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3

Once landed in a cuckoo’s nest

从做博士生的时候开始,我和朋友们(自然也都是搞学术的)的一个永恒话题就是,学术是不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即搞学术的是不是确实如江湖上传说的,注定是一群怪异的人。像我这种从小心无大志且坐不住的主,一直觉得至少我做学术纯属偶然。

但凡事就怕对比,我越来越觉得也许做学术的真的都是一些思维不太正常的动物,学术圈就是一些鬼怪们被收拢在一种叫做大学的容器里⋯⋯

————————————–

事件1:

因为要申请大不了颠儿的永居,前两天去参加了那个life in the uk的考试。

不得不说,在这个超级繁忙的夏天还得考这么一门试实在是火上浇油的一件事。官方的复习资料就是一套三本书呐!有课本、阅读指导加习题、习题集——虽然24道选择题对18道就算通过了,但考试内容从石器时代一直到2013年,里面充满了绝大部分俺的英国同事答不出来的问题==||

我就自学了一下材料,考试那天坐火车到了肯特的另一个有考点的小镇子。和我一起考试的有十来个人,亚洲人,美洲人,欧洲人,非洲人,年纪在20-50之间⋯⋯大家在考场外等待的时候,大部分都拿出书抓紧最后时间复习。

大Joy我背着书包站在人群中颇觉尴尬,傻乎乎地站了10来分钟没好意思把自己的书拿出来——因为我看大家的书基本都挺干净的,唯独俺的书上密密麻麻写了好多的笔记,还有好多post-it⋯⋯拿出来显得我多nerd呀!

难道复习考试不应该这样么?

我当时只恨我的学生们没在场呀,不然你看他们老师我做了一个多么好的榜样呀!

后来进去考试,机考,每个人的题目都不一样,45分钟24道选择题。我2分钟就答完了。

但是“小巴老师”之前还习惯性的教导我说,考试不要毛毛躁躁的,记得要检查⋯⋯

其实我经常觉得小巴特别啰嗦,不过他既然说了,我既然听了,说的又有道理,不照着做就觉得这个loop好像总没完成,所以我就检查了一遍,又花了2分钟,一共4分钟。然后我就心满意足地举手,出了考场,等着。因为是否通过的那张珍贵的小纸条,必须在所有人考完试之后才告知。

然后我就等呀等呀,10分钟后才开始有其他人陆陆续续的出来,基本都稍有焦虑,出来就对题——这让我想起以前高中月考的情形,当时特想老生常谈地说一句,哎呀,考完了就完啦,不要对题——只听考场外有人问:

“圣乔治日是哪天啊?”(——哦哦,其实我知道我知道)

“纪念Queen Boudicca 的塑像在哪里呀?——她是谁呀?”(——哦哦,我也知道我也知道)

“英格兰和威尔士小额纠纷的限值是多少胖子啊?”(——哦哦,我知道我知道)

“Sir Frances Drake是干嘛的呀”(——哦哦,我知道我知道)

⋯⋯好吧,也许我是比较擅长考试。

最后我们一组13个人有4个人没有考过,但这个考试偏偏不告诉你成绩,只告诉你过或不过,大Joy我自然是过了,而且我觉得24道题我一定是答了个满分,但这点居然不会反应在那张小纸条上,对此我还颇有点遗憾。

Cuckoo~ cuckoo~

——————————————————

事件2:

考完试的第二天去学校给博士生做supervision。这是个新博士生,我和同事“大拉”一起co-supervise。supervision末尾开始扯闲话的时候,大拉说,记得要文件备份哦。

这个(头脑还尚属正常的)博士新生说:我用USB备份呀!

大拉马上说:哎呀,这可不行,你要有更为谨慎的措施才好。

然后大拉转向我说,大Joy,你对文件备份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嘛?

这个问题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知道”自己在这点上基本比较神经过敏,所以我给现实打了个8折,说:“介个⋯⋯我读博士的时候是用两个移动硬盘备份,而且两个硬盘永远分别保存在不同的地方,以免同时被偷,特别重要的,如后来写chapter的时候就用gmail和USB再多做两个备份。”

然后我赶紧解释说:不过我大概属于OCD那类的哈!哈哈哈哈⋯⋯

大拉很严肃的说:Not at all!

