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5

娱乐记

不知是气候变暖还是太阳黑子,总之最近半年好像一下子很多歌手都出了近几年他们最好的专辑,比如Belle and Sebastian的Girls in Peacetime Want to Dance,绝对是他们最好的专辑,是一听就会喜欢的慢热曲子,再比如Plain White T’s的American Nights也不错,好几首的节奏正好适合跑步,开心。当然,最好听的是AC/DC的Rock or Bust,我觉得是他们这几年总体听起来最好的。

但每次我在自己书房里放AC/DC的时候,都会被小巴嘲笑为幼稚。幼稚嘛,幼稚嘛?大Joy不服。前两天开会的时候遇到我俩以前共同的一个丹麦同事,俩孩子的爹了,也小40了吧,午饭时无意中说起AC/DC,丹麦老A说,“AC/DC?我最喜欢的摇滚乐队。” ——嘎嘎嘎嘎,大Joy马上找到了自己不幼稚的证据。

老A对AC/DC的评价很精辟:reliable rock。

就是,在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年代找到一个靠谱的乐队容易嘛!

Acdc_logo111

--------------------------------

说完唱片说本书:Sarah Thornton的Seven Days in the Art World

art

买了好几年了,二手书店淘的,当时买是因为艺术界的人都说这本书是一本“社会学”著作——呵呵,没觉得应该把这话当真,买了一直没看,因为目录页看起来有点干也没什么前后联系——最怕的就是毫无逻辑平铺直述的“堆字儿”。后来还是看Grayson Perry提到了这本书,外加作者最近又出了本新的访谈录才看的(而年初的时候在书店翻了翻这本新出的书,目录依然让人摸不着头脑)。

还没看完,但是好好好好看呀!难怪人说是本“社会学”的书,大Joy一边看一边觉得这哪里是在看对当代艺术市场的描述啊,完全满眼都是data,data,data,一边看一边习惯性地想可以套用那些分析框架~即便你对社会分析没兴趣,但里面有很多精彩细节,带入感强,真是很好看的一本书

目前坐等Thornton那本新书的7月份软皮版!

------------------------------------

最后说一个ipad的新游戏:

The-Trace

一个故事型破案游戏,前两天看app store上热荐,下载了一个,好玩!线索设置的不错,动画也好——至少玩得不晕,哈哈!唯一的不足是一共就三“集”,一晚上就通关了,好短呀!!赶紧出下一季!

——————————————————————-

最后再加个小八卦:刚刚和修后院的公司老板聊天,因为看他手下的工人都40岁上下,和一般工程队那些零打碎敲的娃娃兵不太一样,而且商务与私人各种园艺业务都能做,所以就问他咋能在这个行业里搞的这么好。

老板很低调地说,他家做园林绿化(landscaping)已经三代了,他爷爷以前是给Highclere Castle修花园的,之后传给了他爸爸,然后又传给了他……

大Joy瞪大眼睛说:THE Highclere Castle?-就是拍唐顿庄园的那个?

要说英国人可真闷骚呀!幸亏大Joy在娱乐八卦方面还有点文化,不然搁小巴,他说这么委婉肯定白得瑟了。然后忽然想到前两天“采花送老婆”的工人大叔们,哇塞,难怪连他手下的工人都是剧情剧的范儿呀!

3条评论

Filed under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及其他”继续(下)

在余下的“及其他”里不得不说的是,英国最近正在举行全民大选。

我说的不是选首相,而是选英国的国鸟。

一共有10个备选鸟:http://www.votenationalbird.com

英国人一般最喜欢的是小Robin鸟

Robin-bird

好可爱的吧?

