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3

13/14第4周末 Apply Yourself!

说起来做module convener,即组织自己的课,和在别人的课上客串讲课可真不一样呀!所以这学期尤其的忙——忙得像俺这么爱八卦的同学都仨礼拜没爬上来锄草了!==||

都紧张在哪里聂?紧张于写新讲义哇。

同事跟我说“官方”的工作标准时,每1小时的课要有4个小时的准备——同事是告诉我,不要超过4小时的准备,可你知道大Joy实际每1小时讲台上的嘻哈胡扯,后面是多少小时的准备莫?

答案是:2天。

埃玛,我这个OCD。周二到周四都有课,所以可以想象啦,周五到周一,唯一没有课的四天基本就是在备课啦,要阅读大量的材料,找图片做ppt。不过教学质量那当然是杠杠的啦——好几个学生都说咱开的课那是他们的favorite呀!还有个学生说今年自己选的课太多了,不得不放弃我的课了,但问我是不是还可以每周来蹭听。嘎嘎嘎嘎嘎嘎……

那天出去吃饭,我问一个讲课很NB的同事他备一个小时的新课多长时间,他说也是2天。让我心里好踏实,哈哈。因为准备充分,上周本科生的课上计算机和投影仪同时坏了之后,大Joy老师很淡定地在教室里空手白话了50分钟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屋子小朋友们惊呆都啦,后来有个学生问我,我怎么能“即兴”胡说八道那么长时间。我说:是即兴也不是即兴,因为课前要准备好呀,我以前听同事说在哈佛授课前要做足充分准备,包括在同事面前预演,“合格”了才登台,所以在哈佛讲台上的老师可以应付任何状况,我觉得所有老师都应该是这个标准。嗯哼。

前一阵看知乎上讨论”既然教材都把知识讲得那么清楚明白了,为什么还需要课堂的存在呢?“,看得我觉得又是很理解——因为我的大学就是这么过来的——又是觉得很不解:为啥那么多老师把课上得那么没劲聂?如果老师的作用只是串讲知识点(或考点),简单地答疑解惑,或者是找来学生不晓得的秘密材料炫一把,那这种老师也真够……丢人的。这种课确实不上也罢了。(比如大Joy就经常翘课的呀,嘿嘿嘿嘿)

讲课其实既是一种performance,所以要entertaining;也是一种inspiration,所以要有original argument——换句话说,就是可以比会议发言一样要有自己的argument,可以稍微不那么严谨,但同时也要更有趣。而且讲课其实是学习某个领域最快的一个方式,所以为啥不在教学上多花点时间也娱乐一下自己,多学点东西聂?

用AC版 Mr White的名言来说就是——Apply Yourself!

AC-apply_yourself__walter_white__breaking_bad_by_nisargam-d5ip8qg

其实上周讲securitizing science的时候,还放了一段breaking bad呢,第一季用儿童吸铁画板做炸弹偷原料那段,完全就是一个dual use的好例子嘛,学生都挺high,因为都看过这剧。后来说到telehealth的安全问题,又扯到了Homeland里Brody窃取副总统起搏器系列码将其致死那段(现实世界里,前副总统切尼确实有过这个担忧,让医生吧系列码给毁掉了哦),学生部分表示没看过,又说到house of cards,学生表示都没看过……

结论是:本老师看连续剧看得太多了>.<!!

———————————–

大Joy讲课还有着装的考虑,纯属自娱自乐哈:上次讲中国奢侈品消费的时候,大Joy就特意系了一条咱唯一的LV围巾,大logo,和讲义内容超搭,啊哈哈。大Joy从来拒斥LV,不过这个是某著名科学家送俺的生日礼物,外加可以作为一年一度的讲课道具,很不错。讲cyber war的时候,俺就穿了一件有下面图案的T恤

collegehumor.cafa8a4570a42a2ed833ca856eca126a

虽然不够cyber吧,但这是俺衣橱里最暴力的选择啦!

———————————–

当然,讲课讲得如鱼得水也有个问题。

那天赫敏闲聊的时候跟我说,虽然大家都很喜欢我的课,但有些同学还是被我吓到(intimidated)了。

我立马跳脚说:啥?!居然有人会被我这么上天入地无比nice(及无比厚脸皮)的老师吓到了?

