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5

2周综述

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学期理论上我已经“解放”了,没有任何课,我怎么居然上周还是没时间写博客,怎么每天还那么多学生的事情要处理?判作业,审核成绩,该论文,学生辅导,写推荐信……周五下午本来是skype面试一个在里约博士生,本来1小时就结束了,可是居然到家都晚上6点了……

Ugh!感觉就是乌七八糟的事情永远不断,周末一盘算,居然还欠着这个那个的各种“債”。然后每次给我爸我妈从家里打电话,我粑粑每次都习惯性地说“哦,在家呐?休假呢是吧?” 崩溃!挠墙!瀑布汗!——尤其我每次都是从家里打电话,所以我爹就总觉得如果我不在实验室,我就在玩……(可是文科没有实验室的好吧T.T)

那天听Radio 4的DID里采访一个老教授,她说自己老公经常抱怨自己工作过多,主持人问你一周工作多长时间呀?教授说,60多个小时吧。

当时听完,我还忍不住撇着嘴啧啧赞叹:难怪是牛教授,居然每周能比咱多做10个小时的工作呢!

随后就觉得自己完全被资本主义奴役了,哈哈哈哈——你得知道,英国法定的工作时间是每周37个小时,也就是说,我们所有的工资都是按37小时工作算的,而且大学里没有加班费一说,而且拿到 tenure之后,也不存在扣钱一说,也就是干好干坏一个样——不过除了极少数潇洒的(或者说放弃的),我还没听说哪个同事平均工作时间不会超过50个小时。

你说学术这个群体是不是都是自律的怪物?在同事间,咱有句名言,我说咱拿到tenured的都是“certified weirdos”。嘎嘎嘎嘎……

-----------------

而比学术还怪物的,就是医学界了。据说英国是对医学提升标准上比较严的国家之一,一般从医学院毕业差不多10-15年能做到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这个级别(不过我觉得和国内比起来,时间不算长吧?),这之前都是junior doctor。不管怎么说吧,最近有提议说要缩减提升所必要的继续教育课程要求。

我觉得按常理讲,这应该是喜大普奔的一个消息吧?苦逼的医学生涯终于有点人性了呀!——结果英国医师协会和各junior doctor团体强烈抗议哦!你怎么能不让他们学习呢?你怎么能在他们的考试上打折呢?

……😓

听BBC早间新闻里的讨论,真是汗呀,医生才是真正的学霸!

(而且我觉得医生,尤其是对于住院医来说,一周50+小时肯定已经算vacation了)

------------------

但不需要教课至少有一点好处,就是行动自如。所以这两周到处溜达了一下,见了一些学者,一般meetings出来,有个一两个小时的,转弯还能转个展览什么的,这点真是很爽呀!

最好玩的meeting是和Durham一个退休的教授的,内容是关于方法论的,我俩主要聊的是比较边缘的(又名“不靠谱的”)。本来是我有技术问题北上向他请教的,后来聊得high了,闲谈之中我给老爷子随口出了个主意,老爷子听了觉得有道理哇,说这是我给他的礼物,一个劲跟我“三克油”。我就一个劲“三克油back”。哈哈哈哈……

临别时,一串的再见,常联系,保持联络,研究顺利等绵长的惯常客套,可见会面主宾双方都很有收获,最逗的是,在大概第四抑或第五轮道别的时候,满头白发的老爷子居然还来了一句:“stay  cool!”

rock sign preview

Oh yeah! 你瞧,我就说每个成功学者内心其实都是一朋克。

---------------------------

至于美术馆,逛的是有惊喜的。

一个这周去了趟伦敦,顺道看了鲁本斯的展览,在北边的时候,溜达了一下Baltic和Laing Gallery。 Baltic依旧很让人失望,不知道是咋维持营业的。

IMG_1260

海鸥都嗖~地飞跑了。

去Laing之前,和一同事短信闲聊,我说我打算去Laing的原因是每次John Martin的作品都把我吓得半死,然后越害怕越想看……

这位姐们儿说:矮油,跑到东北玩心跳,XXX交的作业还没有把你吓死哇?

