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5

火爆的开始

我觉得今年入学University of Kent的都赚到了,因为新学期,很少有这么火爆的开始呀!

周三是我们学院本科和研究生迎新日。大Joy自从夏天在网上点击“pay”的那一刻,就无比盼望这一天啊——因为什么能比迎新日穿下面这件我淘换来的T恤更恰当的呐——

IMG_6609 copy

Sociology is Power!!! 哦耶!

本科生迎新是中午十一点半,和同事成帮结伙地去讲堂,半路上听说讲堂旁边的咖灰馆刚拉火警铃,疏散了,

俺们又不是去喝咖灰,就没介意,继续往讲堂走。

结果走到一半,就被志愿者呀什么的指挥往反方向走了,这时候听说不是什么火警,而是有人称在俺们图书馆安了一个炸弹,所以警察正在排查。

——汗!谁会炸侃村的一个图书馆啊,不会是哪个被拒的学生的恶作剧吧。

这件事从一开始大家就知道肯定没事,比如在疏散现场的角落里,俺们学院三个犯罪学家因为刚被从咖灰馆里赶出来,还端着没喝完的玻璃杯悠闲地聊天呢,因为,动机不够充分呀(俺们图书馆有没有震惊世界的馆藏),时机也不对(刚开学,图书馆里没几个人呀),所以估计就是吓唬吓唬而已。

但是警察不能不把这事当真呀,图书馆及临近的所有的楼都疏散了。然后我们迎新所在的楼也疏散了,连路都封了,因为方向不同,所以学生基本都被圈在了隔离带的另外一边,然后我们几个老师就站在太阳底下交流八卦,心想也就10-20分钟的事情吧。

结果我们在太阳底下都烤冒烟了,好像还没有放行的意思,所以只好取消本科迎新,大家各自回办公室了。

还好俺们办公楼在偏侧,没受影响。走到办公楼底下看见新楼那侧还没完全竣工呢,工人还在轧路呢,俺们就说说笑笑地上楼了。

虽然迎新取消了,但一个暑假没见的同事还有好多八卦没交换呢。所以回到办公室,大Joy和俩同事就跑到新楼楼顶的天台上去哈皮了。

哎呀妈呀,我们的新楼真是太好啦!楼里本身就有好多新的社交空间,没想到还给俺们做了这么一大阳台——

IMG_6617

尤其校园现在还有个大缆车,从天台上望去,基本可以假装俯视London Eye了——

IMG_6618

爽吧~

我们仨就在天台上边吃边晒太阳边吐沫横飞地扯淡着,新楼上空飘荡着俺们仨阵阵“哇哈哈哈哈”的爆笑声(以及背景飞过的一队乌鸦的汗水~)

忽然俺一同事接到了另一个同事的电话,对方焦急地问——嘿!你们在哪里啊?

俺们慢慢悠悠地说:在新楼的天台上开八卦大会呀~你要不要一起来?

对方沉默了一下(估计擦汗呢),然后干巴巴地说:咳,咳,全办公楼早就都疏散了,噢嘅?楼里一个人都没有了,你们赶紧下来。

俺们仨还不相信,趴边上往下看了看,果然几个学院的老师都站在马路对面的草坪上,只有俺们仨,还在天台上傻狂欢呢==||

要说这新楼的隔音做的真好,楼里的警铃天台上完全没有听到;而且要说这保安也不够熟悉工作,新设计的天台俺们都挖掘出来了,他们居然不知道,所以清场的时候根本没人想过去天台呀。

然后在同事觉得俺们不可理喻的“责问”声中,俺们仨就晃晃悠悠地下楼自首去了——下楼前俺们仨还selfie了一把,啊哈哈哈哈(可惜selfie不在我手机里),但下楼路上,大Joy还在新楼梯的大玻璃前拍了一张外面的风景——

IMG_6620

画面中的“小蚂蚁”基本都是N久前就疏散的俺们同事啦。嘎嘎嘎嘎~

不过因为疏散圈被搞的越来越大,我们三人也是被弄的有点懵,所以就乖乖地径直下楼了,也没回办公室取书包啥的。

哇~后来发现亏了——英国警察叔叔真是办事认真,要一点点的排查,一间间的排查,机器检测完,还要人来查“visual”,整个程序极其麻烦,这个时候从校园东边跑到西边基本已经不可能了,就连近在咫尺的停车场也已经封了。而对于等在空场地的每一个人来说,那简直就是一场煎熬呀——尤其俺还有5份硕士论文要判,它们就躺在我的桌子上哦,而更气人的是做大数据的H姐跟我嘚嘚说幸好她跟我们午饭前把分析程序运行上了,估计解封之后这数据也就做得了~ >.<!!抓狂抓狂抓狂!

从12点多等到2点左右,仍然丝毫没有开禁的趋势,不论学生还是老师都有点受不住啦。有些第一次离家的新生哪见过这阵势呀,更是焦虑呀,我听见她们傻呼呼地跑去保安——“会经常发生这种事情嘛?”

