼嘛!

所以今天一大~早,他就跑到我家阅读室窗外喵喵喵喵,“嘿伙计,拆礼物也得捎上我啊!”——

然后跟胡椒盐儿探讨了一下string theory–

胡椒盐儿的圣诞礼物当然就是上次提到的蹦蹦跳圣诞老人啦,胡椒盐儿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高科技的主,哈哈——

圣诞礼物显摆两个,一个是小巴送我的一盒袜子——

img_8656-copy

都看出来是谁了吧?解说太逗了——

img_8657-copy

我给小巴的礼物也很牛呀——

img_8655-copy

太阳系的杯子。嘎嘎嘎嘎~老末冥王星虽然不算行星了,但是它那个头正好适合做威士忌的tasting tumbler呀!

最后,今年我也玩起了流行了几年的ElfYourself的app,小巴舞姿尤其优美吧,啊哈哈哈!

img_0612-copy

img_0620-copy

img_0581-copy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过节喽!

今天把最后一封工作邮件发完了,正式开始过节喽!(对对,这周此前喝过的各种小酒和各种腐败都属于非正式过节,嘎嘎)

节日气氛是从昨天收到了大白菜寄来的包裹开始哒!矮马,这可真是个历尽千辛找到我家的包裹呀!在俺们英国邮局好像一共趴了半拉月,差点丢了——确切的说,确实是“丢了”一阵子,因为包裹自从离开了全国的总库之后,就没有再更新信息——然后大Joy多聪明呀,我想白菜寄来的一定都是好东东呀!所以大Joy就执着地一个一个一个一个电话的查询——

第一个电话貌似打到了印度,对方的英语完全听不懂啊==||,但好在听明白对方反反复复说的“坑文推那啥好不,坑文推那啥好不(Coventry  National Hub)!”

一脑袋问号地第二个电话打到了康文垂的总库,终于有个口音轻一点的,可能是个法国移民,因为他毫无保留地表达了他的悲桑与同情,他在电话里尖叫道:oh my lady gaga 你的包裹好像丢了耶!!!!!因为好像出库了,但是没有抵达你们地方的库房耶~

>,<! 对方要了我的电话,说会帮我查,可是年底这么忙,要等他们去查会等到春节吧!所以大Joy拿起话筒直接拨了地方库房的电话。

第三个电话是个没有睡醒的性感女,对方耐心地听完一个亚洲风蹦豆似的嗞哩哇啦之后,(点了一支烟并)朝话筒轻轻吐了一口气,见过大世面地说:宝贝,姐姐我只管咱村儿的库房,我给你转到咱地区的库房,哦凯?

虽然我特别想说“我靠,那为啥你们网上写的这是地区库房的电话呀?”但面对男女通吃的难以拒绝的磁性声音,大Joy只有乖乖地说“哦凯”的份儿。

然后我被put on hold, 在各种邮局蹩脚的广告之后,终于一个听起来就像个经理的中年男性用赏心悦目的男中音接了电话。

听完大Joy望眼欲穿的挠墙经历后,对方首先很有节制地表达了他的“同情与理解”、对他供职的英国邮政系统“深切失望”以及每个忠诚雇员应有的“小惊讶”,然后很沉稳地告诉我,他要采取1,2,3,4,5,6步骤,以“库房人工手动定位”这种听起来高大上又系统专业的名称来委婉的暗示我“看来要找到包裹,我们得手刨了”这样一个事实。

100%英国人!

不管怎么说,有再多不满,你真就是无法跟这种人起急,尤其在经历三个不靠谱的电话之后,大Joy居然依然听见自己说“不是你的错啦”,然后对方说“可是我真的无比抱歉”,“我真的没有责备你啦”,“可是我真的真的就是特别想表示歉意”……

==||

不过这家伙还是很靠谱的,因为他也要了大Joy 的电话,2小时之后他的同事(估计是满身尘土外加蜘蛛网的)果然就回了一个电话,说他们找到了包裹,第二天就送到。

哦耶!!!

