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6

社交小能手—麦力素

“麦力素”这个名字大家还记得哇?就是Maltesers啦!

Maltesers-Wrapper-Small

我喜欢麦力素,因为它的口感好玩(M&M有一款crispy M&M有类似效果,但不如麦力素容易买到),而且我觉得很多人面对别人递到面前的麦力素都毫无免疫力,在这点上,麦力素绝对属于社交小能手级别的!——这个猜想我早就有了,一直没有机会证明,周四早上在咖啡厅点茶水的时候,忽然看见柜台上一筐巧克力食品中,唯有一袋Maltesers,非常扎眼,完全就是个teaser在撩吃我,所以我灵机一动,决定做个实验,除了茶水,还要了一袋maltesers。

第一个meeting是和Ada及L大姐聊博士论文。一袋Maltesers竖立在拥挤的小咖啡桌中央,三只女人都毫无抵抗力。脑子在blahblahblah地讨论啥social policy,手却永远吸铁石般伸向桌子中央。最逗的是supervision结束的时候,L大姐一边站起来,一边很顺手的从袋子里抓了一把糖豆,塞到嘴巴里,一边系拉锁,一边(因满嘴糖豆而)支支吾吾地说,她要去下一个博士生指导,不知道啥时吃午饭呢。大Joy咧着大嘴,坏坏地把Maltesers举到她面前说,“那就再来把糖豆吧”。

L大姐使劲摇头说,“不要不要。”

我坚持说,“来点吧,不会发胖的,因为里面1/3都是空气呀!”

四十来岁的L大姐耐不住诱惑,心满意足的抓了一把,那样子十分可爱。大Joy配合地像英国家长说小孩地那样说了一句:“Okay, off you go now!” 哈哈~我俩都忍不住笑。

糖豆面前,人人平等,哈哈哈哈。

拿着一袋maltersers在办公楼楼道里晃悠,瞅见H趴在电脑前,正忘情地吸溜面条,隔着玻璃看着都香呀!而且插播一句,H生活可健康啦!不仅热爱蔬菜,而且很多蔬菜都是生吃的,比如西兰花——确实,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学院流行起生吃西兰花来,比如跟你聊到某课题聊high了,对方很可能就从包里掏出个超市买来正棵的西兰花掰下一块就嘎甭有力地嚼起来==||。半年前,我好像还和H嬉笑过这种野蛮吃法,而现在显然,“野蛮才是新后现代!”,像大Joy这种坚持吃炒过的(至少也得是沸水里抄过的!),才被视为忒20世纪了T.T——而那天当我推门打断H的面条幸福时光时,H的佐餐正是一袋生的有机荷兰豆,嘎吱嘎吱嚼起来的声音就让我莫名地怀念Pringles薯片。

但当我伸出捧着Maltesers的袋子的时候,虽然被厚玻璃镜片挡着,我都看到H的眼睛变得有多大啦!H毫不拘束地上来就是一把——你看,虽然俺俩的饮食习惯分处两个世纪,但是俺们在麦力素上找到了共识!

H一边大嚼着麦力素一边跟我说,“我就吃两种巧克力,一个是(吉百利)Crunchie,一个是Maltesers”。好吧,作为雀巢Crunch巧克力的粉丝,一个尾音的差别,让大Joy觉得俺俩的品味还是很有差距的。

下午的meeting我就知道非洲大妞会习惯性早到,还剩小半袋Maltesers,递给她,大妞好开心,她的意识流表情更丰富啦!后来C老爷子到了,开始supervision,结束之后,大妞起身出去的时候,她已经拉开了我办公室的门,但余光瞟见柜子上那一袋敞口的Maltesers仍然忍不住伸手抓了几颗放在嘴里,特实诚地跟我说:忍不住啊!

