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3

13/14第0周

周六早上算是把这个夏天要学术的事情学术完了,周日早上给我娘打电话,我娘说,好呀,这下你可以休息啦?我说,嗯纳,可以一直歇到周一早上8点呢!==||——鉴于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是开学前最后一个周末,大Joy我就决定无论如何也得爽一下,所以除了判了一份硕士论文,并给欧洲某基金会review完分给我的5个application的最后两份之后,俺基本就没干啥了。今早爬起来联系了一圈周四图书发布会的事情,写专栏,中午到学校,正式开始2013至14学年第0周⋯⋯

至于什么时候我的学术生活忽然变得这么“悲催”,鬼知道呀!不过当我在给基金会做那些junior及senior fellowship评审,发现好像我比我评审的人年资都低个3-5年的时候,不由得自鸣得意了一下,悲催得还是挺有成就感di!嘎嘎嘎嘎

上周四院里一年一度的Away Day——也就是每年全院老师碰头商量教学的日子——还记得去年吧?租的是英国最老的酒厂,特爽。不过今年就在学校里面,原因?原因是因为财政紧缩呀,在包个气派的会议场所和整修院里咖啡室之间,院里坚决地选择了后者。

虽然最近一段时间都忙得晕晕乎乎的,坐下来开一天的会这码事让我听起来就想挠墙,但我还挺喜欢每年的Away Day的,因为总能学到好多关于大学运营的事情,比如为啥教务总在“刁难”老师用教室?你得知道教室成本怎么核算的。比如网络教学是不是就是趋势?你得搞清楚现在网络教学管理平台都是哪类大学研发的,都是为了哪类大学用的,为啥自己不用⋯⋯

大学是个挺有意思的怪物。

当然,最近学得最多的是怎么当这个chief examiner:翻了好几遍学校的学位学籍学分管理规定,我现在也会动辄就“according to convention X.XX”之类的,自己觉得很神气,不过还经常做出错误判断,哈哈——那没办法,敢情这英国大学里(听说新堡和肯大情况差不多,所以我想大概英国大学都这样吧)也兴按“判例”走,黑纸白字(虽然俺们的是绿纸黑字)的convention只是一个参考,有的convention是不需要严格执行的,有的则必须严格执行,但至于哪个是哪个,上面没写,也没有规律可寻,只能由前任和有经验的administrator告诉你。

所以条文很重要,但经验更重要,怎么掌握公平只能从案例中积累——我忽然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医学院⋯⋯

————————————————————

最开心的是周四Away Day之后,社会学系的同事相约晚饭后一起去喝酒八卦,听了一堆奇葩故事——

老P说今年夏天他就没有度假,为啥?因为他和老婆、女儿一家三口订好机票和旅店,打上包裹,兴高采烈地去了机场,出境的时候才发现——呀?女儿护照过期咧!——只好,打道回府了⋯⋯

天,谁会粗心到这个程度呀!这么奇葩的事情居然还被小B力赞了一下(huh?赞他不知道护照延期嘛?),因为这戳到了小B的忿忿之处,他说 他哥哥一家三口夏天也出去玩了,结果在登机口发现他儿子的护照也过期了(啊?你们英国人都不查护照的嘛?),结果父母两人当即决定⋯⋯给小孩的姥姥打电 话,让她来机场把小孩接回家,然后父母两人自己登机哈皮去也~小B说他小侄子幼小的心灵至今都对这事耿耿于怀,相比之下,老P才是responsible parent呀!

这⋯⋯得看跟哪国的parents比⋯⋯

除了护照过期之外,出入各国海关更常见的自然是被询问入境意图,比如“社会学?那是做什么的?”这类问题已经不新鲜了,几乎每个同事每次出入境都会被问,这让我们觉得有必要提高全球社会学素质哈。偶尔遇到敏感时期,敏感国家,敏感会议之类的,也会被额外纠缠。比如有一次老P被海关人员单独请到一旁,要求他打开电脑,拿出稿子,当场把会议论文演示一遍,以证明他确实是来参加学术会议的。

更逗的是,当老P叙述完自己的悲催经历之后,老L很认真的问:But did they give you useful feedback?

>.<!! 这个世界要没有老英得少多少汗水和欢乐啊⋯⋯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锄草喽!