之前白菜说礼物很“小”,收到之后果然很小,看那大小外加摇晃摇晃听那声音,大Joy心说,是乐高玩具哇?

拆开一看,哇哈哈哈哈哈好哈哈哈,姆啊啊啊啊!白菜简直太了解大Joy了——

一个小熊队瓶起啤酒瓶套,一个小熊队圣诞树挂饰

还真的有个乐高耶!!!——

44号Rizzo的乐高有木有!!!帅死啦啊哈哈哈哈哈哈~

白菜还说担心如果包裹圣诞节前收不到的话,小熊队那个挂饰就派不上用场了。

我说,那么重要的玩意儿怎么能真挂在圣诞树上!要放在大Joy书桌上!嘎嘎嘎嘎……小巴说,我书桌上书不见多(不都kindle时代了嘛!),玩具倒是越来越多了……

img_8550

今天节日气氛继续浓聚,前一阵因为snapfish打折(从小黄豆儿的贺卡上,我发现白菜也用snapfish的哇),我把两年来本猫奴拍的胡椒盐儿经典影像做了一个集子,叫《生活需要点胡椒盐儿》,今天送到了——

img_8539-copy

我跟小巴玩笑说,我下一本书应该跟Takashi Hiraide的“The Guest Cat”似的,写下胡椒盐儿,啊哈哈

胡椒盐儿对自己的“写真集”很感兴趣,估计它脑子里在琢磨:这猫谁呀,怎么做派跟我似的?

img_8535-copy

不得不说,胡椒盐儿现在越来越把自己当领导了

img_8516-copy

常常是我们早上起来一下楼,就看见映射到地上窗外等得不耐烦的领导

而且我以前提到过嘛,我发现胡椒盐儿的叫声有明显改变。

这厮以前在窗外的叫声都是喵儿喵儿,翻译过来就是卡哇依的“哈啰?哈啰?”

现在这厮要是隔着窗户看见我们,叫声直接就是嗷~嗷~,翻译过来基本就是“哥们开门!快开门呀!”

明显底气硬了很多。

而且现在我们不管是开前门还是开后门,都有可能会遇到有个家伙如洪水泄闸般兴冲冲地奔进来,直奔二楼书房,一边跳跃台阶一边碎碎念喵喵喵(依时间可译为“早啊!”“下午好!”“晚上好!”“吃了没!”等等,当然也可能是“你们拦不住我哈哈!”),然后还扭头确认粉丝们是否跟上来了==||

img_8525

I 服了 you了。

圣诞节,我们给胡椒盐儿买了一个上弦的蹦蹦跳圣诞老人玩具,打算吓唬吓唬领导,嘎嘎嘎嘎

10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放假了,开始讲段子-2

“啊咻!!!”——讲段子之前我想先吐个槽,每次都是学期中被学生的喷嚏喷着,然后放假开始感冒~太郁闷了有木有。。。

好了,擦擦鼻子,现在开始讲段子。

年底聚会繁多,爱美丽那天说,要不要学院里的女老师们聚在一起?一帮女超人们纷纷说好啊好啊!——要知道俺们肯特是英国第一个开女性主义学位的,所以这聚会的主意绝对正点。

聚会在周二晚上,大Joy晚上6点才上完课,然后匆匆和同事一起赶去爱美丽她家。其中有个同事临时说来不了了,因为头天的酒还没醒呢,今天的酒局就先不去了……==||

路上同事就七嘴八舌地聊起来——你今天看见文斯(男同事)没有?啊?他也去找你吐槽啦?他是怨念还是当真呀?我也觉得他好像很当真哎……

这说的是啥聂?就是我们学院有个男老师,叫文斯,人特好也特别爱玩,爱玩到就怕别人玩的时候不带他。当他听说爱美丽周二晚上有局,但只限于学院里的女老师之后,文斯就很8高兴了。平时他就爱去各个同事办公室里聊个天呀问个好啊什么的,那天他更是带着一双很受伤的小眼神儿碎碎念地跑到各个女老师办公室门口忧桑了一下,抱怨说我们学院现在太阴盛阳衰啦,尤其我们有3个男同事去年调走之后,都没有人陪他喝酒啦~等等等等

因为很熟,我们都觉得特滑稽,后来在爱美丽家又聊到这事,忽然有人提议说——“管他是不是真不高兴,咱一起合个影给他发过去,气气他呀!?”

