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4

时间都去哪儿咧?

据说自“爸爸去哪”之后,新一轮流行的问题是“时间都去哪儿了”,其实俺经常有类似的疑惑:经常是好像只处理了两三封邮件,就到晚饭时间了。比如昨天,给院里的employability fair牵线搭桥,给学生回复research ethics application,为明年必修课组织教师资源,几封邮件发出,一转眼就又天黑了,俺那雄伟的阅读计划连个头都没开!

你说这时间都去哪儿了?

这周阅读周,没课,“闲在”的日子也嗖~的一下转眼又到周末了!周一又要去讲课了!不过我知道这周的时间都去哪儿了……

去英格兰东南犄角的小镇Dover了,嘿嘿嘿嘿~

上周末跟我娘说我俩阅读周打算去“海边”呆两天,结果出发那天我妈一直在微信上催我:“你不是说要去海边度假么?怎么还在家猫着?赶紧出门呀!”

汗~!其实侃村离海边不远,即便是坐嘎呦嘎呦哪里都停的公共汽车往北,只要20分钟就能到达以前透纳画画的地方,从俺家往南去Dover其实比当年从俺家去北医上学还方便哦。而且也不算“度假”嘛,也就是在教学抓狂间隙看看悬崖看看海嘛(淡定,淡定!即不要自己跳下去也不要把别人踢下去)——记得一两年前我还笑话一朋友每年都要有2周的“悬崖看鸟”,咳,咳,现在我终于也理解了,哈哈哈哈

总之,在家里晃悠到下午2点来钟,俺们才出发到火车站,半小时之后俺们就在旅店check-in啦!

话说Dover,不管是当年打拿破仑还是后来打希特勒的时候,都是英格兰海路的第一门户呢。最有名的自然是建在白石灰岩悬崖上的dover castle和下面的军事隧道。幸好当年希特勒看上了这个12世纪的城堡,想回头据为己有,二战的时候才免炸。俺才能爬5层终于爬到城堡主楼的楼顶呀!远处泛红屋顶边上的圆形建筑可是英国最早的灯塔哦!再往远处就是英吉利海峡啦!

IMG_8220

在Dover小巴最high了,因为Dover是二战故事最多的地方呀,所以有好多遗迹呀展览呀。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小巴一边看各种展品一边啧啧感慨,而我则觉得下面这张宣传海报最好玩,那个闷骚的小括号多英国呀!——

IMG_8142

当然最主要的是看the white cliffs——

IMG_8255

我们还挺运气的,最近不列颠小岛又是狂风又是暴雨的,我们在dover的那两天不仅基本没下雨还露出了点蓝天!

这张照片是从很远的一个灯塔上拍的,中间还隔着一个停泊大型游轮的海港,和空中海鸟比起来white cliff看起来有点小,但其实很高很险峻的哦,比如你看悬崖上面那个小白点,应该至少是个两层楼建筑哦。

把照片发给我娘,这个奇异的“英范儿”悬崖,你看它整洁、规矩、笔挺,尤如英国人。

话说我娘阅毕,赶上这两天北京雾霾,我娘给我回复了一个“中范儿悬崖”——

??????

如果你在好奇上面这个图里那个海鸟身上的小白亮点是什么的话……

那是因为我娘冷幽默之余还不忘爱护小动物,咳,咳,给海鸟戴了个口罩,啊哈哈哈哈

?? ??????-1

时间都去哪儿了,好吧,时间都花在我和我娘闲扯上了,下周继续上课!哼哼哈嘿!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下回记得带相机

SO709 2013-14

上篇白菜评论说让我下次记得带手机——其实吧,大Joy的手机还是白垩纪时代的,而且上周末的俺学生的手机拍摄效果显示其实智能手机弱光下也不成呀(见上图),所以下回得记得带相机!

上面这张照片拍于上周六晚上9点左右,地点是我们学校里(比较文明的)酒吧,人物是我和四个本科上,你看,你看,本老师戳在花丛中,就算不刷绿漆也还是可以蒙混进学生队伍里的吧?嘎嘎嘎嘎

这四个都是我上学期教过的学生,自打圣诞节前结课就一直意犹未尽地说要和我在教室外单聚——这种事情在师生界限相对分明的英国还是不常见D,所以俺刻意得不经意地跟几个同事说起来,大家都很侧目哦!原本说是上周五,可是上周五是情人节哇,我说as much as I love you guys, I’d prefer to spend the day with my husband呀!哈哈。之后就推到了周六,加上reading week都回家了,校园里就剩下这四位了。几杯小酒下肚,学生说要拍照以在他们的facebook上显摆,我说好呀好呀,我也要去显摆——回头还要把打印出来的照片放我办公室里,跟以后的学生显摆。然后就有了上面的照片。

