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记-3

昨天嘚啵嘚啵着,就到饭点儿了,吃不成火锅咱就水煮鱼来凑!所以草草收尾,跑去剁菜帮煮豆芽了,所以上一篇关于丹佛书店还有个事忘说了,嘎嘎,那就是“皱皮书店”(Tattered Cover Books)

IMG_7660

在“西单”的另一头,我觉得地位和伦敦的Foyles差不多,都是当地有名的独立书店,不过皱皮书店的社区氛围可比Foyles好很多,桌椅沙发穿插于书店始终,完全一副不怕你蹭看就怕你不看的样子,咋一进去,我还以为是二手书店呢。这里的活动似乎也更多更亲民一点的。

转了一圈,虽然什么也没买,但我觉得这个书店品味棒棒哒!因为他们书架上很多推荐书籍啥啥的大Joy家都有哈!哈哈哈哈~

还发现了这个圣诞卡片,太逗了——

IMG_7662

咳咳,下面转入正题,就是在丹佛看的两个展览。

第一个展览是在Clyfford Still的美术馆看的关于他的展览。Clyfford Still是个抽象表现主义画家。Still这个人挺好玩。他一生不算“特”有名,比其同僚Pollock, Rothko, de Knooning什么de差远了,但有名到至少在Colorado是“州宝”,而且大概也是因为他没有那~么有名(外加他自己不愿意把画给非美国人),所以虽然他在湾区啊等地方小住过,但他绝大部分作品都留在了Colorado州内,所以就有了现在这个权威的Clyfford Still美术馆。

话说大Joy基本对抽象表现主义不怎么感冒,因为我觉得根本就是CIA的炒作嘛!而且,实话实说,Pollock把动态时间融汇到静态画面里,看一张是惊叹,看两张是感叹,看到第三张你不头晕莫?同样,你想象一下,看de Knooning的杰作对于OCD大Joy来说是多大刺激呢!

不过Still的作品还真是挺好看的,有看头

10+clyfford+still+1953+1953布展很用心,画选的好,展室内有对话,展室间有递进,后来我跟一个工作人员聊天提到这个,像餐馆吃high了要谢谢大厨一样,展览看爽了一定是一个好策展的功劳,那个工作人员听了无比哈皮地我跟我说,可不嘛!这个展览筹备了三年呐!

三年?一个“屁挨着地”都该答辩了哇。我觉得策展Still的作品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因为这是个遵循“重要的主题画两遍”的主儿——

当然,还有几幅重复4遍的,而且坚决说这些不算“copy”,每一幅都是original,而且坚决没有选择困难症……哈哈哈哈

但总之展览确实很好看,有证据:本来大Joy是中午12点下了会飞奔过去看展览的,心想这美术馆咋还没个咖啡馆儿什么的呀,在美术馆就把饭解决了,看完展览下午还能如同啥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回来开会,多飒呀!所以酒店附近一堆堆的餐馆都被我否掉了——结果饥肠辘辘地来到CS美术馆,买了票,拿了地图,发现——我靠!居然连咖啡馆都没有!这是在资本主义米国嘛?太坑爹了!

我原本寻思着,反正这个画派一般也没啥可看的,溜达一圈就去找午饭吃呗——结果看了看,发现这个美术馆还真大有看头,在里面泡了一个多小时,还好书包里长期有曼妥思——那是避免万一连堂讲课低血糖哒!现在正好派上用场啦!俺就一颗一颗地吃着糖豆,一间一间的慢慢溜达。而且低血糖也是不能阻止我耍宝哒!——

超级模仿秀,很传神的吧!

