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迎新

IMG_7977

诸位新年快乐!

各位都是今天早上几点睡的聂?嘿嘿嘿嘿~

去年最后一周大Joy秉承“玩玩玩”的理念,看了两本小说(丹布朗的Inferno,长度缩水40%就完美了;The Spinoza Problem,不错哦),一本漫画(手塚治虫的The Book of Human Insects——这回圣诞节小巴同学投其所好地买了好几本Tezuka,大Joy发财啦!),经过一年的犹豫终于在虾米网上买了个年卡,这回敞开了下载了无数诡异歌曲,啊嘎嘎嘎嘎嘎。

我特别喜欢虾米网上的精选集功能,可以很轻松地收罗到一堆相似的歌曲。其实早就该买年卡了,我觉得仅上一个学期,我在虾米网上得消费就够买个年卡还有余的了。过去几个月,除了Lady Gaga,Jack Johnson之类一出必买的以外,还下载了一堆法语小清新,随后是被Robbie Williams的新Swings Both Ways忽悠地下载了他以前其他的Swing,11月底那会儿下载了一堆的节奏小提琴——回想起来,其实听什么歌曲挺反应当时的心态的:

10月份刚开学那会儿,Elton John的Diving Board刚出来,小巴都要爱死啦,24/7的在自己书房里循环播放;大Joy我就听不得——忒悲桑。

俺当时每周都上紧了发条琢磨怎么娱乐我的本科和硕士生,每节课绝对都是deliver一场show(啊嘎嘎嘎嘎)。那段时间还有个特好玩的事(虽然当时并不觉得好玩吧):私下里自己呆着的时候,时不时会忽然低声恼怒地哼哼一声,或者忽然皱眉拍头摇脑袋——小巴问:咋了咋了?犯啥神经呢?——其实就是有的时候课上说错一句话,或者一个包袱没抖好,那个情景会在脑袋里萦绕啊萦绕啊,或者是某些词语片段会偏偏在你想安静地时候在脑子里飘游啊飘游,挥之不去,讨厌死了。你就特想把那句话从脑子里踢出去,所以自然生理反应是自己发个噪音或者有点肢体动作打断这些无限循环。小巴笑死了(真米有同情心),不过他特能理解那感觉,他讲某节课第一次delivery的时候也这样,后来我俩精神病总结,有讲课或做public speaking经历的大概都这样。(这年头怕就怕精神病结成联盟,嘎嘎)

总之学期初每天都高度紧张,没多余的心智欣赏Elton John的悲桑,ipod里自然一水法语小清新,蹦哒蹦哒小清新地度过了秋天;之后学生和俺都渐入佳境,就有闲心swing一下了呗,最后两三周黎明前的黑楠呀,自然要比较给力的音乐…

最近两周更闲在了,俺发现了一个收录一些只有哼哼没有歌词的曲子的专辑,发现国内还有一个叫孙豆尔的歌手哦,他的那首《少年遇到爱》啊啊得很好听,挺少年维特的。哈哈。

当然,最近这些天最重大的工程是,整理2011年拍的4000张照片——看来大Joy不仅话痨,还聂影痨。照片都删减、分类、编辑做成photo book,不然存在电脑里永远不会想起来看呀!

好多特逗的事情其实如果不是博客或者随手拍的照片早就忘了,所以我坐在电脑前一边翻照片一边时不时呵呵呵哈哈哈的傻笑,实在非常治愈。不过工程浩大,2012和2013年的,估计就留给下个圣诞节了吧。

今天元旦,跑了步,判了点作业,写了博客,晚上再看新一季的Sherlock Holmes,滋润的2014呀!放假晚的好处就是,开学也晚!算算还有小20天的high头呐!哦耶!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4 responses to “辞旧迎新

  1. Amy一只猫

    4000张!都是扛着单反拍的么?嘎嘎嘎嘎

  2. 咱俩干的里头有一件事一样,就是看福尔摩斯,哈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