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的那些事

我觉得做老师最幸福的事情吧,就是在把一节课起伏跌宕地讲完后的那种满足感,基本近似euphoria呀,比如昨天我讲Parsons的社会学理论,都讲得让学生很high,矮马,矮马,太得意了。

我觉得做老师最悲催的地方吧,就是出了自己的小圈子,谁也不会理解把Parsons讲high是一件多么多么有难度的事情…  >.<!

昨天回家就跟小巴吹我的教学新功绩,让小巴赶紧葱白一下,因为也只能跟小巴吹了,比如跟我爸我妈吹,他们肯定会说Parsons是谁呀?你是说Parkinson’s?

哈哈,哈哈,省略干笑100字。

周一的时候给讨论课上的小同学布置了一个任务,就是让他们在小组里把一堆理论概念串联成一个有理有据的故事——大Joy这么喜欢八卦的人,教理论也是走八卦路线呀——其实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学习方法了,因为你得知道每个概念到底是什么,还得知道它们之间的承启衔接历史传承神马的。学生对这种练习是又爱又恨呀,喜欢是因为好玩,讨厌是因为其实对课前阅读的要求挺高的。每次做这种联系,我都会吃惊于学生漫山遍野驰骋的想象力,有的时候这些小组鼓捣出来的串讲,那让我觉得他们真是敢编~~呀,社会学理论能给你搞成历史穿越剧==||

周一这个班里有个学生特好玩。这是个脑子很灵的一个北欧女生。刚布置下任务的时候,我看她在我发下的纸上画了一个曲线,我也没当回事,在教室里循环着回答学生问题;转到第二圈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纸上又多了几个道道;等我再次走到她旁边的时候,虽然她下意识的遮掩了一下,我还是看见了她在纸上完成了一个很是不赖的卡通自画像,头像旁引出一个对话框,上书——

“I really should have done my reading…”

哈哈哈哈,可惜当时没有带手机,不然一定拍下来。多可爱的小姑娘呀~当然啦,应该做reading的哈,咳咳咳咳……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毁人不倦

2 responses to “教室里的那些事

  1. Amy

    “Something only we know”!

  2. 下次记得带手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