在这个美术馆还遇见两个很老的老太太,特别可爱。估计是俩老闺蜜,反正也没事干,就在美术馆里消磨时光,边看边聊,美术馆里提供的小纪录片也是分分秒地都要看完才起身。两个老太太也真是老了,看到中间一个展厅忽然忘了是从哪里过来的了,扯着脖子问另外一个展厅的工作人员:“小伙za,我俩刚才有没有看过你那个展厅哇?”哈哈~好可爱。

我觉得她俩打发时光的办法不错,等我跟小巴也七老八十了,可以参考。不过我又一想,小巴肯定说不能只逛美术馆,坚持要书店和美术馆轮流,万一我俩意见不统一咋办?嗯,反正小巴比我老,估计记性比我退化更快,到时候我就可以骗他说“可是咱刚逛完书店呀,你忘啦?”保准就把他糊弄过去了,啊哈哈哈哈哈~

完美地想出了未来争端的解决办法,大Joy也饿瘪了。偏偏居然这美术馆旁边出了一个英国pub之外就没别的餐馆了,没天理呀!我总不能飞了半个地球来这里吃fish&chips呀!这完全是原则问题呀(fish&chips原则上都很不好吃,就是这个问题)!

好在旁边是丹佛美术馆,里面有个咖会馆,就在那里点了昨天晒的“茄盒”。

丹佛美术馆本身也不错,很多美国西部的当代绘画——如同北美人跑到欧洲看到印象派和康定斯博大呼小叫一样,久居欧洲的家伙跑来看看美国艺术,绝对的乌啦啦级exotic

IMG_7591

赶上一个父子画家的特展,Andrew Wyeth 和他儿子 Jamie Wyeth,俩人都是小巴的滨州老乡。

IMG_7608

这个展览挺乐趣的,因为两人都是现实主义画家,而且还特喜欢小动物,比如上面这只狗,是展览宣传画,你造为啥那只狗左边眼睛有个黑圈嘛?因为这只狗特喜欢跟父子俩起腻,尤其画画的时候。然后有一天Jamie W画画的时候,狗就跑过来抢镜头,Jamie W赶它也赶不走,就拿画笔在它脸上随手勾了一圈,然后狗估计也不知道咋回事,觉得脸上冰凉凉的,就跑开了。

后来Jamie W就把这茬给忘了,直到下午有个朋友来访,看见这只狗,惊喜地问,这是天生的哇?你家小狗咋都那艺术聂?

Jamie W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胡乱应说是天生的,不过颜料是会掉的哈,从此每周都要再重新再给这只狗画个圈~啊哈哈哈哈

不过他最喜欢的动物好像是一只猪,画展里也有,跟这只猪的关系是不打不相识,因为那只猪有一次淘气偷吃了他所有的颜料,然后呢……然后之后的一周,那只猪都在拉七彩粑粑,猪的主人至今都解不开这个谜(除非他也跑来看展览还买了audio guide)。

当然,展览里也有很严肃的部分,比如这个对挺有名的儿科医生Helen Brooke Taussig画像

18WYETH_SPAN-master675

据说60年代这幅画刚出炉的时候,医务人员集体惊骇了,小转科生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因为他怎么把他们尊敬的这样一位女医生画的这么……这么独立坚毅聂?有地位的女性不都应该优雅如老奶奶嘛?结果这个大逆不道的画马上就被扔一边了。后来呢,时过境迁,现在都觉得,哇塞,把成功职业女性的独立坚毅抓得好准确哎!结果又成名画了……

矮马,女性主义容易么!更多见NYT的报道

不过这个展览更多是比较欢乐的,最搞笑的是,快到展览的末尾,有一组Jamie W对于“7宗罪”的油画阐释。

7宗罪,都是邪恶的代表啊!你才Jamie W是用啥表现的?

——海鸥!!!!!而且还把7幅“连环画”加了一个红黄的内框,寓意它们都去地狱吧,放不了7个放4个上来

而且画家自己还特意注明,这不是用海鸥拟人,而是海鸥本身就是这7宗罪的集合体。矮马,不愧是小巴的老乡呀,见到海鸥都牙根痒痒呀!

另外,今天我家烟囱终于盖上罩拉上网了,明年应该就不会有海鸥之扰啦!

2条评论

Filed under 可来神儿Collection

2 responses to “丹佛记-3

  1. 贺卡就是10个月前的我的真实写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