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4

等待小酒

写这篇博客的时候,大Joy和小巴正在等待小酒时间。话说俺家对面贼友好贼友好的邻居前天来我家邀请我们去小酌,不过前天和昨天我俩都事先有小酒安排了,所以就选在了今天。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当时邻居约好的是,“6点钟来小酌(drink)”(回答是好),并问我们有无“特殊饮酒喜好及饮食(dietary)上的忌讳”(回答是没有),一团和气地把门关上之后,我和小巴猛然发现有个最重要的问题没搞清楚:英国人说的那么含蓄,而时间又那么的诡异,那您这个drink到底管不管饭啊???

啊,啊,啊,。。。。一群即喜欢吃又喜欢喝的乌鸦满头问号的飞过……

不过即希望晚饭有着落又抹不开面子去问的俺俩已经做了两手准备,而答案反正很快揭晓了~在这间隙记录一下最近的琐事:

挺好玩的一件事是跟一个学生做supervision的时候,大Joy一口一个“咱们这一代人吧,如何如何,而上一代人吧,如何如何”,哈哈哈哈,玩命抓住青春的小尾巴。回家跟小巴说,矮马,真过瘾,很快就要老到再不能这么跟学生称兄道弟的了,以后就成了“我们这一代吧XXXX,你们这一代吧XXXX……”

那天去伦敦,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忽然觉得虽然做学生的日子很high,但现在想来不禁唏嘘,想来现在要我再重新做次留学生我是坚决不愿意了,哈哈,回想起来还是挺不容易的,因此不由感叹,有些事还是无知者无畏的好,傻呵呵地就过来了。

好了到点了,喝酒去也~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离开包工头的日子(下)

IMG_9411 copy

听说大Joy要趁包工头放假的时候出去放风,Trude很好奇地问会抓紧这个机会去哪里呀。我说,也去不了远的地方,所以原本我俩是想去Leeds Castle(嗯哼,利兹城堡不在利兹,而在我们肯特郡)住一晚上的,再塞上两本比如Mantel写的那些不完全符合历史的历史小说,晚上在古堡里面惊悚一下多好玩呀!

Trude也表示赞同。可是这周是bank holiday,外加上周是什么A-level啊,GCSE啊,中高考结果都纷纷出炉了,所以赶上家庭旅游高峰,Leeds Castle都订满了。

我们的后备放风计划是去离俺家很近的小镇Rochester,Trude当即崩溃,因为那是肯大的另一个校区的所在地——所以对于一个在肯大上班的家伙选择去那里“vacation”简直就是anti-vacation 呀!其实肯特郡最不缺的就是好玩的小乡镇,满地图都是哇,我俩基本都没去过,不过这回之所以优先选择罗切斯特,其实是因为小巴曾和罗切斯特的主教认识,一起探讨过生命伦理学,这块是我和小巴专业的交集之一,我跟Trude说,所以我俩打算带着一双“伦理”的眼睛去考察一下罗切斯特,进行一番有关生命道义的哲思,mmmmmmm,有趣吧?——Trude手机迅速回复:”That sounds potentially very scary.”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不由注意到她在大呼小叫的时候,还用了“potentially”这个qualifier,啧啧,习惯性严谨呀!五十步笑百步,也是“浸毒不浅”的主。

当然,我俩没有那么geeky啦,尤其那位主教几年前退休了,在罗切斯特的一天其实更多是逛了很多小店,外加不能免俗地寻访了狄更斯在这个小村里留下的爪印。

我常常感觉狄更斯是被英国人民过度挖掘的一个文化品牌,因为印象里恨不得英国南部基本每一个小城都会和他沾上点边儿,不是他住过的地方啊,就是他旅途睡过的地方啊,或者是他写过的地方啊,再不济也是他喝过茶吃过早点的地方什么的。别的不说,你看伦敦那么范儿的城市,也有至少四个被公证过的狄更斯故居吧,其他的小镇就更别提了。肯特郡里几乎每个有火车站的小村儿都有狄更斯的故事。

我有时候想,狄更斯在英国文化产业里的作用跟天朝的乾隆及其他皇帝差不多,基本他屁股沾过的地方都是可以化腐朽为GDP的,虽然小小“嫉妒”了一下在大不了颠儿一个写(儿童)小说的居然享受了我们皇上的待遇,但不管是文人还是政客,频率高了都不免让人审美疲劳。