啊哈哈哈哈哈哈……

老师间不厚道的笑话。当时笑死我了,因为XXX的作业确实如John Martin的作品一样让人“印象深刻”呀。

第二天去看展览——我真挺害怕单独看John Martin的画的,尤其大型作品,几年前第一次看让人倒吸凉气,所以爬上画廊二楼的时候,我就一直祈祷在这个管理员不多的画廊里,那个展厅里能有个工作人员盯着。

结果探头一看,除了走廊里,展厅里没有工作人员。

本小女子我就只好故作淡定地走进常展展厅了……Phew!还好,因为有两个特展同时进行,所以美术馆把几幅JM的画都摘了,只有三幅作品,展厅里又没人,大摇大摆地在三幅画前晃悠了十来分钟,检阅完毕。

但这次最喜欢的常年展的画是下面这张

53c56c476ea95

俺们肯特郡的画家Charles Spencelayh的 A Cure for Everything. 简单的生活哲理。

看着看着展览,外面就开始下雪了

IMG_1290

(上面这张照片你在看什么?窗外的雪么?大Joy当时盯着的是糕点,哈哈哈哈)

为了等小巴下课一起回家,顺便把特展也看了。

特展一共两个,第一个是关于什么女演员的肖像展——我以为我肯定不知道是谁(咱只知道男演员,哈哈哈哈),结果发现居然是费雯丽耶!!!世界上最好看的美女!!!口水……

另一个特展时Jonathan Yeo的肖像展,很意外地看到了那幅著名的2007年布什肖像

Picture 022

(这幅肖像著名之处是这是色情杂志的拼贴画,所以未满18岁的观察脸部细节需要家长督导哦!)

还有Yeo给Damien Hirst的这个肖像

_69058068_hirst

可惜现场不让拍照,所以只能特意挑了一个左右两边有黑框的图片。这幅画其实确实需要现场看,效果远远不能用明信片或图片表示。当你走进那紫色的屋子,看见迎面墙中央挂着那不大,却也不小的”王”的画像时,真是会很佩服Yeo把当代艺术的讽刺抓得那么准。

总之48小时东北行圆满结束,最后习惯性拿小巴开涮一下——谁说光头像灯泡呀,我怎么觉得在诸多灯泡的闪耀下几乎都找不到小巴了聂?——

IMG_1241

8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读书笔记

首先是我憋了很久的吐槽:假期有空补看了去年下半年的WIRED和ARTNEWS。这个Artnews之前退订了一次(因为这本美国杂志在北美好便宜,可国际订阅好奢侈呀!)但英国的其他杂志好像质量都跟不太上,最后又重新订了,结果俺刚订,那边就换主编了。然后这个杂志就有一系列的变化,除了焦点明显转向“当代”艺术之外,整体写作风格也变简约了,以前那种可以当微小说看的深度报道现在全变成两开纸就搞定的快餐了。着实让人来气——他们当自己是Yahoo news嘛?。这大概很符合新主编与时俱进的革新目标,可是我觉得这个主编很失算,因为在所有现在还买纸质期刊的读者来说,唯独那些还买艺术杂志的读者不在乎花时间做深入阅读……哼哼唧唧地读了几期之后,今天大Joy就转成了Apollo的订户。啊哈哈哈哈……解气呀。

最近看了画家David Hockney和批评家Martin Gayford的对话集,A Bigger Message。Hockney几处对“看”的阐述让大Joy觉得“心有嘻嘻焉”呀(就是又“戚戚焉”又忍不住因为貌似自己和牛人想到一块去了而内心忍不住摇头摆尾的得意一下),所以决定粉丝Hockney,马上订了他早期的书,哈哈

书里Hockney提到线条与速度的问题,其中有一个小细节特有趣,他提到说美国是车轮上的社会,所以LA的建筑都是为迎合每小时30麦车轮上的“观赏速度”设计的,而罗马的建筑线条则是迎合每小时5麦走路的速度看的。

--------------

上次提到这本书Adventure in Stationery,现在看完了,再推荐一下,如果你喜欢本子纸张铅笔头什么的,你肯定喜欢这本书。比如你知道曲别针是挪威人发明的而且曾被挪威人用作反纳粹标志嘛?当然对做社会学的来说,更感兴趣的是,虽然斯宾塞除了创造出“适者生存”这个名言以外,还发明出了曲别针的原型,但卖的却不好——为啥呀?因为小到如曲别针这种“科技”都不在科技自身的好坏,而需要在一定的社会环境才能腾飞——所以曲别针这东东要等到工业革命之后,出现了“官僚体系”和文案工作,才大卖特卖D!

