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6

Surprise!

昨天晚上是大Joy招聘RA的截止日。今天早上HR就把申请人的材料都发过来了。大Joy打开邮件是这个表情——

zkvdpi

一个8个月的半职,你猜一共收到多少份申请?

以前说过,因为是个半半拉拉的职位,我开始挺担心不好招人,这类职位一般差不多能收到10几份申请,最最多20份吧。

结果居然有48个人申请!!!光申请表格和自述信就360多页!

48个人竞争一个RA哎!跟同事说,几个同事都同样惊得大跌眼镜。——确切的说是50个人,还有两个很傻的把申请发到了我的邮箱里而错过了HR的在线提交时间,而被自动淘汰(一个华人一个英国人,也真够让人汗的,申请职位要走法定程序这个生活常识咋不知道?尤其那个英国人。)

象牙塔里忽然被外面经济寒风吹了一个哆嗦。矮马。

今天下午草草过了一遍申请人,除了8份可以直接淘汰掉的,另外40份申请都算“可以考虑”范围内的。

虽然以前看过很多博士生的申请书,但看工作申请书还是好不一样呀,48份自述信简直就是在看48份微小说。而且主人公常常让人唏嘘:除了之前跟我联系过的原欧洲议会中国部的文员之外,这里还有以前在英国驻菲利宾大使馆的职员,有尼日利亚农业大省省农业部副首席文员,有德国NGO的雇员,还有一个LSE的在读博士,去年还和一个不错的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书,但上一个工作居然是cleaner!还有一个牛津刚毕业的人类学博士,跟俺做的领域还挺相关,基本都还不错,读到自述信第四行亮了,她说大Joy的书对她的博士研究帮助很大,所以好开心能有机会和大Joy一起工作呀——啊哈哈哈哈~马上在她名字前面画了一个小星星,备选进入第二轮面试,哎呀,自己都觉得自己好肤浅,啊哈哈哈哈~(当然,最主要原因是专业对口啦!)

目前圈出了8个人备选面试,但其实每个人都好优秀呀!虽然是给自己挑RA,大Joy完全陷入选择困难症,睡觉先,但愿明天有勇气能去除2两个人。好在面试的时候,老麦帮我一起参考。

今天又学到一件事情:依照英国法律,凡事达到职位“必要资质”的残疾人,就自动进入最后的shortlist(招聘的时候要注明何为必要资质,何为加分的资质)。8个人里有一个就是自动进入的,那人在英国地方政府好多经验呀!至少在我现在希望再去除两个候选人的情况下,我是无论如何不能去除这个人的——我觉得英国法律还真挺赞的,因为你想残疾人能达到某些标准应该是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吧,那么在“模棱两可”的情况下还真是应该让机会更倾向于残疾人。

 

8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阅读周归来

img_7746-copy

哦耶!这周是阅读周,去新堡玩了一圈。

虽然新堡这个城市发展真快。十年前这里还是(种族)“很白很白”的一个工业城市,这几年每次来新堡(几乎都是因为阅读周,就着小巴讲课来哈皮)都发现这个城市又国际化了一点,餐馆又多了一点……

以至于现在每次来新堡都是来蹭饭吃的,嘎嘎嘎嘎!从10年前中国城餐馆里我是唯一坐着吃饭的亚洲人,到现在已经满城都便宜又好吃的亚洲料理——

IMG_7715.JPG

下面这张是我随手拍的每次来新堡都会吃的牛排馆,这个餐馆绝对极大开拓了我对牛排的想象——

img_7736

这回在新堡还遇见某偶像明星和青少年签名留影活动,WHSmith外面的队排得那~~~叫一个长!

看着那明星头发遮脸的样子,大Joy还以为是哈利波特啥演员呢,啊哈哈哈哈,后来google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是个最近出了一本漫画的,叫Dan TDM的线上游戏偶像,比one direction还嫩,完全没有听说过,啧啧,真是跟不上形势了。(但聪明好学的大Joy运用联想记忆,一下子就把他名字记住了——“Damn!他的妈!”)

