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5

奔向2016!

新年要有新气象!

AC同学已完全做好准备!

IMG_9940

这就是圣诞前让喜羊羊流口水的Captain America的帽衫,好玩吧。不过AC不是美国队长,AC是熊熊队长(Captain  AC)!看,帽子上的A就是AC的A!

瞧咱的盾牌,那都是量身定做的!美国队长盾牌中间那个星星被取代以芝加哥小熊队的熊头标志。

话说Captain AC这个形象酝酿已久哈,证据是上图右边是年初火车上大Joy在ipad上的涂鸦,啊哈哈哈哈

圣诞节小巴投其所好地送给大Joy一Ms Marvel的T恤,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实力派组合——

IMG_9870

你们有没有觉得英雄的背影也很可爱呀?

IMG_9955

看了看表,现在北京应该快11点了,

2016就在拐角处哦!

IMG_8102 copy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圣诞节前的问候

FullSizeRender俺家走廊的窗台上陈列着今年我们收到的所有贺卡。一共三张,分别来自我们左面,右面和对面的邻居。啊哈哈哈哈~~

当然,办公室里还有几张学生送的,不过寄贺卡这件事真是越来越稀罕了。

今天早上收到一个学生的邮件。这位小哥挺聪明的,他大一的时候我教过他社会学经典理论,今年他选了我的课,但开学没多久他就开始被严重的抑郁症类心境障碍困扰。有多严重呢,就是学期中在急性期那阵子,他每天要吃的药片真是一把一把的。阅读周别的学生都回家或者去撒欢去了,他所做的最负责的事情就是把自己送到医院封闭病房,以避免自杀。我们所有的老师已经全面放开对他作业的提交日期,不过在那么多镇定剂和精神药物作用下,对付每天的日常对于他来说依然是一种挣扎。

大概一个多月前,有一次我俩一起在公交车站等车,我自然问了问他的情况,聊天的时候我无意说了一句:“你应该把这当作上天给你的礼物,因为你被赋予高于常人的敏感,敏感虽然偶尔会出岔子给你带来烦恼,但敏感的人生活也可以比常人更为丰富深邃。”

当时小哥瞪着眼睛看着我,未置可否。我不知道他是啥意思,就耸了耸肩说:“反正我是这么想的。”

今早收到这位小哥的邮件,他说他终于(在大剂量镇静剂和各种可怕念头之间)完成了我的课的作业,也终于在年前完成了所有科目的作业。顺便,他说,我那天在公共汽车站说的话让他回家想了好久,一下子让他改变了对很多事情的看法,说谢谢我让他开心了很多!

啊哈哈哈哈,看完邮件,觉得自己正能量满满哒!每次真的能帮到一个人的时候最开心啦!忍不住再啊哈哈哈哈一次!

IMG_8046

今天一早起床就去超市血拼囤积圣诞节期间的美食,人真多呀!!!走廊里手推车永远在阻塞,转个身搞不好就碰到别人的车子,矮马,让我觉得仿佛置身于平日的方庄家乐福(嘻嘻)!

除了吃的,玩的也得囤积,上面这个圣诞爆竹就是今天的收获之一,无比稀饭。

圣诞前这几天一直扯着脖子四处张望胡椒盐儿,当然也知道没啥希望,因为这几天一直在狂风加暴雨的,我要是一只猫,我也哪儿有暖气哪儿趴着去。但英国的气象局蜀黍(Met Office)真厉害,预报一周都要下雨,唯独说今天是大太阳,今天果然是大太阳!

所以今早出门去超市的路上就在寻摸胡椒盐儿。果然!这厮真不傻,大早上的就趴在街拐角一个高高的垃圾桶(==||)上晒太阳。我和小巴在它面前晃悠来晃悠去,发出各种高矮胖瘦的猫声逗它,这厮都假装看不见,一副“没看我忙着晒太阳呐?”的大爷样。我俩锲而不舍地在它面前晃悠,最后这厮居然干脆把猫眼儿闭上了,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样子。>.<!!