当然,更让我觉得好玩的是关于“神奇的”moleskine笔记本的——新年前我看朋友圈的微信,发现北京现在也有moleskine专卖店了哈。作者记录说moleskine这个笔记本的来源吧,其实就是“油布封皮装订”的意思,后面有个袋,有个皮筋。原版早没有了,多年以后才有公司决定“重拾”这个笔记本传统的——没错,所以虽然我也用Moleskine,但每次见到M粉,我总忍不住大力推销Rayman‘s卖的价格也就其1/3-1/2,一样设计的笔记本——然后被扔鸡蛋,哈哈。

作者也提到M粉的忠诚度,说SGCapital收购M笔记本之后,在新制作的笔记本上加了一行“Bound and Printed in China”。好么,结果引来M粉排山倒海的抗议,M粉纷纷表示哎呀质量好像下降了,比如你看封皮好像也不温柔了,纸质也不地道了,还隐约有股怪味——中国作坊糟蹋了老牌子呀!

但问题是,其实从第一批现代M笔记开始,生产地就是中国呀!还以为是意大利手工作坊里出品的吗?唯一的区别就是以前的本子上没有印出产地,而现在印了而已。

作者最后说,对于那些认为中国出品糟蹋了这个笔记本的人最有讽刺意义的是,他们就没想过,中国才是纸张的发源地呀!没有蔡伦还有笔记本什么事呀!

——哈哈,perception害死人,讲课的好案例。

--------------

看完了流行很久了的epigenetics。简而言之就是基因遗传学已经out了,环境引起的表征变化是可以通过甲基化等过程传递到下一代的。在加上近几年被证实的neuroplasticity,颠覆了以前的’一定之规‘,我就在歪想,后现代主义社会学学者们看了应该很得意地说:你看,人类压根就很后现代嘛。嘎嘎嘎嘎

除了基因遗传学,分子生物学也已经out了,大Joy现在正在快马加鞭地看quantum biology.

5条评论

16/01/2015 · 19:09

摩登不摩登

话说2015年大Joy和小巴特意买了英国美术基金会(Art Fund)的会员卡,主要是为刺激我们这两个懒人今年能多去两趟美术馆建立一个经济动力——会员卡对绝大多数展览都有不同程度的小折扣,差不多每年要去10来个展览这会费才算花的比较值。其实按我俩的工作状态来说,(外加英国除了特展之外展览一般本来也不要钱)一年去10个特展还真是个挺有挑战的事情。但即便是去不够这么多展览,会费反正也是美术慈善,一定是要比买健身房会员卡值的……(反正健身卡我曾经是屡买屡弃呀,嘿嘿)

有了这个动力,我俩趁开学之前就去了趟伦敦溜达看展览了。

这回选择去看的是皇家美术学院展出的文艺复兴晚期的画家Giovanni Moroni

他在国家美术馆的那个裁缝肖像很有名——

Giovanni_Battista_Moroni_001

但是他没太大名气。确切的说,这好像是大不了颠儿第一次给他办的个展。之前我对这个人没什么了解,裁缝那个肖像也感觉一般,而且那著名的“贵族蓝领范儿”总让我想起一个热衷于标榜“工人阶级”的学者来,所以面对这幅名画本能地生理反应是:挑眉无语瀑布汗。

但昨天看完那个展览,觉得Moroni真真真是个天才啊。可惜他在意大利生错了地方,没有和当时的大V们拉上关系,而且当年也没有互联网,所以被埋没了。他天才的地方是他真是太现代了。

昨天的展览是按生平顺序走的,最后一幅肖像,也就是他的晚期作品,大概最说明问题——

a8yczh66lwkylpbwf2sl

我觉得要是有人跟我说这是去年BP肖像年赛的参赛作品,我也会信呀。

不过其实他的现代性也不止是在这种典型的脱时空肖像上,其实走到第二个屋子,还属于他宗教画时期的画,我就有点乍舌了。技法上最好看的一个是修道老头,一个是修道老太太,这里略去不表。讲个geeky的,他画的两幅Trinity之一

341c1c3301

这是第二画室迎面的两幅画之一,大Joy第一反应就是惊讶,马上跑到墙根看创作日期,哇塞,依然是够潮的哇!

这幅1550+年画的画。让大Joy惊讶的是耶稣手里的地球仪——麦哲伦环球航海也就是16世纪的事情吧(回家一查是1520+年左右的事),当年有没有微信和微博,画上新版世界地图算不算很潮的事情?