——问题是绝大部分Robin鸟不是英国出生da!!!是季节性迁徙过来的。

我觉得要是Robin当了国鸟,紧着压制移民的内政大臣Theresa May还不疯掉啦?

theresa-may-delivers-her-address-on-the-third-day-of-the-conservative-party-conference-pic-reuters-504673602

哈哈哈哈

我觉得Puffin最适合当英国的国鸟

puffin

因为你不觉得它那忧桑的眼睛,长得就特royal嘛?——

pc

——————————————————————————

八卦完英国的鸟,来八卦一下英国的工人。

话说英国啥事都要排队,修花园也是,矮马,恨不得得提前半年约。去年找了几个施工队,但都因为时间不合适,基本就不了了之了,今年可算在淡季的时候抢到了一个不错的施工队,这周开始正式动工。三个壮实的老英开着推土机就来啦!哈哈!

趴在窗台上看他们干活,免不了又是对英国人无数的感慨万千哈

先说一个好玩的:后院院墙边上的树要完全移除。按理说,工期紧任务重,你就拿个大锯大斧子的砍了不就完了嘛?不介,他们为了避免枝叶掉到邻居的院子里,因此拿着小电据一个枝叉一个枝叉地小小步分解这棵树。好比在“托尼盖”里头发都是一根一根的给你剪……天!真是个讲礼貌的民族,但这要锯到什么时候?

再说一个超有爱的:我家后院要铺石砖,因此基本要把所有的地都翻一遍。然后三个大叔(35-50的样子)就挥着铁锹开着推土机刨呀!哼哼哈嘿!但以前院子边上有一排小花儿,三个蜀黍停下来,把花采下来,集中放在一个铁桶里,说下班的时候再分赃,回家送各自老婆去!

IMG_1533 copy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及其他”继续 (上)

上周没八卦完,这周加点新料继续!嘿嘿。

在剑桥买的那张画已经让人觉得不虚此行,而第二天的讨论更是让人无比兴昏。老大的办公室让人羡慕,高大豁亮就不说了,尤其是办公室是在剑桥卡文迪许实验室旧址里——让我想起了很多北医的老楼:因为原初是为了承重物理化学仪器的,所以那石地板,矮马,杠杠的。不过现在实验室承重的是老大的书。而且最逗的是,临走前我发现老大旁边办公室是“Lamb教授”——这不会是老大成心选的吧?嘎嘎嘎嘎……

(各位新看客们或许不知,“老大”这个外号是源于她从我硕士开始就是我的导师,当时因为觉得她好牛(现在也觉得)所以博客上代号“老大”。而俺老大很多著名观点都是从克隆羊引发的,老大此生最着迷的就是羊。)

会议聊得爽快,很大原因是5个兴趣不相似但非常相投且又都是intersciplinary的人,跨学科这点可以从老大的博士后在书稿里居然同时把大Joy两本(内容完全不同的)书都引用了体现,矮马,大Joy好开心耶!!!=D

小型讨论的好处就是观点更加肆无忌惮地迸发和碰撞,一早开始的呜哩哇啦就直接进入正轨~灰色小细胞嗖嗖地消耗能量啊——不知道吧,当我们不做剧烈运动的时候,脑部消耗20-25%的卡路里呢,所以我常跟我的女学生们玩笑说,“好好学习灰常有助于减肥的哦!”——总之,像大Joy这样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的家伙,在一早上的热烈讨论,一顿美美的Frittata,和饭后又一段呜哩哇啦之后,蜷在老大办公室的沙发上,捧着一杯暖暖的甘草薄荷茶(居然还有这么诡异的味觉搭配!),在和煦的阳光照射下,听着其他人的继续讨论……大Joy就开始走神儿~

忽然听到老大说——“……而大Joy现在已然像个哲学家呀~”

——啊?哲学家?莫非是走神被发现了哇?马上竖起耳朵。只听老大接着说:“大Joy这是要成为中国的汉娜-阿伦特的节奏哇!”

哇哈哈哈哈哈~毕业这么久,每次听到老大表扬依然像打鸡血一样,大Joy正在放大的瞳孔顿时就又炯炯有神啦!

当然,也不是全都说的是学术。晚饭的时候,两个社会学者,三个人类学者就聊到了英国各种野生动物的话题,老大说她N年前刚来英国读书的时候(来的是俺们肯大哦!!!),英国同学在宿舍外放了一碗牛奶,说是给刺猬喝的。老大觉得这是英国学生的恶作剧,以为美国人都是好哄的呢——结果等傍晚时分,真的有刺猬来喝耶!老大和小伙伴们都惊呆啦!