随后就有了下面这张照片——

img_8467

注意我旁边的小卡表情尤其邪恶~

后来周五午饭的时候我幸灾乐祸地问文斯,他当时收到这个照片啥反应,有没有背过气去?

文斯说:我只是很开心你们聚会的时候一直都在嘚啵我啦,哇哈哈哈~~~

==|| 怎么感觉中计了。。。

不过文斯也自作多情了,他不过只占用了我们八卦的2 分钟时间而已,嘎嘎嘎嘎,那晚聊得山南海北。最逗的一段是关于裙子的。

首先是爱美丽自曝年轻时的糗事。她说当年她在美国东岸上学的时候,有一阵那叫一个文艺,因为她不仅交着一艺术男友而且她妹妹也是学艺术的,所以她经常是一头长发,一身波西米亚范儿的长裙就出门了。有一次她这身打扮去参加了一个音乐节,从洗手间出来,飘逸地走在路上~那气质~,不得瑟都对不起自己呀!——然后果然有个男生迟疑着走到她AKA女神面前,拘谨地说:“介个,excuse me…”爱美丽长发一甩:“嗯哼?” 然后那个男生怯生生地指指她的长裙侧后方……爱美丽一回头,额滴神呀!原来厕所里的手纸勾在了她裙子的一个装饰上,所以她这一路飘逸,后面是一路手纸连轴转呀!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听了这个故事的第一反应是——那会儿美国手纸的韧性还真好哎!)

小黑说,爱美丽太不淡定了。小黑前两年去爱丁堡听一个苏格兰还算有名的女歌手的音乐会,也是在洗手间里,忽然注意到前面有个女生的裙子卡在了内裤里,即大家可清晰看到外侧大腿根部内裤的轮廓——这不是很囧嘛。小黑很仗义地走上前去拍拍对方的肩膀说,小姐你的裙子卡在内裤里啦。

没想到对方低头转过身,理直气壮地反问小黑:怎么了?不行么?你不喜欢看是么?

小黑连忙摆手说,没没没没有没有,你你你怎么舒服怎么来……

后来小黑发现,原来那个人就是那个歌手,那个裙子卡内裤是人家上台前特意在厕所拗的性感造型啦!

演唱会的洗手间里还真是故事多呀!

回到日常生活,大卡说,她有一次在她以前任职的学校里讲课,那天她穿着那种紧身小短裙,课讲得快结束了,她忽然惊恐地发现原来自己的裙子莫名其妙地已经蹿到大腿根了,然后她终于明白为啥那节课学生都听得格外“聚精会神”……

不过我听过最搞笑的例子来自小巴——有一次小巴和一个特别大条的女同事在教员休息室聊天,那个女老师转身拿咖啡的时候,裙子不知剐在哪儿了,然后哗一下完全掉了,小巴急中生智说了一句:“哇噻!你瘦啦!”然后挥汗逃离现场,啊哈哈哈~~~看来穿裙有风也有险呀~

maryline-minion-t-shirt-design-by-yobann-design-585x585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放假了,开始讲段子-1

看过大Joy以前老博客的应该还会记得“吐鲁番”这个无比好玩的家伙,她最近当妈啦!——

img_8470

连我麻麻都惊呼:吐鲁番都当妈啦?!这是一个多么励志的故事呀!啊哈哈哈哈~——错过之前好戏的同学们可以参见压缩版《琪凯拉寻爱记

这个家伙依然很淘气,在上面的照片上tag了我,因为背景的小熊是5年前我俩一起办影展的时候我送给她的,因为展览的名字是长椅,所以她管小熊叫“Bench”。别说,御姐吐鲁番还能把玩具熊留着并作为照片背景,俺感觉很光荣啊哈哈哈哈~

