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5

三个漫画

今天是Halloween,注意博客的header图片变了哦!AC来装扮一下”Heisenberg”,哇哈哈哈哈~

——————————————————–

如何你还像前天的大Joy一样,觉得数字时代的漫画就是扒着Chunky天天看Captain America的话,那你就和前天的大Joy一样太out了!

嘎嘎嘎嘎~~不过这里还是要显摆一下,直至前天为止,因为受到小巴“侄子-in-law”的启发,大Joy最近的一大爱好就是每天在Chunky上翻几期Captain America看——首先需要声明的是,这位侄子是个执业律师,(和大Joy一样)相当不幼稚的(咳咳,心虚地自辩一下),他是蝙蝠侠的坚实粉丝,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收集了蝙蝠侠从第一期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电子版漫画,因为这样可以慢慢欣赏蝙蝠侠系列风格的逐年变化。

嗯~~~大Joy觉得这个天大的好主意,尤其对于Captain America这类在二战期间原本就是国家宣传机器创造出来的爱国产物,对于研究政治社会学来说,多来劲呀!

因此大Joy就购置了从1941年第一期Captain America到去年为止的电子版。

783503

现在读上世纪40年代的叙事方式,超有意思哈,原来美国当年叙事方式也是样板戏路线,哈哈。而最近几年的故事不仅不再是反纳粹,而开始和啥生物武器之类的挂钩了,而且剧情也开始好莱坞了,再爱国,亲情与爱情的戏份明显增多呀!

而且你发现美国队长是所有超级英雄里没有超级能量,却最有凝聚力的嘛,矮马,你说要是好好琢磨琢磨,这对于当下的人工智能与后人类时代的讨论能贡献多少牙慧与口水呢!

总而言之,看见做社会学学者的好处了吧,连看漫画都可以白话成在research~~

人家开会带ipad都是为了做笔记,大Joy开会拎着个ipad是为了到处跟人显摆自己的漫画收藏的。这回去剑桥因为在老大面前不好造次,没带到会场,之前提到那个只会和儿子说英语的丹麦GG还很是遗憾,叮嘱我说下下周在Denver会场碰头的时候带给他看……啊哈哈哈哈

但前天漫画爱好者大Joy忽然发现原来ipad上看漫画是可以更炫的。

说来还是因为要下载棒球游戏RBI 2015——既然小熊队没有在现实中闯进world series,那咱就在ipad上实现吧!看游戏商好几年前就知道戳小熊队的泪点——

说岔了,总之是在找这个棒球游戏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神奇的关于棒球的漫画,从而得知有一种叫“interactive graphic novels”的东东。这个‘ bottom of the ninth’(因为棒球一共9局,‘第九局下半场’即比赛最后阶段)的app,让我觉得Hogwarts里的漫画大概就是如此吧——

ipad

故事讲的是在未来的某个时候‘new baseball’这个新运动项目迎来了第一个女投球手——

51381-bottom-ninth-released-ipad

超酷超励志da!不仅仅是gif,有背景配乐那么简单,还兼有小视频,而且每个对话框的内容要超过台词哦!不带耳机玩就亏了!

可惜只是一章而已,2012年的app了,下文还没找到,虽然一看就是个耗功夫的大制作吧,但也忒慢了一点=(

没有ipad的可以看这里:http://www.bottom-of-the-ninth.com/?page_id=1811

但最最好看的interative graphic novel还属下面这个——

1569243_300x300

这是根据CIA的资料,叙述当年英美如何因为石油之争策反推翻伊朗民主选举出的摩赛台政府,促成了礼萨·巴列维的独裁(及后续至今各种乱七八糟的局面)

Ajaxheader_finish07

不仅触屏浮现的画格处理更符合ipad,背景音乐选择得当(尤其写到50年代那会儿“英国列强”向伊朗逼宫,背景是中东风味的英国国歌),并加有历史新闻视频,还附有真实的CIA档案,而且主要是故事写的好呀!尤其菜单里的人物简介是随故事情节推动而改变的,22个核心人物组成起来的复杂关系,看起来很轻松哎!

