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4

“大Joy去哪儿了?”又名房奴养成记

“大Joy去哪儿了?”据老I告诉我,这是最近一段时间系里同事都很好奇的问题,因为最近大Joy基本闪入闪出,除了讲课基本不在学校地界上逗留。大学里也不坐班,倒是没有查岗的意思,只是不知道我又去哪里high去了。。。

哎呀我冤呐——其实两周前就想写博客吐槽来着,但是右肩膀实在又酸又痛,在“诉苦吐槽求同情”与“仰在床上拿热水袋热敷”之间,以大Joy的一贯性格,绝对是哼哼唧唧地选择了后者。

最近一直都在忙房子的事情——难怪周围的人都说买房特别有“成人感”呢。钥匙拿到手的那一瞬间,抬头望着空荡荡喘个气儿恨不得都有回声的房子,俺俩的第一想法都是:哇天!这要从哪里收拾才好呢?我们买了怎样一个怪物~!

我俩基本就是被房子奴役得团团转的房奴了:小巴同学每天6点就爬起来去新家里“上工”,凡是没课的时候我也(一路打着呼噜)屁颠屁颠跟着去了。7点我就在俺们新家厨房洗刷刷洗刷刷了,而俩个多小时之后,干得我感觉恨不得都该吃中午饭了,俺们雇的工人才来——你看,果然是谁的房子谁上心啊==||

光厨房的柜橱我就足足擦了8个小时啊!洗涤剂、去污剂、消毒剂……再用掉了三副手套之后,我很骄傲地跟小巴说,不要说在上面做饭了,基本可以达到手术室台面要求了,嘎嘎嘎嘎(写到这里忽然想到,要是在来个“层流”功能的抽油烟机,就更完美了~)

开篇里的哼哼唧唧大Joy就是这样炼成的。回到侃村家里,俺歪在床上一边热敷右肩膀,一边不无得意地跟我娘微信炫耀与吐槽:你瞧我容易嘛~~~

我娘一如往常的幸灾乐祸:“哦,原来你在劳改。”

==||

每当这时候就显示出世界上还是粑粑比较靠谱,因为我爹听说之后,马上“语重心长地责备”说:“那你怎么不雇人来清理呢?”哎,不愧是亲爹啊(当然我娘也是亲娘哈)~

当时是嫌雇人麻烦——英国真是以Q为国字的国家啊,什么都要queue,所有的服务都要预约等待等待预约。这也就罢了,最恐怖的是,英国——至少肯特郡这边——分工真是细啊:比如清管道的不管换管道,修玻璃的未必(有资格)修窗户,最让我崩溃的是换门的未必会换锁!——这种让人匪夷所思的专业分工直接导致的就是我们要联系很多很多的人,进行无数的预约以应对新家的各种事情,而且让我特别怀念国内一种叫做“包工头”的伟大职业。。。所以,像洗洗刷刷的这种事情,还是自己干吧!

而且即便有合同,雇了人也未必靠谱T.T——话说我俩找了一个装修公司负责粉刷室内墙壁,俺们的工期是死的,因为后面马上衔接的是毯工的“预约”。装修公司说没问题,但工期进行一半的时候,最主要的油漆工小N因去中餐馆吃饭食物中毒(==||),医嘱休息四天——小N倒没啥事,结果小N的老板毫无征兆的崩溃了——确切的说是毫无征兆的 “消 失” 了!!

头天还在跟小巴计划怎么补上工时,第二天就无缘无故地就不再出现了,也没再派工人,不再接电话,不再回短信,确切的说,连他公司电话都整个停掉了——从还敞着盖子的油漆桶和掉在大门口的刷子推断,应该是“几个箭步”激动地闪出我家的,没有字条,没有解释,就这么走了~!(==||)

是家里出事了?被车撞了?被外星人绑架了?——我和小巴都非常confuzzled,连在家养病的小N都觉得好confuzzled,最郁闷的是他女朋友,因为她也联系不到他了!

几天之后“破案”,其实这个三十来岁的小老板一个人在家好好的,没事没被车撞也没有和外星人接触,只是他觉得我们的工期肯定完不成了,肯定是赚不到钱了,压力太大了,没脸见人了,那怎么办?那就只有消失了!

==|| 能赶上情商这么低的工头,要怎样千年不遇的霉运啊?!

不过要说英国人也好实在,意气用事地消失就是消失,甩甩衣袖,走的潇洒又干脆——连他自己的各种挺贵的设备都没有拿,目前为止似乎也没有想取回的意思,真真是“没脸见人”的架势。额滴神呐~!

他情绪化的后果就是,俺家的房真的没有人刷了——再找别的公司又得等预约,然后后面一系列的预约又得重新预约……我俩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大眼瞪小眼了半天,得出了一个共同的结论:唯二不需要预约的油漆工一个叫大Joy一个叫小巴……

好吧,虽然我俩对刷墙这件事毛也不懂,但有个叫google的东东,顺便翻出早想扔却没有充分理由的旧衣服(大Joy还戴了个浴帽)——上阵!

刷了小半天我就觉得吧,其实写一篇关于刷墙的议论文要比刷墙容易多了。。。真的,尤其是对这种百年老墙,刷匀和刷平都是技术活啊!这时小巴的闷骚就显得很给力了:“专业人士刷得千篇一律的平整多机械啊,一看就是工业出品,咱这刷得(凹凸不平的)多有人情味啊,这叫倾心之作啊。”——我一边听一边幻想着把这个阐释刻在美术馆那种标示牌上,钉在我们家进门处,我们家四壁环绕的那还是墙嘛,那就是件艺术品嘛。

还好小N病好之后来帮助及扫盲我们这两个倒霉蛋儿。要说英国人虽然刻板,但关键时刻真够意思啊——小N说为了保证按时完工,工作多晚都行,结果过去的一周,俺们仨基本每天12-16个小时的刷哇刷,期间Domino’s每天晚上都会准时接到小巴叫外卖的电话,前天凌晨终于把房子给刷完了!!!我本想大喊Hoorray的,不过张嘴却是一个大大大哈欠~~

经过一周集训,我觉得我已经达到初级技工水平,尤其擅长跟亮光漆较劲。以后谁到我家做客都要记得称赞我们家的墙哈!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