然后转向博士生说,而且你现在还可以利用cloud,USB太容易丢,我也建议用移动硬盘,比如我的文件除了在家里的电脑上,还在这个办公室里锁了一份,还有学校的存储空间——这个drive上的东西学校还会在另两处备份,以免地震呀海啸呀什么的,而且你不能排除校园里就很安全,比如办公室里也可能漏水呀,也可能着火呀,所以你得把备份放在不同的地方,以防同时被偷被毁等等⋯⋯

然后大拉还用例证的方式,生动讲述了好多辛苦收来的研究资料在最后一刻付之东流的恐怖故事。主题思想是:林子大了什么鸟状况都有,0.1%的概率发生在你身上都是100%的损失呀!所以唯有付诸于800%的行动去预防它。

听着大拉滔滔不绝的缜密思维,我忽然很羞愧地觉得,相比之下自己显得太粗枝大叶了,我真想告诉她,其实我当年是三个移动硬盘,2个USB,两个不同国家,四个不同建筑材料的建筑里⋯⋯

但我们的博士生面对我们两个精神病患者显然已经是目瞪口呆了。学生盯着我俩的眼神让我想起TBBT里Leonard有一次对Sheldon说:It must be hell inside your head.

我俩赶紧安慰她说:我们并不是想吓唬你哈,并不是说每一个学术文档都会被损的⋯⋯(只要你买上10个移动设备,注册5个不同国家的cloud,再坚持每天更新8台电脑⋯⋯恩。)

Cuckoo~ cuckoo~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悬疑剧

你得原谅为啥大Joy的博客总是啰哩吧嗦的,因为写博客除了娱乐自己(和大家)之外,还一重要功能是为了记事儿——记各种高兴不高兴的,抓狂的疯狂的,可想而知或不可思议的大小杂事——因为我觉得我内存也就2MB,每天撞见那么多新鲜转过四眼儿就忘了,多可惜呀!记下来多好。

一般学期中工作得比较想挠墙或者想咬人的时候(这都是什么症状?),俺就翻出两三年前的博客,经常能把自己笑得稀里哗啦的,俺就又成淡。定。姐。了(我是多么好满足呀!嘎嘎嘎嘎)

这个暑假真是过得匪夷所思,摊开效率手册(没错,我就是那只还在给moleskine捧场的恐龙)几乎每天都有meeting,没有meeting就是索命线。今天更是忙活了一天,也不知道在忙啥,反正就噼里啪啦地往复了好几宗邮件,无奈的“四通八达”着,结果下午5点来钟的时候,收到一封等待已久的回复——结果,对方只“Dear Joy”了一下,其余内容都⋯⋯(忘了粘贴了)??完全空白!赶紧回复说哥们您再给发一遍呀,结果对方下班了⋯⋯

这,这,这,还得让我等到周一才能看到下文⋯⋯这悬疑剧搞的,不是很挠心么!哎!

暑假忙不要紧,偏偏侃村又是个夏天极其热闹的旅游圣地,每天从窗户望出去看到那一群群懒洋洋的欧洲游客,我都心说:哼!Summer vacation is overrated!

谎话说一百遍,还是葡萄酸酸的——赶不上俺们肯特郡今年的樱桃、蟠桃和杏儿甜!

我觉得英国人特别夯实,蟠桃这种东东吧,美国人管它叫doughnut peach,多纳圈桃子,一想就是蜜甜蜜甜的呀;Tesco管它叫flat peach,真写实,感觉他们家的桃都是,pia!一巴掌拍出来。我就想,会不会有那种植物学没学好但特爱维权的老外会误以为这种flat peach跟那种塑形出来的方块西瓜什么的一样,严重侵犯“植物权”呀?

但不管怎么说,感谢今年暴热,听说今年肯特郡的水果长得都特好,估计秋天还有各种莓享用,爽死啦!

暴热的另一个结果就是俺们家前院的薰衣草开得特别旺——其实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薰衣草(有人能解释一下嘛?),这花是房东早年间种下的——旺到每天一定会招来几个游客,叽叽咕咕地用各种语言唏嘘赞叹一番。由于小巴的书房在一楼,正对着院子,所以时不时抱怨这些游客的大惊小怪,打扰他工作。但后来发现这都不算啥。

那天我家花园又吸引到一个法国老头驻足,他对俺们家的一圈薰衣草欣赏良久,然后似乎是为了感谢我家花草带给他的愉悦,努力向玻璃窗内的小巴示意,他先用手指指花,又把手指拢到一起放在鼻子尖下做了个陶醉的深呼吸,然后手指下划至唇尖,优雅熟练地给了小巴一个飞~吻~。

小巴当时就被惊天霹雳雷到了。。。

我们家的花不仅吸引法国佬,还吸引蜜蜂。

今年真的是好多好多蜜蜂——我那天数了一下,差不多小小的院子里有30只吧,好家伙!相当于两个排吧!

