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4

北京行之人物篇

从北京回来也两周了,我觉得如果再不把北京行写完,我就要忘了呀!

记得在北京机场一下了那个T3的小火车,我就发现空气中弥漫着机场中餐馆的各种诱人的油烟味,我一边贪婪地深呼吸一边跟小巴感叹说:“哇塞,你说我们北京,闻起来就幸福呀~~”

话说三周之后,俺俩经过10小时的咣当(包括还在飞机上吃了一八喜冰激凌!),回到希斯罗,下了那个T5的小火车,我就发现明显稀薄一些了的空气中弥漫着咔灰和烤面包的味道,我一边贪婪地深呼吸一边跟小巴感叹说:“矮马,浪荡啊浪荡,嗅觉上就让人踏实啊~~”

小巴同学基本已经对我大题小做的各种感慨有免疫力了,每次都“嗯横”之也不再深追究,因为下一秒我已然跳到另一个话题上去了。但之所以记录这个细节是因为我觉得吧这件事还是挺能反应性格的,比如,这说明我这个人多随遇而安啊!——小巴在旁边提醒说,从另一方面讲,说明我还很容易被收买的。呃……好吧。

总之,回到英国立马就开始进入工作状态,北京也转瞬被大脑自动规划成“上世纪的事”了。其实学校的工作时在飞机上开始的——因为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做博士奖学金的评审,所以飞机上看了十好几份long list的候选人,并逐一写评语打分,以便和同事商量short list——不过这是后话,还是继续把北京行说完。

—————————————-

首先是上篇忘记的吐槽:各位没发现么,国内的图书很少在书皮上写内容简介!我以前还没觉得(大概是因为以前也不怎么读书==||),现在觉得这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如果我不知道这本书写的是什么,我怎么能决定是不是去花钱买它,花时间读它呢?除了书名(一般情况下很玄很虚),作者(一般情况下我都没听说过了)和推荐人(一般情况下还能识别出一两个)之外,俺就再没有参考信息了。善良一点的书店和出版商还有没塑膜的样书让你翻,不然都像水果摊上的切开的西瓜似的紧紧地包着个保鲜膜……所以我挑书也只能跟挑西瓜一样了:只认京欣这牌子,然后看卖相,至于甜不甜水头多少,只能扛回家再见分晓了!

吐槽完毕,然后是这篇的重点内容:人物篇嘛,就要说说大Joy这回见的人。当然,好友如Amy, Haidan, Tracy自不用提,但有三个meeting是需要记录一下的:

1.

时隔4年,大Joy终于又见到大白蔡啦!!!啦啦啦啦啦啦~~~ 容易么?!我现在还拿白蔡跟学生编排在北医的日子呢!英国学生都觉得“跃进厅”是个无比神奇与美味的地方(当然,我选择性跳过了味精和卫生审查不合格这块)——不过这回因为Ada的关系再次造访跃进厅我发现……哇,太NB了吧也!!!山南海北什么菜系都有啊!矮马!矮马!卫生绝对是合格了,不过北医的官僚一如既往,一个餐卡需要跑到三个不同的楼里盖三个章,这让Ada直吐舌头,我只好安慰她说,我当年毕业的时候为了拿到那个本来就属于我的学位证,辗转盖了30多个章才让我出的校门呢!T.T

跑题了跑题了,总之见到白蔡是北京行最最开心的事情之一。那天我俩坐在一张塑料餐桌的对面,有一搭无一搭地胡扯着,就如同……——我很像煽情地写一句“就如同我们当年在宿舍里一样”——但是好像这情景确实从来没出现过,主要是我基本没在宿舍呆过,而且我琢磨着如果坐在白蔡对面长聊,估计平平八成也是要把我踹边上去的,所以凭良心叙述,应该是就如同当年坐在跃进厅里吃炒饭一样。哈哈!

嗯,总之还是老样子,多好呀。

2.