对于对中东历史完全没概念的大Joy来说,看完这个漫画,真明白多了。强烈推荐。

第三个要说的是下面这个关于爵士的漫画

angeleyes1

叙述也够爵士——换句话说,叙的不是故事,叙的是种感~觉——反正我没太看明白,尤其虽然扯上了miles davis,但大Joy死活查不出主人公CLAS到底是个什么说法,所以不知道咋欣赏,捉急。

但是这个漫画的画风太好看了——

IMG_0247

值得一“看”。

IMG_0246

2条评论

Filed under 可来神儿Collection

英囧

最近徐峥不是又拍了个“囧”系列的电影嘛——这种娱乐新闻我当然知道啦,因为大Joy是金星秀的铁杆粉丝呀,哈哈哈哈——话说那期金星秀上徐峥解释为什么跟囧字干上了,他说因为“囧”抓住了中国人现在的一种生活状态。

嗯……

深刻。

不过我觉得如果徐峥来英国体验体验生活,估计会对“囧”字又更为深刻的阐释。

比如?

比如你看查尔斯王子那面相,根本就是一个写意派的“囧”嘛。嘿嘿嘿嘿

说正经的,我觉得作为一名人类在英国生活正经够囧的。

关于蜜蜂呀,海鸥呀什么的通通惹不起的事情以前说过好多次了。最近秋天开始有落叶了,而且英国下雨多勤呀,风雨交加的,春天刚铺好的石板地总是铺盖着一层湿漉漉的叶子,如同枫叶的大叶子,绝大部分都是从邻居后院里的一棵大树上飘下来的,不知道叫什么树,挺常见的。但我们发现叶子只要一湿,估计还因为混着树本身的小果粒似的东西,好像就特别容易在石板上留印儿,需要专业清理才能洗掉;而且才2周,那棵树落在俺家的叶子已经5个大垃圾袋啦!!——可想而知OCD小巴最近没干别的,就在我们家后院“扫大街”来着,哈哈。

所以我们打算把这棵树的旁枝修一下,这样就不会落到俺们家那么多叶子,而我们的邻居——这树是她家的哈——也正有此意,她也觉得树长疯了,说和我家一起请人,顺便把树的高度削下来一块,不然挡她们家太阳。

都商量好啦,也找到了园艺工人,结果,树动不了。

因为——

俺家居然属于“自然保护区”!!而自然保护区里,即便是私家土地上的私家树木,任何修剪也许首先得到政府批准——政府得对修剪程度和对鸟呀,猫呀,狐狸呀,耗子松鼠蜘蛛呀等等所有除人以外的生物的“happy”程度进行评定,如果改动不大,政府觉得非人生物们仍觉得幸福,才能动!

当时俺们就——

20141027034743452

哇靠,开玩笑吧!俺家和high street就隔一条大马路哎!而且私人财产,私人领地啥啥“人权”在这里根本没用。只要你家的树直径超过7厘米(直径哎!大Joy现在喝水的杯子直径还9厘米呢!),都受这条法律保护。

——可见英国的法律压根就歧视和怀疑在商业区外的所有人类活动,我觉得这个立法基本就是为了让人少给动物添麻烦的……==||

哼,难怪每次胡椒盐儿来我们家溜达都那么得瑟。确实,我们家后院是我们的,也是胡椒盐儿的,但最终是胡椒盐儿和他的狐朋狗友们的……

------------------

再给你举个例子,也是最近的——英囧那不是盖的——俺家房檐边上的排水槽需要清理了。俺们好不容易约来了专业排水管清理工——以前也嘚嘚过,什么电工,木工,油漆工啊等等吧,在英国恨不得比牙医还难约——这回还挺好的,等了俩星期,人家来了。

搬了个大梯子,爬到我家屋顶上。

本来以为一两个小时还不就清完了?