照片上的四个都是很可爱的学生,左边第一位是永远的68分(70分是distinction,而我们用categorical marking,distinction下面最高给到68),上学期这事让我很是抓狂,因为这家伙很有点丢三落四的走神儿精神,俺后来跟她商量说,每次判你的作业如没有下文的悬疑剧,咱能拿回first么?小同学说,嗯呐!最后一项essay很努力,可算写出了个distinction,结果……结果写太过瘾了,这家伙超字数上限超了小600字!俺鼻血横流,飙泪给了个68分……

左边第二位是个三好学生哈。

左边第三位就是个万般闷骚地问我“多年以后,你还会记得你教过的学生嘛?” 的小帅哥。这哥们是学犯罪学的,去年开学第二周他跑到我办公室“质问”我说:你说你的课对我以后能有什么用?大Joy当时直犯蒙,很二很实在地说:我我我想不出来(对抓人防小偷)能有什么用啊……学期结束的时候,他说我的课是他在大学期间最喜欢的课了哦(不过估计还是没有什么用,哈哈)

右边第一位是个标准geek,她的欧洲游路线都是按踏着某个社会学家的生平规划的。她和她的小伙伴们都是geek,然后这些小geek们聚集在我另一门课里,目前每周继续和我抬杠中……上周六她(不无得意地)问我:“我这种每次在课上跟你抬杠的学生你不烦么?”我说:“不烦啊,学生不抬杠,老师讲课多没意思啊?”她追问说:“不是啦,比如说你某天已经是个心情糟透的bad day了,再碰上我抬杠你能不烦么?”我说:“不会啊,我每天挺高兴的,没有bad day啊。”她摇摇头说,“不对不对,我是说假设,假设你某天倒霉运,我再抬杠你不烦么?”我说:“怎么会走霉运啊?”“我的意思是说……哎,好吧……”——嘎嘎嘎嘎,我真的不烦抬杠呀。

拍完上面那张,我说,而且还得来个鬼脸疯癫版的,以后我跟下面几届的学生夸口说我的课多rock多给力的时候,也好有个before和after的对比呀!你看,俺多以身作则——

082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毁人不倦

教室里的那些事

我觉得做老师最幸福的事情吧,就是在把一节课起伏跌宕地讲完后的那种满足感,基本近似euphoria呀,比如昨天我讲Parsons的社会学理论,都讲得让学生很high,矮马,矮马,太得意了。

我觉得做老师最悲催的地方吧,就是出了自己的小圈子,谁也不会理解把Parsons讲high是一件多么多么有难度的事情…  >.<!

昨天回家就跟小巴吹我的教学新功绩,让小巴赶紧葱白一下,因为也只能跟小巴吹了,比如跟我爸我妈吹,他们肯定会说Parsons是谁呀?你是说Parkinson’s?

哈哈,哈哈,省略干笑100字。

周一的时候给讨论课上的小同学布置了一个任务,就是让他们在小组里把一堆理论概念串联成一个有理有据的故事——大Joy这么喜欢八卦的人,教理论也是走八卦路线呀——其实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学习方法了,因为你得知道每个概念到底是什么,还得知道它们之间的承启衔接历史传承神马的。学生对这种练习是又爱又恨呀,喜欢是因为好玩,讨厌是因为其实对课前阅读的要求挺高的。每次做这种联系,我都会吃惊于学生漫山遍野驰骋的想象力,有的时候这些小组鼓捣出来的串讲,那让我觉得他们真是敢编~~呀,社会学理论能给你搞成历史穿越剧==||

周一这个班里有个学生特好玩。这是个脑子很灵的一个北欧女生。刚布置下任务的时候,我看她在我发下的纸上画了一个曲线,我也没当回事,在教室里循环着回答学生问题;转到第二圈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纸上又多了几个道道;等我再次走到她旁边的时候,虽然她下意识的遮掩了一下,我还是看见了她在纸上完成了一个很是不赖的卡通自画像,头像旁引出一个对话框,上书——

“I really should have done my reading…”

哈哈哈哈,可惜当时没有带手机,不然一定拍下来。多可爱的小姑娘呀~当然啦,应该做reading的哈,咳咳咳咳……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毁人不倦

