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3

熊孩纸的圣诞

自从上周五放假以来,大Joy每天就是补觉、补逛街、补小酒、补闲书……本来还琢磨着圣诞节之前把那一摞essay给判完呢,但后来俺俩都觉得绝对应该适时罢工一下,所以我打算元旦之前都不务正业。因为我俩——确切的说还是小巴——周末的时候忽然发现,这学期忙得我们俩把大昏纪念日全给忘了!!——你看,这学期果然不是一般的忙吧。>.<!

所以我俩觉得我俩都well deserve一段无脑生活。嗯哼。

这几天玩呀疯呀,收拾屋子呀(我的书房终于又能分清桌子椅子和书架的轮廓了),还有就是每天都到侃村村儿中心溜达一趟,买一堆东西回家继续疯呀玩呀庆祝圣诞呀——从上篇圣诞礼物的数量来看,我俩还是很有效率的吧,嘎嘎嘎嘎

已经两年没在英国过圣诞了,所以我俩打算今年过个“英式”圣诞,比如?比如在英国八年我俩终于决定圣诞节买个火鸡烤烤,但至于mince pie, Christmas pudding这种重口味还是算了吧。英范不要那么多,只要一点点就好了,咳,咳。

周一逛街的时候顺手买了个树根蛋糕,午饭买了一盒切好片的五香熏牛肉(pastrami),一罐小酸黄瓜——夹在刚出烤箱的劲道面包中间,想想就流口水呀~

Pastrami长这样,眼熟吧,国内副食店里那里都有哈——

pastrami

回家吃午饭的时候,小巴对于这个树根蛋糕很感兴趣,因为我俩老外都是到了英国之后才发现原来在欧洲树根蛋糕是和圣诞联系在一起的:比如天朝什么时候不能买呀,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阵爸妈买这个来给我当早点(难怪老师说我注意力不集中,从早上就是sugar high呀!);而小巴在米国从来没听说过树根蛋糕是神马东东。

小巴就自言自语地问到:这个树根蛋糕是谁的主意聂?英国的传统?

大Joy一边大快朵颐一边说:不,估计是法国的。

小巴问为啥。

大Joy说,因为80年代树根蛋糕在北京兴起的时候,隐约记得大人说马克西姆的树根最好,马克西姆餐厅不是法国的嘛,所以这估计是法式糕点的一种。

小巴半信半疑,一边叼着pastrami肉夹馍,一边在ipad查。嗯,好像被大Joy猜对了耶。

我俩继续啃大Joy牌pastrami肉夹馍,好吃好吃,那个小酸黄瓜更是神来之笔呀~。小巴吃得很high,又咕哝说不晓得这pastrami是哪国的,德国的?西班牙的?

大Joy说:不会吧,估计是东欧的。

小巴又问为啥。

大Joy说,80年代北京西单一层到处都在卖这个pastrami哦,那会儿刚开放,北京还兴吃老莫呢,估计还没开放到进口西欧食品,所以应该是从东欧引进的。

小巴又半信半疑,敲打ipad一查,哎,好像又被大Joy猜对了耶~!罗马尼亚D~。

啊哈哈哈哈哈哈……这顿午饭的结论1:生活在80年代的北京真是酣畅淋漓educational呀!结论2:对于吃,别看熊孩纸我当年不识字儿,观察力还不错嘛!

今年的圣诞礼物也有关于吃与喝的,显摆两个:

一个是巧克力国际象棋:这个多来劲呀,你想呀,这回你“吃掉”对方的棋子就不仅可以把它剔出棋盘,而且可以真的一口把它吃下去!

虽然是给小巴的礼物,但两个臭棋篓子比较起来,我有信心这个礼物其实比较实惠我。而且我打算执白棋先行,女士优先嘛,更何况我比较喜欢吃牛奶巧克力!嘎嘎嘎嘎

IMG_7953

胡桃夹子旁边的这个是那天在微博上显摆过的mead(蜂蜜酒,也叫honey-wine)。就是在买这个酒的时候又被问”嚎欧哒油”。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英国这个酒挺难买,但其实蜂蜜酒在英国还挺有传统的,N久以前这个honey-wine是婚礼及其后一个月(month)内的宴会上喝得,所以才有honey-moon(蜜月)这么一说呀!但现在英国还真是不常见,年初(天呐,才过去半年嘛?想起来好像是去年的事情)从布拉格带给同事一瓶mead,老英说:这奏事传说中的mead嘛?==|| 悲催呀!不知Harry Potter等儿童文学是否能使这个酒再在大不了颠儿流行起来。

下面这个礼物是关于喝的——

话说我和小巴每次在家喝香槟都会把木塞留起来——一半情况下喝香槟都是有好事庆祝嘛,所以木塞上也会写上时期事件,留起来多好玩呀。结果我俩庆祝的底线越来越低,不知不觉地这瓶瓶罐罐就装了好几个呀。

不过在学术界混,自娱自乐自我庆祝的精神还是很有必要D~ 2014年要力争把下一个大瓶子装满!