结果不到10分钟,那师傅爬下来了。跟我们说,所有的房檐排水管他看了,有三处有房檐上滚落的苔藓,尤其需要清理,一共需要70多块钱。

好呀,清吧!

清不了。反正今天是清不了。

为啥呀?

因为英国工商法有规定,凡是43块钱以上的服务,都需要给客户书面提交预算,并给客户至少一个礼拜的时间考虑,以避免老百姓被奸商忽悠……

我靠,英国扶弱助贫的精神太让人感动了,感动得贼想干活的蜀黍和贼想给钱的我们都欲哭无泪呀!

蜀黍给俺们发了一封正式的预算信,俺们马上签字同意。但法律上俺们还得再耗1周,另约时间……

欲知后事如何,

下周同一时间请继续收看。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真人真事儿哈

这回去老大那里开会,顺便见了好几个朋友,我们都是“海漂”——都是住在非出生国,天南海北“漂”着的。当然,俺们其实也都各地安顿下来,只是仍然固执地“自认为”还在漂着,因为这样才够酷嘛!嘎嘎嘎嘎

社会学上,我会管我们叫世界游牧民(nomads),就是那种哪有自己喜欢的牧场就去哪儿安营扎寨的家伙。海漂们聚在一起的一个话题自然是分享各种吐槽。

因为即便世界已然地球村了,即便“全球化”与“国际视野”已经都变成陈词滥调的默认模式了,偏见与狭隘依然能为我们源源不断地提供各种八卦。

比如我说,我在LSE呆的6年里,从来没想过“我是中国人”这事,因为整个研究中心汇集七大洲五大洋来的各类杰出的怪物,既然都是“海漂”,根本没有人会去想“国籍”/“出身地”这个问题。(——同样,因为都是人精,所以也没想过“出身校”或者“你爹是谁”的问题)。

我说,后来还真是在英国住了7-8年,搬到相对保守的肯特郡之后,才忽然被无时无刻被无意提醒自己是个中国人这个问题——确实是个“无意”的过程,因为,比如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的英国同事会出于关心而询问我:“你(能/会)吃奶酪吗?”“你(能/会)喝咖啡吗?”

虽然是出于好意,但真让人哭笑不得,仿佛我是昨天才从外太空来的怪物。一桌海漂听了爆笑,很多人有类似的经历,一个欧洲大哥给我支招说,“下回你就同样无辜地反问他--你(能/会)吃米饭吗?”

——啊哈哈哈哈,就如同每次回国,小巴最讨厌的就是人家在饭桌上同样出于关切地问他:“你(能/会)使筷子吗?”或者当小巴津津有味地饕餮水煮鱼的时候,饭桌上忽然响起一阵“哇,你还能吃辣的!”“哇,你居然会择鱼刺!”等由衷赞美——超级倒胃口哈,因为小巴发现原来在座的都本以为他天生感官功能残障……

当然,拥有“全球化视野”(global mindset)不难,多看点书旅点游开阔知识量就行了;但能拥有,或者理解一个“世界的心境”(cosmopolitan outlook)倒不是那么容易。在俺们世界主义学术圈里,俺找出的后者的核心是“the liberating prerogative”,在这里,我就举个例子吧,真人真事哈——

我有个哥们,海漂。出生在中国大陆,母语自然是普通话,但从小到大,因为父母工作原因,移居了很多国家,换了很多学校。后来长大了,在英国遇到了一个香港女孩,开始学粤语,后来结婚了。现在有两个儿子,一家人居住在香港。

聊天时我们讲到语言对于“海漂”是件很奇妙的事情,比如我吧,我就发现我的大脑有两个边界比较分明的区域:在憋八卦段子的时候,基本会用中文想,因为我的八卦吐槽大户是我麻麻。而其他日常思维,尤其跟工作有关的,基本都是用英文想,因为来英国之前一点中文社科的基础也没有,你让我拿中文想我都“没词儿”想。