和Viv1an的见面则是大为出乎意料的——确切的说,我俩都互相给对方了一个意外。

话说这个Vivian同学是在网络上神交已久的了。有多久呢?大概是从06年开始吧。你想啊,06年到14年,这是什么概念啊,这是如果你手勤快点可以念两个博士学位外加两个post-doc的概念哇!但这是我俩在“两个博士学位+两个post doc”之后第一次见面哦!(–嗯,这个表述还真是准确,因为我俩各读完了一个phd,各做了一回post-doc,hiahia)。这期间俺一直都是Viv1an博客的粉丝。

比如我经常教育我的学生说,不要抽烟,更不要抽大麻,如果觉得生活不够刺激,就去吃个麻辣火锅吧,你知道高浓度辣椒素进入循环系统的感觉和runner’s high一样一样的嘛???每次我的学生都会瞪大他们那无比天真的眼睛说:“REEEEEALLY?”然后随即觉得他们老师我特别博学,然后推理这一定是medical school教我的,其实是俺从Viv1an同学的博客看来的,啊哈哈哈哈……

从文字上看,我一直想象Viv1an一定是个特别风风火火特别犀利的家伙。见面之前我还掂量了一下,以俺时差倒的程度,届时会不会跟上她的语速。结果没想到见了面发现……完全不是呀!!完全是100%可爱型啊!超可爱,真的,真的,基本让大Joy有一种上去捏一捏她的邪念……

而且现实中的Viv1an话也不很多,偏腼腆型的。她那天说得最多的,似乎是“抱怨”大Joy是和她对网上的印象多么的不符!差距有多大!Viv1an说本来以为俺更活泼的,更善谈的。我抗议说,不会吧?你也没网上那么能聊啊?……总之,我俩初次见面主要在互相吐槽对方如何让自己“大跌眼镜”中欢乐度过的.

后来我琢磨,原来俺俩都属于脑子里幻想了一整个世界,自己high得前仰后合,表面上却依然平静如水的闷骚型。难怪都适合搞学术。嗯哼。

3.

第三个必须要提的人物是在我妈组织的聚会上遇到的——不是第一次见,只是上次见他的时候,我还上大学呢,他则还是个地道的小萝卜头,结果转瞬间已经是个留着小蘑菇头的帅哥啦!而且是某乐队的主唱+吉他手哦!非常棒的男孩子。我和小巴都被他迷住了。原因?原因很简单,就因为这小伙儿特别坦然,真实,但绝对不是天真幼稚。我觉得对于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孩来说,实属难得,实在得益于他爹他娘。

之所以出现在同一聚会上是有原因的:我麻麻预先给我安排下来他麻麻和粑粑安排下来的的任务(好长的任务链哦!),就是帮他参谋一下留学专业选择,确切的说,是参谋什么是更能找到稳定工作的专业。聚会的那天早上我先听了这家伙的音乐——他已经一边上学一边做乐队很多年了,断断续续地听过我妈发过来的音频,但这次是第一次专心听,真是不赖,有点oasis的范儿!

后来聚会上跟他本人聊了聊,而且他帮俺迅速普及了一下国内乐队的近况啊,什么逃跑计划,赌鬼,阿肆等等,并且让我对他的乐队参加的草莓音乐节格外向往~(不过像我这种闷骚的主儿,向往向往也就忍了,比起草莓音乐节和陪我妈逛街,我还是坚定地选择了后者,虽然我妈后来说那分明是她陪我逛街……)。

但小哥儿还挺理智的,并主动转到“正经事”上:什么专业更容易找到好工作,因为他深知玩音乐是个烧钱的事情,他要自己赚钱“养”自己的爱好。其实除了学术之外的职业我一点都了解,只好硬着头皮分析了一番,也算”完成任务“了。不过也许是越因为他的“懂事”,越让我忍不住一再撺掇他赶紧出专辑——听说他的乐队早可以出专辑了。

后来回家我跟我娘坦白我不懈努力的”怂恿“,估计是有悖这顿饭的初衷哈,哈哈,哈哈,我还真是bad influence。其实我特理解为什么”负责任“的选择是稳定的工作,但我想我们每个人心中都(应该)有个小小的不忿儿——为啥要把自己的爱好当成小三来养?

回英国前看了他在草莓音乐节的录像,半个小时的视频,真真让人羡慕呀!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北京行之娱乐篇

IMG_8375

看,连我家AC的娱乐生活都很丰富吧?嘿嘿嘿嘿

五一前后北京几乎没啥大演出,所以这回一次戏也没看。不过北京的独立小剧场和美术馆真是 越来越多了!在网上浏览了一圈,好多想看的东东啊!比如一个大栅栏那块的独立纪录片放映,东直门那块有个什么affordable art之类的小展厅,让人身心痒痒。不过以北京的交通状况,出行的时间成本实在让人畏惧,有时间和体力还是用在“正经事”上吧,文艺这件事也就咽咽口水, 盯着电脑屏幕YY一下了!