不过罗切斯特真的是狄更斯的地盘。

IMG_9348 copy

这不仅因为狄更斯长在罗切斯特(确切的说是Chatham,但那就是10分钟步行的距离呀),而且他的小说里很多场景都直接取材于罗切斯特,比如下图的这个大钟,就出现在The Seven Poor Travellers里面

IMG_9347 copy

而 the seven poor travellers根本就是16世纪开始在罗切斯特中心街道上的一个慈善旅舍呀:

IMG_9320 copy

还有比如现在这个最有名的餐馆所在的建筑,则出现在The Mystery of Edwin Drood

IMG_9350 copy

还有Great Expectation里那个Havisham小姐的豪zai也在罗切斯特,不过豪宅那天我俩没参观,我俩更关心下面这个——

IMG_9358 copy

嘎嘎嘎嘎,多巧妙的糖果店的名字呀!

而这里还有狄更斯一直希望死后安眠于此却未遂的地方——

IMG_9382 copy

(因为狄更斯去世的时候,这片墓地已经不再接收新的入葬申请了,所以狄更斯“只好”被安葬在了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每每看到英国小镇有这些名人名家的旅游路线俺都不免酸酸地想,你说为啥咱北京就不能搞个老舍地图之类的呢?

不管从哪个角度讲,罗切斯特都是个给人惊喜的小镇子。

IMG_9399 copy

上图是大Joy拍的罗切斯特教堂,之所以位置这么好,是因为俺颤颤巍巍地爬上了12世纪的罗切斯特古堡上面——

IMG_9393 copy

天地良心呀,大Joy最怕爬那些又窄又滑的旋转石梯了,因为有一次开会的时候俺就被这些石梯坑了一个屁墩儿——结果还得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故作镇静地随后上台presentation!blah blah blah,谁疼谁知道啊!T.T

那天俺一路上紧紧扒着扶栏,攥了一手铜锈,小巴则情怀大发地一路感慨,要是这时候来场几周前那种雷电交加的疾风大雨,站在12世纪的古堡里体会无时间差别的自然之力,该多有感觉呀!——最讨厌的是,小巴还一直习惯性地追问我:“你说是不是?是不是?”

啊~~~~!!!

不对,我原本是要讲“罗切斯特都是个给人惊喜的小镇子”的,好像有点跑题,呵呵。

确实很惊喜,一来是小镇风景好。

二来是小镇的每一个小店似乎都有意思,比如我第一次发现理发店里还有安抚小孩子的电动车摇摇车——

IMG_9313 copy

而且这个小镇上居然有全英格兰最大的二手书店

IMG_9338 copy

IMG_9336 copy

真的超大,上面的仅是“门脸”的柜台,整个书店的大小基本是下图的纵深X15

IMG_9335 copy

IMG_9337 copy

之前说那天在罗切斯特除了寻找狄更斯的爪印(包括教堂+城堡)就是逛小店了。原因是罗切斯特的小店也都很有意思,有东西可淘。

比如我们获猎的“纪念品”是一个颅相学的塑像,一幅俄罗斯当代画家的画(大Joy现在就盼望她赶紧大红大紫,我就发财啦!哈哈哈哈),还有一只小玩具熊。

photo 2

颅相学这个雕塑是大JoyN年前在Wellcome Trust的展览上看到后就很想来它一个的——这周终于被俺撞上了,才18胖子,给力吧?

别看颅相学是个伪科学,但这个伪科学给福科以来的各种社会学和知识论的批判理论提供了多少火药呀!矮马,你能想像今年秋季学期的大课上,我站在大讲堂上以学术为名向200多个学生手舞足蹈地炫耀这个血拼成果的盛况嘛?嘎嘎嘎嘎……

而那只玩具小熊则是在教堂买的,穿着僧袍,实在太可爱啦:

photo

在回家的火车上,我和小巴三言两语地就把他的身份琢磨好了:

它该叫什么呢?既然是买自教堂的小熊,应该有个和宗教有关的名字。叫他Brother Augustine好了。而且你看他正好可以站在家里的“酒桶”(角桌)上,所以他是负责酿啤酒的僧熊。连专业都有了。太合适了!但它应该属于什么宗教门派呢?肯定是个Benedictine——喝比利时啤酒的都知道这个!可是Benedictine的和尚会叫Augustine嘛?会不会有宗派上的冲突?……哦,不会不会,因为St Augustine是第一个把Benedictine教条传入英国的僧侣——去过侃村大教堂的都知道。