当时没带手机,不然真应该把这厮的傲慢态度曝光哎!

后来我们购物回来了,发现胡椒盐儿还趴在同一个垃圾桶上,只不过这回换了一个方向,看来这厮还挺在意把自己的tan晒得匀乎一点!!

但胡椒盐儿对晒太阳这件事是无比认真的,所以这回再次路过,胡椒盐儿仍然表示对我们没兴趣。我们只好垂头丧气地背着一书包好吃的回家啦!

午饭过后,我从书房望外一瞟——矮油!你瞧谁来啦!

IMG_8081

晒好太阳的胡椒盐儿颠颠儿地跑过来啦!

啊哈哈哈哈

而且你有没有发现人家的项圈还换了一个bling-bling的圣诞款?

矮马,太逗了有莫有?

更逗的是下面这张照片,你说胡椒盐儿这是在干啥坏事,还得扭头看看有没有人?——

IMG_8120

这张表情太猥琐了,已经升级为大Joy的手机屏保了——

IMG_8132

啊哈哈哈哈,最后祝各位圣诞快乐!

2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敬请口水

IMG_7983

昨天看视频时听到提起葱油面,作为一种南方面食大Joy从来没吃过,但顿时口水哗哗的呀。

话说心动不如行动,神厨大Joy今天中午就做了一把葱油面。

味道那是棒棒哒!

抹抹嘴巴,再来一盘——

IMG_7986

而且真是无比方便呀!“干炸葱”的这个思路和“焦糖化火葱”(caramelise shallots)基本是异曲同工呀!我怀疑也就是火葱大概不是咱中国土生土长的,要不然葱油面也就不止这一版本了。

所以明天我打算再试验一盘中西穿越版葱油面!哇嘎嘎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校园内外的嘚啵

放了假了,反而有心情嘚啵学校那些八卦了,哈哈。

那天我一博士生来早了,我就让她先坐着,我转身把刚写了一半的邮件敲完。这是我今年新招的一个学生,做有关气候变化教育的,是个特喜欢聊天的非洲大妞儿。所以我扯着脖子盯着屏幕螳螂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时候,她自己望着天花板也闷腾,就开始“不请自嘚”地嘚嘚穿过脑子里的意识流,其中感叹到,她发现写东西还真是一个需要激情的事情,有的时候她就能一下子写出好多来,有的时候憋半天也打不出几行字……

听着她的意识流从身后飘来,我一边收官邮件最后几句客套语一边漫不经心地打趣说,“哦,那你有没有注意观察过,到底是吃了什么好吃的才激发了你的“灵感”?是热巧克力还是啥?”

没回复,过了好几秒,背后还是一片寂静。

我以为她没听懂笑点,扭过头跟她解释说,“然后你下次写不出来东西的时候,就知道该怎么办啦!”

没想到她瞪大了眼睛,手指着我晃悠半天,恍然大悟般地说,“哦哦哦!!!你就是那个又喝酒又咖啡的那个老师!”

==||

就是以前博客里提到过的,我今年年初给研究生学术写作小册子写的“秘笈”,开篇是”Good academic writing starts with a good cup of coffee and is completed by a good glass of wine.”

我纠正大妞说,明明是先喝咖啡后喝酒,是有顺序的好哇?不是乱喝的哈!

但大妞更关心的是:“你真的是这么喝的嘛?管用哇?喝什么咖灰?白葡萄还是红葡萄酒?”

——你们只习惯一次只看140个字母是吗?敢情我后面写的三四百字注解你们都没有看呀!T.T 本老师明明是跟你们玩个文艺范儿的,结果却被你们断章取义了“狂饮女”!

所以写字儿真危险,搞不好就被拉出语境完全曲解了!