啊哈哈哈哈,被吓傻的孩纸,你以为咱是威斯敏斯特什么的呀?

不过站的时间久了,大Joy也开始琢磨其他的选择了。午饭出来时兜里揣着两个“生存必需品”:钥匙和手机,而且本来说午饭出去吃的,所以临出门时还顺手揣了20块钱,但所有其他的卡呀,证件呀,都锁在办公室里了。而那天小巴正好在新堡,也就是说,除了身上这20块钱,俺再没有其他经济来源了哦!

这时大Joy面前是这样两个选择,20块钱在这个特殊情况是个尴尬的数目——1)20块钱够我去城里买份报纸吃顿午饭再喝个咖啡什么的,继续等,这是最省事的选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等到什么时候。2)我也可以回家吃饭,等听到解除封锁的消息再翻回来取书包,这样的话,比较折腾,但20块钱也刚刚够路费。

你觉得大Joy会选择哪个呢?

我觉得白菜一定能猜得到。

嗯呐,天生就爱宅家里的大Joy,墨迹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回家了。

然后事情按正常预料的那样发展——你在现场等,保安永远都何时开放校园无可奉告,然后等到家之后,马上邮件就来了,说半小时后学校所有建筑都可恢复正常……

==||

不过我还是觉得宅在家吃泡面踏实!啊哈哈哈。

后来吃完方便面,从家里又搜出几个钢镚儿来,傍晚等学校全面恢复正常的时候不仅买了火车票,还有足够的钱打了一的,返回办公室和俺的钱包团圆~~~矮马!这件事告诉我们,午饭钱要塞得多一点,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幺蛾子……

------------------

嘚嘚完这俺们新学期火爆的开始,下面嘚嘚一下小巴的幺蛾子,嘎嘎嘎嘎

周四晚上小巴也“放学回家”呀,坐火车嘎呦回来,晚上10点多黑咕隆咚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哇!看发现了谁——

IMG_6684

矮油!敢情胡椒盐儿还是个夜猫子呀!

胡椒盐儿现在对我俩都可熟了,一般即便我们俩没看见他,要是他在大街上看见我俩,也颠儿颠儿地跑过来say hi(并求抹萨基,嘎嘎嘎嘎~)

话说胡椒盐儿这个形象貌似在过去半年间迅速深入人心。夏天俺表弟婚礼全家聚会的时候,我姨呀,我舅呀什么的都在问胡椒盐儿有啥新闻(让AC极为吃醋)。最逗的是我三姨,至今依然每每在微信上问我“胡椒面儿”怎么样了……==||人家明明叫胡椒盐儿啊~

@Amy一只猫 同学也挺逗,这回回北京,“一只猫”同学大概是作为猫界代表,在饕餮云南菜的同时,字正腔圆地”纠正“我说,南方管那个叫“椒盐”。

我脑海里立马浮现的汉字是——娇艳……

南方人真细腻呀,我想胡椒盐儿估计都要羞涩的晕死过去了~

总之,夜黑风高的路上巧遇胡椒盐儿,小巴也很哈皮,居然也忘了回家了,开始在黑不隆咚的马路上跟胡椒盐儿玩起了selfie,还发微信跟我得瑟——

IMG_6683

哼~!who怕who呀,不过是人家逮耗子课间休息嘛。

看今天下午谁光顾俺们家后院啦,俺们也selfie(咳咳,配合一下啦~喵)——

IMG_6696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北京读的书

每次回北京最爱做的事情是划拉一批杂志,过期的当期的,看着好的一齐拿下。所以俺家附近报刊摊儿还是很欢迎俺回国的,因为可以帮他们处理一批旧杂志,啊哈哈哈哈~

而且不是我说呀,国内杂志赠品太给力了,比如之所以看了GQ,是因为那天买书没有带袋子,然后GQ赠送超大单肩背哎!超级结实,超能装——俺对这个袋子的喜爱之情,喜洋洋领教过哈。

这次翻杂志也翻出了个乐子——几个月前新周刊做了一个关于吐槽烂片的专题。新周刊俺上大学的时候就一直挺喜欢看的,后来大部分时间看不到了,每年回国还都意犹未尽得买他们头一年的文集,以前他们是一年一本,后来是一年出两本,去年好像是出了N本,我不想说是越来越水,但完全让人招架不住呀,后来买了两本有方力钧大嘴笑的封面的。矮马。——回到主题,翻到的这个乐子是,那期新周刊的主题集中的是几篇以国际视野思索批判国内无原创动力的反思小文的。

信手翻起两篇看看,写得还挺好的。

然后继续看下去,忽然发现几个不同的作者所用的例子挺重复,说得观点也雷同,尤其有两个不同文章的段落,隔了两三页纸,好像失散的家人一样,句式都是一样的——

IMG_6296 IMG_6298

让人感觉,国内的文化圈还真小,大家说的都差不多,但要编出花样来,还需要中英文轮流进括号,编辑也是蛮不容易的呀!