回家的火车上,只听我们两个神经病如此融会贯通地胡编乱造~开心!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离开包工头的日子(上)

这周因为大Joy家的包工头去度假去了,我家终于恢复了久违的消停。

那天在客套了一圈,在大Joy印象里一定是说了过多遍的“玩得开心呀!”“下周再见呀!”“度假愉快呀”之后,当包工头终于在其身后关上门的一瞬间,洁癖大Joy马上万分欣喜地拿出窝藏已久的五花八门品牌及用途的消毒液和七彩纷呈不同质地的抹布纸巾的把全家打扫了个遍。

说实话,这个包工头真是我见过的活做的相当干净的了,临走前连我家的楼梯都吸了,但说实话,家里装修仍然是满屋飞舞的PM2.5呀!而且当你坐在书桌前思绪飞扬满心敲打着创世纪般的论文,眼睛却忽然死死被桌角那一薄层灰尘勾住,你不觉得这是世界上最让人牙根痒痒的时刻嘛!所以有机会要赶紧打扫!

manwhocouldntstop_cover

这两天颇有自知之明的大Joy(咳,咳)看上面这本书知道,咱这不叫OCD,咱这顶多叫OCPD,也就是强迫性人格,和OCD的最大区别就是,OCD是给自己带来困扰,咱OCPD每次吹毛求疵儿都给自己带来无比快ne~~!

长知识了,原来咱OCD的时候都不带委屈自己的,嘎嘎嘎嘎

矮马,当我把六三学社整个擦了个干净之后,那感觉确实太爽了!!!感觉基本就如同你终于可以去挠那个被咬的包……

之所以想到这么一个恶心的比喻是因为那天在伦敦Playhouse剧院边上的绿地等着看大戏的时候,大Joy的脚踝居然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车水马龙之下被蜘蛛给咬了!!!而且至今未抓到凶手——只能说,伦敦生态保护得真好——但真是奇痒,然后是又疼又痒,唯一能忘掉它的办法就是——不停地大步向前!(因为被咬的地方,踝关节肌肉收缩舒张居然有瞬间缓解作用!)

这倒正中了我俩的计划——包工头不在是我俩唯一能一起出来“放风儿”的机会呀!所以趁这周俺俩撒欢赶紧把想做的血拼都做了,想去的展览都去了,想逛的书店都逛了,想看的大戏都看了!

第一个要看的自然就是这个马上要结束的《1984》

large_1984

也就是在等看这个戏的时候,大Joy被咬的,那时俺俩在旁边的victoria embankment park的长椅上悠哉悠哉地打望——这是我俩social scientists最喜欢都无鸟爱好:看人来,看人往,再私下里品头论足连想像带评论一番,开心的下午就过去了,我称之为“无需船票的格列佛游记”——没想到这回有一只逃票的蜘蛛,还在我脚下“吭哧”一口……T.T

回到《1984》这个剧。这不是我看过最有创意的戏剧,因为和原著好像呀!尤其里面还有大段的原文独白,这让大Joy多少有点失望,不过话说回来了,在奥威尔的英语上动刀应该也不是那么容易吧。舞台设计和灯光也挺“苍白”的。尤其是灯光,高潮和过渡都是冷光频闪。我很好奇为啥类似“癫痫患者请慎入内”没有明确地摆在剧院门口或者票务网站上。

我开始觉得这些都算是这个剧的缺点,但后来我发现这或许是导演的一个圈套:100分钟,没有间歇的剧,让我看到85分钟左右的时候,稍微有点“迫不及待”这个剧赶紧结束的感觉——不是因为闷,而是那种“苍白”实在让人有点不舒服,希望赶紧逃离这个1984……

1984 almeida“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到了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导演成功的情绪代入,但我觉得如果奥威尔坐在剧院里,他也许会挺满意地咂巴着嘴说:嗯~~~是这个味!

前几天还赶了另一个尾巴,那就是大英图书馆的漫画与政治的展览

1399461038537

看完展览感想不多,只是觉得,哇~英国漫画界,Alan Moore果然神一般的存在!