-------------------

另外还有一个误解是我不能理解的,就是为啥中文网络环境下,很多人都觉得“大Joy”是个男性呀?知乎上常收到关于留学或者作业伸手党的私信,最近更是收到一封上来就亲切地管我叫“大Joy大大”

我靠,误以为本美女是男的也就罢了吧,还管我叫大大,我有那么老嘛!

不回,不回,这种私信统统直接忿忿地垃圾箱——当然,估计这哥们要是把性别搞对了,要叫我“大妈”我更不回了,直接举报“人身攻击”……

啊哈哈哈哈哈哈

calvin-and-hobbes-faces

(上面是“你才大大,你们一宿舍都是大大”华丽分割线)

我偶尔会觉得被国内的人在网上误以为是男性是源于一种性别歧视,或者国内社会的性别偏见,换句话说,或许如果知道我是女性,很多人估计就不咨询我了。

这只是一个假设,开始留意国内的性别歧视问题一半是出于科研和教学需要,一半也是因为挪威人楚楚自从女友入住了中国,她也随之加入了中国关于性别平等和争取同性恋权益的“战役”中,学生社团有邀必赴。

但这里就又有个好玩的事情,楚楚是我们学院定量科研中心的头,这个科研中心好歹在英国也算很牛逼的呢,中心的名字叫”Q-Step”,有点怪,不过Q是取自定量 ‘quantitative’的字首嘛,所以中心名字的寓意差不多相当于“向定量走出一步”。

好啦,不过楚楚在中国的活动基本属于玩票级别,跟她本身的福利系统研究没什么关系,主要都是普及性别平等的。结果最近她在一个国内中欧合作大学讲课,学生社团在中文海报上的翻译就很好玩了,估计这些学生是看了两天福科,所以很自作聪明地把我们的Q-Step翻译成“同性恋研究中心”,以为Q是Queer的意思。

我俩笑翻了,要知道queer在英语里是个贬义词,就算是研究同性恋的中心,你觉得会用这个词嘛?这就好比一个研究问题少年的中心自己取名叫“混球研究中心”。

更逗的是,海报把楚楚的职称Lecturer(相当于美国的assistant professor)翻译成了“演说家”,啊哈哈哈哈~

两个谬误太欢乐了,又gay又给力。

-----------------------

再说个有点严肃但很有谈资的八卦——

我和小巴的一个朋友是个俄罗斯人,前一阵加入了英国国籍,英国和俄罗斯都是承认双重国籍的,但这周她特意预约了要走近俄罗斯驻英大使馆,向官方正式提出自己放弃俄罗斯国籍,虽然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还在俄罗斯,她也经常回去——所以留本俄罗斯护照多少还是有点方便的,但她却坚持要放弃国籍,因为她无法接受普京的政策,这是她必须做的抗议。

我们开玩笑说,矮油,要是她“失联”了,我们可知道她是在谁手里了。

玩笑归玩笑,无独有偶,上周在楼梯上碰见了去年我的TA,一个波兰蜀黍——嗯,他才是你大大呢——从他塑料袋里拎的巧克力饼干,不知道怎么地就聊起让人堪忧的右翼政治复兴,然后波兰蜀黍跟我说,如果下次选举右翼党在波兰执政,他也会主动放弃波兰籍,以示抗议。尤其波兰退出国籍是需要本人致信总统的,那他就会写,“我无法成为你领导国家的公民”。

……

“幸好”,中国人就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因为咱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呀。不过我很好奇如果有这种可能的话,有多少中国人会放弃国籍?又有多少中国人(尤其是在国内的)会把此举看做是一种合理的政治抗议?