不过这回倒是第一次去了国家博物馆。哇!瞧那建筑里里外外,气派!凭身份证免费,给力!但我就特想不明白:1)为啥地板选那么滑的?2)为啥偌大的一个展馆连个展馆指示图都很难找?

这 回是陪我娘去看那个中法建交50年的特展去的。之前也没怎么看介绍,但从级别上听起来应该是个大展吧,到了之后我才惊讶地发现原来七八个隔断间里一共才有 10幅画!!即便算上在巴黎街头即兴去看过的私人展览,这也是我看过的最小的展览了。而比画更夺眼的是一个个多媒体电视屏幕,让人有一种“画不够电视来 凑”的感觉,与其挤交通来看展不如躺在家里看google art。另外就是连插销座遮盖都设计在里的通墙法国艺术馆内景的墙纸,制作精细得让你哭笑不得。

虽然说展览的质量跟数量没关系,跟有没有多 媒体也没必然关系,跟墙纸布景也没关系,但是让人看着真是寒酸又心酸——你看最近十年欧美谁不时兴议论中国是崛起的文化大国啊,虽然花木兰和monkey king被好莱坞密了吧,但你没看蔡国强啊,艾未未啊,拍卖价格噌噌上窜啊(其实中国大妈傻了,抢购金条真不如去宋庄买两幅画保值)。全世界都在热议中国 软实力,但你看,这其实还是一个10幅真迹就能让美术爱好者和文艺青年喜大普奔的国家……

我忽然想起陈丹青曾写过说他那一辈的中国画家和西方的同年龄的画家有个很大的区别,就是中国的画家即便老了仍有很重的博物馆情结,美术馆的画总是看不够,因为那一代人年轻的时候接触的展品不多,好似一辈子都在补这个先天不足似的。

现在GDP已经要超美国了么?又怎样呢。不过在国博还是发现了点惊喜的,虽然是在货架的玩具上,虽然可能初衷是为了赚钱,但还是挺好的变化。

———————————–

我的高雅行动就到此为止了。剩下就是三俗活动了。

第一俗是完整地看了一遍《来自星星的你》。嗯哼。

其实没有说的那么不堪忍受嘛,这是我每天fieldwork之后回家一边冰镇西瓜一边以2倍快进的速度看完的(不然怎么有时间啊),虽然有点磨磁头,但效果还不错,反正炸鸡和啤酒的典故我现在了解了,“我不买”的段子也明细了。当然,后来有几集忍不住还是用了4倍的快进,但最后结尾挺赞的——最后千颂伊“总结”说啥因为知道对方可能随时消失,才会更珍惜在一起的时光(或者说,你得认为对方随时都有可能消失,因此要珍惜在一起的时光)——嗯,嗯,是这个道理。

当然在消灭了四五个西瓜之后,我的最大观后感是——都教授明明和我表弟长得很像啊!嘎嘎嘎嘎

2014.5.12. 019img201402201414210

第二俗是看了王跃文的《大清相国》。

其实上述二俗都是两会期间讨论过的,别看网上的二手评论风云变幻的,作为一个负责任的empirical sociologist一定要自己看看,对吧?哈哈哈哈……

当然,看完《星星》之后,我觉得好像两会上那些人一定都没仔细看过,因为我记忆中他们的评论好像和这个剧有点对不上号。看完《大清相国》之后,我实在很失望哦,后半部是捏着鼻子看完的。不是我天真到不能理解“和稀泥”在解决实际问题时的功效,但是天啊,怎么还会有人推荐这本书!一个以“和稀泥”为“高明”的社会多可怕!

你不觉得可怕么?

这就如同向所有医学生推荐一本名医的小说,里面树立的最牛逼医生形象是这样的——只要在你不起诉我的范围,我既不去治好你也不去治死你,就这么拖着,直到你临终前还得念及本医生我缓解过你多少次痛苦(但你压根就忘了我从来都没打算真去治你)……然后医生就不再是“更有效的治病救人”的职业,而是“更高明的玩弄痛苦”的职业——不可怕么?