我大笑,我就说嘛!然后我就跟他俩说俺那天的“试验”,以及为啥Maltesers因为让人感觉里面有1/3的空气,所以超级具有欺骗性及超级上瘾~临走前大妞狠狠地点了点头,表示她贪吃不是她的错,都是被Mars集团给蒙骗了,而C老爷子听了,结果一颗我顺手递给他的麦力素,一阵“你们女性真有意思呀”地呵呵地笑。

大妞走了以后,我和C老爷子聊了半个多小时的天,期间老爷子无意间把手伸向红袋子若干次,直到袋子里只剩一颗糖豆了,临走时,C老爷子还感叹了一句,你说的没错,这东西真是上瘾哎~

啊哈哈哈哈~~

写到这里忽然觉得应该向Mars集团索取广告费。嗯。

最后放个麦力素的广告,结尾处很有启发性,我终于知道下次参加毕业典礼那袖子里能藏些什么了!明儿个回国调研喽,北京的各位咱三月中旬high哈哈哈哈哈!!!

 

3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见友记

昨天去伦敦见了来牛津访学一年的好友一家,因为这一对都是路痴(后来吃饭的时候,其中一位还在餐馆“走丢了”,笑死人),我就告诉他们下了火车不要动,俺去找他们。

朋友老公,一学者GG,给我微信说,他们到了,临时换了站台,我从帕丁顿的这头走到了另一头,远远的望见历史学家大人正站在车站偌大的空地中央举头寻摸我呢——至少,我觉得是在寻摸我呢吧……

但这一米九的历史学家找人的动作是向上仰视45度角,环视……

待我跑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完全没有看见,继续环视,然后我就跟着他的目光在帕丁顿车站的广场上转圈,不论我走到哪里,他的视线恰好从我头顶擦过……

转了大半个圈,还是坐在休息区的我朋友忽然发现了我,吆喝了一嗓子,历史学家才把他的“内置CCTV”镜头往下摆了摆,恍然大悟地跟俺热情握手。

我无比心酸地说,咱170的个子,从没这么真切地感觉自己矮过!>.<!!!

总之我这俩朋友特geeky,每次见都很乐趣。去年回国阴错阳差地没见着他们,转眼一家两口变一家三口了。他家女儿好乖,大名听起来雅致简单,但我就知道里面一定有故事——我问啥来头,他们说取自他俩都特别喜欢的一首李白的七言古诗,历史学家顺口就说了一大嘟噜……没文化的大Joy很惭愧地决定此处省略112个字==||只是觉得幸好俺家没小孩,不然按这思路,小孩肯定叫“强尼走路”呀什么的,嘻哈哈哈~

好玩的是她家女儿的小名,叫“葱花”。

然后我就发现一个现象——你看,她家是“葱花”,白菜家小朋友叫“黄豆”,松木木木同学家的猫叫“花卷”,“俺家”的猫叫“胡椒盐儿”……真是人以类聚,大家都是吃货呀!嘎嘎嘎嘎~

这里还要提到我同事家的小朋友,当然,他的名字跟吃倒没啥关系,因为他爸,也就是我同事,是个严肃的社会学理论家,不食人间烟火,但是是我和小巴的酒友。他是英版虎爸,从小就是正统学术教育哈,小朋友五六岁时就是听贝多芬写作文的,高大上的multi-tasking。前一阵,这位7岁的小朋友作为我家第一位邀请的未成年人来家里吃饭,紧张死我了,因为怕我同事觉得我是bad influence呀!比如吧,小朋友玩我的那三个乐高车模,然后他把车模的一个部件给弄掉了,自己又修不好,小朋友就特乖地跑来找我道歉,我说没事怕啥,我一下子也想不起来怎么把那个部件嵌回去了,心说等客人走了慢慢弄呗,我就息事宁人地跟小朋友说:“这点掉了算啥,你瞧只要你不说谁也看不出来这模型掉了一块,对吧?所以就先不理这个车了哈,玩别的去吧!” 当我觉得事情搞掂啦,得意地抬起头的时候,遇到了我同事惊诧无比的目光,那眼神明明就是——“你这是在给我家孩纸灌输啥理念?”——我正在站起来马上又被俺同事的眼神给逼着蹲了回去,说,”咳,咳,咱咱还是把它修好吧~” 我和我的同事当时都觉得对方真让人汗!==||

