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懒人间四月天

IMG_3453

对此博客标题有同感的同学请举手!

我想至少在大不了颠儿小岛上的同学们都会很有同感吧!那天在微信上还跟 @松木木木 同学说呢,每年英国四月份的时候都让人满心长草,因为在漫长的湿冷之后终于见到一抹阳光,矮马,那幸福感爆棚啊,别说世界那么大了,就是俺家院子那么小我也想“去看看”呀!

不过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大Joy效率最低的时候,除了抵制不住阳光的撩吃满脑子的疯之外,还有漫天的各种花粉呀孢子呀,哎呀妈呀,每年这个时候大Joy那双敏感的眼睛就过敏的一塌糊涂,猛点眼药水,吃脱敏的胶囊,坐在电脑前不一会儿两眼又睁不开了……==||——还真不是咱不爱学习,因为每年这会儿看漫画一样睁不开眼睛……

既然码字儿费劲,就干点别的吧。

那天三只学术女约好同时甩开自己的男人和女人们,来此三只女人的聚餐。大Joy很兴混,马上自告奋勇说我备酒我备酒,当然这里有一个原因是大Joy也是三只文雅的女人里对酒最事儿的。

其实我备酒这话刚出口我就后悔了,因为一年前买酒娃娃脸外加帽衫打扮的大Joy居然还被查了ID,而且这年头如果你不开车,又不是随身带护照的神经病,注有生辰八字的ID还真不多,上次幸亏是大英图书馆的阅读证莫名其妙地写了年龄才拿回的小酒,超受打击(嗯呐,这回你知道为啥大Joy总随身携带大英图书馆阅读证了吧?),因此一般没小巴在场本酒鬼买酒还是有点触的——尤其是后来那个阅读证过期了……==||

所以这回为了聚会去买酒之前大Joy还特意打扮了一下——帽衫是绝对不能穿了,改风衣吧,再来个文艺范儿的围脖儿~ 结果很顺利的把酒给买回来啦!哈哈!哈哈!哈哈!从收银台离开的那一瞬间觉得好开心呀!觉得自己好像长大啦!……然后等走到商店门口的时候就专为淡淡的忧桑‘怎么居然都没人查我ID啦?’……等走到街上的时候就进展为莫名的愤怒‘怎么居然都不怀疑一下我的年龄?我靠,莫非他觉得我已经老得根本不可能是21吗?’ 啊哈哈哈哈哈哈……亚洲脸容易嘛。

总之,买了小酒之后发现没有袋子——大Joy翻来翻去,翻出个某书店的标志性塑料袋,脑袋里马上想出了个闷骚的段子,自己觉得好好笑,好得意,把酒塞在里面,出门打车先去接B同事,然后一起去C同事家。

B同事刚钻进出租车,大Joy就迫不急待地抖自己那得意的包袱——俺晃晃里面两个酒瓶撞的叮当响的书店塑料袋说:你看,我带了今晚咱仨的‘reading’。

B同事愣了一下,然后尴尬地礼貌性哼哼了一下。

包袱居然没抖成,大Joy穷准不舍地又晃悠了一下,说,哎,你看到没有啊,这是咱仨的reading,多clever的笑话啊!

B同事干笑了一下,说,呵呵,我就琢磨这大概是个笑话,不好意思哈,可是我不知道XX是个书店啊。

大Joy瀑布汗!本来想得理不饶人地回击一下“就说你们做XX专业的没文化呐,只会算术不会看书!”,不过对方是个学术牛姐姐,大Joy也就忍了。但包袱没抖成,真!郁!闷!

到了C姐姐家,大Joy一进门执着地故伎重演:“看!我带来了咱仨今晚的reading!” C姐姐(有文化的法律系da!)马上反应过来,笑的前仰后合连说how clever! how clever!大Joy终于舒坦了!啊~~~~~

一晚上三只女人和一只猫围在一个小方桌和四把完全来路不同的椅子上交换着各种八卦和吐槽。

最逗的是,一瓶酒下肚,两位学术牛姐姐开始讨论“中年危机”(mid-life crisis)这个问题——说实话,虽然她们比大Joy年长几岁吧,但也真就是那么几岁而已——两位同事在议题之处,便很姐姐范儿地挥手跟我说:‘大Joy呀过几年你就明白了。’

俺就坐在那里啃着土豆片竖耳倾听,听了也就一分钟吧,俺就拍桌子问:“你们说的‘危机’是不是生理上是这个表现,比如夜间猛然惊醒满脑子都是还没干完的事,别人的错误绝对可以用来惩罚自己,比如学生一句无心的恶语根本挥都挥不去,一封邮件不措辞到完美发出去都让你挠一上午的墙,喝小酒的目的是帮助睡眠,然后开始质疑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被这么SB的事所扰呢……然后以上所有症状随着工龄越长表现越突出?”

两位姐姐说:对对对!

大Joy以骄傲的北医毕业生的身份诊断说:那个好像不叫中年危机,那个好像叫学术职业病。

然后,俺们仨都觉得需要开一瓶新的‘reading’……哈哈,喝到末班车,三只女人吐槽完毕各自回家,抱个各自的猫、熊、娃,释然睡去。

周一去上班,肯大还在放春假呢,主要就是见学生,见学生,见学生,见完第一个学生之后,同事说中午羽毛球男女混双,院里有个女同事临时来不了了,同事撺掇我去替补一下,而且使劲跟我说都是各系的老师,很不专业的,很随意的。算计了一下,比赛正好在两个学生约会之间,既然是“随意”的比赛,大Joy马上想起小时候和@喜洋洋 在她家楼下打羽毛球了(——事后觉得需要补一句,那才叫“随意”,o-kay?),大Joy居然就大脑短路地答应了。

后来来到球场,大Joy猛然发现全运动大厅,8个系的选手,一水的’Kent Sport’短裤短袖,只有大Joy穿着皮鞋和西裤(人家早上出门以为今天只做supervision的)——还有 毛 衣(==||)。矮马,虽然俺心里是瀑布汗呀,但现实是俺也不太敢出汗——不然玩疯了一会儿怎么supervision啊?

所以大Joy是脚踩皮鞋打了三场球,虽然咱比较臭球,但好歹也是经 @喜洋洋 骂出来的选手呀,虽然身体不太协调吧,但在同院的臭球篓子中间,也算每场被其他系打得落花流水得还算体面啦~嘎嘎嘎嘎~

从体育中心出来得意地奖励了自己一杯冰咖灰。一边嘬着咖灰,一边心里悄悄地(因为说出来会被人笑死呀)自我欣赏了一下说,哎呀,居然球场上还能赚到几分,咱不亏是每天跑2km的主呀~(当然这2km是跑步机上的,花粉过敏如大Joy,出门溜达个2km回来岂不是两只眼睛要肿成桃子啦。)

咳,其实写到这,我觉得我这人间四月天过得不懒,挺消耗卡路里的呀!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6 responses to “最懒人间四月天

  1. Amy

    被买酒那一段彻底折服niao~~~

  2. songmu

    彻底被考试季整惨的人飘过。哪里是考试季,根本就是整个一年就没好过过。。。

  3. 想我大着肚子去买酒还被查ID,你就释然了吧?美国是有多少teenager的麻麻啊。。。。

    • Joy

      啊哈哈哈哈~我N年前被查ID的时候,也曾气愤地竖起了四指,晃着戒指说“你看,我已经大龄得都婚了,呕嘅?” 收银员瞥了我一眼说,未成年早婚的多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