哎呀这么热爱八卦的大Joy有三周都没写博客了呀!忙死我了呀!吭哧吭哧吭哧这三周不是在写东西就是在学校忙着补考成绩那点事,有几天俺的咔灰吞吐量还是很大D,加上那两天天热,早上一杯冰咖啡,午后一杯冰咖啡,大Joy是两天用掉一袋冰块呀——在英国住这么多年,没有过这么大的冰块吞吐量,可见也算是天公作美喽,每天隔着个大窗户一边奋力攒各种documents,statements,case for support, plans⋯⋯ UGH!!!,一边意淫着艳阳天——郊游野餐的天而俺居然还在家里工作,感觉自己非常的virtuous呀!嘎嘎嘎嘎嘎嘎

擦擦汗,从书桌上再一抬头,侃村居然已经秋风瑟瑟了!==||小巴同学刚才就是冒雨出去买回来的 Châteauneuf-du-Pape的红酒,哎呀,这样的hubby多可爱呀!——最近红酒奶酪和sourdough的吞吐量也是极大D~(——其实我一直觉得这种关键时刻要来个肉加馍就最給力了!口水哗啦啦的=P)

这个夏天的主题是俺参与程度不同的N个课题的申请,学习继任Chief Examiner一职,过那个移民考试——哦,我提过我和小巴还看上一栋房子,正在购买ing嘛?

在这样的时间安排下,上周俺也第一次叫停专栏一周——不过这个周末把学校的事情搞定,俺就又恢复八卦啦!嘎嘎

其实写专栏最有挑战性的事情就是想能跟版面贴边的主题——你看我已经琢磨出70多个不同的话题了,这本身也算个小成就吧!

第75篇 当老师们聊暑假的时候在聊些啥。开头引用了 yueming同学博客里的一句话“夏天总是意味着结束和开始”,让俺这老nerd觉得特“心有嘻嘻焉儿”。不过写那篇的时候俺还在判卷子,现在我们知道,文末俺的那些美好愿望基本都没有时间实现,计划之外情理之中,哈哈

第76篇 暂时跳过。

第77篇 《人蜂大战》 刊登的时候,其实我特想写个博客来着——但后来给忙忘了——你看,俺这么专业的一个人,很少把博客回收成专栏,但当时因为时间紧,我把那篇关于蜜蜂的博客改吧改吧发在了专栏里。因此同一件事,大家可以看到一个original疯丫头版,以及这个修饰之后的,咳,咳,淑女版

第78篇 英式幽默,我确实特欣赏英国文化里那份自我嘲笑的豁达,而且,俺课上真的喜欢拿stand-up comedy做例子,那感觉基本跟在M&S买半成品晚餐一样,拆开包装,拿起刀叉直接就可以剖析剖析。

当然,最值得一提的是第76篇,英国的博物馆——写这篇多少还是托花椒的福——上上上个博客提到周五去伦敦见朋友,之后很OCD的去中国城找花椒粉,未果,为了安抚一下俺俩断粮失落的心情,俺俩就溜达到旁边的国家美术馆寻觅另一种 high去了。看了Vermeer and Music.

这是个比我预想得还要好看的展览,尤其是最后一个展厅是关于Vermeer画迹的化学和红外线分析的,自从看了早年间利物浦的那个“Henry VIII Revealed” 展览的书后面的分析,我就特喜欢看这种分析,哎呀,完全就是美术的CSI嘛!能看明白点是点儿,比如我以前总奇怪为什么有的 Vermeer的人物脸色都有那么点灰绿色(怪阴郁的,想多了有点吓人,哈哈),这回明白了原来是他打底色的程序和当时的画家不一样,时间久了效果就这样 了,本意并非如此——当时的感觉就是:“嗖嘎!”

乐呵呵地回家就想着写一篇关于博物馆的专栏,查了一下关于英国博物馆的资料,然后我就又不可抑制地葱白了一下大不了颠儿这个小岛国。为啥呢?不光是因为英国的博物馆确实特为公众服务(藏品好,免费,还不用排队,欧洲哪里找去呀),尤其善待中小学生,而且更是因为这英国博物馆界还真把少儿服务当个严肃认真的问题。

如俺在这篇专栏里写的,英国参与了联合国的《儿童权利公约》——我总觉得这种原则性的呼吁吧,一般国家也就在“国际上”跟着热闹一下就完了,回到国内也就那么回事了——但我发现可爱而认真的英国佬们,如泰特美术馆的馆长等,觉得自然签了就得执行。这份公约里有条说青少年有参与文化的自由,那你就得保证这份自由,怎么保证呢?比如参观博物馆算参与文化吧?那你就得让青少年逛博物馆也逛得愉快,逛得没有代沟才成——所以就必须得增加少儿版解说词,为少儿设计活动等等⋯⋯

这么轴的逻辑,啧啧啧,你说这英国佬有时候是不是真特值得赞?

————————————————-

明天,9月16日,是大Joy喜欢的Jack Johnson和小巴力粉的Elton John的新专辑分别在英国上市的日子。我和小巴都分别期待了好久好久呀!

我跟小巴盘算好时间,上好明天的闹表,因为我明天一早在学校有meeting,一定要早起把两个专辑都买下来下载到ipod里才出门⋯⋯

琢磨得都特好,然后今天下午猛然发现,原来虾米上早有全专辑的下载了!这是怎么个状况?!不管什么状况吧,一手交钱一手下歌,虾歌万岁~!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