但坏影响是无孔不入D!嘿嘿!除了乐高玩具,小男孩还特喜欢我家的那个mini老虎机,上周五我同事哭笑不得地告诉我说,前一阵他们为了锻炼小孩理财,给了他一百英镑,让他用来装点自己的卧室,然后小男孩先去玩具店里买了一个mini的那种抓绒毛玩具的 claw crane machine。我同事说,他儿子以前是个多么爱学习的孩纸呀,都被我们给搅和了!啊哈哈哈哈哈哈~猴嗨森。

9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不奏是一情人节嘛!

瞧把大家给忙活的!

昨天是迎财神的“破五”,今天是2016的一个属于星期六的大年初六,明天又是情人节

矮马,这都疯得过来嘛?

昨天破五,据说应该吃饺子,可是俺们家没有dumplings,但俺家昨天从中国超市订的“上海小汤包”到啦!!!所以晚上快6点爬回家,我俩蒸了一打子steam dumplings,看在歪国语翻译上,算俺们也吃了个升级版的“饺子”吧。

一打小汤包,因为是速冻的,蒸的时候就破了好几个。汤汁都跑掉了,最后我俩一人就落上一个完整的汤包T.T

但算了算,一打12个,一人6个,各自只吃到一个完整的,那不就是我俩每个人都破了五个,简称“破五”嘛?????

矮马!啥叫(牵强附会与)应情应景呀!

啊哈哈哈哈~顿时化悲痛为得瑟。

明儿个情人节,在此先对国内需要恢复上班的各位表示深情地幸灾乐祸,其实你们也没错过啥,因为认绳就是一love affair,谁说挣钱就不罗曼蒂克啦!

情圣卡萨诺“猫”(“Catsanova”)在行动!

Catsanova-1.jpg

8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猴海森!

矮马,得到一本免费的精装书,猴海森!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今天和英国前社会学学会主席在国家美术馆吃饭--和老爷子认识有日子了,欠老爷子一顿饭,厚着脸皮拖了一年多,今天才补上。我特喜欢老爷子,因为他属于大Joy心目中理想的那种老派学者:即学术对于他来说,真不是职业,完全兴趣爱好,更重要的是,和绝大部分(我要得罪绝大部分了!)研究全球化的学者不同,老爷子是真的能体味文化差异带来的优势的,所以他的社会学宏观理论是有“人”,实证派大Joy用着尤为顺手——所以大Joy总说,世界主义争论个啥么嘛,人家老爷子90年代的时候就说的很清楚了,啊哈哈哈哈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俺们在所有事情上都能达成共识,确切的说,老爷子和大Joy好朋友熊猫眼这阵子正因为概念不合而互相“生闷气”呢,哈哈,确切的说,是“呵呵”,因为熊猫眼是我死党呀!

但不管怎么说,和老爷子是相当投机的,一顿午饭我俩居然吃了2个半小时,山南海北的聊,尤其有些不好和“正统”社会学学者沟通的,到老爷子这里,真是一点就透,心有灵犀,矮马,太爽了。完全不用拧巴,老爷子就明白俺的意思,而且还帮我做了一番分析,都说到心窝子里了哇!——特爽特高兴。

最逗的是,这个英国老爷子中途还特别不谦虚地问我:跟我吐槽你是不是觉得猴嗨森呀?

我说,(我靠)那简直是猴猴猴~嗨森啊!