这次发现有一本新杂志挺好看的——

IMG_6303

除了杂志,每次回国都是恶补中文出版物的时候,三联和万圣都是必须要去点卯的地方呀!

而万圣的地盘真是越来越小了,这回醒客咖啡已经搬到以前书架的地盘了。实体书店的日子看来是越来越难过了呀!不过也有新亮点,就是这只驻店的猫——

IMG_6273

喵~ 这是一只酷酷da的猫,只在店里巡视,外加钻到下面书堆里吃零食,基本不太搭理人。

让人不由想起,要是换作胡椒盐儿这种跟谁都自来熟的粘人的猫,每天都是摆好pose逗你来给他抹萨基,那万圣的生意就更别做啦!哈哈~(回来这几天一直在下雨,没看见胡椒盐儿,今天出门买菜回到家门口,胡椒盐儿大概远远望见我们,不知道从哪里就嗖嗖地窜出来了,蹭来蹭去跟你打招呼,然后就百无聊赖地求抹萨基,俺俩就毫无智商地在家门口逗猫逗了半拉小时才开门进的屋,幸好英国冷,不然买的那一袋子冰块还不全化了,矮马,会耍赖的猫让人完全没有免疫力)

在万圣照例买了不少书,这回印象最深的就是这本《黑糖匣》

IMG_6361

是和刘欣慈的科幻放在一起买的,和刘的硬科幻是一个系列,但吸引我的是当时腰封上一句“本书献给所有信奉‘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的人”——我就觉得可能挺靠谱。

读完果然没有失望,这本“科幻”真不能算是科幻,我觉得Margaret Atwood老太太会激动地说:“这书能算科幻嘛?这是经典的speculative fiction。”

这是一个关于一个有自杀倾向的机器人在陪护一个有自杀倾向的少年的过程中,给少年讲的小故事的“故事集”,每个故事都很好看,最后两章是两个人互换自己的故事,小有震撼。

作者是个年轻女孩,看完挺赞的。

这里还要加述一下这回和@viv1ans吐槽刘欣慈,那句“终于找到一个也不喜欢《三体》的了”完全奠定了俺俩的吐槽联盟,哈哈~ 不是《三体》写的不好,而是刘欣慈的笔法就如Jon Hamm的演技一样——Don Draper演的好嘛?好。但Jon Hamm所有的角色都是纸板一样的Don Draper。

当然,我发现,所有的图书,只要有“陈丹青”三个字压阵,都不会让人失望

IMG_6293

回国时间短,所以喜欢看集锦,喜欢猎奇。上图右边《我们这个时代的怕与爱》是个集锦,当时在凤凰汇的“字里行间”书店确实是冲着“陈丹青”三个字买的,看完我觉得真的开篇陈丹青那篇最最最好看。

上图左边的夜市在“字里行间”买的,属于出于猎奇。据说是网上巨~~红的一个关于“王爷”这个女孩故事的连载。看完之后我明白了,网络现在已经被90后和00后占据了,以后再看到“网络文学”什么的噱头,自己就别老往前凑了……咳咳……

而话题集锦类,这回觉得最好看的不是新周刊的集锦了,而是下面这本

IMG_6480

大概是没有新周刊的新锐压力,角度比较杂,挺有意思。

话题之外,顺便也文艺了一下

IMG_6148

其实我不知道《一公分》算不算值得一读的书,因为作为一本出版的日记,好像不够给力,但我超喜欢刘小东,所以看真本书的时候完全是以“粉丝窥探隐私”的低劣动机看的,哈哈,所以看得很过瘾。而蔡国强女儿这本《可不可以不艺术》其实没有评论炒的那么叛道离经。

最好玩的书是下面这个关于一只名叫“吾皇”的猫的漫画——

IMG_6147

标题俺喜欢:《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霸气。

我觉得翻译成人类表情,应该就是我和喜洋洋的这个样子——

IMG_6382

当然,我觉得我哥想干掉我俩很久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另一本书是那天提到过的王小峰的《只有大众,没有文化》。那天吐槽完觉得他这本书跟这只草泥马好般配的哦!

IMG_6543

哈哈哈哈~挺让人感慨的一本书。

IMG_6300IMG_6366IMG_6268IMG_6418

其他的就是随便看喽。《建筑师的旅行》写的有些莫名其妙。毕飞宇是为了赶上时代看的。李可乐是N年前买的没来得及看就回英国的书,这回早上一杯咖灰的功夫就嘎嘎嘎嘎嘎嘎嘎嘎爆笑地看完了。而值得一提的是三联推出的这个《独立日》系列,是关于书的。其实内容还行,一堆书评,外加后面一串书店介绍,可这个书做的真漂亮呀,手感好好呀,我觉得任何一个喜欢看书的人都对这本书没有抵抗力,而且反正都是在嘚嘚书,我记得我看这本书的时候对内容完全没挑剔,只是一直在想,哎呀,让人好舒服的一本书呀!可惜三联目前只出了一本,临走前一天我还在看有没有出第二本呢……