赫敏忍住笑说:我就是这么说的呀,但他们觉得你太tong明了,写essay一定很不好impress。

啊~啊~啊~好久没有在侃村上空翱翔的一队乌鸦贼机灵贼机灵地飞过。

==|| 其实本老师挺手软的呀。

不过后来想想,我就不辟谣了,让小朋友们在我的课上多投入一点时间也不错嘛!嘎嘎嘎嘎

6条评论

Filed under 毁人不倦

13/14 第1周

过去的一周还是很亢奋D,算起来从上周四伦敦book  launch之后,今天(周五)下午我终于美美地睡了一觉。

上周四book launch挺成功的——有@xinxin 为证,对吧?——哈哈,@xinxin同学从雪飞尔德特意跑过来还是很让人感动D,另外@一只猫 同学派来的男性朋友(咳,咳,咳)挺suai呀!他一见面就跟我说,目前在@一只猫 眼里,大Joy的IQ排第一,他排第二。我估量了一下该同学的帅气值,第一反应是:恩,估计很快俺就被PK掉了,哈哈。

周四到家基本快凌晨了——不,还没到,还有15分钟!——小巴同学进门就冲向ipad mini,赶紧登陆某游戏,不然今天的bonus就没有啦!==||  相比之下,大Joy就很镇定,因为我预料到今天回家比较晚,出门之前已经登录过啦!嘎嘎嘎嘎

其实周四去伦敦路上大Joy属于昏昏欲睡状态,俺还担心这万一讲着讲着把自己讲睡着了怎么办???——后来吧,事实再次证明,俺就是个人来疯,眼皮打了一路子架,到了伦敦就high了~

之后周五见学生,然后准备这周的课,再次证明俺的“人来疯”本质——开头说了,这几天基本都没睡好,为啥聂?兴奋呀。确切的说基本属于亢奋状态,每天晚上凌晨之后睡,六点起来跑步,然后去学校哇啦,上课那都不是基本脱稿,那是完全脱稿 — 50分钟,50分钟的带中心思想的胡说八道呀!——直接结果是,今天没有课,所以忽然发现俺是多么的缺觉,中午回家倒头就呼呼大睡,现在醒了,感觉又有了下一周人来疯的劲头,嘎嘎嘎嘎——不过今晚要先看breaking bad,明天再人来疯。

对我来说吧,隔了个暑假再看见那些小朋友们还是很兴奋的——小巴同学“批评”我说我对和学生的关系看得太personal了,可是其实如果你在两个专业课上整整带了他们一年,不personal是很难D。所以今年大Joy开设全新课程还是有点压力的,因为我知道有几个学生是因为去年听课开心才选的——不仅要讲好,而且得讲的很好,咱不能让小朋友们失望呀!至于硕士课程呢,自然也得讲好,咱不能丢范儿呀!

——因此开始了本老师的亢奋失眠之旅,满脑子满天都在琢磨各种“刻意的不经意”,嘎嘎嘎嘎。两门课及其seminar讲的都不错,本科的小同学们和研究生的大同学们都被我搞得很high。硕士生很可爱,最后还鼓了圈掌,嘎嘎嘎嘎

本科生也很可爱。课上三年级的学生中,有些去年是我社会学理论班上的,有些不是,第一个seminar结束之后有个三年级的男生直接说:哎呀,要是去年是你教我的社会学理论课该多好!

嘿嘿嘿嘿嘿嘿……

而且High是以波状形式传播的。这周两个同事敲我的门跟我说,他们听他们的学生对我的课赞不绝口。最逗的是平时比较严肃的E,下午上完课特意绕到我的办公室说,“你看见赫敏了嘛?”(没错,就是那个门门distinction的“赫敏”)

我说没呀。

E挑着眉毛,很英国人的说:她在我的课上一直在跟同学说你的课,基本都疯狂了,唉,现在的女孩子,get excited too easily

我咬着嘴唇,使劲点着头:嗯哼,嗯哼,一点都不淑女。

E关门离去后,我在办公室里那是笑的天翻地覆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噢耶!

好了,去吃小巴同学的上天入地海鲜意大利面面面+breaking bad去也

最后以六个字总结一下第一周:

噢耶!噢耶!噢耶!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毁人不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