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3

小巴版“拼爹”

小巴同学在政治系讲课的时候特别喜欢情景带入地给学生举例子,因为他觉得这样便于大部分都没有离开过欧洲的学生“将心比心”地理解不同地区的具体情况,要是能在讲课时插入当地语言就更生动了。

昨天小巴备课的兴趣点是最近的各类“拼爹”事件,他问我在国内遇到事,在拼爹现场一般都说什么。

大Joy咱一口纯正的京腔,很有范儿的甩出一句:“你知道我爸是谁嘛?!”

“拼”爹嘛,一定就要拼出个气势来,那句话得在一秒之内用那混沌圆滑的北京腔不忿儿地横着扔出来,这才够拽。

聪明的小巴马上逐字把拼音记在本本上,然后摸着光秃秃的大脑壳,抑扬顿挫地学舌说:

“逆~至道~卧的~粑粑~使~睡~吗?(还伴有上扬小尾音儿)”

⋯⋯

>.<!

结论:拼爹一定要中文过6级。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

中式爱国

下文已经在微博上发过一次了,不过实在太具有天朝爱国主义特色了,要在这里存档

前两天我在微博上上传新书封之后,居然很快收到好几个评论说我的书皮“政治不正确”,因为没有台湾,没有西藏。

周五周六一直在外面,今天我来给个正式回应:咳,咳,咳⋯⋯

介个,大家爱国热情可以理解,但咱爱国的时候能不能先把祖国的地图搞清楚聂?书封只是个地图截图,美编想取个近似叶子的形状,含西藏好不好,而且台湾(和上海、哈尔滨、长春一样)是在截取画面以外,和政治无半毛关系。

比照图如下——

green-politics-in-china

China-outline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比“二”Bizarre

我娘买了个新手机⋯⋯

昨天凌晨3点,大Joy正一如既往地蜷在被窝里(英国最高气温还只有15度,你说晚上要不要盖被子聂)倍加勤奋地酣睡,忽然铃声大震,把俺“嗖”地一下就从枕头上弹起来了。

我第一反应是着火了,第二反应是外星人入侵了,第三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我手机响了⋯⋯

居然是我麻麻!还是手机直拨的!!这一定是有特殊情况啊!

——喂?⋯⋯哈罗??⋯⋯棒猪???⋯⋯普浪投????⋯⋯

除了很小的背景音外完全没有人回答呀。

我就只好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我妈接的,电话里我娘居然还有点“惊喜”,问我:呦!你怎么这点来电话呀?是没睡呢还是起早了?

我说:明明是你手机给我打的电话好不好⋯⋯

我妈这才反应过来,说:呦!我正学用新手机呢,没发现给你打电话呀!

==!!!

看也没什么事儿,我就挂了,忿忿地想:刚才梦哪了这是?翻身重睡!早上起来得知,原来在我娘通往21世纪科技时代的路上,我还不是唯一中枪的哈。听说我娘的IQ在这个smart phone面前收到了严重地考验,在我之后,我娘还无意中给嘎拿大,米果都拨了电话,只是还好他们要不然就是没在家,要么就是时差没有我这么倒霉而已。还有给已故朋友手机无意中拨通的电话,居然还有人接⋯⋯寒。——我觉得最后给话费买单的我爹真可怜,全是国际长途啊!

总之在祸害了一圈之后,我娘今早很开心地向我宣布:她似乎好像大概终于学会怎么拨、接电话啦!

汗,顺便全世界人都知道我娘换了一新手机。

小巴昨天在新堡,有幸错过这午夜惊魂,幸灾乐祸笑得稀里哗啦的。后来我娘跟我说,其实小巴同学的手机号原本是电话簿上的下一个,本来她正要输入的——也就是下一个被叫起来的就是小巴——后来因为我打了电话,我妈才发现有操作错误,这才暂缓录入的。顺便还有我两个家里的电话,还有办公室的电话,还有⋯⋯

我得出一结论:麻麻知道的电话号码太多了⋯⋯

3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判卷季

小时候在学校,老师总强调卷面整洁的重要性,像大Joy这种中文字写得不可救药的主,老师也会再三提醒考试的时候尽量写得“收敛”一点。当时没觉得自己的成绩受过什么太大的影响,所以每次俺都是对老师敷衍的嘿嘿一笑,觉得卷面只是个“小问题”而已。

经过两周的判卷子我才发现,老师当年是多么的英明与正确哇!!!==||

而且这里不得不说,中文还是有点优势,因为毕竟有间架结构在那里,所以即便潦草估计还是有一定基本的可识别度的,但是英文就不一样了,当一个学生自以为很“行云流水”地挥洒出英文狂草时,那整个答卷给你的感觉,基本就是上面盘踞着一根很长很长的方便面,你也看不出来哪里是头哪里是尾,非常崩溃。

当我每次恨不得扎进那些狂草学生们的答卷里挑出几个我尚且还能分辨出来的字的时候,多半勉强认出来的是点缀期间的几个人名,因为是第一个字母大写嘛,“方便面”会突然升高一个幅度,至于他们对这个社会学家的观点说了些什么,我就无从知晓了⋯⋯

判的卷子多了,我偶尔确实会怀疑是不是这些学生压根就不想让我知道他们写的什么,而是想调戏判卷老师:“老师,你猜我写了什么?”

所以,我一边瞪着那一页页的方便面,一边也不由得有了点调皮的邪恶:“学生,那你猜我会给你多少分?”嘿嘿嘿嘿⋯⋯

尤其是英国的“大答题”(essay)基本没有判分标准,也基本没有国内答题那种统一的“给分点”,所以一个学生的分数全凭判卷老师和审分老师两个人的专业判断——我的“判卷哲学”就是只要答案组织得有亮点我就给高分,所以对于方便面,你说俺就是看到星星眼都找不到理由呀!

