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4

关于书的周末

上周六睡到自然醒去伦敦,原本是因为小巴订了演出的票,因此这是“热烈庆祝大Joy生日之下集”,结果这个“生日”过得好长好爽啊,两天基本都在伦敦泡着了,而且基本都是一堆和书有点关系的事情。

不过上周六最为夺目最让人振奋的新闻自然是——

在查令十字上屹立了小一百年的老牌独立书店Foyles一夜间 人 去 楼 空 了……

2

哇塞,你什么时候见过老Foyles这么清静过的?!

之所以令人兴奋激动是因为Foyles可没有“关门”哦,而是在查令十字上向左移了两单元,搬到了原圣马丁的那栋楼里啦!

IMG_8460

而且这次搬迁可不是因为在数字时代传统书店受挤,要缩小营业规模,恰恰相反,Foyles搬家是因为原来的老书店店面太小了!

所以上周六早上12点半新Foyles大门敞开,意味着本世纪以来英国新开张的最大的书店正式营业!!!!!

IMG_8449

哇,世界上只要还有Foyles,传统书店就依旧魅力无穷呀!

所以周六一定要去捧场看热闹!头100名顾客啥的据说还有小礼品的,不过我和小巴比较有自知之明,知道咱肯定排不上,就差不多12点50左右才溜达过去的,那会儿好像一早上排的长队才将将都“入场”。

Foyles也绝对是高调的庆贺自己的乔迁之喜,书店里每个专业分部都有单独的“开张”仪式,由相关科目的大腕来讲座签售等等,所以这好几个礼拜的开张大吉根本就是一场文化节!可惜的是,几周前我们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票好像就没了哦……

欢庆Foyles开张最好的方式当然是买书啦,嘎嘎嘎嘎——

IMG_8452

上面这张照片是周六开张那天拍的,第二天俺俩又杀回去了,又买了几本书,周六只是匆忙在一楼拿了本新出的ArtNews杂志拍照留念而已。为啥周六着急走聂,因为俺俩当时是要看下午场的Matilda呀!

IMG_8468

嘻嘻,这个儿童音乐剧刚上演的时候票超不好买,所以俺是期盼好久了哦!

其实在俺小时候看的所有Roald Dahl作品里,对Matilda剧情的印象不是很深,只记得她是个超爱看书的小女孩,不过那会儿我又不是学霸,我觉得还是fantastic mr. fox给力一点,哈哈。确切的说Matilda好像是博士二年级的才成为俺的“偶像”的,那会儿还在大英博物馆的对面的卡通博物馆里买了个Matilda的水杯!

matilda_i_am_wondering_what_to_read_next

不过大多数家长都希望小孩子能把Matilda当榜样,这么爱看书的一个剧超受欢迎呀,剧场里里外外都是小孩及小孩家长呀!最逗的是前面的几个小朋友因为个头太小,还得要剧场里额外的垫子。坐在一堆小孩之中,大Joy表现很淡定!当然,想到至少中场休息时剧院酒吧是卖香槟的,小巴也表现的很淡定。嘎嘎嘎嘎

IMG_8471

事后证明,这个剧是超级超级超级值得看的。小巴中途没有去香槟,大Joy也没有哈根达斯。RSC公司绝对是品质保证呀!前半场儿童演员有时候高音部吐字不清(掉牙的关系莫?嘻嘻),但舞台设计和表演都非常非常好。

在Foyles凑完热闹,感受了Matilda激励,在餐馆坐下吃饭的时候,大Joy很“反智”地开始钻研“how to talk about books you haven’t read” .

IMG_8474

所有还没读过这本书的父老乡亲们,爱看书不爱看书的都赶紧去看看吧!真是非常好看呀!这当然不是一本反智的书,而是一本把读书这件事想的特别明白的一本书。我觉得常看书的人看了会非常欣慰D。而且里面用了大量的文学里的经典例子,所以不常看书的人看过之后绝对就可以体面地谈论那些没有看过的书了~嘻嘻。

另外上周日去国家美术馆溜达,无意中看到美术馆又出了很多新的导游类书籍。一般我对在纪念品店看到的小册子不大感冒,因为就跟yellow page一样,除了提供即时索引基本没有太多的可读内容,但这本“如果画作会说话”书写得好玩耶,它并不仅是画作背后的故事什么的,而是讲了很多美术馆收藏和修复画的各种汗事。大Joy坐在回家的火车上就从头看到尾,好看!

9781857094251

7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房奴判卷及其他

我发现买房子的最大坏处是,时间很容易的就消耗在房子上了……比如想来前天一个早上好像只干了两件事:1)把看得不顺眼很久的餐厅里墙壁书柜的隔断“微”调整了一下,2)把餐厅里小壁柜的玻璃上沾的油漆给擦了。

就这么两件小事,估计外人都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比如那个书架就是这个往上调了2cm,那个往下1cm什么的,可是终于解决了我一大块心病,我觉得终于又对得起俺的书也得对得起俺收集的摆设了——但其实真的很费工夫啊!比如就调一块书柜板吧,你得把书都撤下来吧,得拧开钉子吧(老式木工手艺,底托还用钉子呢),得重新调重新拧钉子吧,顺便还得把书架都给擦了吧,还得再把书放上吧,万一看着还是不顺眼,又得重复以上动作吧…… >.<!

