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4

第五周,喘口气

这周是阅读周,没课。最爽的是今天周三一觉睡到了早上9点,平时的周三我得6点爬起来奔向火车站呀,所以今天醒来完全幸福感爆棚呀!嘿嘿。话说,大Joy课程的安排时周二下午一直要上课到6点,周三一大早9点又有课,所以一周当中要数周二到周三期间最紧张,大脑最容易在外太空。

举个例子呗?

举个例子:你知道大Joy讲课之前总是大脑皮层过度兴奋哈,上周三大Joy睡到早上3点来钟就醒了,起来上了趟洗手间,寻思着看看这个世界在我睡觉的时候都发生了啥——打开微信,居然看到@松木木木 同学转发的一个新闻说伦敦警察处心积虑地建立了一个24/7的监控团队,终于把Banksy给抓到了,其身份曝光,并附上一张极像我一大二学生的照片——那尊容,真是极其让人失望啊!

而且伦敦警察真是不解风情,居然把仅次于可口可乐配方的全球保守得最好的秘密给抖落了。大Joy躺在黑暗里都那叫一个气愤,马上回复了一个,顺便很职业地想到小巴第二天正好在新堡讲一个关于公众抗议的课,正好可以用,所以马上“嗖~”地转发了。

刚按下转发键忽然想起来小巴同学的手机晚上不静音,估计大半夜被短信吵起来肯定气死了呀,哈哈哈哈,但我自我安慰地想,嗯至少是和学术有关的嘛,功过抵消啦!

正想着,嗖~收到了一条微信。@松木木木说:哎,假新闻啦,洗洗早点睡吧!

……

……

……

一队乌鸦打着哈欠也挡不住嘲笑地从侃村儿上空飞过:啊~啊~啊~啊哈哈哈哈~

崩溃!

后来第二天小巴果然在课上用了这个例子。他问学生说:‘你们都知道昨晚有个关于Bansky被捕的假新闻吧?’一讲堂的学生都鸡哆米似地点头。小巴说:‘可我老婆不知道,结果半夜三点为这事把我给吵起来了!我现在困呀!’ 一讲堂的学生笑得东倒西歪,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小巴开始了当天的课。大Joy就这样成了暖场的段子了!

唯一对这件事进行不同解读的是小巴的一个大龄单身同事,他的第一反应是:“哇噻,你老婆半夜三点还给你发短信,太幸福啦!”—— ==|||

总之这件事告诉我们的道理是,晚上起夜不要看手机,不然对个人名声有风险呀!话说@松木木木 这个不及时删除假新闻的家伙周六来家里小酒,咳,咳,我想这周六应该很“interesting”的吧……(狡猾的)嘿嘿嘿嘿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万里长征第三周

刚过去的这周大概是大Joy最忙的了,活生生讲了11个小时的课啊!矮马,都快赶上中学老师了。

周四有个学生跟我说,大Joy的课是她最喜欢的课啦——说完她就马上纠正说,不对,不对,确切的说,大Joy的课是她上大学以来上的最好的课。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厚着脸皮附加一句,大Joy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种评价啦!

最近比较乐趣的一件事是—— 话说小巴很喜欢吃一种草莓软糖,上周买了一盒,这周他去纽卡斯尔上班去了,大Joy发现这个糖确实很好吃耶!yum yum yum,随后这盒糖就见底了,发短信通知小巴。小巴这个小气鬼本能地跟同事惊呼:“哇靠,我一天不在,大Joy居然把整盒糖都造光了! ”——但由于他过于激动,肥肥的手指碰到了录音键,结果那段话都转播在我手机上了。——大Joy打开手机一看,呦!这小子居然在背后败坏本学者名声,还发来了证据!

大Joy: WeChat-Sticker-Elise-Cynical-Rabbit

小巴:worried

结论:手机有时候不好太智能哈!

—————————–

另外一件比较乐趣的事是我麻麻的,话说我妈那天接了一个电话,刚拿起来就听见一个男的在哭,边哭边喊:妈呀,我闯祸了!快来救我呀!

我妈不慌不忙地问:你在哪呀?

电话那头一直哭,不答,接着喊:快救我呀!

这时另一个男的接过电话说:你是他母亲吗?你儿子闯祸了!

我妈依旧问:我儿子在哪儿啊?

对方依旧不答,说:你说咋办吧?你要是不管,我就打断他的腿!

我妈继续和骗子逗闷子说:咋管呀,绝对的欠揍啊,您使劲打,千万别见外。

骗子😓,马上就把电话给挂了。

————————————

最近除了上课,备课,就是在完下面这个变态游戏:

plague053112coverjpg-d9013b

真是好变态呀:就是以细菌、病毒、真菌等各种载体,策略性的增添各种生物指标和传播能力以感染全世界消灭全人类!