这回在北京呆的时间太短,好多书都没有机会看,不过瘾,所以在机场买了下面这本关于南京的小说,飞机上就着八喜冰激凌,插着飞机上Inside Out和Doctor Who的视频,看完的。好看!记住了作者名字叫葛亮,又拓展了中文小说的选择。这回回国突击阅读的完美结尾呀。

IMG_6503

5条评论

Filed under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回北京就吐吐槽呗-4

回北京的第一天就看见了卖萌神器,豆芽发卡——

IMG_5974

还好不是蘑菇,不然俺会以为是头发该洗了。哈哈。

那天逛完美术馆和三联,去苏苏吃河粉,然后发现苏苏的厕所原来也是一个景点,因为墙上贴着——

IMG_6058

之所以说是个景点是因为后来跟好多人说起来,大家都记得这个“中国梦”的贴。哈哈~不过说实话,我觉得中英对照却只用英语揶揄,有点不地道哈!

这回见到老陈时,老陈提起N年前大Joy刚到伦敦的时候,发明的一句搪塞之词:“凑合活着吧!”

原来在没有屌丝的年代,大Joy就是屌丝的先驱呀!啊哈哈哈哈~

不过,这回老陈提起来,好像是她觉得十年之后这句话形容生活越来越贴切了。

记得敏敏同学年初从米国搬回来之后,在微信上曾说,“在国内,如果每天知识吃吃喝喝就会觉得过的还挺开心的,要办点什么事情就会觉得人生好艰难”。对于咱长在北京的人来说,对这一般也就一句心知肚明的“呵呵”。不过这回俺又体验了一把。

那天中午跟我爸妈吃完饭,一起去了一趟交通大队换驾照。我爸作为老当益壮的老同志,需要每年去年检一次驾照。几年前我也换过一次驾照,体检啊,复印啊,交费啊,盖章填表啊,啥啥的都在一栋楼里,我记得当时我爸还挺欣慰地跟我说,别看国内办事手续依然麻烦,但至少服务态度是好很多了。

这回换驾照,听说交通大队搬家了,吃完饭我们仨还琢磨着估计一俩小时就搞定了。

然后开到了交通大队新址。进了大厅,被告知——体检不在这里了,要先去指定医院体检。

返回车里,直奔指定医院,垂杨柳医院,实际距离也不算太远,几个街口吧,但是堵啊堵~嘎呦了半拉小时,到了垂杨柳医院,进了大厅,被告知——体检中心现在在医院的另一个分部。问在哪,出门右拐,步行两站地吧。

以三环那车流量,开车肯定更慢,俺们仨就步行了2站地,来到垂杨柳分部。排队交了10块钱,爬上3楼,对着色盲表念了一个69,对着视力表只需要用一只眼睛测两个读数,所谓的“体检”,一共也就10秒钟。

拿着盖着章的那张纸,俺们仨先是再走回2站地,走回车,然后再堵半个小时——也就是说,为了这10秒,俺们差不多消耗了1个半小时。回到交通大队,进了大厅,发现粑粑复印了旧驾照但没有复印身份证。粑粑问民警,复印机在哪里?

民警叔叔说,现在这里没有复印机了。

可是你们以前在旧楼里不是还有复印机吗?体检搬走了,复印机也搬走了?

民警叔叔也无奈地说,是啊,现在复印机体检什么的都不在这儿了,都剥离了。(“剥离”?这是为了显得专业化嘛?)

那去哪里复印?

民警叔叔说,出门走过一个街口,拐个弯,有个小铺子,可以复印。

然后我爸就又出去复印去了。后来取了号,坐在无比喧嚣的大厅里等了1个半小时。而特别爱上厕所的大Joy只是庆幸好在交通大队搬家没把公共厕所落下,不然我还不知道最近的一个麦当劳或肯德基需要走几个街口呢!

而大厅无比喧嚣的原因是,办事窗口和等候大厅是通体一个回音空间,电脑报号设备不仅响亮,而且貌似还有点毛病,有些窗口的号基本是“一叫就停不下来”,直到又有窗口叫号为止。因此一个偌大的大厅里就永远回荡着宏亮的叫号声,谁也甭想听见谁。其实,如果设备稍微靠谱点,或者如很多签证中心一样,把办公区和等候区稍微隔离一下,就不会那么的噪。

终于等到了。到了窗口,民警咕哝了一句,我跟我爹都没听见,我探身问了个“您说什么?”