大Joy站在美术馆里看地图,小巴揪着我往前走,他说他不喜欢这幅画,因为上帝那副尊容实在不好恭维。然后我打量了一下上帝同学,哎,你说他穿的像不像是高领衫?这张倒是和乔布斯有点像?hahaha

Moroni的最后的晚餐也很有意思——一般情况下大Joy对宗教类绘画都没兴趣,因为大多看不懂,能看懂意思的大多被画烂了。但Moroni的最后晚餐很有戏剧性很有意思。有兴趣可以搜搜。

他的现代性真不仅仅体现在晚期作品里,而且他的绘画也不完美,昨天看他早期的各种贵族肖像的时候,鸡蛋挑骨头的也发现“草草收笔”的局部,但总体上,我是一边看一边觉得过年的时候看的Philippe de Montebello说的那句话很对,大意是,天才的画家总能让观者忽略他的失误。

可惜美术馆不让喧哗,不然这种时候,人的正常反应肯定是“与我心有嘻嘻焉”地啧啧地砸吧嘴,以引起旁边看客的好奇抻着脖子求分享。不过欧洲美术馆里都很安静,没有国内美展茶话会的气氛,一张嘴反而不文艺了,就暗自mark一下吧!哈哈

我最喜欢的肖像是下面这幅——

moroni_portrait-of-a-young-woman_15

网上扒来的照片太照片了,现场的感觉更好,似乎都能感觉到脂粉,而且这幅画和最后的晚餐在同一展示,晚餐上也有三双类似的眼神,那是交流中的眼神,但你说不出来是在和画面外观者交流还是画面里人物的自我交流,很有意思。

--------------------

看完画展,精神食粮满足了,肚子开始饿了,先是街对面F&M吃了顿午饭,再折回来在新开的小咖灰馆灌下espresso消食儿,还在旁边新开的日本糕点店买了个红豆饼,啊哈哈哈哈……也就伦敦能让人一条马路过800遍地古今东西的可劲作呀!

吃饱喝足,外加书包里又多了一堆零食之后,又返回马路对面,去Waterstones溜达——Waterstones昨天早上很哈皮,新闻里跟大家汇报说,电子书时代已经out啦!纸质书又逆袭啦!年末促销期间,电子阅读器少有问津,纸质书销售增长了5%哦!就在前两年无限风光的超市巨鳄Tesco变卖附属业务,外加还要关两家店铺的时候,Waterstones很得色地宣布说2015年他们还打算再开它两家书店!

哈哈。其实电子书是不是out了还真不好说,因为至少我的电子书是越来越多了,但是纸质书销量提高这点估计也不假,因为年前我俩逛街的时候确实就买了好几本,还是闲书,昨天逛书店又是4本入账。

我觉得电子书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它似乎让纸质书出版商再次讲究起排版来了。不信你去书店看看,那些曾一度越来越流行的密集印刷基本已经不存在了。新出版的图书字体都比较舒服,从书皮到内页的设计和手感也比较好,另外就是内页插图什么的质量似乎也有好转,总之,掂在手里,你就得想象,省几块钱买电子版,你可就没有这阅读“体验”了哦!随即,掏钱。

下面这本文具奇遇记就是一个例子,“好读”又“好看”的一本书。

51NoxEbZPLL._SY344_BO1,204,203,200_

2条评论

Filed under 可来神儿Collection

下一个“叁陆伍计划”

如果给你365天,你能完成些什么?

这是新年前脑瓜里冷不丁地蹦出来的一个问题。

矮油!把自己吓一激灵,这事我还从来没有想过,因为俺基本是个没有计划,不定目标的人,就连少数的New Year Resolution基本保鲜期也就24小时,因为“tomorrow”不应该是“another day”嘛。大Joy时一过凌晨立马翻篇儿的主。

盘点2014年的话,大事记应该有拿到了项目,升了职,搬了新家,这些都是计划外的,确切的说都是人算不如天算自己说了肯定不算的。

不过能做计划还是很好的,比如今年唯一的计划是从12月18日讲完最后一节课之后到今天1月1日为止,长达2周的无脑休息!哦耶哦耶哦耶!

当然,本来还计划这期间去一次whistable跟朋友喝小酒的,还计划去伦敦凑热闹的,但计划赶不上懒惰,对于闷骚的学术人,最滋润的休闲就是窝在沙发上看书发呆打游戏啦!哈哈哈哈哈哈。

IMG_1084 copy

以前过圣诞觉得最应景的是看狄更斯的电影,今年我才发现,其实最给力的是看Terry Pratchett的Discworld啦!连电影带书,太爽啦!难怪前一阵玩的Plague Inc游戏里的新闻永远都有一句是“Terry Pratchett voted best writer ever!”绝对的,Discworld的小说真的好好看呀!以后每年圣诞就在Discworld的世界里过了。现在已经出了40本了,够看N年的了,哈哈。

年前圣诞聚餐的时候,有个同事问我一年读多少本书。

我说,算中文书吗?