但最逗的是,除了社会学上那些追求,结账的时候,因为是在国家美术馆,顺口就聊起即将到来的德拉克拉瓦的特展—— 大Joy在这些问题上比较碎碎念,无意中启动“唐僧模式”,开始“嘚嘚嘚,嘚嘚嘚”,莫名其妙地从这个特展就嘚啵到英国对于艺术的财政投入上了,大Joy一边在信用卡机器上“狠狠地”输入密码一边慷慨激昂地说,你别看类似BP这种大公司的广告做得有多牛逼,英国的美术馆依然60%以上要依靠纳税人的钱,这就对了,一个国家的美术收藏败了,这个国家就真的完蛋了,拉斐尔的“圣乔治战龙”的易手记就是一部世界政治中心转移记呀!所以&£*@¥&@£*!@*£&¥(各种碎碎念吐槽)

没想到老爷子忽然说,哇塞,我老婆肯定爱死你了!——原来他老婆曾是英国“文化部”的常任秘书,换句话说,她曾是英国所有博物馆美术馆的大boss。然后老爷子激动地从包里掏出一本关于19世纪英国艺术品交易的书,很geeky说,本来这本书我是给我今晚见的一朋友带的,但我觉得你肯定比我朋友更能欣赏这本书,所以——你拿走吧!

好贵一本书哦,我说,不用不用,我自己买一本就成。

老爷子很geeky地坚持:不行不行,好书必须配好读者。

经过几回合的谦让,啊哈哈哈哈~我就很对不起老爷子的那位朋友啦!哇哈哈哈哈~

猴海森,猴海森,我觉得这事就算不是佳话也是段子呀!

最后附上一段早上去见老爷子的路上,偶遇胡椒盐儿的片段——

 

4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齁雷齁雷的

ccbb949400eee2387ddfae143e989660

我觉得春晚的吉祥物一定是有个国际范的全名,比如“萨达姆-侯塞雷”,你觉得呢?

不仅因为这造型雷,而且这么歌功颂德的一场春晚,不是很萨达姆嘛?我有的时候觉得CCTV已经趁咱们不注意,带着一批蛀虫早就登陆火星了,或者别的什么星,反正跟咱不是活在一个星球上,而且也绝对不是一时代的,那信号一定是通过他们带去的蛀虫转播过来的。

所以如果把春晚当作一部科幻小说看,就别有观赏价值啦。鉴于CCTV已经在外星球驻扎,我觉得下一集Star War,George Lucas直接跟他们合作就好啦, 题目都有啦:Star War VIII: Year of the King Kong, 嘎嘎嘎嘎

猴年的春晚真是齁雷齁雷的,雷出了国际水平,因为第二天直接就上CNN了——

Screen Shot 2016-02-08 at 10.43.18

矮马,歪果仁都在担心CCTV的收视率哈哈哈哈哈

今年的亮点我觉得在主持人的台词,而不在相声小品,相声小品完全找不到一点点笑点——不知道给位注意了没有,今年春晚好像观众给的镜头也比较少,很多镜头我看观众也没笑,有一两个镜头还有打哈欠的——但主持人的台词就不一样啦,都是跳跃性逻辑,什么都能和国家政策联系在一块,比如前一秒还“祖国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呢”,后一句就歌颂起“以绿色发展为理念的生态文明建设”了,“山更青水更绿,处处春光,美不胜收任我陶醉”——哎呀妈呀,服了啊!都霾成这样了,还陶醉呢,江山那是被气绿的吧==||

这两天顺便在Youtube上看了《老炮儿》,听说很火很火,听说冯小刚一下子就拿了个金马奖,听说特北京范儿,听说TFBoys还进去打了瓶酱油,听说戳到好几代人的心窝子上了,看完觉得真是国产电影里相当好的了,但也觉得三观有点歪斜。

就不吐槽“不相信警察,相信中纪委”这个逻辑了,也不吐槽把江湖义气回收成道德良药的悲哀了,我主要觉得这戏有点拧巴——这老炮儿的形象太伟岸了,虽然老炮的精髓是“盗亦有道”吧,但毕竟是“盗”啊,到了我还得是个流氓呀,你把我塑造成民族英雄似的,我要是老炮我肯定不乐意。或者,反过来说,难不成你是在说咱每一个热心的北京老大爷老大妈心中都住着一流氓?