我猜,如果中国承认双重国籍的话,绝大部分海外华人是不会放弃中国国籍的,一来是图回国省事,二来也许更重要的是,在中国人的话语体系里,大概放弃国籍不会和针对“政体”的“抗议”联系在一起,而会被理解为一种“抛弃”,一种对中国“社会”的抛弃。

我倒不觉得这种思维差异是文化差异,因为上述两个例子里的主人公们放弃了公民权但依然认为自己是俄国人/波兰人;差别是在于咱可能还处于前公民社会。

---------------------

好啦,最后说个轻松的话题结束

那就是,各位有没有在页面右侧的Goodreads的列表上发现最近大Joy读完了四期Ms Marvel连环画???

哇塞,真的是太好看了,强烈推荐!

大Joy基本是不看superhero类漫画的——但Stan Lee麾下的Marvel是个列外,因为类似Captain America之类原创于美国爱国运动的漫画,还有类似自己一脑门子官司的Spiderman之类的是非常有社会学趣味的。而夏天开始,大Joy开始寻觅Marvel关于女英雄的漫画,比如金发碧眼的Captain Marvel啊,Thor Girl啊,黑美人Storm啊, 都不够好看,而Ms Marvel实在太有意思了。

Ms Marvel是个美国的巴基斯坦移民,一个从小崇拜Captain Marvel的女孩,发现自己有超级能力之初还模仿白人形象,后来才做回棕皮肤信仰伊斯兰教的超级英雄……

不知道作为一本漫画,Ms Marvel劲爆的故事结构会不会显得过于“肤浅”——如同作为“艺术”艾未未的作品已经直白到应该看作一种示威行为更为贴切——但作为搞社会学的,简直看得酣畅淋漓,满篇都是可论之点。

不光我一个人这么看我,把第一季的册子塞给楚楚让她看,结果第二天她就看完了,她说晚上躺床上累的半死,觉得翻两页看看就睡了,但情节太吸引人,总想着再看一页,再看一页,结果愣是一口气看完了。目前漫画已经传到女性主义学者老卡手里了,而老常还排队等着呢。

老常说我绝对是匹害群之马~啊哈哈哈哈哈哈

下面这个是我最喜欢的Ms Marvel的封面,Ms Marvel凑过去问她的偶像Captain Marvel:读啥呢?

4718335-msmarv2014017_dc21-0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家长里短的嘚啵

喜洋洋说的是,可不是哇该更新了,本来上周末要更新的,结果忙忙叨叨地也就算了,还有点精神儿用来支圣诞树了。一般快到期末了,是越来越轻松,不过这学期为了和几个要去参加的会错开,我的课好多都安排在后几周,所以反而快到期末越晕头转向。不过那天我还和同事说呢,这样显得我巨virtuous,让圣诞节即将到来的腐败超级合情合理呀!

上周本来是要写博客的,因为上周四是我干儿纸小黄豆的一岁生日哦!他亲妈传来的照片——

IMG_7920

矮马,咋几周没见小哥儿好像又大了一圈儿?小眼神儿依旧很撩人呀!让我想起我弟(就是我那超级无比上天入地帅的[已婚]表弟啦!)小时候,台湾邻居喜欢得不行,管他叫“少奶杀手”。那小黄豆儿绝对是“少奶杀手2.0”呀!

嗯,我觉得干妈和亲妈的区别是,亲妈夸自己儿纸好像还得谦虚一下,而干妈只要实事求是就好啦!啊哈哈哈哈~

小黄豆儿生日那天,他干妈我组织了一个seminar,请了我一朋友来学院讲座。期末这些活动参加的人都少了,那天来的人也不多,但正院长,副院长,教学主任,科研主任,研究院正副主任等等都来捧场了,哇哈哈哈哈,哎呀,人品好好呀!

讲座完,大家一起去吃饭——这种半公半私的饭局一般都有点累人,偶尔还会比较雷人,所以之前咱姐们儿楚楚还特仗义地抽时间也去捧场,说万一我被无聊死还能帮我收个尸啥的(挪威人说话真委婉!楚楚说,不客气。)——不过居然一桌不尴不尬的组合居然聊得甚是高兴,吃完饭意犹未尽地又集体移步去喝小酒,马力马大姐还阔绰地请我们开了一瓶香槟,喝得无忧无虑地回家,开心哦!