桌上唯一的一个英国人很淡定地说:这是英国的奇怪传统,其实刺猬喝牛奶是不消化的,所以这两年刺猬貌似都移民到法国去了……

好冷的笑话。

啊哈哈哈哈……

除了刺猬,英国最常见的就是狐狸和野猫,话说都在江湖上行走,难免要撞面的,J说她看见过狐狸和野猫打架的情况,四只爪子一通乱抓腾,最后还是猫tong明,小狐狸夹着尾巴逃跑了。

我们一桌子貌似都是猫迷,所以大家听了这个故事都很欣喜,津津乐道于猫”out-foxed the fox”

而OCD大Joy情不自禁地就开始启动联想模式,开始想这句话怎么翻译在博客上呢?

想到的最接近的习惯语翻译是:猫狐媚过了狐狸

——你看中文和英语不一样,中文里狐狸不是聪明的象征,而是妖媚的象征。

最接近的语义翻译是:猫狐精过了狐狸

——可是总有些生硬,因为中文里聪明的代言动物是猴za!我们习惯于说“猴精猴精的”,不说“狐精狐精的”。

——可是英语里说人像猴子多少是贬义词,因为英语里猴子是没进化好的人,基本都是形容人“猴傻猴傻的”……

所以下次如果你看到一个搞学术的扒拉着一盘土豆泥嘿嘿傻笑,你就知道他/她未必是忽然“Eureka!”般地想到什么绝妙的理论,而可能就是陷在猴傻猴傻地自我联想中。

饭桌上关于动物的讨论还没有结束:老大分享说松鼠也是个很知分寸的动物,因为你看它们平时窜上窜下一副混不吝的样子,但其实它们很懂得见动物下菜碟哦。老大说,有一天她在自家后院看见有一只松鼠顺着电线横穿后院上空,但问题是电线杆子上有两根电线:一根特别细,一根比较粗,但粗的电线上停着一个啄木鸟——老大马上觉得有好戏看了——因为一般情况下,松鼠怕谁呀,随便个土鸽子落在电线上它照样横行不误,得土鸽子让道啊,但啄木鸟很厉害的哦!——果然,跑到离啄木鸟最近的一个电线桩子上后,松鼠同学左右张望审时度势了一下,啄木鸟一副假装没看见的样子,所以最后松鼠决定还是不招惹啄木鸟了,选择细的那根电线走。但那根电线好细呀!小松鼠那是走的颤颤巍巍,老大看的也是心惊胆战,之间走到一半,松鼠脚底一滑,嗖~!老大以为松鼠肯定得摔下来了,还好小爪子在最后一瞬间揪住了电线,然后用臂力又翻上了电线。矮马,太惊险了。想来当时小松鼠心里一定一直在骂街。但是更为让松鼠骂街的在后面——老大说,后来松鼠终于抵达了屋顶,但它不知道的是,这根它不常走的细电线引向的是一个独立的高屋顶——唯一的出口是还得是踩着钢丝走回去!!!

这情景用大连话说,就是“真是嗑儿了!!!”

啊哈哈哈哈……

听完这个故事,想到老大这个大牌人类学教授当时屏住呼吸观察松鼠和啄木鸟的社会关系,也是一件很可爱的事情呀!

6TyXKy6Rc

7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请客,剑桥及其他

上周末请@Cici珵 来家里吃饭。2-3年前俺俩在牛津见过一次,很开心,前一阵还是她聊吃我去伦敦蹭她公司的饭,大Joy才慢N拍地明白她敢情搬到伦敦了,然后就嚷嚷着让她来家里做客。

然后就跟小巴叨叨叨叨叨叨各种她网上写的让大Joy笑的前仰后合地段子——不过往往是事情叙述到一半俺先嘎嘎嘎嘎笑得半死,然后后边就翻译得不了了之。小巴听得是一头雾水,总之,最后问我,“你到底请的是哪路神仙?”——那confuzzled的急迫神情如果嫁接到考试卷子上,后面肯定加注半句‘critically discuss’。

大Joy眼珠转了好几圈,也不知从何说起,干脆告诉小巴说,“哎呀~,反正就是聊起来感觉很像白菜就是啦!”