看完《老炮儿》,看了马未都在《观复嘟嘟》里“老炮儿说老炮儿”上下两集,好看!比电影好看!尤其上集马未都讲老炮们的生活的时候,那些看似没有道理的茬架才符合生活逻辑,真流氓才不拧巴,江湖义气就是义气,跟道德诚信是两码事。

所以国内社会的雷/泪点在哪儿呢,就在似乎只有两种思维模式有发言空间,一种是站在超时空的火星上展望未来,一种是单相思般地怀念旧社会。

现实倒哪里去啦?现实是谁也不想碰的雷。

7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猴年大吉

IMG_8635

这周借着去纽卡斯尔开会的机会,顺便陪小巴去上了一周的班——当然,我跟小巴说的是,借着陪他上班的机会,顺便开了个小会,啊哈哈哈哈哈哈

上图是每次火车上都会经过的约克附近的核电站。在南方住了3年了,逐渐有点明白为啥英国南方佬们会执着的认为约克就已经算“东北”了——以前总觉得是南方佬们“没见识”,现在有点能体会了——差不多一年没来纽卡斯尔了,矮马,这两天虽然天气算“很好”,天天都有大太阳,但北边的海风真是……中午下了火车,不到10分钟,我就被吹懵了。我想如果我的大脑是一架风车的话,基本上不到十分钟,被吹出来的风电爆棚而自我短路了,螺丝铆钉什么的叮叮当当掉了一地……

回想起来真是不知道当初怎么在纽卡混了那么多年的——当然,我看看满大街的中国学生面对寒风“大义凛然”地穿着小裙子的时候,我就想起以前在纽卡,气温一到25度,我就热得连袜子都穿不住了——只能说,人真是超有适应能力的动物!

不过每次回纽卡斯尔(除了一路在打喷嚏和擤鼻涕)都挺高兴的,因为有理由把所有爱吃的餐馆以“机会难得”的借口重新吃一遍,啊哈哈哈哈哈哈~

最好玩的是那天晚上和小巴的朋友“三文鱼”两口子聚,去了大Joy流口水一年多的牛排馆(miller and carter,店址以前是一家银行,现在里面气派如旧,吃饭都天然有一种揣到大腹便便都是应该的感觉,真的是好吃好吃——嗯,你们这些坏人就天天“熊也”地在微信和微博上馋我吧,我去M&C饕餮的时候,净忙着咀嚼了,都没空以牙还牙)

当时桌子上我们四个分别是:50后,60后,70后,80后,啊哈哈哈哈~绝对的忘年交呀!

不过说来也真是人以类聚,比如“三文鱼”,也就是小巴的同事,也是个国际政治学者,但和小巴一样超热爱做饭——大Joy我是“正常人”的“爱做饭”,而小巴属于“热爱做饭”,三文鱼就更别提了,我跟小巴一直热情邀请三文鱼夫妇来我家住一晚上,主要是想诓他来我们家做顿饭,好蹭两招。而我和三文鱼的老婆,律师Isabelle,也迅速对上了眼——因为我俩都是洁癖OCD,矮马,虽然还没有到猴年,俺俩就已经猩猩相惜了。

Isabelle也够逗的,原本元旦后的那周约好他们来伦敦看展览顺便来我家high的,结果因为Isabelle病了,还病得不轻,未成行。这次见面,当然先是问候,她说其实是葡萄球菌感染,源头是新年从她后妈那里传染的——感叹了一句,原来后妈不仅可以给毒苹果,还可以给葡萄球菌的啊==||现在她倒是活蹦乱跳了,但是最近她在律所升职了,领导一个team,葡萄球菌无声无息地浸润到同事身上,然后小组里一个个的都病倒了,还包括前几天做过肾移植的同时,这次为了抗争葡萄球菌还不得不停了抗排异的药……——所以可想Isabelle在她们律所现在是多么受欢迎呀!人说新官上任三把火,Isabelle是每天烧个地洞钻进办公室,再烧个地洞跑出来……>.<!