新堡特逗,今年发起了“东北狗”系列雕塑,散布于市区的各个角落——

这些雕塑搞得我直二乎,以为今年是狗年呢,后来想,好像不是,那就是明年是狗年?后来想,也不是。

不过这些狗狗再次证明,再无聊的主意,变成一个系列,也是势不可挡哒!因为很快我就觉得实际上这些狗狗挺好玩,比如右下角那个猫王版。而且新堡人还真逗,一点不嫌弃把他们的“东北精神”刻画在狗狗屁屁上——

img_7722

所有东北狗里,我最喜欢这个,真正的老大!——

img_7721

周四晚上从新堡回来,在火车站看见这么一个素食主义广告——

img_7760

让我想起那个“no trading, no killing”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好么,牛排和鸡蛋都快享受起象牙的待遇了,这让肉食动物大Joy情何以堪!

周五一大早醒来给国内某NGO周六的年度大会录了一个视频——虽然只有3分钟,但本OCD居然录了一个小时,不过效果还不错吧,嘎嘎嘎嘎,这是今年国内发回来的现场照片——

img_7796

哇!我要知道投影仪有那么无比巨大我就离镜头远一点了……

不过好在我事先想到背景最抢镜,所以在录像之前,大Joy把自己书房书架上的玩具(钢铁侠啊,小黄人啊,爱因斯坦啊,功夫熊猫啊),咳咳,给清理了一下,哈哈哈哈,这是视频最后一秒的截屏,背景很学者吧,哈哈哈哈——

screen-shot-2016-10-29-at-16-53-06

因为国内不用dropbox,只好第一次注册和使用了传说中的QQ邮箱——果然传大文件好容易哎!!

录完口干舌燥地和小巴一起去伦敦分头去各自的meeting。小巴心血来潮地穿起了几年前在北京秀水买的大褂

img_7768-copy

但我越看越觉得,这立领盘扣的,配上这家伙光秃秃的脑袋,不像是去开会去的,而像是去“茬架”的!啊哈哈哈哈~

img_7769-copy 巴师傅这练的是“气沉丹田睡仙功~”!

周五晚上从伦敦回来,phew,阅读周也结束了,终于又回到按部就班上班教书的日子。距离寒假还有7周!哼哼哈嘿!

还好今年真暖和,都快到11月了,依然不冷不热,可以继续享受秋天。下面这张是在超市买菜归来途中拍的(经Prisma处理就更好看啦!)——

img_7788

而这则是是每天去火车站路上的风景,俺们Ashford的教堂虽然小,也好好看哒——

img_7790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希拉里与熊的故事

screen_shot_2016-10-23_at_3-51-24_pm

这是过去24小时最牛逼的图片啦!

这是希拉里昨儿看到小熊队获得National League总冠军视频时她的press secretary Nick Merrill抓拍的。啊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我会说下面这句话,但我太稀饭希拉里这张的照片了!

最逗的是,这张照片传到网上之后,成为反希拉里派指责她墙根草政治投机的证据,因为众所周知希拉里是纽约的上议院议员,是Yankees的粉丝嘛!

clinton-baseball_caps

(我能借此吐槽一下我最鄙视Yankees了嘛?因为他们仗着投资高,总赢,赢得都跟中国乒乓球队一样剥夺了兵乓球的乐趣了好哇。而且关于这个队土豪的另一个槽点是,他们这么名字都没有逻辑好哇?以前好像吐槽过,早年间Yankees是纽约人对更往北 (即更有文化)的波士顿之类的麻省人的不太礼貌的外号好哇)

但其实希拉里生在芝加哥,从小和她爹她兄弟一起看小熊队比赛。而最让人开眼界的是——敢情希拉里很早就在自传里特意用篇幅“论证”了为什么自己“既是”小熊队的粉丝“又是”Yankees的粉丝——做政客也真够累的,不过看来她很有先见之明呀!

理由我觉得挺充分的:她说,虽然家庭和成长环境决定了她是小熊队粉丝(属于National League),但是她总得在American League里也找个自己喜欢的球队吧,所以就选择了Yankees。

虽然我不觉得一定要每个league都选个自己的球队,但我觉着吧,妳得理解对于一个小熊队的球迷,棒球是件多么咬牙根的事情——尤其希拉里出生于1947年,小熊队被诅咒是1945年的事,也就是说希拉里压根就没见小熊队赢过——物极必反嘛,所以也难怪她要粉最火的Yankees。

哎呀,忍不住要分享一句希拉里的至理名言——

quote-on-the-chicago-cubs-being-a-cubs-fan-prepares-you-for-life-and-washington-hillary-clinton-117-22-13

难怪希拉里是个永不言弃的fighter,敢情这强大的心理素质是被小熊队训练出来的呀!