我这个哥们也超同意,不过他比我还夸张,他说有一阵,国语、英语和粤语,他都说得很烂,而且尽管从小到大四海漂泊在家和父母说的一直是普通话,但他觉得只有“说英语的那个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现在住在香港,虽然平时跟同事讲粤语,但他和他的表弟在家聊天,即便是从普通话开始,但最后总会切换到英文。

而且,最重要的是,虽然俩个儿子三种语言都会,而且跟妈妈一般讲粤语,但他在家和儿子永远只讲英文,不为别的,只因为这是他最舒适的语言。

—————————————

讲完了。

在我嘚啵我的感想之前,我好奇你对我这个哥们怎么看,你觉得他的做法怎么样。

你的直觉反应是什么?

我只是好奇,一个“大陆出生,在大陆父母家庭成长,旅居多个国家,娶了粤语老婆,定居香港,会说国语、粤语、英语,但只会和自己的儿子说英语”的中国男人,你会对这种人有哪些评价?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理解吗?反对吗?同情吗?感叹吗?鄙视吗?羡慕吗?

还是说不出来的感觉呢?

———————————

好吧。

现在我告诉你吧

这确实是个真人真事

不过

我把国家换了一下,其实我这个哥们是个“芬兰出生,在芬兰父母家庭成长,旅居多个国家,娶了丹麦老婆,定居丹麦,会芬兰语、丹麦语和英语,但只会和自己的儿子说英文”的芬兰男人

现在你会对这个事情有不同的看法吗?

我不打算去推测各位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我只是觉得同一个故事,至少如果是发表在中文媒体上,“大陆版”大概是“装逼典型”,而“芬兰版”大概会迎来类似“老外就是开放”的称赞。而且我觉得大多数人会对两个故事会有不一样,甚至截然相反的态度。

但这两个版本实质上没有任何差别啊!

当然这里面可分析的很多,但在这里举这个例子,我只想说,咱总声讨人家对咱双重标准,其实咱自己未尝不是始作俑者。

我想感叹一下,这年头做个“中国人”真是蛮辛苦的,在国内要有车有房天天拼爹,跳出那个攀比的圈子做海漂,依然跳不出自己人的双重标准,总之不管你在哪,是怎样一番成长经历,只要你是华裔(或者,按中国驻外使馆的说法,如果“你父母出生在中国大陆”),那只民族大义与社会功利的双重聚光灯永远追踪评审着你。

咱中国人对中国人,就宽厚一点吧。

啥时候咱也把自己当成“人”(而不是“中国人”)来看的时候,那个叫中国的共同体就伟大了。

7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轰—轰—

英国在经历了一个暖秋之后,终于也开始冷了。这一两周室外开始阴森森湿冷冷地下雨。

不过家里有juicer的好处就是,任凭外面风雨呼啸,拉上窗帘,依然可以假装在夏威夷,嘿嘿嘿嘿——

IMG_6863

上面这个是草莓香蕉苹果薄荷汁。甜甜爽爽哒!

除了在家躲雨进行各种果汁实验,你造哇,Lego推出了一款新的汽车模型——这个消息最早还是在北京的时候Viv1an同学告诉的——前几周终于在英国上市啦!晃瞎眼的法拉利F40——

IMG_6842

这款乐高和之前显摆的那两个乐高车模有点不同,最主要的是使用了很多圆轴固定(比如驾驶室的上盖和后部)和旋转衔接(比如发动机,前车灯,和后车轮的前挡泥板部分)。挺有意思的。

前盖——

IMG_6856

绿色瓶子后面还有个小扳手哦!

这款lego的卖点是后车厢里的发动机哦——

IMG_6858

IMG_6859

很多细节埋在里面看不清楚,说出来也许你不信,但这个发动机一共由120块lego拼起来的!!待我把发动机全部拿出来,从正面和后侧面拍个照片——

IMG_6824

IMG_6828

有没有觉得很酷?