记得这个厚脸皮的家伙曾经在palermo的大街上跟我分析说,她以后一定要个女儿,因为这样就有个小版的琪凯拉,哎呀,那该有多养眼!——嘎嘎嘎嘎~看来她还需继续努力,因为上图是个小男孩

总之,从此世界上又多了一个辣妈。蛰伏了三个月的吐鲁番重出江湖,她和她老公依然文艺得不要不要的——

吐鲁番的段子讲完,分享分享我学生的段子

首先,今年的博士新生都好好呀——周五是学期最后一天,然后有两个博士生辅导。结果咧,一个博士生送了我一盒巧克力,另外一个博士生送了我一瓶日本清酒——啊哈哈哈哈~感觉大丰收的样子。哎呀,是不是明年应该把我那4个学生都安排在学期最后一天见呀!嘎嘎嘎嘎~

年末给本科生讲艾未未,自然讲到他的两个作品,一个是基于汶川地震事件讥讽世界各种政企机构不负责的“So Sorry”,还有一个就是关于他的纪录片‘Never Sorry’和那个向世界各个establishments竖中指系列(两个作品都源于中国新闻事件但寓意不限于中国)——

我有个学生说,几年前,她从美国订购了一东西,然后美国邮政各种不靠谱以至于她历经千生万世才好不容易把包裹收到了,结果还有破损,所以她就气哼哼地拍了张自己愤怒地向美国包裹竖中指的照片,附文“Fuck you US Postal Service!”然后发到了Tweeter上——谁想正好赶上世界那边艾未未正在搞艺术,这条Tweet很快就被艾未未转发啦!!!啊哈哈~倒霉事都有silver lining,吐槽吐到点上,那就是一条艺术呀!

另外,15号是大Joy小巴大昏纪念日,今年的纪念日尤其盼望呀!因为正好超级玛丽也在15号发布嘛!嘎嘎嘎嘎——

super-mario-run-1

俺们家就俺最激动,而小巴完全不知道超级玛丽是什么!哇噻!大Joy完全惊呆了,我说你童年太不完整了!你小时候没有玩过任天堂么?

小巴瞪着眼睛问:任天堂是啥东东?我小时候玩的是Atari。

我瞪着眼睛问:Atari是啥东东?

……

然后我俩分别google一下。嗯~老话说的好“you think you know someone and then they surprise you”,我俩小时候完全就是黑夜与白昼呀!

好revealing的一个纪念日,嘎嘎嘎嘎~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为什么如果猫会说话人类就疯了

我和小巴有个“猫友”——他是住在我们称之为“胡椒盐儿大街”上的一个络腮胡大叔。其实大叔叫啥我们都不知道,只是络腮大叔经常喜欢站在他家门口抽烟,而那条街以前是胡椒盐儿经常出没的地方——现在胡椒盐儿经常出没的地方当然是我们家后院,“胡椒盐儿广场”啦!哈哈哈哈——所以有一阵络腮大叔经常撞见我和小巴奴性十足地蹲在地上拍胡椒盐儿马屁,他会靠在他们家门上一边擦汗一边咂吧着烟卷儿。

因为络腮大叔家是我俩上班必经之路,而且后来发现他家后院居然延绵千里地和我们家后院接壤,前一阵我俩从二楼窗户正好观摩了他和他老婆收拾后院那些花花草草,所以之后每次碰上都打个招呼,吐槽一下无关痛痒的春风啊细雨啊什么的。

上周我上班的时候,走到离他家至少有100米远的加油站看见大叔站在加油站门口抽烟儿。我觉得挺奇怪又挺好笑的——在加油站门口抽烟还真是会找地方啊!路过时,我跟他打招呼说:“嘿,早啊!”络腮大叔仓促地哼哼了一句:“哎哎,早。”

后来小巴那天出门也是撞见他在我们街区的另一侧抽小烟儿。

而最逗的是,前天小巴傍晚坐火车回家,出了火车站,他远远望见络腮大叔,而且络腮大叔没有发现小巴已经发现他也看见小巴了——络腮大叔急匆匆转过身掐掉香烟,直到小巴走近,他才手无香烟地跟小巴很爷们儿地说:“哟,好!”