这是大Joy最近发现的新游戏,确实也挺好玩的,因为游戏对不同病态模式的地缘环境和生物功能都有相对详细的设置,大致还算有道理,所以挺有意思的。而且有的关还真难过,我最讨厌真菌那级了,试了小二十次都没成功,最后网上查的秘笈,嘿嘿嘿嘿。

上周三正好讲‘securitizing science’,科技的武器化,全球核裁军之类的,周二晚上俺正好完成了最后“生物武器”那级,哎呀,立马觉得准备好去讲课了,嘎嘎嘎嘎…… 第二天讲完课之后,和学生显摆这个游戏,没想到这群研究生很nice地跟我说:“这游戏是挺好玩的,我去年也沉迷了好久呀”——去去去年???崩溃!完全out了!

回家上网一查,原来是2012年的新游戏,内牛满面!——看来俺要多快好省地赶紧打出高分!

————–

因为这学期时间超级紧,所以前一阵打算把人民日报上的专栏给停了,一周一篇实在安排不过来,结果被挽留了,说可以改成隔周一期或者不定期,随我定。好大的面子呀!所以专栏还在写,最近几期关于英国虎妈的比较有意思:http://www.blogbus.com/dajoy-logs/271950283.html

—————

今天听说的这个CCTV本来播了又撤下了的“做个好熊猫,做个好游客”的公益广告很有意思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万里长征第一周

这学期因为要为一个休research leave的同事带班而教一年级乌啦啦240来口子的超级大课,外加大Joy很固执地要维护春季学期科研而把自己开设的四门半课全部集中在秋季学期,所以绝对是历史上最为紧张的一个学期——完全没有刚拿到30万英胖子经费的人本应有的“不食人间烟火”般的洒脱呀!(当然啦,好日子在后头呀!哈哈哈哈……)

不过开学第一周我发现,嗯,咱已经变成个老手了,因为虽然从课时上几乎是去年的一倍,要负责的学生则是10倍有余了,每天马不停蹄,但心理上绝对的游刃有余——至少每天晚上是睡得着觉的,虽然做的基本都是“ppt还没准备好”这种“捉急梦”,而且本科和硕士学生的各自笑点基本把握比较准了,虽然下了课依然嗓子冒烟儿,但上课时绝对很享受呀~

虽然咱已经是个老手了,但每次听学生夸赞还是心花怒放如第一次听一样呀!这周先是照例在选修课上问学生选修我的课的原因,班上有两个我去年教过的学生,女孩先说,因为大Joy是她最喜欢的老师呀,男生补充说,而且去年大Joy的社会学理论讨论课是他们上过的最有意思的课——哎呀呀呀,哈哈哈哈,当过老师的大概都能体会,每次听到学生这种评论永远都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哈!

大Joy现在已经成熟到面对这种(恨不得手舞足蹈,爬到屋顶上安个大喇叭对全校广播“did you hear THAT????”的)情况,可以看似淡定而稳重地说:“That’s very kind of you.”——然后擦擦额头激动的汗水:“phew,the pressure is on!”

绝对的。现在大Joy每周改教案就是觉得咱得自觉维护大Joy这个讲课品牌呀。尤其是各位还记得去年那个“多年以后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的希腊小帅哥嘛?小帅哥今年继续在肯大读犯罪学硕士,第一学期只能选一本选修,居然来社会学系捧本老师的场,大Joy超开心。你说碰到这样的学生,怎会不绞尽脑汁把课编排得更给力聂?

开学第一周另一件让大Joy特别开心的是,那天下课一个中国男生居然从书包里掏出一盒自己做的“卤肉面”来送给我当午饭,哇哈哈哈哈,卖相那是相当的不错:

IMG_0136

这个男生很乐趣,好像很喜欢做饭,学校的老师同学大概都是他的小白鼠,听说此前他给研究生院办公室的后勤人员做了一大份甜点,可想而知研究生院的管理员们是很感动的——但调皮的大Joy一听就觉得此事一定有笑点,因为咱中国人一般都不太会做点心(白菜除外),所以我闻讯就特意很八卦地跑到研究生院问,味道怎么样呀?

吃人家的嘴短,而且英国人本身又很内敛,我这个问题简直把她们煎熬死了,犹豫了半天,可爱的英国佬很有分寸地说了一句:“那味道很有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来男生的烹饪技术有待提高呀!既然“味道很有趣”,回到办公室,已经带饭的大Joy就决议慷他人之慨了,短信给小巴:学生做了诱人的午饭,留给你吃哈!

小巴很哈皮,连连回复:三克油!三克油!

大Joy说:不客气,咱俩谁跟谁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事实是大Joy也没抵住诱惑,到了还是吃了一半,嗯,除了胡椒面用的稍微多了一点点,味道还是很不错的!而且神厨大Joy心里还挺佩服这个男生的,想来大Joy留学的第一个礼拜连西兰花都不会炒咧!

9条评论

Filed under 毁人不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