91680836b09279caf878fb389819eff2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小熊创世纪!!!

今早4点多就精神矍铄哼哼哈嘿的醒了!啊哈哈哈哈~完全难以置信,芝加哥小熊队居、然、真、的、破除了70多年的Billy Goat的魔咒,在Wrigley Field击败了LA Dodgers,取得了National League的冠军!!!!!!!!!!

胡椒盐儿都震惊了

img_7254-copy

确切的说,我昨晚睡觉前就被直播这场比赛——因为俺那加州中学老师Sue自从夏天在我们家住了一周末后,也成了小熊队粉丝,尤其今年季后赛,小熊队先是对阵San Francisco Giants然后是LA Dodgers,Sue在一堆加州人中力挺Cubs,然后每次关键比赛她都imessage直播的哈哈哈哈

小熊队就是很让人振奋呀!要知道,自从一百年前小熊队搬入Wrigley Field之后,这只曾经所向披靡的球队就不知道咋回事地萎靡不振了。屡战屡败,咋也提留不起来——以前说过,我觉得世界上能和如此晦气相媲美的,就只有中国足球了吧,咳咳。不过迷信的棒球球迷对小熊队的晦气是有理论依据的——就是当年一个叫Billy的家伙,牵着自己心爱的山羊Murphy来Wrigley Field看球(跟山羊做朋友,真是没有人类了,我觉得搁今天Billy也是个geek),但因为羊同学实在太味儿了,就被请出去了。Billy觉得大家都不尊重Murphy的羊权——嗯,要搁现在肯定有动物保护组织为他撑腰——愤怒退场并诅咒小熊队“再也赢不了了!”

那年(1945)好像就是小熊队最后一次打进World Series(即national league和American league之间的总决赛),然后果然是总决赛明明领先,最后却莫名其妙地输了总决赛。

话说世间风云变幻,唯独不变的就是小熊队的霉运。前两年在小熊队差一点有机会进入总决赛,但在关键的一球,本来如果小熊队队员能接住对方打出的球(这样就三人出局,小熊晋级啦!)结果有个小熊队的球迷手贱,非得把胳膊伸的老长,自己把球接住了——然后小熊队的前途就这样毁掉在自己粉丝手中~这霉运如此stable,以至于你看EA在为其棒球游戏做广告的时候,有个经典片段就是小熊队球迷在游戏中实现现实中不能完成的梦想——打进World Series,并获得总冠军!==||

但今年小熊队绝对极其特别无比实力派啊!今年还是小熊队入驻Wrigley Field的第一百年

cubs_logo_1280_kz4n7y7e_41dfyb07

以破除Billy Goat魔咒的方式开启在Wrigley Field的下一个世纪,是不是很牛?!

img_7682

4条评论

Filed under 可来神儿Collection

Siri及其他

上周大Joy没事闲的也用了一把Siri。

起因是因为iphone的新操作系统非常SB,要按两次home键才开锁。那天很晚才从学校回家,第二天一大早的课,本来想查个第二天的天气预报的,回家手忙脚乱外加进家门脱鞋寻求平衡的时候,手指按手机的时间长了一点就Siri了,大Joy就顺口问Siri:

“明儿天气咋样啊?”

Siri呜哩哇啦说了一堆,我忙着挂衣服、挂围巾、放包也没全听进去,隐约听到好像阴天有雨什么的。所以我就追问了一句:

“那我要不要带雨伞呀?”

Siri说,不需要带伞

我有点怀疑:不需要带伞吗?

Siri反问我说:不下雨你带什么伞呀?

然后大Joy就翻篇儿了,吃饭,备课,睡觉,起床,出发——到侃村一下火车,哗~!!那叫一瓢泼大雨!!!然后俺还没有带伞!

然后我就跟手机说:Siri,you are so stupid!

然后Siri很绅士地回答:Well, I’m still here for you.

>.<!

笑死我了……想来原因是Siri没有连续对话的功能,所以当我追问要不要带伞,我是说“明天”要不要带伞,但Siri认为我说的是当时要不要带伞……

在这个被电子设备牵着走的时代,我觉得周围最智能的其实就属胡椒盐儿了。

周末傍晚在楼下看书,胡椒盐儿探出个脑袋来喵喵叫:“吃了哇?今儿晚饭吃什么哇?”