好吧,这本书大部分是在凌晨3点到6点倒时差的时候看的,或许脑电波活动异常也未可知,但我就是这读后感哈。

第三俗嘛,目前好像想不起来还有什么可圈可点的俗绩了,哈哈。——看《熊出没》这个动画片算么?至少我觉得这个动画片挺可圈可点的,有点Tom&Jerry的意思。前两年回国就发现了这个动画片,这回还带了光盘回英国(全套正版哦!)——小巴拿这个学中文哈!当然,副作用是有可能最后小巴学了一口“熊二”的口音……啊哈哈哈哈哈哈……

————————

这回抓空看了好几本陈丹青,好看啊好看,太好看了,回头有时间要再看一遍,顺便还扫盲了胡赳赳及“中间代”作家阿乙、潘采夫等等。

IMG_8398

川端康成的《雪国》是那天见@Haidan之前,在西单图书大厦发现的,让我有购买冲动的是书腰上“教育部推荐大学生必读书目”的注释,当时还买了韩寒编的一本mook。后来看完了,我不是很清楚为什么《雪国》是必读书目,我也依旧不明白mook到底是指什么——这是我看得最糊涂的两本书了,呵呵。谁能告诉我mook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还看了郑宸的《罗摩桥》,写印度的。郑宸是谁,反应得过来么?当年红遍网络在圣马丁上学的“毒药”,反应过来了吧?我觉得05年前后在英国读书的都记得这个人吧,都追过这个人的博客吧?你瞧我还挺念旧的。

终于读了《三体》。哇~~~确实好棒。很早前就下载了三体的app,读了四五页就觉得这本书还是读纸版的好,果然是啊。十分过瘾!

顺便比较巧合的在kindle上先后看完了The Remains of the Day和Jeeves and the Wedding Bell,两个都是写老式英国管家的故事。Ishiguro每次都不让人失望啊,而三更半夜倒时差时看Faulks的Jeeves&Wooster新传的挑战是看着这么精彩的段子还得憋着不能拍桌子掀椅子的大笑出来!

(居然还未完待续!=)

8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北京行之吃篇

2014.5.3. 020

大概是8年前吧,大Joy还在LSE读书,还住在Goodenough,那会儿恨不得一年回四次国,春夏秋冬总有借口适合我!(也是那会儿我开始狂迷Bon Jovi,因为他唱了首歌叫“who says you can’t go home”,完全是于我心有嘻嘻焉的节奏!) 然后每次回国就不可避免的吃,所以春夏秋冬俺的腰围也很有规律的伸缩。

有一次回北京后返回英国当天,中午刚到机场就被告知飞机要晚点三个多小时。我爸妈马上又开车把欢天喜地的我拉回城里,找了家不错的餐厅美美地吃了一顿午饭(现在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可见那会儿北京还不是那~么的堵==||)。

在餐馆入座点菜,我爹说,“来条鱼吧”。服务生马上很殷勤地问,“您要怎么做呢?”我爹用眼神示意这事由我这个饿死鬼说了算。我一听来了精神,凑过身去,满眼放光一脸贪婪地跟服务生说:“您能怎么麻烦怎么做嘛……”

我爹和服务生同时晕倒。但你看,这就是平时没有机会也没有需求自己做饭的结果。斗转星移,现在大Joy已然自封为侃村第一神厨了,咳,咳……不过俺还是老德行,对做功花哨的菜肴有莫名的葱白和期待。

2014.5.3. 030

Yum yum yum! 这是炒虾仁还是炒茶艺?矮马矮马,别说,国内的餐馆依旧领先英国一个世纪哇!

2014.5.3. 034

再瞧这些小点心做的!!这不是厨艺,这是手艺啊!大Joy的筷子首先就奔着中间那个“核桃”去了,因为它看起来最“复杂”,咀嚼起来会觉得尤其地“赚”……

上篇博客说了,凡事还是向前看的比较好,餐馆就是如此,挖掘新餐馆永远很乐趣。每次回国Timeout和各位朋友是我的就餐宝典,比如什么祈年8号啦,小吊梨汤啦,嗯嗯,都挺好吃da!

但实际上外出吃的机会并不多(比如俺这次都米有吃火锅!),因为我俩努力每天晚上都陪我姥姥吃饭,但我小姨的手艺实在是……咳,咳……所以那天下午我和小巴出来溜达到家门口开了一个叫“粥面故事”的快餐店,虽然已经是下午3点多钟吧,我俩还是被门口担担面的招牌吸住了。明知会挡饭,还是冲进去一人要了一碗——哇~~~虽然比不得四川的记忆,但绝对比英国我吃过的所有中餐馆的担担面都好吃哇!!!大大一碗面吸溜完,过瘾过瘾!两小时后面对小姨的创意中餐俺俩是底气十足的坦然呀!