是我OCD么?不然我怎么老有一种收拾不完的感觉?这里还有个挺逗的插曲:那天跟我娘微信吐槽擦玻璃,结果第二天俺爹就给俺们买了个擦玻璃的机器人,小巴的下巴都惊掉啦!——你看,老爹老妈的觉悟就是不一样,他们是世界上最会惯你的人。嘎嘎嘎嘎,乌啦~!玩儿去啦!

话虽如此,但最近其实是学校里最忙的判卷子的时候。今年我挺运气的,在那一大摞卷子里,居然没有赶上手写体特别狂草的。不过至于为什么(或者说,凭什么)英国大学里所有的考试不是自管自田,而是公社般大家均摊==||,所以像俺这种自己的课不安排考试只安排essay的老师每年这个时候就觉得格外的悲催……

关于判卷,昨天火车上看到的THE上的最好玩,尤其下午三点那段,完全就是“戚戚焉”呀!- http://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uk/comment/opinion/marking-itll-be-done-in-just-a-tick/2013714.article

除了判卷子,另外的一件大事就是之前提到的博士生奖学金面试的事,挺乐趣的,这周发在专栏里了,删减版转载如下,唯一需要加一句的是,平时都说社会科学“主观”没有一定之规,但其实当时我们几个人分别打分之后,发现我们各自排名顺序其实相似度非常高,尤其第一名和最后一名是谁,几个人是完全一样毫无异议!hohoho。回到正题——

又到了每年博士生奖学金评审的时候,今年学院里收到的一流课题申请书不少。申请者中除了应届硕士毕业生,也有来自各行各业的人。比如有著作等身的记者,有特教学校的老师,有政府雇员,医疗社工,还有一个曾经拿过其国内诗歌大奖的诗人!……奖学金评选最后一轮筛选是面试,这个面试名单是经每个评委独立打分,然后按照分数排名合议出的。能进入这个环节的学生,自然个个是实力派,因此奖学金花落谁家很大程度上就要看面试的表现了。为了给自己加分,每个申请人也各有策略。

大多数面试者都是准备充分且对自己的课题充满热情,对任何提问甚至质疑都能给予周密明确的辨析。也有的学生采取稳妥策略:他们并不会超出课题申请书半 步,小心地维护着自己言辞的逻辑。这里的最极端的学生,会对任何问题都可以一字不差地复述出自己申请书上相关段落。佩服他们的记忆力之余,每次遇到这种面试者我都特别有按“快进键”的冲动!因为其实面试前的筛选和讨论,每个评委对所有申请项目都很熟悉,所以这种保守的复述不仅听起来无趣,更重要的是,对于面试者来说浪费掉了向评委提供更多信息的机会。

还有的申请人会额外辅助以魅力攻略。比如今年就有一个20多岁的高个大男孩,走阳光亲切路线, 他斜挎着书包在楼道里等待面试的时候,每次评委路过都会主动问好,招招手扬扬眉,即便是对明显正向洗手间飞奔的女评委也不例外。哎,不记得高夫曼讲过“礼 貌性忽视”的重要性了吗?

最让人啼笑皆非的是第五个面试者,他做的是关于移民的选题。我先问了一个帮助他“热身”的问题:“能否用最简洁直白 的方式介绍一下自己课题的内容,并说说它的重要性?”对方身体稍晃动了一下,目光慢悠悠地在桌面上盘旋。5秒钟过去了,10秒钟过去了,依然一言未发,教 室里安静极了。几个评委都被搞懵了:他是没听懂问题?不会作答?或者是因紧张而失语?15秒过去了,当评委会主席正要干涉的时候,他忽然喉咙里咕哝出个声 音,我们马上集体倾身恭听,只听他用深沉而缓慢的声音说:“历史长河,迁徙融汇……”哎呀,他就是那个诗人吧!作为评委,我们尊重他独特的叙述方式,很认 真地听。不过我们的肚子却不配合,彼时日头过午,他那吟诵之间的诸多情绪留白偶尔会点缀着评委们空荡荡的肠胃发出的咕咕怪声。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就这样在 本来严肃的学术评议中尴尬地冲撞着。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毁人不倦

花边新闻

Bouquet

第一条花边新闻是和花有关的。

确切的说,是和上面的这个花有关的。

——俺的关子能卖的再大点么?哈哈。这个是目前正甜蜜蜜中的“吐鲁番”在她西西里家里拍的,放到网上并且tag了大Joy。对于没看过大Joy远古时期博客的同学,“吐鲁番”是俺在LSE的同学,长在米兰的西西里人,当年刚开学的时候,其意大利风格的英语如吐鲁番的葡萄一样滴里嘟噜让大Joy找不到北,得此外号,本名不叫这个哈。

为什么这张照片tag了我呢?因为这是大Joy大昏时的那捧花束!!!!!——这是吐鲁番特意显摆:“你看,你看,你的花束起作用了呢!”真是让人开心又感动!