年初一的饺子

1

年三十趁小巴火车还没到,和挪威同事Trudy出去喝小酒去了,倒不主要是为了庆祝中国新年,主要是庆祝这家伙终于拿到博士学位了——别看人家刚拿到博士学位,人家可厉害了,已经为院里拿下了1个m的基金了——顺便作为院里极少数家里没有小朋友的小朋友们,我俩吐槽了一下平时听各位家里有小朋友的同事们聚在一起哇啦哇啦交流教子经验和英国复杂的入学系统是多么得让我们头晕脑花七窍出血……嘿嘿嘿嘿

大年初一大Joy掌厨,锵锵锵锵锵……(此处先略去N字)

最后的结果嘛就是我觉得必须得闷骚一下:今天在微博上说了,其实今年是在英国过的第9个春节了,侃村一天都在断断续续地飘着小雨儿,但今年咱也吃上了咱自己个儿包的饺za!矮马……这情景实在太该煽情一下了……

可我真是忍不住感慨呀!这后面真是大Joy我一脑门子汗水呀!

上面的照片发在微博上,@JeffSunNT问这黑白照片是“寓意黑暗系饺子料理么?”

我说:寓意着饺子都被石化了……

因为神厨大Joy原本不是要做饺子的呀!!!T.T

我,我,我(要读出抽泣音,嗯哼)我原本是要做包子的。

但是上次包子面没有完全发起来嘛(但至少还是发了1/3d!),外加被小巴给黑了一下哈,大Joy的国际厨艺信誉度遭受重创哈,所以这回要哼哼哈嘿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但懒得用酵母的大Joy还是用了自发粉,然后放在暖气旁边还是发不起来。

小巴伸出援手,说他刚来英国的时候自己做过pizza,就是拿自发粉发起来的,而且说在英国这么冷的地方,得用烤箱帮忙——烤箱?隐约记得白菜上次也说来着,什么烤箱要放到40,外加旁边放一碗水什么的——小巴同学的credibility值“噌”得就涨上去了,立马任命为二厨,负责发面。

要说二厨不愧是搞学术的,因为上次发面时隔遥远,二厨还特意上他信赖的米国网站上查了一下,然后仔细按照网上的技术贴执行。

我在厨房调馅——这回是两个馅,一个是升级版的猪肉白菜香菇粉丝,一个是猪肉大葱洋葱——只见小巴出出进进地调烤箱,那是忙得不亦乐乎呀!而且这里学术人的OCD就体现出来了——小巴分析厨房不同各种drafts的风向(世界上不只有Sheldon会在意这个), 中间几次怕那小风把烤箱给“吹”凉了,进来在把烤箱加温个10来分钟的……

中间大厨我想看看面发得如何了,二厨说让我别捣乱,老开烤箱门是影响温度的——而俺们家的老式烤炉没有温度指示灯,只有设定温度到得时候会有一个小绿灯提示——大厨我就安心和馅了。

好啦,下午该到包包子的时候啦——断断续续的,这面也在烤箱里发了有仨小时了吧——把面拿出……感觉有点怪怪的,但还是可以擀皮的。

包子皮是擀出来了,但问题在包上,包一个破一个,包一个破一个,那个面基本上没有弹性,比较容易碎,就如同……就如同曲奇饼干一样——莫非面已经烤熟了?!

在和白菜微信吐槽的时候,白菜问我烤箱设置了多少度——好问题耶,大Joy知道是40度左右的样子,小巴设置了多少度?

二厨在楼下喊道——80度!

哇特?!80度烤了三个小时?!难怪熟了!

小巴辩解说,能怪我么?!这是完全按照技术贴走的!不信你看你看……

噼里啪啦打出那个网址,小巴指着白底黑字的80……

哦,小巴胡噜着光头嘿嘿笑起来,写的好像是80华氏,不是80摄氏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厨大Joy就是这么被文科生小巴给黑了!啊,啊,啊~一队理科乌鸦挥汗飞过。。。

然后我只好改Plan B了——和中筋面粉,改做饺子!其实二厨在江西的时候,还和当地学生做过饺子,而大厨大Joy由于一直讨厌吃饺子,这辈子除了小时候拿筷子在我爹旁边假模假式地擀过几个饺子皮之外,就没有参与过了哈。

白菜在微信那边建议我先去看擀饺子皮的视频,我说,那哪里需要啊,大不了可以启动Plan C,改吃meatball。(还好正在倒时差的白菜也没挑茬儿,其实说完我就想,馅太宣其实不太容易做成丸子,比较现实的Plan C应该是stir fry…..==||)

事实证明神厨大Joy还是挺有天赋da,嘎嘎嘎嘎,咱那一手滚擀面杖一手转饺子皮的范儿,外加这最后饺子包的还是不错的吧?!

3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