而且和Mr White放在一起,有没有觉得超~酷——

IMG_6855

5条评论

Filed under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得个色,吐个槽

IMG_6870

最近去剑桥老大那里开了个会,不仅又见到几个以前的同事,见到俩白发苍苍的学术传奇,还终于见到了仰慕已久的NC真尊,无比羞涩与尴尬地感谢她3年前给我的第一本书写了推荐词,总之,开心。尤其开心的当然是见到老大啦!

其实我的研究内容,理论专长和兴趣方向跟老大虽然搭点边,但很不一样,不过或许也正因如此,我们每次即便是漫无边际的嘚啵,都能碰撞出小火花来。所以虽然这次会议跟我现在的项目没啥大关系,老大请我参加,也没要求我写个paper啥的,告诉我说来打个酱油就行,或许我又能即兴嘚啵出点啥幺蛾子来。

当然,尤其在年初那次“阿伦特”小宇宙爆发之后,再来老大这里肯定是又兴奋又有压力呀,嘿嘿。不过在各位有料有有趣的文章挑逗下,虽然头天因为熬夜看Cubs最后一场比赛(惨败给NY Mets)没睡好觉的大Joy肾上腺素那是噌噌地上升呀,从compressed modernity到Atwood的反乌托邦小说——本来缺觉脑子就短个弦儿,外加又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地人来疯,思维根本就奔逸了,完全就是一部法拉利F40(典故见下篇)~

回想起来,那几年大狮子真是无形中把俺训练的不错。会议进行中,老大隔着长桌子就频频向俺放电,真是好开心呀!NC说在我读博士的时候,老大每次去米国会经常跟她夸俺这个学生(有吗有吗,嘿嘿嘿嘿),这回第一次见面,发现老大说得没错哎。

矮马,我觉得吧,当时如果有人递给我红斗篷,俺只有立马撕开衬衣内裤反穿到外面才足以表达当时的兴混!啊哈哈哈哈~

DCE_Supergirl INT v01_r01.indd

总之,挺开心也挺有收获的一次会议。会议请来的人都挺有料的。

不过也有让人巨汗的地方。类似的事情好几次了,所以综合以前的经历,爬上来吐个槽——

话说闲聊时,难免会提到家人嘛,而且全世界的学者都很八卦嘛,而且你看俺一亚裔女纸在英国,难免会被问“你先生是哪国人”这个问题。这挺正常的,在欧洲,更尤其在伦敦、剑桥这种国际化比较高的地方,芬兰人找个丹麦老婆,英国人嫁给德国人什么的,有时候搞清对方文化背景对愉快交谈挺重要的(尤其在拿法国人开涮之前,最好先确认一下对方及直系亲属不是法国人,哈哈)。再八卦一点的呢,偶尔还会像咱在国内一样,问问:他/她做什么工作的呀?也是搞学术的嘛?

这都比较正常。从社会学角度简单分析一下,这类对话是在社交过程中,挖掘潜在共同话题,开拓交谈层面的必要过程。

但我发现至少对很一部分国内学者来说,这类开场白对他们来说,其“本源意义”不是互相了解,而是对你进行“交谈资格/等级”的一个估算。

因为他们一般第一个问题是:你先生是哪国人/是不是外国人。

不管这个问题怎么提出的,我还都能接受,但让我顿时没了继续交谈兴趣的是,在得知小巴是歪果仁后,大约60-70%的情况下,国内学者会——或委婉或直白地——跟进一个问题:他是哪个人种?