–听这意思,我觉得她跟吐鲁番可能是多年失散的姐妹,哈哈

俺们四个有两个共同的爱好:酒和猫。酒就不用说了,胡椒盐儿和他家的小黑极速拉进两家人的距离——当然,他们家小黑是他们家的,胡椒盐儿是俺家周围某个邻居的。最逗的是,看了俺手机上无数胡椒盐儿表情丰富地照片之后,Isabelle问我:“你们有没有想过绑架这只猫呀?”我跟小巴说:“哇靠,太有了!不过法律上不允许呀。”Isabelle眨眨眼,坏坏地说:“没事呀,现在有你姐姐我呀!我代表胡椒盐儿出庭呀!”——啊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是玩笑啦,因为你能想象俺家干净整齐的屋子里有一只猫上窜下跳么?——这也正是OCD盟友Isabelle的苦恼,因为她家小黑又掉毛又挠吃家具的,灰常有存在感——我觉得让一个OCD容忍这种调皮那都是真爱呀!哈哈哈哈~

不过我给她出了一招,应该向蔡英文同学学习,她家猫训练有素,晚上8点上床,早上6点起床。

三文鱼夫妇都听呆啦!急忙问遥远神秘的亚洲有什么偏方能把猫都驯服得跟闹钟似的?

我说,好像就是到点了把猫关进一个小屋子里,第二天早上再定时把它放出来。——好low tech!

三文鱼蜀黍很不解风情地刨根问题:那你怎么能确定猫在屋子里一定是在睡觉呢?

我说,那你只能问蔡英文了。

Isabelle很认真地说,或者可以给薛定谔打个电话,问问猫到底在干嘛~

说到猫,你知道大Joy为啥在去纽卡斯尔之前的那周都没有时间写博客嘛???矮油~~~~

我是忙着做饭哎!事情原本挺简单的,就是我趁小巴不在家约了四个同事来家里high——一水儿的女性主义者,所以你说小巴在家多碍事!虽然大Joy一个人做5个人的饭,原本也预计着是个“大动作”,但偏偏这四个同事,有两个是素食主义,第三个不能吃一点点辣。好吧,大Joy就把食谱改成全素的,非辣的,我想大概素食千层面应该很给力了。

然后又有第四个很贴心地告诉我说,她有乳糖不耐症,也就是说她不能吃任何奶酪和乳制品——但她有抗乳糖的药片,愿意当场吞下2颗药丸再享受我的美食……>.<!!! 作为一个热爱人类的host,你觉得大Joy可能让这类“英勇就义式”用餐体验发生嘛,所以只能再次改菜谱了!尤其有个素食主义家伙在俺家吃了好几次了,本神厨得变花样呀!

所以OCD大Joy就以小巴为试验豚鼠,尝试了很多种不同方案。总之,后来这个菜谱就是

头盘:菠菜花生米+四季烤麸+一牙葱油饼

主菜:瓤茄子两种(素食奶酪版本,和牛肉无奶酪版本)

甜点:特意按个查的超市里唯一不含乳糖的干杏蛋糕

T.T

总之,俺的瓤茄子还是很8错的——

IMG_8621

那周大Joy消灭了12个茄子!尝试了各种化学可能。哎呀妈呀,以前俺最喜欢吃茄子了,后来俺那周指甲都茄子色了!目前在回国之前谁跟我提茄子我跟谁急!

总之,为了各位挑剔的问口,累死我了!——我有个同事已经被我列入老死不相往来的黑名单了,因为他老婆不仅绝对素食,而且好多素的东西也不吃,包括葱姜蒜!!!你说人要都跟猫似的,该多省事——

IMG_8478

啊哈哈哈哈~

所以祝各位在猴年,都活得像胡椒盐儿一样

IMG_8141

4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