……

种种迹象都使我和小巴以和CIA一样的high confidence负责地向各位推论说——络腮大叔一定是最近骗自己老婆说自己戒烟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幸好这是碰到我和小巴呀,你说要是碰到尽观人类行踪的胡椒盐儿,这厮不定什么时候就在串门的时候碎碎念给他老婆听了呢!

真不能低估猫类的信息收集能力。那天晚上我出门见人,大步流星地走在一片漆黑的小路上,忽然右边传来:“喵嗷~~!”哥们嘛去呀!的叫声——转头仔细在黑暗中寻摸,胡椒盐儿跳上路边的垃圾桶歪头看着我。

而小巴那天回家也是,他说胡椒盐儿好像是从两三百米开外的地方就认出他,并颠儿颠儿追过来了。所以美国还搞什么PRISM啊,他们其实只要培育几只会说英语的猫,用区区几条三文鱼的代价就啥啥情报都能换回来了。

我觉得没有在普遍把猫放养的居民区里呆过的人,即便自己养猫也不能完全体会为啥人类完全掌控在猫爪子里。那天家里来客人,我俩坐在阅读室里,当时才下午一两点,不过我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把灯都打开,客人觉得好奇怪,我解释说:我们家附近有一只猫,不能让它看见咱俩坐在这聊天,不然它肯定会跑过来在窗外喵呜喵呜装可怜儿,咱俩就没消停了。

客人觉得我够夸张。但她前脚离开我家,胡椒盐儿就趁我倒垃圾的时候哧溜钻进屋里来来了。这厮最近还迷上了ipad猫捉蝴蝶的游戏,基本就是把我们家当网吧了

img_8424

本网吧不仅提供游戏,还提供除足底之外的全套按摩——为什么不包括足底?给猫做足底那不是找挠呢么!

今天小巴出门买菜,胡椒盐儿又是半路杀出来一路跟着,真汗。走到拐角有个大妈问小巴,这是你家的猫么?

小巴说,不是啊,你知道它主人是谁哇?

大妈说:我也想知道哇,这只猫有一次不请自来地跳进我家窗户。

——看来胡椒盐儿真是个交际小能手。而且在我们村儿,“胡椒盐儿主人是谁”这个问题已经成为类似“Banksy是谁”一样让人瞩目的谜团啦!

而且大妈也发现,今天发现胡椒盐儿已经换上圣诞项圈啦,bling bling哒!

img_8435

唯一比较让人揪心的新闻是街角疑似佐罗家立起了房屋出售的广告牌。但愿不是佐罗家,不然村儿里就少了一个神经质并喜欢把脑袋伸进下水道里的家伙。胡椒盐儿也少了一个小跟班儿的呀!

最后附一个那天在我们村儿商场里拍的视频,附近女子中学的公益合唱,我第一次发现别看我们村的商场设计得四处漏风但音响效果很不错哒!

4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几个冷笑话

暖场先说个不冷的:今天Ada把博士论文提交啦!大Joy好替她高兴。博士生里大Joy最稀饭Ada啦,她也是至今为止唯一大Joy请过来家里做客的学生。稀饭Ada的最根本原因是她有时会莫名让我想起喜洋洋,但是但凡见过这俩人的(比如小巴)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比喻,因为Ada和喜洋洋外在表现完全相反呀,所以我只能说是因为她让我想起“打了镇定剂的喜洋洋”(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怎么觉得一段话把三个人都得罪了,啊哈哈哈哈,这是怎样的效率!)