一会儿我们到房子另一侧的厨房做饭,胡椒盐儿也闻着味跳上窗台观摩——

img_4231

中文总说馋猫馋猫,真是不假。

但馋猫是非常聪明哒!一般胡椒盐儿要找我们玩就是蹲在我家各个窗台上,直到我们不好意思凉着他为止,但昨天我第一次看见胡椒盐儿前爪扑在我家厨房门上拍,不知道是中什么邪了。我一开门,这家伙嗖~地就蹿进屋来了,一屁股坐在跑步机对面的藤条箱上,任凭你拿猫零食站在门口诱惑,这家伙都是一副“我不下地狱,谁爱下谁下”的架势——

img_7181

开始我还没明白这猫啥意思,大概过了两三分钟之后,外面忽然开始下大雨~哇塞!胡椒盐儿比Met Office都灵哎!不服不行。

开学第三周,已经迫不及待放寒假了,不论是当学生还是做老师,我都不爱上学,哈哈哈哈。

盼望放假的还不止我一个,我家对面的邻居也是——今年他们的独子Lloyd上大学嘛,前两周去兰卡斯特了。我和小巴还猜测说,这两口子英国人嘛,总会含蓄一点,即便嘴上不承认,心里应该也很落空感吧,所以我俩打算请他们没事过来吃顿饭,热闹热闹什么的。

然后那天小巴出门买菜,先遇到在门口奋力擦车的Llyod妈,小巴问她两口子咋样啊?Llyod妈哭笑不得地说:“哇,完全就是miserable呀!”她说,忙活儿子忙了18年,结果这儿子一搬走了,她老两口感觉忽然没有话题了呀!然后他们家的猫现在新晋成家中焦点,俩人立刻转变为猫奴填补失落——我说他们家猫怎么最近特别得瑟呢,以前都不爱出门,前两天却被我看见它雄赳赳气昂昂地把邻家一只猫给追赶出它家前院,啊哈哈哈哈

小巴跟Llyod妈聊完天儿,继续往超市走,拐过街角,看见Llyod爸正在修补车库屋顶——Lloyd去学校前的那个周末就在和他老爹修这个屋顶,修得差不多了,还剩点小活——小巴问Llyod爸咋样啊?Llyod爸说,=( 完全就是bereft呀!小巴问,那Llyod怎么样?适应大学生活不?Llyod爸夸张地翻了个白眼,说,嘿!那臭小子可是having the time of his life呀!加入了好多社团,爽死了。

所以,Llyod爸说,他们两口现在跟儿子电话都假装他俩也很忙很哈皮,省得那臭小子以为谁多稀罕他似的。挂了电话嘛……他和老婆就在全家每个角落里仔细寻摸找点事儿干呗!

话说我家前院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很多的落叶,但今年居然离奇得干净,其实我最近时常怀疑Lloyd他爹会不会为了填补空白,顺手把我家的前院也给扫了?啊哈哈哈哈~很可爱的一家人

下面是胡椒盐儿版的freshman year –

img_7480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为啥要带歪果学人玩

screen-shot-2016-10-08-at-16-40-46

昨天晚上临睡前在BBC主页上看到上面这条新闻。简单来说就是在英国在决定脱欧之后,英国外务部就找到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做相关策略研究,但是昨儿LSE爆料说,外务部忽然示意说要在研究团队里剔除非英籍学术人,非英籍人员不能参与相关政策进言。这事还附加以一丹麦籍助理教授在网上的吐槽,说英国政府已经把她和其他非英籍欧盟政策专家踢一边去了,认为他们没有“资格”向英国部长们进言。

按理说我又不算歪果仁,我的研究跟外务部也没啥关系,这事貌似跟我没大关系,看看热闹也就完了,但之所以这件貌似只影响10来个外籍学术人的事情会上BBC头版,(其他的暂且不说),很重要的原因是对很多如俺一样的普通学术人,这事是非常挺添恶心外加需警惕的。

首先说这件事情本身的SB性。表面上看非英籍专家不许参与脱欧策略研究似乎有道理——比如你说丹麦就是欧盟成员国,那丹麦人和英国人不有利益冲突嘛!——这种幼稚园级别的推理其实站不住脚——又不是去选举一个丹麦籍的英国外务首相,或者MI5的头头,国籍有那么重要嘛?(而且国籍就真的能说明一个人的“忠心”所在嘛?那国产恐怖分子咋回事?)