那天还看了2014年的BP Portrait Award的展览。今年的好玩,因为每年除参赛作品好像都有一些委托的名人画像,而今年好像文科学者比较多,至少我俩能认出来的比较多,hiahia。而且今年的一等奖真的好震撼——

Man with a Plaid Blanket' by Thomas Ganter, shortlisted for the BP Portrait Award 2014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葡萄丰叟啦!

最近一直在家里盯着工人装修厕所,今天到后院一看:哇,满架子的葡萄呀!!!

IMG_0253

这个葡萄是前主人栽的,当时老夫妻俩跟我们吹嘘说,每年的葡萄能做40瓶葡萄酒呐!我俩还将信将疑,这回是眼见为实啦!

而且鉴于我俩打算在后院重做的时候把这个葡萄架扔掉,所以在各种室内外的装修的过程中被我俩及工人们没少对这个葡萄架粗暴呀,包括折扯掉很多枝蔓,居然依然硕果累累到让人惊诧呀!矮油,顽强的葡萄!

IMG_0256IMG_0257IMG_0255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周末记

photo

周日一早我和小巴去了离我家20分钟的海滩。这个是令包括透纳在内的英国很多风景画家驻足的海岸线哦~不过对此我还挺奇怪的,因为每次我去都风平浪静的,一点都不透纳,而且昨天港口的水还比较浑浊,感觉更像是在黄河长江的岸边上啥的,哈哈哈哈。不过小集市依旧挺热闹D!尤其是那海鲜市场。刚捞上来da!

IMG_9209 copy
平时常见一小碗一小碗卖的都是冰激凌什么的吧,那简直弱爆啦,瞧俺们这里都是做好的纯海鲜呀!虾、海虹,小龙虾,文蛤,海螺……
IMG_9212 copy
不过大Joy居然一碗都米有吃,因为我俩昨天到海边的真正目的是给我同事和她的女朋友参与的一个叫“一日餐馆”的活动捧场——这个活动简单的说就是做饭爱好者们的“公开免费品尝会”,所以说是捧场,其实我俩就是来当吃客da!
IMG_9258 copy
她们管自己的“饭馆”叫“西瓜甜不甜”。好逗的名字吧?我开始以为是因为她俩暑假刚在中国名山名水转悠了一圈,然后每天闯荡江湖买西瓜地时候学会了句中文:“西瓜甜不甜啊?” 昨天才知道是因为同事女友的自行车帽子是个西瓜皮造型……(见上图车座底挂着的“瓜皮帽”)。
我知道这俩特迷自行车,因为在去中国之前,她俩刚骑自行车从英国游了一遍荷兰……都是人车合一的wonder women啊!但你绝对想不到她俩是特~~迷自行车,迷到这回她俩在中国买的纪念品是…空运回三辆自行车!!!葱白啊!我想海关叔叔一定以为这俩是自行车赛手吧,殊不知是两个OCD的geek,哈哈哈哈哈
要说我很喜欢和这二位混,因为她俩都特别tong明有趣,不过她俩是“vegan”。做的东西里丁点肉星儿都没有,连鱼和蛋都没有T.T 虽然她们做的那个凉皮儿真是天地良心地好吃啊!还有她们自创的榄菜sushi,绝了!——但是,但是,如果没有肉,绳命还有什么意义?!
IMG_9266 copy
磨有意义,只有忧桑……
忧桑……
忧桑……
所以和她们混了一会儿,捣了一会儿乱,凑了一会儿热闹,吃了一肚子的‘five-a-day’之后,我俩就拜拜了。
转身回到海边集市,大Joy就走不懂了,如此良辰美景海风宜人的——老板!来两盘龙虾!!!嘎嘎嘎嘎……
IMG_9268 copy
大Joy此时是一脸贪婪与欢喜呀——绳命,是剁么的回晃!绳命,是入刺的井猜!
酒足饭饱回家,晚饭是奶酪拼盘,除了饼干和芹菜之外,都是英国南部出产的,除了散落其间的winchester cheese, 顺时针方向:苏赛克斯的blue chees, 肯特的无花果切糕(不知道叫啥,反正很切糕),肯特金苹果奶酪,肯特蓝莓,肯特chutney……
肯特好美味的吧?
IMG_9288 copy
噢噢噢,下图左上角还有肯特麦芽酒,侃村出品,左边那个黑啤还是在英国南部百种啤酒评选中的第一名呦!
photo-2
下个周末是bank holiday,又要去哪里high聂?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