不是一般的小蜜蜂,是那种贼大的那种儿歌中传说的 Bum-ble-bee⋯⋯

所以之前暴热的那几天俺们开窗户都很小心,时不时有个大Bumble撞进来,本小女子觉得还是挺吓人的——小巴同学每次都慢条斯理地跟我解释说,莫怕,莫怕,这是个很friendly的蜜蜂。我每次都一边嗞哇乱叫地躲闪,一边忿忿的想:friendly你个头呀!

在这点上,我和邻居家的大叔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而且大叔比本小女子我更怕蜜蜂,他向侃村当地的animal control“报警”:help~help~

结果animal control跟小巴同学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说大Bumble是很nice的,你不蛰它它也不蛰你的,驱逐它们多不和谐社会呀,而且也不环保呀⋯⋯

animal control继续说,这些大Bumble的行踪他们是有备案D~每年居所和活动范围不定,今年它们住在Waitrose超市房檐下⋯⋯

反正也拿这些蜜蜂没办法,在掌握了这些大Bumble的家庭住址之后,我和邻家大叔心里都假装踏实多了。

10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离开花椒粉的日子

见过小巴的同学们大概都听过这家伙捶胸顿足地表示好几十年年前上帝如何犯了一错误,自己压根就是一“柴尼斯”吧?最近小巴有了更精确的地理定位,他觉得自己压根就是一四川柴尼斯,没跑。

原因是爱死四川的麻辣食品啦——更直接的原因自然是爱死大Joy的销魂麻辣鸡丝面啦!——咱几乎每次能倒进半瓶花椒粉进去,外加搁点糖,醋,那花生碎,香菜末,吃一口基本就无忧无虑了,啊哈哈哈哈哈⋯⋯

小巴同学一边满头大汗地吸流着面条,一边很准确的总结说:“麻”这种味觉又給力又上瘾还健康,如果早年间歪国人知道怎么种花椒的话,还有大麻什么事儿啊!那鸦片战争就得改名花椒战争哇。

——俺当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viv1ans,不知你在研究辣椒的同时有没有涉及花椒聂?“麻”在神经学上啥原理?

而且小巴还进一步琢磨,这种东东如果加进酒精饮品里,比如花椒味的伏特加,花椒玛格丽特,你说会不会特别爽?

说来我在扒梨的时候确实喝过不少肉桂粉、大料这类“亚洲元素”配出来的香槟鸡尾酒,味道还不错哎,所以花椒应该也是个点子哈!下回有机会去四川,俺得去看看酒吧是否真有这种服务。嘎嘎嘎嘎

在炎热的侃村,我俩每天就这么傻呵呵地“麻high”着,直到上周四,我俩用完了最后半瓶花椒粉⋯⋯

而且侃村北边的中国超市缺货!侃村南边的超市缺货!!!周五去伦敦见朋友,发现伦敦中国城缺货!!!!!

那是一种啥感觉?那就是一种断粮的感觉⋯⋯

但小巴很tong明,搬出家里的cuisinart,和超市里买来的花椒粒——自己磨!俺俩连磨带筛的,折腾了俩小时,差不多弄出小半瓶来。

但我俩很快发现打出来的花椒粒和市面上的花椒粉貌似还不太一样——自己磨出来的花椒粉似乎更麻,但余味有点苦。——各位有知道这是为什么的吗?莫非是做花椒粉的花椒粒需要经过不同的处理?

总之,俺俩现在眼巴巴地盼望中国超市赶紧上货,不然很可能出现戒断症状哦!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underland 订票吧!

1

今早看见@underland同学的评论,说“好想现在就订票啊”,我就特想乐,因为除了之前提到的在格拉斯哥一路,俺和小巴都一直在感叹这疙瘩实在适合@underland这类文艺又好吃的主儿之外,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就是这里也很适合喝哇!昨儿个我俩正好拿出了在格拉斯哥买的最后一个娱乐项目,正想着今天来显摆的——所以我觉得,看完本篇博客,underland——订票吧!!

这个娱乐项目就是这个在格拉斯哥的一家糖果店买来的瓶子——注意,是糖果店——空瓶子里一坨硬糖,你说它是干嘛的呢?