Ada的论文是3年零三个月完成的,很快啦,但大概还是比她自己预计地慢了4个月——因为她和几乎每一个博士生一样,低估了最后成稿的难度,然后改呀批,批了改,中间有一阵大Joy都在琢磨她会不会坚持下来呀。昨儿终于大功告成,哎呀妈呀!我说当务之急是先撒欢玩一个月吧,反正答辩还早。Ada说,当务之急是先收拾一下屋子……

交了论文心态就不一样了,再往回看,Ada坦白说,她打算读博士之前看过几个博士论文,觉得没啥,好像就是她以前在政府里编写的那种报告一样,她真的是没有想到原来写个好论文真没那么容易。

我说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啦。然后我告诉她前天小巴的一件事——

小巴有个博士一年级的学生,是某国军方前情报人员,也就是退役的间谍啦,目前还是在役军官,你说那都是啥范儿呀,我想象中都是军靴啪啪响呀。但这个军官转而学文还一时不适应,完全抓不住节奏,开题报告改了好几遍都不行不行统统不行。然后前两天博士辅导的时候,小巴依然觉得不行不行不行,然后跟他说这里那里那里这里都要改……

小巴说着说着,那个军官忽然扛不住压力,开始潸然泪下……

小巴同学都惊呆啦!紧急微信问我:咋办呀?

我也惊呆啦,我说,也就是说你刚刚broke an intelligence officer哇?哇靠,原来读个博士比waterboarding还厉害呀!

——所以Trump打击恐怖分子的secret plan我大概猜到了,就是给他们每个人一份奖学金让他们开始读博士。啊哈哈哈哈……

昨天讲中国的污染问题,为了让学生理解什么是霾,上来先给学生放上面两张幻灯。

这其实是我昨天上班路上火车上拍的——昨天正好赶上英国南部大雾,能见度极低,跟霾看起来很像哎。

所以昨天讲课特别有“气氛”,嘎嘎,不过顺便我跟学生说你们首先得搞明白的是,霾不是雾,不是看不清路那么简单滴,霾天呼吸是“辣嗓子”滴,这就是为啥需要戴口罩,包括大Joy在北京的绒毛玩具(这么幼稚的事情,当然是我麻麻干的啦!)——

img_8378

今儿天晴了,一早爬起来去上课,走在山坡上发现俺们校园还真好看耶——

fullsizerender

上完课回办公室碰上隔壁老B,老B问我圣诞节干嘛,我说没啥计划,在家当沙发土豆,抱着一大碗热巧克力窝着在家里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片。

老B说他也差不多,不过他不会看阿加莎的侦探片。

我问他那你看什么?

老B说,他喜欢窝着看BBC纪录片

我说,你真geeky

老B说,不geeky呀,可好看啦,比如……——然后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老B就情不自禁地站在楼道里跟我讲古巴导弹危机……==||

说着说着,老B又自动换台说,“我最近听说贝多芬8个兄弟姐妹里3个都是残疾之类的,也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我得去查查去”

我说,“这八卦我也听过,不过是不是真的又能咋滴呢,Trump已经开启post-truth时代了。”

老B听完想了想,然后很沉重地决定,“那今年圣诞节我也改看阿加莎好了。”

这话说的,让我的五官一阵凌乱完全不知道该在脸上怎么排布。

听说前几天北京霾的特别厉害,然后有个朋友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图片,主要指右下角的文章,说:“原文标题:《空气污染居民早在,污水四溢河流有毒》1971年1月26日,人民日报第5版,不得不说,这版文章三观比现在的正[笑脸]”——

img_8351

要俺说,还是人民日报高瞻远瞩,如果说这是2017年1月26日的报纸也可信,因为那版左边和上边的文章明明就是川普上任后的美国啊……啊哈哈哈哈~~~(不过朋友好像没觉得好笑,还认真纠正我说美国现在还没那么差吧……可是我觉得我讽刺得挺好笑的呀)

不信有Trevor Noah的穿越剧作证——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