同事大笑,说当然啦,然后揶揄我这个“政治不正确”的问题,莫非中文书不算书嘛?

——这个,中文是母语嘛,看起来比较快,而且中文很多书比较水啦,尤其如果你如我一样留意找目前流行的书来读(社会学者要跟上社会节奏嘛)。当然,除了陈丹青,刘慈欣等等。

我说:那就大概50本吧。

回家查Goodreads,记录在案的是49本书,嗯,我想加上如下面这种在Goodreads上没登记的中文书,估计差不多应该60多本吧

IMG_1070 copy

(嘿嘿,看上面这个照片,上周日早餐时候拍的,是不是有一种“假装在北京”的感jiao?《北总部胡同32号》是关于人民美术出版社的书,也就是小时候看的连环画是从哪里出来的书。)

当时同事小小震惊了一下,夸赞我好努力。哈哈,其实有很多书我想都是他不会读的“闲书”吧。因为学术一般看journal article,书籍阅读更多的时候目的是自娱自乐。你可以说很多书看了没有用,但我也可以说看书就是图开心嘛,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用了聂。

自娱自乐永远是一等重要的——昨儿个读完的The Philosophy of Walking (which btw is a great book) 的里面提到梭罗(写《瓦尔登湖》那个梭罗),他也是个喜欢散步的主儿,书中提到他有个有别于资本主义体系的“新经济”理论我觉得特“于我心有嘻嘻焉”,即分析一件事情“值得不值得”做,与其看其“产出”,不如估算其“生命成本”;与其衡量这个行为会为你带来多少“利”,不如分析它会对你产生多少“益”。因为所有能产生“利”的行为,都是可由别人替代的,所有引发“益”的行为,都是非你做不可,别人无法替代的。比如看一部电影读一本书,不会产生任何“利”,但其给你带来的愉悦和享受,是别人获取不了,也替代不了的。

学术大Joy意识流模式启动:每个中国中产都喜欢认为自己心中有一座海子那面朝大海的大房子,每个西方中产都认为自家后院有个缩微的瓦尔登湖。但只停留在“认为”而已,社会化进程就是从那个房子和那个湖畔走开的过程。我不知道梭罗的新经济会有多现实,一个以“益”为基础的非替代性经济绝对可以规避马克思提出的Alienation的问题哦。从另一个角度讲,益并非没有利,在诺伯特-伊利亚斯(Norbert Elias)看来,整个人类文明都是无计划的产物,所以真没必要纠结是不是“有用”这个问题。

扯远了,总之,无目的阅读,每天都能是一部奇幻记。

-----------

关于看书还有件事挺逗:这得从给自己彻底放假的附加效应说起,就是每天都有大把的时间给我妈打电话八卦——你瞧我多孝顺呀!哈哈哈哈——但是麻麻比我还忙啊,开始两天天天接我电话还挺高兴的,之后分明就有“怎么又是你”的口气了……我汗!

尤其节前给我妈在网上订了《小顾聊绘画1,2》——这书我没看过,但在微博上@viv1ans推荐了好几次,俺就订了。结果我妈看了也觉得特过瘾,据说是因为写的很逗(我妈说,要是字体再大点就更好了)。

因此就有了我给我妈打电话,我妈很潇洒地说:我不跟你聊了,我跟小顾聊去。

==||

------------

从明天开始,复工先从判essay开始!小巴那天问我,说歇了这么久,元旦过后需不需要看些励志电影电视什么的帮助恢复到工作状态啊?

天,哪有这必要啊。这里需要记录的是,1月30日早上,大Joy被微信提示吵醒(圣诞节收获新ipad一本,当时还没完全设置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当时在梦境与现实边缘的大Joy立马万分焦虑啊,“潜意识”的反应是迫不及待地返回梦乡,返回潜意识当时正在做的事,好在微信提示已经吵醒了“意识”,意识的反应是:等等,不对劲啊!

然后坚决地从梦境中存盘退出,醒来瞪着天花板觉得自己真够悲催的——被吵到后的焦虑的原因是,当时我正在梦中做一个关于转基因的调研,访谈录了50多分钟,还有一两个问题就录完了……

瀑布汗。

所以你看,我是不需要励志影视恢复工作状态的……

目前还说不出来我2015的“叁陆伍计划”会是什么样子的,这个问题的答案估计等2016年1月1日的时候回比较明朗。因此,向2016年1月1日出发~~出天花~~~!

Minion_dave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