还记得嘛——打我俩认识的第一天起,吐鲁番就是个挑剔的结婚狂,那会儿俺俩混在伦敦,每次饭桌上碰杯永远都是那句:“To lots of sex and success!”当年一听说大Joy要大昏,吐鲁番立马提了两个要求:

吐鲁番:大Joy啊,你会穿白色的礼服嘛?
俺:不穿白色的,穿有颜色的
吐鲁番:哦,好呀好呀——那么,你介意让我好歹在婚礼上穿一回白色么?
俺:啊哈哈哈哈哈~随便,不过戒指可是我拿哦!
吐鲁番:但是那个花束最后得扔向我,让我拿走哦!

下图是当时“抢”到花束的吐鲁番——

IMG_5929

和最上面的照片相比,5年之后,这束花依然挺有风韵的嘛!——当然了,得看是插在谁家的花瓶里是吧!哈哈。当时我和小巴还担心她举着这捧鲜花怎么过意大利海关。吐鲁番说没事,故事情节她已经想好了,要是海关拦,她就走苦情路线:“我婚礼上新郎跑了,我就剩下这么束花了,你还不让我入关么?”(伴随忽闪湿润的大眼睛。)

要说吐鲁番确实是个挑剔的结婚狂,她根本就是男友流水过,有靠谱的,有性感的,有高薪的,有巨~nice拍马屁都拍到大Joy这里来的,而她虽然终身理想就是嫁人,但居然对这一水的帅哥全都没感觉!所以我一直怀疑“吐鲁番先生”一定得是有18块腹肌的超人。

吐鲁番知道我经常在博客上调侃她,她了解我平时编排我俩朋友的路数,却不知道俺在网上怎么编排她,着急呀!因此曾励志……下载一个中文翻译软件,不过好像都不太好使。哈哈。有一次我曾问过她的真名在意大利语里是什么意思,我也好在博客上用呀,吐鲁番咧着大嘴洒脱地说:“没关系,你就翻译成‘女神’就好啦!”咳,咳,不过后来一查好像还真跟女神有点关系。那么“吐鲁番先生”是什么来历呢?据说名字直译是“My love”——女神果然还是要找男神的啊!

男神大Joy还没见过真人,但照片这两年看了无数了,18块腹肌没有,8块是一定的,是个很NB的设计师。听说大昏临近,男神说他还挺紧张的,因为他“不太习惯作为大家的焦点”。

吐鲁番安慰他说:“不用担心啦,因为反正当天的焦点是新娘!”

=D

—————————————————————————

第二条花边新闻是周五和朋友和她女朋友一起去喝小酒。她女友是教中学的,我俩是教大学的,在12杯dry martini之中,我们三只女人开心地把英国教育体系从13到23岁吐槽了个遍。哈哈。

周五很high的回家了,周六本来想写博客的,结果晕晕乎乎的,决定还是来一杯cosmopolitan醒酒然后去做饺子吧!=P ——小巴同学调制的cosmopolitan已经和他的seafood spaghetti一样无与伦比啦!

一边包饺子,一边听着在北京一股脑从网上下的50来首经典中外摇滚,忽然听到黑豹的《无地自容》,哇!太时空穿越了!

我现在还能回想起N年前的一个周末的下午,喜洋洋,卢苗苗,周刚在三姑家聊着当时的流行与他们的中学,那会儿录音机里放的就是这首歌,时不时喜洋洋和卢苗苗还会跟着唱两句,当时虽然我觉得录音机里迸出那些噪音好恐怖,可是我觉得她俩好酷呀!不过那会儿我本质上还是个上小学的小豆包,除了哼唱黑豹的俩表姐,我觉得世界上最酷的就是希瑞了……>.<!

昨天好像是第一次认真听了歌词,第一次明白这歌当年怎么那么流行了,给力,给力。黑豹去年的新专辑已经没有这个味道了。

俺在厨房里晃着脑袋,吼着“人潮人海中,又看到你,一样迷人一样美丽”,手中的饺子也是越来越大,蛮有向包子进发的趋势呀!

———————————————————-

今天是儿童节,总得写点儿童的吧。那就说一本最近让我鸡冻得不行的“漫画”吧!

这是上周在Foyles淘到的艺术家徐冰的《地书》,三月份才在英国上市的

9780262027083

这是一本一百来页探索“普天同文”的小册子,里面行文全部是符号——

121127_xu_bing_blog1

太给力啦!太给力啦!现在大Joy课上就拿他的《天书》当例子呢,秋天就可以再加上《地书》啦!

当然,俺还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估计自己看不大懂,因此顺便还买了本“翻译”,记录了整个《地书》的研究与“写作”过程。

9780262027427

Foyles店里当时就剩一本了,犄角还有点磨损,在买下这本还是回家等几天从网上订一本全新的之间大Joy磨叽了好几分钟,这其中的核心问题是:你是让OCD的大Joy接受一本封皮有磨损的书呢,还是让大Joy放下一本让她期待已久望眼欲穿的书呢?哎呦,两个选择怎么都让人那么闹心呀!

最后贪婪战胜了一切矫情——刷卡!就这本啦!

当土豪真快乐!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