你也说不清问这种问题是出于种族歧视,还是种族自卑,但每次遇到说着外语也挺国际范的国内教授问这么粗鲁的问题,体面顿时落地。

总之,我觉得问这种问题的人,其实并不是想了解我的生活,而是想计算一下我属于什么“层级”的。

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小算盘都是些什么标准,给不同的肤色又分别赋予怎样的权重。所以每次我都想胡说一个,比如说小巴是黑人,棕色人种,或者干脆是美国印第安人(哈哈)!好奇某些肤色会不会直接是end of the conversation,还是会引来更多让人头皮发麻的好奇。

总之,中国有一种学者,跟他们一开始的交流,我都觉得我无时不刻不在“被评分”,虽然我不确定评判我的标准是什么,但我要努力地“晒”,每句话恨不得都走在“不能让对方小看你,也不能让对方心理不舒服”的刀刃上——直到忽然对方结束对你的“身份调查”,话锋转到正题上,我才能长舒一口气——当然,偶尔不知道哪句话给出了让人误读的信息,人家仍会觉得,你就是个给歪国老板干活的小催把。

——这是另一个我想小小吐槽一下的,即国内很多学者(80-90%)即便在国外拿的学位,也似乎不知道/没意识上网查你的学术实力——其实一个人处在什么水平/阶段,上学校网页看发表文章和项目主持情况不马上就搞清楚了嘛。在狼狈地讲清楚我博士已经毕业,已经工作,senior lecturer不是国内的“高级讲师”而更类似美国体制的“associate professor”之后,这些人仍会认为,你不过是(和他们一样)依仗在某个歪国大教授旗下的棋子。说实话,有时我觉得这特“撮火”。

还有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如果你的言谈似乎水平不低,他们会来祝贺,夸赞你“英语真好”——我觉得这种评语其实挺侮辱他们自己也很不错的英语水平的。

国内的话语和等级体系就是一个谜,我搞不清楚在/能计算出什么。

IMG_7012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亲吻礼那点事

今天放学等公共汽车的时候给白菜转发了一个历数英国人各种奇葩的小文,笑死,尤其中间关于歪果仁见面亲吻这件事,我俩在微信上吐槽了半天。哇!终于发现我不是唯一一个对此发懵发怵的啦!因为这几年回国每次我都发现国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时兴“抱抱贴面”礼了,优雅又亲切,而我至今一遇到这情况仍忍不住心慌意乱手心出汗,我一直反思是不是什么俄狄浦斯情结在作怪呢。

所以今天发现白菜也有类似槽点,矮马,那绝对一个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激动呀!

我想在这里先表明一下态度,那就是作为一个有满族血统的家伙,俺一直认为最有秩序保证的身体礼是俺们满族老祖宗的擦肩礼,而亲吻礼这件事真是一件给人平增焦虑的问题,至今不论会议餐宴还是周末同游,只要探测到对方要来亲吻礼,仍让大Joy全身肌肉瞬时处于“警戒”状态:

首先这个“从哪边脸开始”,“一共几个来回”,这点事就足够让人头大。尤其在欧洲,每个部落的规矩还都不一样,而且没有人跟你事先打招呼,完全靠猜!——咱不是排斥亲密身体接触,但我就特别希望在对方靠近前能跟我嘀咕一句,比如“万”,“吐”还是“碎”,好让我也有个心理准备不是。哪怕像棒球投球手那样,在双手伸过来拥抱的过程中,能给我来个手语暗示聂!

这里,我不得不说,做得最好的是我一个哲学学家朋友,他是唯一一个跟我明确约定:咱俩的关系,每次都是“碎”,噢凯?

记小本里,后来每次见到他都毫无压力,你说多哈皮呀!

不过我其他的朋友就没这么有逻辑的了,尤其意大利的姐姐们,我也懒得问,因为我觉得在她们,礼数长短看心情,高兴起来,完全可以一直亲呀抱呀地寒暄个半拉小时!