结果一声巨大的“十块!!!!!!!!!!!!”,把我吓了一激灵,条件反射地往后打了一趔趄。

警官被逗笑了,那场景我估计是挺滑稽的,因为我爸在旁边也忍不住笑——民警解释说这喇叭质量不好,声音时大时小,尤其我站的位置正好是小喇叭的位置——虽然我知道那警官确实不是故意拿喇叭吼我,但是30多度的天儿,在嘈杂的大厅等了半天还附赠一身冷汗,我可真没这幽默感。

还好这警官办事还挺利落的。手续办完了,走出交通大队的大门的时候,虽然俺还有点惊魂未定,但经过这一下午的折腾,拿着手续跟爸妈一起走出交通大队的大门的时候,心理却居然还有点如释重负地欣喜外加成就感。

想起了这回北京见到了久闻大名的“良心油条哥”海报,据说我们现在是生活在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可以评劳模的年代,所以我想我有“每办完一件该办的小事都值得庆祝一下”的想法也属正常,因为办事过程中每一个幺蛾子都会让我们倍加珍惜事成之后的来之不易,你说以这是不是生生把日子过成段子的节奏?

IMG_6125

回家的路上,我就忍不住跟我娘嘚嘚,他们咋不学学俞可平说的“民主是个好东西”呀。我妈问我怎讲。我说,你想啊,要搁民主竞选,把原本便利的程序变得这么折腾人,安这么差的喇叭,那你下次还想不想被选上啦?

道理就这么简单。也没那么简单。

其实各种吐槽都会被一句话打败,借用台湾话说,那就是:“你想怎样?” 问题就是其实不能怎样,很多槽点都是环环相扣,不是一个人一件事就能除根治本的,但反过来,当每个人都不作为的时候,这些槽点就浑浑噩噩地结成了一个被称之为“体制问题”的迷一样的存在。然后呢,然后去讲理就不如去Alahouse来杯鸡尾酒压惊消气来得奏效,然后从前的一句调侃就会变成如今的一句感慨:凑合活着吧。

IMG_6197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回北京就吐吐槽呗-3

每次回北京都会看几个展览,试几个馆子,逛几次街的,但这回没怎么折腾,因为每次回国都感觉北京的出行成本越来越高,涨幅比通货膨胀还快,这回赶上限行,更是觉得——“出门”就是一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比如以前从方庄去北医吧,我都是以“去趟天津”来衡量的,现在车堵的,基本是得打着“去趟保定”的谱。地铁倒是靠谱,但也很漫长,而且大热天,地上限行大家就都挤地下去了,去调研总不好一身臭汗地跟人家见面吧。所以基本上任何约大Joy基本上都得提前2-3小时出门,包里揣本书,万一中大奖早到了,找地方先看会书呗!

不过还是看了三个展览,除了之前提到过的逛三联时顺便看的美术馆的展览,还有一个是在侨福芳草地吃饭的时候顺便看的“人和鲨鱼”的展览,唯一一个特意去看的展览时中央美院做的对文金扬的一个特展——临走前一天看的,那天早上在清华讲课,下午展览开幕式,人家邀请我麻麻,我算计着从清华到望京中午估计不堵车,讲完课就飞驰到央美,蹭着麻麻的面子附庸风雅去了,啊哈哈哈哈

IMG_6475

俺和麻麻的朋友,背景海报里“艺理弘通”就是文金扬特展的名字啦。挺值得一看的展览,因为我特喜欢他那一辈及以前的中国美术家的中西融合的,真是好看。尤其文金扬是个被低估的画家,这家伙很厉害的哦,应该说他是推进中国透视学教育的学院派吧,俺小时候家里就有他编写的这本色彩学——

3《绘画色彩学》 山东人民出版社 1982 年

那个芳草地“人和鲨鱼”的展览也挺好看的。以前没来过侨福芳草地,这回还是第一次看见北京一个商场把展品嵌合在商场各个角落呢,挺好看的,下面是进门就是一群银鲨游过~~

IMG_6164

地下鼎泰丰包za旁边是一个集中展区——

IMG_6213

鼎泰丰~好吃呀!上次好像还是在西单大悦城和Haidan一起吃的呢吧。yum yum yum

这个展览看过两次,因为除了追在小巴屁股后面亦步亦趋地学术了一把之外,还和表妹来了一次(顺便在寒舍羲和成功怂恿我不喝酒的表妹消费了一杯鸡尾酒,我觉得这是任何一个负责任的表姐应该做da!是吧,喜洋洋,啊哈哈哈哈)。

不过让我表妹更兴奋的是展区旁边,一个餐馆外面的Star Wars的人物雕塑,她远远望见就嗖地跳过去,迅速在旁边摆好pose,比划说赶紧拍照赶紧拍照。

这丫头居然还喜欢Star Wars?她说,嗯~哼~。

我接着问了她一个经典问题:Star Wars和Star Trek哪个更好看?

我妹无比肯定地说:当然是Star Wars了。

然后她开启唐僧模式,絮絮叨叨地跟我嘚嘚各种我根本听不懂的两个系列的对比——本来我想挑衅她说TBBT里的geek们貌似更喜欢Star Trek, 但我妹是个以一串A+进入布朗大学8年制医学院把看Ayn Rand当消遣的主,我压根就觉得她是个外星人,所以在外星际问题上,我决定还是不跟她抬杠了。

嗯,我妹说Star Wars更好看,那就是Star Wars更好看!