至少对于小巴来说,这回回北京其实是冲着望京1号的辣子鸡去的,即便不是望京1号也得是记忆中同级别的刺激。但俺俩这两年在英国花椒粉以一顿一瓶的速度消费,麻辣耐受力蹭蹭猛涨,回了北京反而长觉得辣得不过瘾。比如有一天我俩去了一个叫“十麻九辣”的餐馆,名字够给力,要了三个辣菜,却发现辣得不够“透彻”,从这个辣馆出来转身又进了另一个辣馆,一人再来碗四川燃面!!结果北京人做饭怎么变得这么“委婉”,舌头上的味蕾一点都没“燃”起来呀!沮丧!怎么办呢?进了第三个店,一人舔个超大的甜筒出来,啊呀~我俩的饕餮夜终于圆满了。

每次回北京也会扫荡一下西餐馆。那天Viv1an问我为什么回国还要去吃西餐,可也是,这事我还真没琢磨过,想来一般西餐馆集中的地方也是酒吧集中的地方,多半俺俩是冲着餐后的酒精去的;而且和朋友聚餐的话,对于不会点菜的人来说西餐馆其实是相对“省事”的选择。

直到三五年前,对于北京西餐馆的讨论多少还停留在“你知道北京现在也有XXX的菜了嘛?”“你知道北京现在也可以买到XXX了嘛?”这类领域拓展状态。比如几年前三里屯的Tree吧销售比利时啤酒,那简直是天大的新闻呀!

这回发现北京餐饮种类似乎进入平稳期了,网上把Timeout查了个底儿掉来回来去也都是那些西餐菜系,但这餐饮西化的趋势开始是往纵深了走了。比如,在地安门附近的一个卖面条的小馆里,居然满酒架上都是比利时啤酒,有个Chimay,Duvel也就罢了,连Rochefort 8和10都有(第二排右2和3)!

IMG_8388

哇靠,太NB了吧?!而更牛逼的一幕是我点完餐之后转身看见一位老外酣畅淋漓地吃着“炸酱面+Trappist黑啤”!——这让我想起“非诚勿扰”上有个“红酒+鸭脖”的女嘉宾。乱了,全乱了!聂张影,回头给学生讲后现代主义的时候当教材!哈哈

IMG_0104

(未完待续)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北京行之怀旧篇

在很久很久以前——差不多元旦的时候吧,现在想起来真是好久好久以前,那会儿俺房子还没有到手,俺还不会刷房呢——记得淹没在学生的作业堆里不能自拔地大Joy就跟小巴“预言”说,“当咱再次抵达希斯罗机场的时候,我得有多多多开心呀!”

事实上确实如此,复活节假期一开始,俺就以“马息岭速度”把所有学生的essay判完了,然后把俺那还没有弄出什么模样的新家一锁,在复活节当天,俺俩就胜利大逃亡到希斯罗啦!!!从我俩提前5个小时就抵达机场这一点就能看出俺俩对此次北京行多么的迫不及待了吧?!嘎嘎嘎嘎!当然这里主要是因为小巴同学为预防晚点的OCD……

那天英国大雨,但是是温暖的16度,俺穿着单衣在5号航站楼从这头跑到那头,再从那头滑回这头,无遮掩地炫耀着俺期待已久的无聊(Muahahaha!)——跑累了俺就坐在“假装不认识这只疯女人”的小巴旁边东张西望看人。我发现所有机场里看起来像大陆来的人都穿着羽绒服或羽绒背心!——换句话说,那么多在英国16度高温下还穿着羽绒服的,明显都是从国内来的!!——我看着这些“奇装异服”咧着嘴笑——哎呀,10个(/15个)小时之后有多少阳光明媚等着我呐?!

这回之所以特别期待回国,除了可以从原生态的新房空降到北京无比滋润的公寓里之外,还因为俺已经好久好久好久都没回国了。对于一个好歹也是研究中国科技政策的empirical sociologist呀,远离“field”不接地气那么久绝对是抓心挠墙呀!

这回回北京还挺有收获的,搞定了一个小小的项目,不过博客就不写工作了,记录吃喝玩乐才是正经事!

记得上次回北京就被出租车司机认为是“操着一口北京口音的外地人”,这回本“外地人”更是因为好久没回来了,所以好像看啥都新鲜——比如你知道现在北京住宅楼里有的电表上都安天线了么?我开始以为是偷电的?窃听的??还是……避雷的???==|| 后来才知道敢情现在买电都改wifi了,不用回家自己插表,付了钱就隔空及时更新了,多牛逼!所有信号接收不好的电表现在都支楞个天线……哇塞,俺家电表都那么的高科技!