那晚上大Joy没少成为开涮对象,各种怪癖暴露无疑,笑疯。我请来的这个朋友和我都是老大的学生,她现在还和老大一起共事,所以临走前,我“正色”嘱咐她说,“回去代问老大好!而且只许汇报我的好处,不好传播我的囧事!”我朋友也“正色”向我保证说:“你放心啦,更何况老大很喜欢外星人哒!” ==||

----------------------------

话说圣诞临近,最近天也确实开始冷了,雨稀稀拉拉的,风也呼呼的,所以很久都没有见到胡椒盐儿了。

上一次见到胡椒盐儿还是去丹佛前的那个周末,它在邻居家的树上跟一只鸟逗了20分钟的闷子,但后来鸟蹦到一个很细的树枝上,胡椒盐儿分析了半天“树形”,最终决定“不跟你玩了”,很NB地一甩爪子跳别家院子里耍去了。

现在这天儿这么冷,还老下雨,潮不拉几的,我觉得我要是猫也找个暖气片在家猫着。不过好久不见这厮,还挺惦记的,可不光是我哦,连我在加州不苟言笑的三姨(一般见我三姨最好都立正)都在微信上问,胡椒盐儿哪去啦?

上周六晚上做梦,梦见胡椒盐儿“跳玻璃”跳进了我们家(专业梦境,请勿在家模仿),哇哈哈哈哈~大Joy大喜,心说哇靠,这会可有照片发博客上了!赶紧锁上门,掏出iphone跟胡椒盐儿一个劲儿的selfie!

周日早上跟小巴说起这个梦,小巴说:你说的是昨天晚上的事?

我说,是呀

小巴说,哦,难怪你昨晚大半夜做梦哈哈笑,都把我吵醒了,结果你睡得跟什么似的。

……

我只想说,我还真二啊!

不过过了周末,那天去上班,转过路口一看,呦!你瞧那是谁呀!

胡椒盐儿一扭头看见我,愣了一下,估计心说“呦呵,大冷天的你也出来溜达呀”,然后马上喵呜喵呜地跑过来,“听说大家想我啦?”——

IMG_7857

哇哈哈,真是一只超外向的猫,俺就马路上跟胡椒盐儿玩了一会儿(AKA 免费抹萨基了一会儿),直到再不走赶不上火车了,我就只好起身走了,然后跟每次一样,你要一走吧,胡椒盐儿总会追出几步,一副“嘿哥们别走呀,不玩啦?”的样子,但它发现你去意已定的话,也就哼地扭头去下一个街角寻乐子去了,一只很忙的猫——

IMG_7887

话说我发现胡椒盐儿的德性还是很深入人心的呀,我三姨居然惦记它不说,去盐湖城的时候白菜也提起它,而粑粑公司最近更是收养了一只野猫,现名“花椒盐儿”(好山寨呀!)——

IMG_7932.PNG

不过这是刚收养的时候的照片啦,俺爹是生物公司,不好猫狗乱窜的,所以花椒盐儿一直放厨房,现在已经是个圆滚滚的大胖子了==||

-------------

喜洋洋够乐趣,计划明年来英国玩,忽悠让我陪她,说让我跟她“去看看野外风光呗”

我汗呀!我天天上下班看的都是野外风光,哦嘅?

IMG_7897

昨天火车上拍的,再来一张——

IMG_7892

———————-

最后,家长里短不能不提AC。

AC今年的官方圣诞照出炉——

IMG_7907

哈哈,那个小企鹅是在国家美术馆看哥雅画展的时候买的,一筐企鹅里,就这只俩翅膀打着卷儿,不知算不算残差,看起来好像总在打扑棱的样子,够闹腾,拿下,它叫Flapper~

10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