IMG_7967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向圣诞前进!

28-David-Napolean crossing the Alps May 20,1800

你是不是也觉得上面这图片特给力?向圣诞前进~~!!

拿破仑1800年跨越阿尔卑斯山的时候也不过如此,对吧?(画家Jacques-Louis David在天上使劲地点着头)

最近圣诞老人很忙,忙着运筹帷幄,布置怎么把那~~~么大的礼物装在车上运走

01-Caravaggio-Supper at Emmaus

(原画是Caravaggio的Supper at Emmaus)

忙着给莫奈的桥上拉灯花——

17-Monet-Japanese Footbridge

忙着给马格里特的超现实加个“更”——

18-Magritte - Golconda

忙着给达芬奇的完美比例加滴“汗”——

20-DaVinci-Vitruve Luc Viatour

忙着追随美女推行自由平等博爱——

26-Delacroix-liberté guidant le peuple

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个叫Ed Wheeler的摄影师闲得无鸟呀,记录下不同经典画作的用光,然后自己穿着圣诞服饰在影室里玩自拍,之后PS到这些画上的。哈哈!好玩吧?!感兴趣可以看这个经典圣诞的网站。

我还是最喜欢上面第一张啦!

今年本来圣诞要搬家的,结果推迟到一二月份,所以没有圣诞树,只买了一棵小松树枝,还是挺有气氛的吧。看这么多礼物,都想来我家过圣诞的吧?嘿嘿嘿嘿——

IMG_7899

IMG_7877

你说这些包裹里都会是神马礼物聂???

明天就揭晓啦!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原来咱就是一熊孩纸

各位,大Joy我自由啦自由啦,yippeeeeeee~~~!这学期基本就是这么过的:周二周三周四是咖啡加讲课的日子;周五至周一是咖啡加备课的日子~支持俺度过这段高强度工作的是……哎,说起来一个比一个丢人哈:

一个是Candy Crush Saga ——短短一学期,我已经打到245关了,成绩还算斐然吧——被这么弱智的一个游戏迷住,开始咱还很不好意思哈,最近发现,哈!原来不少高智商人士都玩得上瘾哦,最新证据是Gail Collins前天写的专栏, 那段对游戏的描述太准确了:”It’s about matching little colored thingies on your iPad or phone. I am not going to explain it in any more depth because that would just make this whole discussion more humiliating”。

另一个是每周五看爸爸去哪儿,笑死我了。同时学会了一新词儿:“熊孩子”。

前两周我妈整理我姥爷留下来的一柜子的信件,这里包括了80末90年末天南海北的一大家子人相互写的信,多角度还原历史哈,这其中我妈还挖掘出不少大Joy当年写的信件——当时“小Joy”我自己写完信自己找个信封邮票就寄出去了,所以好多邮件我妈也第一次读。结果我妈发现,娃就怕对比——

同一时期,跟我同岁的表姐的信,永远字迹工整,里面会记录自己的功课怎么样,爸爸在干什么,妈妈在干什么等等。而小Joy的信,不管是给谁写的,主题永远是恐龙特辑,恐龙特辑,恐龙特辑……

还有一封写给表姐的信,开头很神秘:“你赶紧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麻麻饶有兴趣地翻到下一页,期待着看我这个8岁小孩要分享什么天大的秘密——结果下一页写的是:“恐龙特辑要出新的啦!”

啊~啊~啊~!一群乌鸦顶着PM2.5从我麻麻脑袋上飞过。。。熊孩纸呀!

当然,除此之外,这些信里还记录着当年小Joy在小学的各种“优异”表现:

话说上小学那会儿还时兴老师每学年去家访,有一天老师笑眯眯地问小Joy说:我去你家做客可好?

小Joy当即很干脆地回绝:不行!我不欢迎你来我家!

老师问为什么。

小Joy说:因为据我观察,不管你去哪个同学家,第二天那个同学的眼睛都是肿的!

老师:==||

后来老师还是来我家家访了,当然第二天小Joy的眼睛没有肿哈,因为老师对小Joy在学校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老师说:“Joy这孩纸挺招人喜欢的,因为她有种憨气。”

憨憨的小Joy马上在一旁求证:“han气?是打鼾的鼾嘛?”

老师还说:“Joy虽然上课不太容易集中精力,但是还是很有参与精神的,比如上课特别积极回答问题,一般老师不管问什么Joy都会举手回答”——俺爹俺娘听了很欣慰,然后老师接着说——“只是一般等她站起来的时候,注意力已经转移到别的地方,早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

啊~啊~啊~!一群乌鸦嗷着“熊孩纸之歌”穿越时空地飞过……

类似段子好多,只能说,从小Joy长到大Joy还真不容易呀!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