除了恶补文化知识跟上国内的步伐之外,顺便还进行了一系列怀旧活动。

比如,到北京的第二天,反正时差也没倒过来呢,晕晕乎乎地也没法和朋友见面,干脆拽着我娘和我一起去朝阳大悦城造访了”蓝胖子”——

20140423_142039

我俩还挺运气的:一直处于大脑短路状态的我拉着我娘在大悦城转了一大圈及N个小圈之后,才找到买入场券的门——错了,不是入场券,谈钱就俗了,这个展览是不收门票的,都是凭“邀请劵”入场的,当然,要得到这个邀请券你得一人花50大洋买个礼包,好委婉啊!==||——总之,我和我妈基本没有排队就买完了邀请劵,而且两个礼盒里正好还是两个不同的机器猫模型(其中竹蜻蜓那个一路和我飞回了肯特,现在就在俺桌上哦!)——等我俩拿着礼盒一转身,就发现门口已经莫名其妙地拍了200多米的队了!

展览本身有点让人失望,100个机器猫模型摆得好拥挤。不过我跟我娘有声有色地讲起了我小学的一个同学叫徐婷——当时她又胖又壮,我则像个豆芽菜,我俩一胖一瘦是特别铁的哥们儿,她帮我打架,我帮她写作业。记得一年级任何捉弄小Joy的小朋友都会收到徐婷小朋友“从地上拎起来在空中忽悠一圈”的待遇,从此再也没有人找小Joy麻烦了!现在回想起来,原来她就是我身边的机器猫,但当时我从没这么想过,当时让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她爸爸从日本回来给她买了一个大机器猫模型,口袋里有所有漫画里出现宝贝的缩微模型!!!这让我幼小的心灵不停地流口水,直到现在想起来我都浮想联翩,那才是神玩具呀!

除了蓝胖子之外,俺还体验了一下“80年代的味道”——这两年北冰洋汽水和雪人冰棍不也复兴了嘛!味道还是可以的,可是这价钱好与时俱进呀!那天看见庆丰包子铺里有买北冰洋的,我从我娘钱包里很大手笔地抽出5块钱,进去挥舞着那张紫票子,潇洒地说:“小姐,来瓶冰镇北冰洋!”

收银小姐懒懒又权威地说:“一瓶北冰洋6块钱。”

……

“妈~~~~我钱不够啦!”

北冰洋比可乐还贵?!真是民族的伟大复兴啊……我怎么记得北冰洋就几毛钱啊,小学时夏天班里的班费就可以一天一箱地买来给大家消暑呢……

同样的,南锣鼓巷的雪人冰糕也是6块大洋——

IMG_8386

不过南锣鼓巷变得太过热闹了。虽然淘换到了一个草泥马身份证……

20119116345350459

但南锣鼓巷可真大不如以前了。

记得5年前和小巴还在这里的酒吧里悠闲地看了一下午的书,现在那个酒吧倒是还在,可是整条街那么地商业化那么地喧闹,已经没有“泡”的空间了。还有那些新“挖掘”出来的故居,其实初中的时候,每个寒暑假我和曹跃靠着一张地图骑车转二环内的北京的时候就都看过了。还有那钟鼓楼,在上面还没有任何限行栏杆,下面居民区还没有规模化拆迁,门票似乎是5块(还是2块?)而不是20块的时候,俺俩就上去过,不止一次……

俺激动地吐着槽,忽然意识到自己居然也已经滑进了“想当年”的年龄……大热天儿的晴天霹雳一寒颤,太可怕了,凡事还是不要和过去对比,还是向前看的好……

(未完待续)

10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我回来啦~!

同志们,时间嗖嗖飞逝呀,在继续装修房子及逃离回北京进行一系列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之后,我又杀回侃村啦~!

这一个来月发生多少奇闻异事呢,这里面多少料可以一边喝小酒儿一边敲博客呢——比如吐鲁番居然超甜蜜地宣布要在8月份在西西里大婚!哇塞,能让100%花痴又200%挑剔的吐鲁番“昏”掉,这一定是有十八块块腹肌的神圣!这么爆炸性的新闻让我第一次为国内上不了facebook,不能第一时间目睹男神真面目而抓耳挠腮浑身难受啊,等等——不过北京期间上不了博客,也幸亏北京的气候没有喝小酒的气氛,所以这就等俺周末在跟你们娓娓八卦来吧!

放张照片先,北京好玩的东西就是多——

2014.5.11. 069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