所谓理越辩越明,理性讨论一向是政策研究最好的保障,这前提就是要最广泛的收集最聪明的头脑的观点。而且众所周知,并不是说英国学者才对英国在欧洲的地位了解最透彻,其实很多欧盟专家都是非英籍,甚至是非欧洲籍,外务部一句话就把很多的北美学者、亚裔学者统统排除在外,包括很多在英国生活了10年,20年,对英国有真知灼见的学者都被剔除在外。从根儿上就人为的事先屏蔽了很多很可能让英国受益的观点,你说是不是非常SB?

另外,也是我觉得更为严重的是,梅婆领导下的外务部这番做法完全就是对学术中立的侮辱,并且开了一个学术政治化的很危险的头。

我说学术中立性并不是说学术人没政治立场,当然有了。但是职业学人还是有职业中立性的——这就如同为杀人犯辩护的律师不是真的赞同杀人,而是职业要求是就事论事争取当事人最大利益;如同不是说因为手术台上是民主党的患者,共和党派的医生就会多给你切两刀——学术人也如此,在一个“政-研”相对独立的社会,不管你梅婆的政府多么不招人待见(我觉得大部分学术人都不太待见),但你若来咨询意见,绝大部分学人还是会凭职业良心说话的吧——确切的说,peer pressure就会让人在动小心思之前三思,不然以后怎么在圈里混。而外务部这个决定潜台词就是觉得学术人各个心怀鬼胎,就是那个让杀人犯直接上绞架的律师,和那个会给民主党患者多捅两刀的共和派医生——堂堂外务部你幼稚不幼稚啊?

而政治上预先就排斥“异己”这种事情,一旦开了头就会越演越烈,最后只会造成一个局面,就是你要想发声,必须先是“又红又专”。当“政审”成为学界发声的资格认证,与政府采纳意见的前提的时候……那不是退回到1984了么?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我的黄金周

img_6965-copy

好像前两天还正好是啥世界咖啡日,上图是按照纽约时报的菜谱做的类似越南咖啡的Shakerato,嗯~味道不错。

这周是国内的国庆黄金周,虽然我们已经开学了,但大家在玩我也沾光——这周见了好多人,包括一个据说已经十二年没有见的朋友——

img_7006-copy

这是2000年一起去悉尼采访奥运会时认识的“黄老舅”,那会儿我是刚刚上大学的小屁孩,他是蒸蒸日上的小帅锅呀!悉尼那次旅行一路上这家伙都好似我舅的碎碎念,然后我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啊哈哈哈哈~

虽然我们后来在北京又聚了一次,但是那次很仓促,所以要按我的记忆我俩差不多自从2000年9月底首都机场一别,基本是16年没见了。16年没见,黄老舅依然很有老舅范儿——那天正好有个大一新生突发了点状况,所以原本约的见面时间一推再推,后来从校园打了车去城里,等我终于奔到见面地点,只见黄老舅站在那里不急不火的,反而跟我说,哎呀就晚几分钟你跑什么跑。哈哈。你觉得他慢性子吧,但其实那天这哥们儿还背着电脑来的,因为他说在火车上还能敲篇稿子出来。

10多年的八卦在一顿午饭中以快进的速度呜哩哇啦地迅速交换着,当时我觉得还是中文最简约,不然这些八卦兑换成英文估计得用2-3倍的时间,啧啧。这里包括黄老舅一边吃着肯特海边新捞上来的鱼,一边讨伐我说上次见面那么仓促我还挤兑他来着,我说有嘛?老舅同学说,有啊!然后就一边择着鱼刺一边慢条斯理地缓缓道来——我诚恳地点着头,内心已经笑趴下了——嗯,这么长时间没见,还是很亲切。八卦了一圈,黄老舅很得意地总结说,“哎呀,不过好在我当年最帅的时候你都看到了。”嘎嘎嘎嘎

——不过千万别提“当年”俩字,因为这学期我忽然意识到马上明年大一新生都是00后了哇!太恐怖了!而更让我感到岁月飞逝的是那天去伦敦见三组朋友,走在Kings Way熟悉的阳光大道上,我发现原来两边的餐馆已经日新月异完全变样子啦!而且每家怎么看着都那么好吃,光亚洲系就中餐、越南餐、日餐、泰餐……太幸福啦!一点不像我上学那会儿,举目除了pub food就是pub food。

