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5

美国水牛

上周二坐在巴黎咖灰馆里望天的时候,听见侧面一桌两个美国胖老太太聊天。

其中一个问:“今天这么玩还行吧?”

另一个说:“嗯,谢谢你这么安排,而且我发觉英国人的five-a-day(每天吃5单位的蔬菜或水果)是非常正确的,我以后也(像今天)这么做。”

我在一旁偷笑,心说在法国街头大声歌颂英国人,这么没心眼的事情也就美国人能做出来。忍不住好奇扭头看看这位被英国人启发的美国同志今天吃了啥—— 只见在这位胖老太面前放着:

一杯可乐残骸,一杯布丁残骸,一块蛋糕残骸,还有一小碗水果沙拉残骸……

介个……她以为英国人的意思是在现有食谱之上再加上个five-a-day嘛?!

------------------------ American-Buffalo-Wyndhams-77-700x455 周末小巴去伦敦看话剧《美国水牛》(American Buffalo)——俺俩期待这一天好久好久啦!因为主演是Damian Lewis和John Goodman哎!——你知道Goodman来伦敦演话剧这是在俺们英国小报都上头条了哎。矮马,英美大腕联袂,自然吸引各国观众,场场爆满呀。

俺俩在第7排黄金座位坐下——抢下这两张票也是废了N功夫啊——之后进来一对美国夫妇,在我们旁边坐下,那位女士随即掏出了一盒Maltesers开心地吃起来,一盒呀!如下图——

IMG_3856

yum yum yum yum….吃的好欢乐呀!

话剧就在yum yum yum声中开始了,好好看!其实在《国土安全》里没觉得Damian Lewis演技怎么牛——都被女主角盖过去了——这回发现他演戏确实太牛啦!

----------------------------------

另一个比较牛比较欢乐的是周四一个大Joy此前支招的一个美国小哥经过面试拿到了全额博士奖学金,开学来做大Joy的第6个博士生,嘎嘎嘎嘎嘎嘎

说是“小哥”其实也不小,个头有点矮,确切的说是矮矮壮壮的,也是有老婆有狗的人了——我隐约觉得在他们家,狗基本上属于俺们家AC的地位,因为面试之后来我办公室里聊天,我问他,“你和你老婆(都在英国念的研究生)以后还打算回美国嘛?”他说,“估计不会了吧……尤其是现在我们的狗也过来了,它也挺喜欢英国的……” ==||

拿了奖学金小哥很高兴,说周末陪朋友去跑Tough Mudder障碍跑去!

我就想象了一下矮矮壮壮的他在泥地里挣扎的样子,爱运动的孩纸不太容易郁闷哈,哈哈哈哈,然后心里做了个笔记:以后博士期间万一遇到瓶颈,可以让他去Tough Mudder一下就好了。嘎嘎嘎嘎嘎

6条评论

Filed under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巴黎一日游

IMG_3666

周一在巴黎开完会,大Joy的原计划的是晚上就坐火车回英国的, 结果法国大叔G一如既往地糊涂,又把票给我订错了,订成了周二晚上的了。 >.<!! 其实这个错误我上周的时候发现了,原本想写个邮件让修正的,但历史经验证明,和这个叔叔用英文交流实在很痛苦,而且这学期是考试学期,也不需要讲课……

所以这回我打算将错就错,干脆在巴黎玩一天=P

周一晚上会议结束,在reception上一肚子小酒下肚,“无忧无虑”地大Joy开始在拉丁区溜达觅食。 那会儿还真挺晚的了——在法国开会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吃的特别好,加上这次级别高,居然一个“塞米奈何”(seminar)安排了一个3-course,白桌布高脚杯的午餐,觥筹交错的,等午饭吃完要继续开会的时候,大Joy都困了。坏处是拖堂,严重拖堂。到6点半主办单位还在讲长达20多分钟的结束语的时候,我就特别庆幸此前有那么隆重的午餐。

不过再隆重的午餐也顶不到8点呀,所以没溜达多远,俺就随便拣了一个餐馆坐了下来,点了一个三文鱼——如开篇图片——端上来的时候俺就又禁不住赞叹,话说做饭还是法国人会折腾!

吃到一半,无意中看到墙上的老照片,貌似这个馆子还挺有历史,手机上搜了搜,好像19世纪末就是骚客文人吞云吐雾纸上谈兵的好去处,从萨特到Johnny Depp都来吃过——别说,Johnny Depp在From Hell那个电影里在澡盆里喝苦艾酒那段倒是很“富牢骚范儿”(philosopher)。

但我怎么觉得在拉丁区恨不得进个有点门脸的小馆,就说萨特来吃过呢?——由此说来,原来萨特也是一吃货,嗯。

酒足饭饱,回到酒店,马上开始研究——研究第二天去哪里哈皮。嘎嘎嘎嘎~ 可惜周二很多美术馆都关门。本来想去德拉克罗瓦美术馆的,结果关门;想去巴尔扎克故居,也关门。奥赛,蓬皮杜之类的4月份刚看完还没有新展览。

去哪里呢?Hmmmmmm……

IMG_3719

最后就把我给郁闷到这里来了——罗丹美术馆。

之前来过一次但也是正赶上关门,所以这回正好把人生完整一下。

排队买票的时候,被告知说主楼正在装修,只有花园和一个展厅开放,大Joy还挺失望的,心说又相当于白来了,但进去之后才发现:哇—噻—,简直就是一个世外桃源呀!