这句话马上引起了小巴的极度重视(症状是:挺胸、直脖,竖耳,双目放光)——因为白菜在俺家地位多特殊呀,这神秘客人被比作白菜,肯定来头非凡呀!(……我觉得我好像完美地在同一句话里拍了两个美女马屁,啊哈哈哈哈)

总之,大Joy和小巴为周末大餐做了充分的准备——既然是“白菜范儿”嘛,那就不必客气啦,俺俩本着以把@Cici珵 当作试验小白鼠的原则,每个人在请客当天练了一道新菜,啊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Cici珵 来俺家做客也创下了两个第一:

1. 她是俺家第一个不喝酒的客人,所以本来俺家准备的气泡酒及红白葡萄酒马上下架,换成:可乐,健怡可乐,干姜水,汤力水,苦柠檬水……——还未等俺这个酒保把酒单报全,@Cici珵 就决定了:可乐,可乐,可乐。

2. 她是俺家来访的第一个真正的geek——俺俩同事都是搞文史哲的呀,连他们的老婆老公都是非文即政的。所以@Cici珵的到来,让我家顿时进入了21世纪——在俺俩吹嘘俺家最隐秘特点就是走到哪都有适合长时间阅读的椅子的时候,@Cici珵左右张望了一下,跟我们分享说,geek最喜欢的房子就是随处都有电线插头……

总之,很哈皮的八卦夜。周日起床继续码字,外加饕餮头天@Cici珵同学打飞的从比利时买来的Godiva。

------------------

周一去剑桥,这回去剑桥是老大组织了一个微型会,就5个人,内容主要是讨论其中2个人尚未发表的书稿,我觉得要折换成电影,这基本属于内部首映。我特喜欢参加这种会,因为人少谈得深入,而且永远好吃好喝。

下午的火车,算计着到了剑桥离晚饭至少还有一个半小时,而且一般小巴不跟着去的话,大Joy开会都两点一线,算计着这一个半小时在房间里闷得慌肿么办?所以出家门之前还往书包里塞了一本书(结果一字没看,原因见下)。

一路顺畅,火车上把最后一部分要讨论的书稿样章看完了,到了剑桥直接打车去国王学院——现在可能叫“哈利波特学院”会认知度更高。每次到牛津和剑桥都会觉得这两个小城的环境真是适合做学术呀~因为就凭那建筑,那蜿蜒小路,就让人特别想学~习~

IMG_1461 copy

出租车七拐八拐地,到地方了,交了车费,从后备箱里取了行李——本来心里盘算着带的那本书字体那么松,晚饭前肯定能翻完大半本吧——结果回头跟司机拜拜的时候,忽然看见街对面有个卖美术的画廊。得~看来要重新计划了:

把行李往房间里一堆,大Joy就又溜达出来了,到那画廊里转悠了转悠。画廊不大,其中一半以上是为“求生存”进的商业画,比如各种Quentin Blake的限量版,签名版,限量签名版——剑桥的店面不比伦敦便宜,可以理解哈。但还是有点有意思的东西,比如Alison Read的木版画,有几张是网上搜不到的——不是啥“著名艺术家”,但这个画家把木版画的简洁生动表现得很极致啦——尤其有一张倒挂在多层水晶灯下看着四处扑腾的小鸟干着急的猫,太好玩啦!可惜家里没地方挂,咽咽口水,算了,买了两个她手工做的小卡片,其中一张像极了表弟家的兹毛猫——

IMG_1472 copy

大Joy真正看上的是另外一幅画,只可惜这种事小巴不在俺也拿不了主意呀——因为俺俩喜欢的风格非常不一样,所以除了挂在各自书房的,家里的画绝对得事先商量,不然准有一个人怎么看怎么难受——在画廊墨迹了半天,心想回头再说吧,再给上面卡片结账的时候,我问老板娘,XXX的画你们还有没摆出来的嘛?