而她姐姐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继续看Doctor Who。

——哎,大家知道我为啥转行不学医了吧…… T.T 在俺们家生存压力多大呀!

3条评论

Filed under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回北京就吐吐槽呗-2

中文有句话叫旁观者清,还真是,有些事情是需要些距离才能感受到的。

比如,不被英国饿过,咋能完全体会北京食物的美好聂?哈哈哈哈……

那天我还跟小巴说,去英国留学之前,仗着国内地大物博啥都有,我是超级挑食的,比如荷兰豆不吃,油菜不吃,芦笋不吃,木耳基本不吃,生菜做熟了不吃,青椒也不吃,因为我压根觉得青椒和洋葱一样,都不叫菜,它们跟葱姜蒜一样属于”佐料”(至少以前在我姑姑家吃饭,满桌子的菜,谁还有肚子扒拉洋葱青椒啊!),喔,还有其实胡萝卜基本也不爱吃…..

然后到浪荡读书,等圣诞节的时候,我就什么都吃了。啊哈哈哈哈……(喜洋洋你不好笑得太嚣张哈,电脑是有摄像头的哈!)

当然,距离也能帮助感知一些稍微严肃点的事。比如刚回北京,说看会儿电视吧,拿个遥控器换台,按,按,按,怎么电视老是一个画面就是换不了台呢?心说,遥控器没电池了?

又伸着胳膊冲着电视按了一通,然后俺忽然明白了——

遥控器没问题,频道其实一直在换,问题是当时是7点刚过,新闻联播时间……

你没觉得,尤其在这个网络时代,所有电视台都在每天某个特定时刻集体转播同一台节目,是个挺神奇的事情嘛?

我觉得绝大部分在国内生活的人也都好久没7点那会儿看电视了吧,今晚可以试试,那场面,熟悉又陌生哈。

另外我这回发现国内早上4-5点钟重播的节目都挺好的,倒时差的时候,俺就抱个冰镇西瓜盯着电视看,节目名字都忘了,好多语言类文艺节目,反正八卦点李渔呀,芥子园画谱呀啥啥的,挺好玩的,等大家吃早饭的时候,我都觉得我都上完早自习啦!哈哈哈哈~

相比之下这回,当然是赶上特殊时期嘛,晚上的节目几乎每个台都在“哒哒哒”,“砰砰砰”,每个台都在讲述不同的故事,但情节都是这样的——

1

黄金时段尺度好大好暴力呀!连少儿台的动画片都是新制作的革命故事——我后来还查了一下呢,确切的说,这是中宣部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重点推出的三部动画片——三部动画片在俺倒时差的过程中都看了几眼喔!

我能说,我怎么觉得把抗日故事用日范儿动画表现出来,那感觉是超级诡异——

3 4

还有,这个抗日小英雄别名是叫忘剪头的哈利波特嘛——

2

不是我爱吐槽,翻出俺家书柜里那些老小儿书,一幅幅画的都挺好的呀,中国连环画的画法失传了哇?与时俱进就是山寨呀?

太毁三观了吧也,俺看了也想干这个——

6302494384

泱泱大国,我咋觉得现在的潜规则是“原创你就输了”聂?所以这回看了王小峰那小600页的三联作品集,《只有大众,没有文化》,还真是感慨,虽然王小峰说的主要是音乐产业。

IMG_6538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回北京就吐吐槽呗-1

IMG_6536

上图是夏天毕业典礼的时候,学院里参加毕业典礼的同事一起拍的,基本就是一博士袍fashion show,可见博士择校,袍子确实要考虑呀。

另外,找得着大Joy嘛?嘎嘎嘎嘎

这邮件也是回英国后才看见的。这回大概是因为赶上阅兵,国内网络封锁得好死呀,比如gmail那是连用学校的VPN也爬不上去呀,然后回家邮箱里80多封邮件,这两天没干别的,就补邮件了,哈哈。今早忽然想起来答应review的四个grant application也是因为在北京的时候爬不上去网没弄呢,赶紧也补上了。

哎呀妈呀,第一次从北京回来觉得掉队了呀!你说咱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每天呼着霾吃着地沟油,还怕这点网络污染呀?咱连法西斯都战胜了,还怕输给google search呀?

既然回咱北京了,就吐吐槽呗。

这回北京天气挺好的,俺是在世锦赛限行第一天到的,基本限行结束俺也打包回家了。

你看像大Joy这么有觉悟的人,到北京的第二天就让我爹开车带我们去美术馆看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的美术展了——

IMG_5983

确切的说,大Joy的习惯是先去三联书店报到淘书,顺便看展览,赶上什么看什么,嘿嘿。当时不知道有这个展览,早上差不多开门的时间到的,小保安开始拦着不让停车,我们问为啥,小保安说,“今天闭馆,因为今天有领导来。”

我们说:“矮马,多大的领导来呀,老百姓都不许艺术啦?”我们又指着售票口排着队的十几个人说,“那他们是来干嘛的呀?”