IMG_3755

花园太漂亮了,照片中的只是主干道部分,两侧分别还有侧道,面积简直让人觉得和旁边的荣军院没什么区别,而且罗丹的很多著名的雕塑都放在花园了,尤其开放的展厅里还有各种坯子草稿什么的,所以也挺饱眼福的。

确切的说,是挺震撼的。虽然以前零星看过罗丹的作品,但这是我第一次同时看到这么多的罗丹——兴荤地向麻麻显摆,麻麻很潇洒地说去年北京举办过罗丹特展,她早看过啦!——臭显失败。

其实平时我是没耐心看雕塑的,别看大Joy麻麻以前是想当个雕塑家的,可那点审美可一点没遗传,我一直觉得雕塑没大意思——即便是在罗马每天贝尼尼米开朗琪罗地招呼,也依然停留在教科书上的理性欣赏,没有过特别的触动。但罗丹的雕塑稍显特别,因为生命感特别强——以前在布鲁日的时候曾经看过一只罗丹雕塑的手,虽然只是个局部,但能让你盯好久。而这次更是如此,也许这回是第一次专程看雕塑,大Joy第一次发现罗丹可以让即便简单的肢体动作都那么富含感情,恨不得让你觉得每一块肌肉都有那么多情绪。

当你在发现作品不仅在传达信息,而且在传递情感的时候,那就不仅是觉得好看了,而是震撼了。我终于有点明白了什么叫“形体语言”。然后我就在琢磨——要是雕塑家和舞蹈家一起合作去编舞,或者一起雕塑,会不会是挺有趣的事情呢?

还有一件好玩的事情,即之前听说过罗丹当年给巴尔扎克雕了个像,结果因为太不像了,定制塑像的组织公开退订了。这回在巴黎见到了这个著名的“退稿”:

IMG_3732

矮油,怎么把巴尔扎克雕得跟刘欢似的聂?难怪人家退稿。啊哈哈哈哈~

后来在回英国的火车上看到一段更逗的八卦:据说当时这个雕塑出炉之后,大家纷纷猜测罗丹罗大师雕的神马东东,有的人判断说“大师雕的是个雪人!”,有的人说“不对,是只麻袋!”,还有的人说“你们都错啦,是个海豹!”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这都神一般的想象力啊。

不过我不得不为罗丹叫屈——也就是欺负雕塑作品好挪地,轻易地就把人家给拒了,但凡罗丹把这个雕塑做大一点,尺寸跟埃菲尔铁塔似的,或者卢浮宫外那个玻璃Toblerone似的,让你挪也挪不走,我看没准法国人抱怨着抱怨着也就看习惯了。

从罗丹美术馆出来,大Joy又蹿到了毕加索美术馆——这也是第一次去,因为2012年住在巴黎的时候,这个美术馆一直在装修。

毕加索的作品更是世界各地铺天盖地,大小特展也经常有,但这个美术馆依然是个特别值得一去的地方——绝对值得咱在外面排了50分钟的队哇!

里面全面收集了毕加索各个时期的作品,以强大的系统性再次向你展示毕加索天才天才就是天才。但除此之外,我觉得最值得看的,或者说让我觉得收获最大的一个是顶层他晚期重拾重译莫奈,马奈等大师名画主题的几幅作品,另一个则是毕加索自己的藏画——这真是给人提供了一个特别好的理解毕加索绘画思路的方式。最让我惊叹的是他收藏的几幅雷诺阿,平时看雷诺阿首先想到的肯定是色彩,但我觉得毕加索从雷诺阿那里看到的是塑型与空间,反过来让我对雷诺阿的画也有了新认识呢。

另外,这个美术馆里还有不少毕加索的雕塑作品哦!——当然,我对此就没什么兴趣了,我只想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手工如果是我做出来就是悲桑,而毕加索做出来就是艺术品聂?

IMG_3788

8条评论

Filed under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大Joy的神回复

下午2点多回家,小巴饥肠辘辘望眼欲穿地跑来开门,说你可回来了,赶紧一块吃午饭吧!我一愣,说,我吃过了啊,我早上短信你说I’ll eat in my office啊。小巴说,哎~?你早上明明短信说让我等你,说let’s eat together啊。

是我大脑短路打错了字还是小巴眼花看错了词?——还好短信的好处就是有证据,翻出记录一查:

早上小巴短信问我,学校有饭吗?我也可在外面吃。

当时正在奔赴下一个meeting的大Joy行进中扫了一眼屏幕,匆忙中迅速回复了一句:“Have lunch with me.” -咱本来是个陈述句,表示俺带饭了,结果因为省略了一个主语,I,居然确实很像祈使句哎~

而半个小时后从meeting出来,看见小巴回复了好几个星星眼,我以为是他说:“好耶!外面吃去喽!” 所以这事就翻篇儿了,丝毫没再多想。小巴瀑布汗说,我那是表示 “好耶!老婆和我一起午饭哦!”

啊哈哈哈哈~在大Joy笑的前仰后合的时候,饿得确实已经星星眼地小巴怨念地去厨房啃面包了。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