这周还见了我爸的一个朋友一家,他们送女儿来英国读大学。俺们家一向各自为政,所以粑粑极少会托我去见他的朋友,所以但凡他难得让我去见的,一定都是他喜欢的人。然后我就乖乖去啦!果然一家人都很可爱,尤其那个小女孩,一个巨萌的数学学霸。

但席间有件事让我特逗也特尴尬,就是女孩的妈妈在席间一直一直很“中国”地跟她女儿说,“你要向姐姐学习”。她一说这句话(差不多说了十几遍),我就哭笑不得抓耳挠腮。因为我听得出来,其实见面之前这家人几乎完全不了解我到底是干嘛的——所以我一来本能地发现她话里的逻辑bug——她到底再反复地让女儿跟我学啥呀?二来对这种insincere的客套话我常常想,要是能有本中国人教中国人的类似”how are you 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的套话指南就最好了。我有时候不太能理解中式客套的功用性。因为我发现很多中国人的客套话往往是聊到兴头上,为了表示他们的满心欢喜而感慨一句(莫名其妙的)客套,但你不觉得对话立马就跳闸断线了吗?怎么接这个话茬呢?呵呵呵呵喝水。

我后来决定把自己这个社交缺陷都赖在我爸妈身上——虽然我爸妈经常向我大加夸赞这个哥哥那个姐姐如何如何,但他们好像觉得向不向这些人学习是我的事儿,所以他们从来没有说过“你要向XX学习”之类的,因此我也从来没有听过那些牛人在类似社交情景会怎么处理,毫无借鉴呀。

你们谁有更好的招告诉我。

为了抚慰一下在客套话前迷失的小心灵,去逛了逛书店,然后淘到了下面这本超级漂亮的达利插图版《爱丽丝梦游仙境》——

img_6977-copy

强强联合的经典呀!

另一本书是Margaret Atwood都出漫画啦!!!——

abfdfe70-1ba0-0134-7779-0a01b7134c8f

据说是个遗传工程学家把自己的DNA和猫和猫头鹰的DNA搅和了一下,然后变成“喵头英雄”的动作故事片~里面还穿插着好多猫笑话。我打算一会儿就把它看完。

那天在伦敦等着和楚楚汇合的时候,无意中走进courtauld艺术学院的旧书甩货,哎呀妈呀,要不是当时手里已经提了一大包从中国城买的零食,我就买好多好多啦!但最后只买了两个还算能塞进书包里的文艺评论。一个3英镑,一个4英镑,加起来7块钱。我掏出10块钱递给长发怪蜀黍,长发怪蜀黍原地打转圈3秒钟,然后递回我一张5块钱的票子说,“我没零钱,所以5块钱你拿走就好啦!”

要平时吧,大Joy对这小便宜欣喜若狂呀~嘎嘎嘎嘎~~~不过我觉得吧,商业便宜要占,但美术和文科本来就受打击,所以不好占小便宜哒!所以后来在旁边咖啡店找了零钱,俺又返回去把那2胖子交给长发怪蜀黍。这回轮到怪蜀黍欣喜若狂,我也猴嗨森。

这周还有一件事很有意思,就是有个国内来的访问学者来旁听我给本科生上的中国现代社会这门课。这周正好赶上说到中国“关系”——很老生常谈又不得不谈的话题,反正我觉得吧,拉关系走关系找关系什么什么的,其实就是个伪命题,不是啥中国特有现象,而是在现代制度缺失,即“法治”尚未健全还需“人治”的情况下一个社会自我补偿措施。

我觉得这个观点可能没有说透,因为在后来课堂讨论的时候,这个访问学者想告诉英国学生中国人并非都是无法度的(其实我觉得我的学生应该没有人这么觉得),她说,有“好关系”也有“坏关系”,好的关系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友情,坏关系就是腐败——虽然这好坏的分类其实学理上讲不通,但大致意思是对的,没啥争议的。她继续说,比如有的学生会给她写信说家里这样那样的压力求她判分是网开一面,但是她是很有良知的老师,这种拉关系没有用的,如果这个学生平时不好好上课,期末考再好也不会给他好分数的,而对于勤勤恳恳读书的孩子,老师自然会网开一面。

她说得很动情,而且我觉得她真的是很正的一个老师。

但是这个“正面”的例子怎么听怎么别扭。我忍不住说:但问题是为什么老师会有那么大的个人权力去做这种主观道德判断?在一个平等的社会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事情要依托主观道德评判,而且这种判断的权力会毫无复议机制地交给个体手里?

7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