画廊老板娘眼睛一亮,说,矮油你好眼力呀,他是我现在店里有的我最喜欢的画家啦。

这倒不是老板娘为了促销随口说的,因为她径直走到一堆画板里,抽出一张这个画家画的,自言自语地说:我最喜欢这张,可是很多顾客不喜欢。

大Joy拍手大笑,因为那张恰恰也是大Joy看上的——所以事后我就回想,一个人是否在一个画店里有没有可能挑到画,其实是个很快就能判断的事情,因为这和你与画店老板的口味是否相投高度相关。比如后来我才发现,其实国王学院对面有两家画廊,但是下车的时候,我却只看见了这一家。很明显,有些臭味相投的东西(就算你戴着眼镜眼神不济也)会莫名地招呼你。

跟老板娘吐槽了一下小巴不在没法决定,而且这个画家的画也没在网上,老板娘让我用手机把这个画家的三幅画都拍下发给小巴,但其实手机拍摄反光效果挺烂。

总之,拎着刚买的两张卡片过马路,走过各种曲折的机关,回到房间,路过哈利波特的饭厅——我真的觉得俺们Goodenough的饭厅更好看耶!除了天顶,嗯。

IMG_1474 copy

回到房间跟小巴汇报瞄上一幅画,然后把三张图片发过去,居然其中一张小巴觉得尚可接受耶!✌️虽然不是大Joy最喜欢的那张,但其实和家里的氛围更合适——短信往来是:“中?”“中。”“买?”“买。”——嘎嘎嘎嘎,大Joy心中窃喜,不管怎么说,在小巴改变主意之前,飞毛腿跑回画廊,就这张啦!

画廊老板娘看俺这么快就回来了,就知道生意来了,她挺惊讶我没买那张最喜欢的。

我说:“这就叫生活中的妥协呀!”

老板娘点头表示赞同说:“妥协绝对是生活必需。我跟我先生也是好多观点不同呀,你看我先生去年一死翘翘(drop dead)”——她说得那么开心,我开始以为她开玩笑呢,谁想到她柳暗花明地忽然来了个drop dead,我措手不及地赶紧面部微笑肌全面回收,全面上线so sorry——老板娘继续说:“他一死翘翘,没人跟我唱反调了,结果我现在连个窗帘都挑不出来了。其实拿主意的本质就是做妥协。”

忽然空气变得很哲理,俺俩决定转向下一个问题:装什么框。

店员先摆出了几个可能符合条件的。选框和选画几乎是同等重要的一件事,鉴于交谈中画廊老板娘貌似和我想法差不多,我就邀请她一起拿主意,大Joy就跟她讲这幅画要挂在家里哪个地方,家具是什么,然后系统地分析了一下这幅画里哪种颜色和家里哪个部分配,哪个颜色需要用画框去调和一下,风格上又需要怎样的过渡……

大概大Joy启动了唐僧模式,老板娘跟我说:哇塞,你把这事都琢磨透透了吧?

我呵呵呵呵呲牙干笑,老板娘那神态让我想起周末@Cici珵 同学来俺家转悠一圈之后,扭头跟我说:“你处女座的吧?”

……人家双子座的也可以很细致嘛。

后来框也定了,填单交押金,在订单人那栏,因为此前提到我来剑桥开会,老板娘说:你是Dr,对吧?

我说,对呀。

老板娘很得意地说:“哎,我经常跟他们说,在剑桥这种地方一定不要常理做假设(认为女性是Mrs,男性是Dr),至少在剑桥,很多都是Mr陪Dr老婆开会来的呢!”

哈哈哈哈——幸好小巴不在,不然陪会的Dr小巴肯定巨汗。

总之,没到晚饭呢,一个多礼拜工资就没了,真是一次昂贵的会议呀!

本来还有别的要八卦,不过今天已经八卦困了,标题里“及其他”就等明儿个再说吧,碎叫碎叫。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