2

进这个糖果店纯属偶然,俺俩刚把行李放下,从酒店出来溜达着买矿泉水——结果照例买了很多除矿泉水之外的东西==||——溜达进这个店之前吧,小巴居然还嘲笑我幼稚(结果照例他买得比我还多)。一进店门,一个身材圆滚滚,一脑袋黄毛小卷发,戴着大框眼镜的20出头的女店员就笑呵呵地迎过来了,还没等我们说话就手舞足蹈地向我们热情推荐各种糖果——软的,硬的,粘牙的,柔韧的,传统的,经典的,新上市的,西瓜葡萄苹果水蜜桃,辣椒芹菜黄瓜西红柿,清晨的糖果,晚餐的甜点,约会必备,出行伴侣,哄小孩法宝——那一墙罐子里装的不是糖,完全一个罐子一个故事,那奏是她的整个世界呀!

——等等,我退了几步回到门口打量了一下:没错,这是个商业连锁店,不是什么家族产业。我又打量了一下胖乎乎,叽里咕噜以飞快语速声情并茂地向我们毫无规律地介绍各种产品的她。

忽然一个无比可怕的想法让我忍不住噗嗤笑出来——能讲出和这些罐罐的这么多经历,她这个打工仔在这里偷吃了多少糖果呀!!!趴神,这奏是江湖上传说的趴神呀!(passion)

胖丫头一看我笑,以为我一定是志同道合地家伙,从架子上拿下一个罐子,特大方地倒出一把递给我说——尝尝这个!

我拿了一粒,刚放在嘴里嚼两下,胖丫头就已经跳到下一个故事了,然后唿地又不知从哪里拎出一个糖罐子,又哗倒出了一把糖豆,又塞到我面前说——再尝尝这个!

看小巴不感冒,又换了一个罐子说——再尝尝这个!

——再尝尝这个!

没一会,我和小巴的嘴巴里就都混合着各式糖果,只能一个劲地摆手,支支吾吾地no thank you了(那一刻我发现我是多么需要我们本来要买的矿泉水的呀!)

总之,当我的嘴巴终于有了点迂回之地的时候,我指着那一架子的“空瓶子”问她,这是干嘛的?摆设?

胖丫头推了推眼镜,说这“Rock Shot”是他们的新品,要配上这东东——伏特加:

3

4

这能起什么反应?

哎呀,那反应大啦!——面对那一墙五颜六色的瓶子,这胖妞的另一组话匣子无疑又被打开了——所有这些瓶子里面都是不同口味的硬糖,要兑上伏特加至瓶口(如下图,右边瓶子一半已经到左边瓶子里了)——

7

等至少两个小时,待糖果逐渐溶化——

IMG_7813

然后你就有自己的果味伏特加啦!冰镇饮用效果更加。

胖丫头说,“真的很好喝呀!”然后就像挥舞着教鞭的小学老师那样在一排瓶子前挥舞着她的胖指头——苹果味的橘子味的,这都属于口感偏酸的,我更喜欢草莓口味的,可乐的根本没什么特别的味道,这个混合口味的上周末爬梯我带了几瓶给朋友,效果不错,比较甜,还有我和我另一个朋友那天尝了这个甘草味的,属于需培养的口味⋯⋯

——这一串贯口式的介绍听得我直翻白眼:这一瓶瓶兑出来的,都是伏特加呀!您喝了多少呀,而且你不是说这是你们的新品嘛???还没等我问,胖丫头自己就招了:

——哎呀,我太喜欢喝这个东东了,有的时候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喝得太多啦!而且那天早上出门着急,打开冰箱门,我也没戴眼镜,看着一瓶黄橙橙的,以为是橘汁呢,那起来就咚咚咚~没想到是我头天晚上兑的橘子味的伏特加呀!哎呀,我那天是一大早就晕晕乎乎呀,晃悠到店里就意识到这这是个不该犯的错误呀⋯⋯

说完胖丫头自己就旁若无人地咯咯咯咯地笑,然后眼睛忽然一亮,伸手抄起一个瓶子,言归正传——

“我最喜欢的是这个咖啡的啦,你瞧,你瞧,这里面还有两颗真的咖啡豆呢!特别給力,爬梯的绝对必备品。你看你看,这两颗咖啡豆只随瓶附赠,不在续添的零售硬糖中哦!”

⋯⋯

虽然胖丫头极力推荐那个咖啡口味的,但为了保险起见——谁知道在酒精和咖啡的作用下,我会不会窜上房顶聂?——我还是挑了上面这个fruit jelly口味的。

从格拉斯哥回来一直也没有合适的机会喝,昨天下午我们才兑上伏特加,在冰箱里冰了一晚上。今天取出。事实证明选这个味道还是很明智D,很适合做cosmopolitan的底子。

给不给力的,光说无用,有图为证

下面由AC同学代大家测试一下这个Rock Shot到底如何(咳,咳,俺家没有shot glass哈)——

IMG_7816

几口下去之后——

IMG_7819

成功撂倒~!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