小保安也笑着很无辜地说:“我也不知道啊,今天开幕式领导来,昨天告诉我们说今天闭馆,但有群众不知道,今早就来排队了,所以可能一会儿还是让他们进来吧。”

我也挺理解小保安的无奈的,“不明真相群众”真是不好办。

转了一圈停了车再走回美术馆的时候,已经开始发票放人了。估计最后主办方也琢磨明白了,得放进去点群众当群众,不然没有我们这些零零散散在后面站着的群众围观,如何能体现有座位的领导们的优越性啊——

IMG_5984

在等待各位从来没听过的领导用传统发言腔抑扬顿挫地宣读各种耳熟能详的意义的时候,群众大Joy特别想嚎一声:嗷喔~~~

IMG_5986

……

嗯,不过展览里的木板画还是挺好看的,自从俺家买了那幅猫抓小鸟的木板画之后,俺就很留意木板画了,尤其《新知》杂志也忘了是哪一期了,还介绍过木版画之所以在中国革命时期流行的原因。

我的一个比较突出的感受是,在画面里,“别人”永远是卑谦的失败者——

IMG_6009

有一幅两幅,我是很可以理解的,但满展厅“卑谦的他者”,其实有点怪怪的哈

尤其有一幅画——

IMG_6026

这是香港回归交接仪式的情景。这幅画我看了就觉得爱国主义似乎有些过了头——我记得很久以前在哪个地方读到过,查尔斯王子对参加交接仪式是特别有准备的,因为要交接得有尊严(同时也算是对中国的外交尊重),所以特意交代了说所有英方人员不要表露出任何失落的表情——我记得当时读到此我还嘿嘿暗笑,心说他那个八字眉不流露出sad也够有挑战性的。

总之,所以我觉得这种好像小时候小学课本里才会出现的老外极度失落又低头的图像明显是上纲上线的演绎呀。

回家搜了一下照片,当时驼背的查尔斯是这样的——

scmp_30jun97_ns_hands1

对比两张图,气氛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这么吐槽,肯定招有些爱国赤子不乐意,但我只是不得不感叹,堂堂中国美术馆的展览呀!如果一个国家的尊严还是建立在打压其他国家尊严的基础上的话,那这个国家是不是还是自信不足呢?这种爱国情怀是不是稍显简单粗暴呢?

也许俺是又习惯性联想多了,也许展览不是这么看的,因为看展览的时候,在一个展厅正撞上领导团从反方向来,肩章上都绣着总政呀什么的,基本是工作人员重点介绍这是张三还是李四创作的,然后领导们这个那个你和我应地蜻蜓点水地指点一下呼啸而过。

IMG_6007

我还有另外一个给大家添麻烦的问题:为什么在如此爱国的展览里,在上面这幅《胜利女神》中,飘荡在鸟巢之上的胜利女神居然是个歪国女人呀?莫非在美女面前我们要普世主义嘛?嫦娥不好用,花木兰也可以的呀。哈哈哈哈

IMG_6031

领导撤去之后,美术馆正厅迎面就是上面这张习大大与民国范的北大学生。但翻看8月份的GQ,觉得上图想表达的估计搁当下也算西洋景了,因为我发现国内新一辈赢家是善钻营的孙宇晨和又红又专的梁植。

顺便说一句,GQ也够牛的,让事实说话,损人通篇不带脏字的。

1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北京归来

各位,我从北京回来啦!

这回在北京呆的时间好短呀,才20天,感觉时差没倒过来呢,就又回来了。

刚才在整理照片的时候,看着在北京饭桌上拍的那一盘盘好吃的一杯杯好喝的,即便其实味道一般般的,现在再看照片依然忍不住流口水呀!哈哈哈哈~

我觉得长时间在各个大陆生活的同学们是不能理解岛国人民的“缺嘴”的——有些东西不是英国没有,而是岛国蹲熟的味道根本比不上大陆上自然熟的呀,北京的西瓜就不用说了,葡萄也是,那天在家吃饭,俺那(不太会做饭的)小姨做了一盘烧茄子,哎呀妈呀,我都觉得好下饭呀!yum yum mmm mmmm…. 大Joy埋头扒拉着碗里的饭,吃的那叫一个忘情呀!

忽然粑粑探头过来,不解地低声问:“就吃一破茄子你瞎哼哼什么?”

——每次回想这情景,我都笑喷。

后来每次跟粑粑麻麻一起吃饭,大Joy都尽力控制各种馋涎欲滴的心花怒放及脑袋里播放的与咀嚼同步的各种欢快小曲儿~

哎呀,舔舔嘴巴,北京的生活好美味!

北京之旅,照例好多八卦,等俺消化消化,捋出个逻辑来慢慢嘚嘚。

所以还是从两张别人的照片说起,第一张是专业摄影师拍的俺表弟婚礼的照片——我之前吹过不仅我表弟帅,而且他的伴郎们都特帅,不过咱的iphone太不给力了,这回看我说的没错吧——

IMG_6424

可见人以类聚哎,帅哥也是扎堆D!