鉴于绝大多数情况下,即便在伦敦这样的国际大都市里,亲吻礼的“起始侧”和“次数”也完全没有“国际标准”,因此每次大Joy都很紧张,随着对方脸部的节节逼近,俺的血压和肾上腺素也噌噌一同升高,这时我必须集中精力于两件事上——

1)要如同世界杯点球决战的守门员那样,在最短的时间内正确判断出自己应该相应往哪一边“扑”

2)要发动手臂、肩膀、颈部、脸部等每一根神经,迅速觉察出对方要“换方向”的信号,并对其脸部的拓扑结构进行准确判断,以免眼镜刮到对方,或者,更糟糕的情况是,眼镜撞到对方的眼镜,或者绞到对方头发什么的……

但这还只是一些很肤浅的问题,“熟能生巧”基本就能解决,而真正让大Joy不知所措的问题是类似于——

对方到底是来“闷亲”还是“响亲”?是“真亲”还是“假亲”?

这些可都是相当重要的问题呀!

比如闷亲还是响亲,没有一定之规,但比如贴面时,人家大方响亮地给你“啵,啵”两下,而你却连个声都不出,多没礼貌呀!而更尴尬的是,如果对方只是想文雅地跟你贴贴面,而你却陶醉地在那里“姆~啊”,这又是何等的SB啊!——尤其如果跟你拥抱的还是你的男同事,而且他老婆还站在旁边…… ==||我靠,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而且这种情况在英国还是很容易发生的,因为我发现在英国,好像男性对女性的亲吻礼要比男男或女女之间的普遍得多。

但大Joy保证这类尴尬事是从来没有在俺身上发生的,因为tong明的大Joy在观察了欧洲社交场之后很快琢磨出了一个应对策略。那就是——最好在这个时候,让自己用夸张而绵长的语气一边拥抱贴面一边嘚啵“how nice to see you”“so glad you can make it”等各种废话,这样就回避了“闷亲vs响亲”这个问题了,因为“嘴巴有点忙”。

当然,这招也有其风险。那就是特别容易让对方也进入“聊天”模式,而对于那些执着于“真亲”的实诚人来说,边说边亲的结果是,很容易在你的脸颊上话赶话地留下一个“湿热”的吻。

俺就曾自食其果过,还是在毕业典礼上,小男孩可真够实诚的,然后让穿着大袍子且“手无寸纸”的“处女座”大Joy在礼堂里挠心半天呢。

而这还只是问题的一部分而已,亲吻礼还有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那就是拥抱——当然,你不能把对方抱得太紧太近,但你得“用力得当”,让对方充分体会到你的热情与真诚。这其中“手往哪里放”以及怎么放,就成了一个可探讨的事情。除非你想让对方觉得自己是根木头,大多数人都有些手部动作,比如轻拍对方背部,但力道要恰到好处,尤其是冬天对方穿着N层衣服的时候,你得确保隔着那么多层纺织品,对方仍能感受到你那有节奏地肢体问候,又不能让人觉得你是在拍嗝。当然,手部也可以适度摩搓对方背部,但你得注意远离性骚扰范围——尤其在夏天,即便女性对女性也往往是惊艳之旅。

……

哎,你说我能不对此感到焦虑么。归了包堆,在江湖上混可真不容易啊!

Image

7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两款游戏及其他

IMG_0222

首先,周一没课所以早上不用慌张去上班,并且可以在家舒坦地吃个炒蛋早餐,而且还能用新买的榨汁机鲜榨一杯桔子香蕉汁的同学先在这里拉一下仇恨,哇哈哈哈哈~

这两天大Joy的最新兴趣点是如何能炮制出江湖上那些好喝且多功能的鲜榨果汁——原罪始于伦敦的那些Joe & the Juice里的苹果生姜水。随后发现虽然以前家里有个做smoothies的搅拌机吧,但后来发现原来榨汁机(juicer)才是王道。然后小巴就发现厨房里多了一台飞利浦榨汁机,然后俺家的水果就随着大Joy的各种实验嗖嗖嗖嗖~地一袋一袋的消失~

嘿嘿嘿嘿~我现在觉得“苹果+梨+姜”是最好喝的啦!