不过好在“方便面”差不多只占10%,但卷面还是挺能看出学生心理变化的,因为绝大部分学生开始几页都写得很工整,后面几页比较工整,再后面几页基本工整,最后两页就已经有点写飞了,想来都是被考试时间赶的呀!

还有犯懵的。比如理论课考卷有20分是记忆类知识点填空,大部分学生都觉得比较难,最后一道题是用4句话简述戈夫曼和另一位理论家的学术观点差异,我判的一个卷子的开头是这么回答的:

“卷子做到这里我已经懵到都拿不准戈夫曼是男是女了,哎!但愿我的小宇宙能忽然爆发扭转乾坤想出答案⋯⋯”

中间很大一段空白,然后在最下面学生继续写到:

“Nope!没戏,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来,小宇宙今天不爆发了。”

哈哈,可怜的孩纸。

最后小250个学生里,把几个老师判的数额综合一下,估计差不多是10-20%的不及格率,最低分目前是8分(百分制)。。。

就是这样一套题目,当院里交给校外审评进行质量把关的时候,那个External Examiner居然还批评我们把题给出简单了⋯⋯

==||

几个老师很诧异,问这个external是哪里的变态大仙?

回答: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恩哼。笑死我了。我只能对@小猴子 @大果子 等同学说,幸好咱毕业了。。。。现在越想越觉得真是万幸啊!

(@Amy一只猫也快要毕业了,过两周浪荡聚首庆祝你也成为veteran一枚哈)

4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六一

六一前夕,大Joy小朋友的那个第6代ipod的屏幕突然莫名其妙地卡住了!结果就是触摸屏无法显示了。上网一查,好像不少人都碰到这问题,也有一说是设计上的问题,因为按钮的对面就是耳机插孔,大多数用户在插耳机的时候都会无意中对那个屏幕按钮暴力一下,所以就容易坏⋯⋯

但是你看,坏得早不如坏得巧。早上小巴同学刚日理万机呼哧带喘投机取巧地把大Joy的生日礼物凑齐,之后,下午大Joy的ipod就适时地坏啦!哈哈哈哈⋯⋯

说起来这是大Joy的第5个ipod了,小巴还在用第1个 ==|| 这是怎样的新陈代谢差啊!

不过连小巴都承认,相比之下,大Joy的ipod使用率频繁多~了。最近让大Joy ipod不离手的,是俺最新发现的Desert Island Discs (DID) — BBC Radio 4的老牌节目了,可是一直都是周末早上播,所以你看大Joy这种土人在英国住了7年上上周才发现!哈哈!——矮马,太好听的节目啦!一发不可收拾的从2000年的archive开始淘换,下载了无数期然后就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的听⋯⋯(直到前儿个ipod坏了 囧)

DID的大致内容就是每期采访一个名人,假设这个名人将被放逐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允许带8个音乐光盘,并在《圣经》和《莎士比亚全集》之外可以再带一本书,及选择一种奢侈品,采访内容即围绕这10个选择,可以了解到很多受访人的私人故事——特八卦。比如原来温迪嬷嬷圣诞节的时候会喝Baileys小甜酒(naughty呀!哈哈),而且是从听DID上才觉得昂山素季很有魅力——以前在Radio4上听她的讲座演讲什么的,总觉得一般般。至于“奢侈品”的选择,每个人都不一样,听了半天我觉得还是要笔和纸最明智,哈哈,但最让我赞的是Damien Hirst,他说先开始他想带Francis Bacon的油画上岛,这样他就有充分的时间琢磨Bacon是怎么画得这么牛逼的,但是后来考虑到潮湿水汽不适合油画的保存,觉得这不好,所以最后选择了一个他认为比较适合海边气候的雕塑⋯⋯被放逐了还要考虑到艺术品保护的问题,太~葱~白~了!

总之,大Joy以一副要把过去7年错过的精彩补回来的OCD架势,只要不是在判卷子就是在听DID,哈哈!旧ipod坏了那天,大Joy还在火车上很小聪明地通过把ipod连在火车电源上频繁“充电”,因为这样就能临时激活触摸屏,可以继续选择DID听——很神经吧?

小巴同学很神速,前脚听说大Joyipod坏了,后脚就去苹果店里买了一个130胖子的礼物卡,回家包起来,哈哈哈哈!昨天一早,虽然生日还没到吧,就当庆祝六一儿童节啦,新ipod到手啦!不过一个ipod是129胖子,所以礼物卡里还剩下1胖子,这是一件让大Joy多么挠心的事情呀!听新ipod是一件多么哈皮的事情呀!

IMG_7359

最近土人大Joy还发现另一个娱乐节目:channel 4的 Come Dine with Me –这个节目早早听说了,但从来没看过,一直以为是个无厘头的做饭的节目==||,因为除了学生偶尔会提起来以外,周围同事提起这个节目,多半是戏谑困惑加无奈:“我家小孩(一般5-10岁==||)居然喜欢看Come dine with me!你说现在的孩子(言外之意就是‘真是不可理解啊’)”

但上周判卷子中间无聊,吃饭的时候就拿ipad看了一期,那个后期编辑的点评笑死我了,后来这两天都是拿这个下饭的,太好玩了——原来我和同事的小孩一个智商水平D!咳咳,当然,这在学校里得是个秘密,嘿嘿嘿嘿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