另一张照片是大Joy今年三个硕士生在交完硕士毕业论文之后发来的——

IMG_5778

三个学生很可爱,分别来自泰国,英国和美国,因为第一学期的时候同时选了大Joy的课,成了好朋友,后来仨人(成功被大Joy忽悠)硕士论文想做的课题都是科技社会学,都选俺来当导师——诚实的说,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个OCD的老师,好像在北京看到的他们仨分别发给我的最后一稿,明知道他们只还有几天的功夫了,我还是忍不住满篇修改意见,自己都觉得自己手欠,回复完邮件自己都觉得这老师是够烦的,不过“不提出异议来,我难受;提出异议来,他们难受”,算计了一下,我觉得还是让他们难受一下吧!能改多少是多少嘛——再后来就是收到上面这张照片了,我猜这大概是Whistable的海边。三个学生说,论文交了,想一起对大Joy表示感谢,本来想邀大Joy一起喝小酒的,但得知俺在北京调研,三人就自己庆祝去了。

看到这张照片大Joy是开心满足又有点小激动哦!

这回北京行失算的地方是,日期是很早定下的,然后才知道有阅兵呀,世锦赛呀等等,从到北京的那天开始北京开始限行,而且中间的小长假前后基本都无法出行呀。但好处是,难得有时间在家整理——我以前的书房现在是我娘的画房,俺的写字台早就成了麻麻的写字台,但你绝对不会相信,我写字台所有抽屉都没有被动过!因为我娘说我的东西她和我粑粑不好插手收拾。所以8个抽屉完全保持2005年9月第一次来英国读书时(乱七八糟)的样子!!!

哎呀妈呀,你说我爸妈是不是该颁发个尊重隐私勋章咧?(因为抽屉里除了在博客时代之前大Joy各种吐槽集锦,还有一沓情书的呀!嘎嘎嘎嘎嘎嘎)

不过这回大Joy彻底收拾了一下这几个抽屉,腾出半边来给麻麻用。

在收拾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好玩的东西,比如大Joy8年级时的学生证——

IMG_6356

啊哈哈哈哈,好怂好nerdy的小豆包呀!

还发现了8年级的成绩单,完全没印象,自己都好惊讶呀——

IMG_6313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理科生(后来在二中时咱都是理科实验班的好哇),但看见了嘛,也许咱注定是做社会科学的,在加州时,俺居然唯一的B+是Science!!!啊哈哈哈哈哈哈~

而且英语居然是A+!——要知道7年级的时候大Joy一句英语都不会说的呀!而这个Horner Jr High在当时是学区里派第二的好学校哦!哎呀妈呀,忽然觉得自己好tong明呀!

另一个让大Joy自己都大跌眼镜的关于自己小时候英语还真是不错的证据是下面这个在二中上高一的时候,写的英语作文。没有标题,从内容推断大概当时老师让写一篇关于对当时教学看法的作文,看傻大胆大Joy吐槽了些啥——

IMG_6345

“有些课文写的不是老掉牙就是满纸荒唐言(lunatic),让我讨厌。”

——哇塞,高一还知道lunatic呐!小词汇量是不是不错呀?

后面还意犹未尽地继续絮叨说:“每次遇到这种无鸟的课文,我就祈祷老师好歹能问个‘歪’或‘你们觉得呢’”……

啊哈哈哈哈哈哈~~难怪我那高中班主任曾经愤愤地批评我是“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和“个人主义”(其实她当时说了4个主义的,但当时第一次被和这么多“主义”联系在一起,处于青春期的大Joy都被自己惊呆啦!所以一激动第四个主义没过脑子,想不起来了)。

好在大Joy有个很好的英语老师,那篇作文最后的评语如下——

IMG_6344 copy

其实二中传统上一直是个很自由争辩的学校。

在抽屉里还发现高三时跟粑粑麻麻去大观园玩的门票,当时没张门票都免费拍张照片,借着粑粑麻麻的名额,俺就有了下面这个三连拍——

IMG_6309

啊哈哈哈哈~

不过高三/大一的时候,自我认知其实是这个样子的——

IMG_6329

抽屉里居然还有北医时的药理实验报告——

IMG_6339

还有一张毕业照——

IMG_6360

找了半天,居然没有我。当时心里一阵紧张——咋,我居然连毕业照也翘课了?——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大家7年制毕业的时候的合影,而大Joy5年本科毕业就选择撤退了……你说这里会出多少个主任和院长呢?

另外,仔细一看,矮油,毕业照是以白菜为中心展开的。

最后显摆一张从北京回程的照片——居然很运气的旁边没有人,所以AC就有了自己的座位:

IMG_6491

可以想象,拍完这张照片,邻座的旅客都向我投来“药不能停”的警惕目光,哈哈哈哈……

1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