今天主要想嘚啵的是下面两款游戏,其实是暑假之前玩的,后来写那一串“7月综述”的时候没轮上嘚啵——

think-like-churchill-artwork

第一个游戏是上面这个关于丘吉尔的。游戏本身适合9-99岁,即比较简单哈:模式就是几个丘吉尔从小到大的几个关于他所做的决策的故事,然后在故事结尾由玩家在四个备选决策里挑出自己会做出的选择,然后对比丘吉尔的选择。

虽然有点像英国政治宣传工具吧,但是这个游戏还是有亮点的,一来游戏配音是耍宝大王伦敦市长Boris Johnson(他最新的一本书就是丘吉尔的传记);二来每个选择都有相应的自知,决断力,对他人的信任,警惕,谦虚等五个品质的得分,几个故事下来,游戏会把你的决策叠加成一个思维图,然后和老丘的一对比,你就知道自己和伟大政治家的差距了,哈哈。挺有意思的。

第二个游戏我觉得特别好——

this_war_of_mine_concept_art_-_summer

这是依据90年代中期波西尼亚战争中萨拉热窝城被长久围困的历史事实而制作的一款游戏。

游戏内容就是2-3个困在一起的人如何分工最长时间地生存下来。需要面对的问题都是战争围困时必然面对的,比如找食物、水、药物、黑市交易、DIY工具,打造家具,自卫。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战略游戏”,而涉及很多伦理问题,比如你会不会去抢无防卫能力的老人的食品?你会不会冒着危险为邻居家帮忙?还剩一碗饭你会给重病的难友吃呢,还是“理智”一点留给存活希望大的难友吃?

下载这个游戏之前看了好多评论,基本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种觉得特别好;一种觉得节奏忒慢,立意虽不错但是一款很无聊的游戏。

刚开始玩的时候,我也觉得挺闷的——一来画面如上图,都是黑黢黢的,而且每个人都是食不果腹,疲惫劳累,因此移动都特别慢——而且我觉得那些所谓的“伦理”问题,立意不错,不过毕竟是个游戏呀,又能怎样?

但是玩了几次之后——因为刚开始基本上不出一个礼拜我就有难友死掉了,所以重新玩了好几遍——我发现其实这个游戏挺有代入感的。——节奏虽然开始会觉得慢一点,但不知不觉地,你也就适应了这个慢节奏,而且恰恰是这个慢节奏,让玩家能在屏幕上划来划去的过程中,有空隙感受自己的决策——其实即便是在游戏里,第一次去抢陌生善良人的食品也是会让你心里拧巴一下的。总之,玩过之后我觉得自己还挺心有所获的。

而且这是个莫名其妙让人上瘾的游戏,从伦敦飞往北京的飞机上,俺就一直在玩,现在能全体存活一个月左右吧。

当然,游戏还是比较沉重的哈,最好在开心的时候玩哈!

说完上面两个games,再说另一个game——

芝加哥小熊队在wild card game里4:0击败匹斯堡海盗队进入季后赛。现在要在5场比赛里击败宿敌圣路易斯的金丝雀队,赛完2场了,现在1:1。今晚小熊队Wrigley Field主场打关键的第三场哦!!音乐响起来~

Go, Cubs, go
Go, Cubs, go

Hey, Chicago, what do you say
The Cubs are gonna win today.

cubs

另外的另外,看了一下日历——

你造哇?今天是大Joy“写博客10年半纪念日”哎!大Joy的第一篇博客发表于2005年4月11日,之后以“隔三差五”地速度记录至今。之所以要坚持写博客,是因为好多好玩的事情不写下来,回头就忘了,你说等老了一回忆,也想不起来年轻的时候成天都傻笑什么呢,多郁闷呀!

你现在看到的是大Joy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篇八卦。(拿计算器)算了算,就算现在停笔,等咱以后老了,一天看一篇还能笑个3年半呢!哈哈!

3条评论

Filed under 可来神儿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