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3

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冬天呢?

前天大清早的一睁眼,就看见落地窗外又是那灰蒙蒙的天儿,记得闭眼睡觉前就看着那小冷风嗖嗖地把树叶吹得一团混乱,醒来居然还吹得起劲呢==||,相比之下那阳光明显就是一肌无力啊⋯⋯

在新堡住了六七年,小巴看着这种天儿还是打心底里来气,小巴说:“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冬天呢?”

面对小巴的科学质疑,大Joy淡定地说:“呃,因为如果是冬天的话,要等到中午12点到2点的时候天才能亮到这个程度,而夏天的话,早上4点天就这副德行了。”

————————————

最近几天出门都是呢子大衣加围脖,回来路上买了东西装在塑料袋里,得用手提着吧——我回家路上一路都在懊悔怎么就把手套落在侃村了呢?

今天和昨天稍微见了点蓝天,但听天气预报说,这种稍微有点人性的天气不会持久,明儿个又冷空气来袭,下周大部分地区降雨,气温从好不容易爬到的15-6度又要降回11-2度⋯⋯

大Joy在沙发上抗议说:“嘿!你相信吗?莫非我过生日的时候还要穿毛衣吗?!”

面对我的大惊小怪,小巴淡定地说:“去年这时候你就是这么说的。”

———————————–

今天我娘跟我电话里说,前两天她和朋友逛街,朋友告诉她北京现在年轻人流行一种防紫外线的外衣,布料透气轻盈又颜色鲜艳,让我娘也给我买一件避暑⋯⋯

今天发现小巴办公楼外的绿灌木居然都变红了

暑⋯⋯是神马东东?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中枪了

大家还记得前一阵BBC编导冒充LSE师生到北天朝暗访的事情吧?这事主要是坏了学术信誉,非常可气,后来俺就想在专栏上嚎一下,给咱母校及咱学术界正名一下,顺便普及一下学术信誉问题哈。

但是你看,大Joy一全职讲师能跟进一个星期一篇的专栏速度的秘密是,俺一般抽空集中写几篇,然后发给编辑,由编辑按顺序整理发表,所以一般都有个时间差。这篇是小一个月前写的,这周轮到了,据说老少编辑们都觉得不错。

当然就上了版⋯⋯

然后就又下了版⋯⋯

因为北天朝的崔蜀熟这两天访华⋯⋯据说几个编辑犹豫再三,觉得还是撤下来保险,总之咱的文章就被毙了。

中朝友谊万岁~!PANG!啊~~~~

这是第二次俺的东西全文被毙,上一次是篇关于富二代的,写得时候就是一社会现象,结果排版的时候赶上⋯⋯就不用解释了吧?

你说咱写个东西还和国内国际政治局势挺息息相关⋯⋯

好吧,墙内中枪墙外发吧:

—————————-

学术不是暗访

前一阵母校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成了英国BBC的头条,原因是LSE公开谴责BBC“万象”栏目组记者冒充LSE教员混入学生访问团对北朝鲜进行暗访。以此前美国新闻人员在朝暗访被捕为鉴,这类暗访不仅对同行的LSE学生人身安全造成危险,而且对LSE学术信誉造成了严重影响。BBC栏目组的编导在被采访时虽承认此次新闻行为有不妥之处,但也反过来责怪LSE未免虚张声势,因为栏目组并没有打算在这部“北韩秘密之旅”的小型纪录片里显示和LSE的任何瓜葛,因此如果学校本身不做声,这次新闻采集方式完全不会为英国公众知晓,反而是LSE的主动声明把自己和这事扯上了关系。

BBC编导的话乍听貌似有理,但LSE为什么要“小题大做”呢?事实上英国学术界普遍对BBC的行为愕然,因为这不仅仅是一次拿学生冒险的行为,而确如LSE所担心的,会对英国高校整体学术信誉造成损害。原因很简单,因为学术不是新闻调查,在某些方面学术立场和新闻立场使相对的:如果说新闻的首要目的是“告知大众”事实真相的话,学术的目的则是试图“理解”真相。如果说精彩的新闻多少需要记者有“曝光”社会负面的担当的话,高质量的学术则需要“探究”世事本源。新闻有时需要在对抗中挖掘问题,而学术永远是需要在相互尊重与理解的基础上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好新闻与学术都依赖准确、前沿的信息,但两者对“信息”获取和利用的态度则大不一样。比如新闻暗访并非少见,但除极少数情况,欧美各学术委员会很少会批准“暗访”这类调查形式。 信息公开也有差别,英国大学一般规定本校毕业的博士论文要提交到本校图书馆供师生及公众自由借阅,但对于即便在匿名情况下,仍可对调研涉及个体或群体造成一定人身或社会荣誉损害的,都可由研究者本人申请延迟公开。

正因为学术界通过伦理委员会和同行监督的形式来维护这些对受访人保护的基本诚信,各学科的学者才会享受相对自由的信息接触面,欧美绝大部分组织和机构一般也会对学术研究给予相对积极的配合。盗用研究者名义套取信息自然会无形中破坏学术的社会诚信。如果有一天大家都担心所谓的“学者”其实都是暗访记者,而受访人本以为的学术探讨隔天都成了投机性的爆料,谁还愿意和学者坦诚相待呢?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LSE并非反应过激,相反,及时向公众澄清事实从某种程度上挽回了信誉损失。

时而会碰上中国留学生问我,如果他能在论文里加入通过家里亲朋关系而搞到某方面的“内幕”或者“内部资料”,会不会容易得高分。我总觉得有这种想法的学生是对“学术研究”四字有严重误解:独特的信息渠道是优势,但绝非“高分捷径”甚至未必是“高分保证”。至少对社会科学而言,其首要目的不是为了爆料“不为人知的秘密”,而是为了能在可证实的事实上公开探究其深层缘由。新闻是揭示事实真相,学术是解释事实真谛,两者能各司其职,因为各循其律。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比“二”Bizarre

三赢

首先,请允许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狂欢喜一番。

咳,咳,现在言归正传:还记得我之前提到的那个冰雪聪明的学生“赫敏”嘛,前两天她电邮我一定要求在周五之前见一面,说时间随便(可见和考试无关),但一定要在周五前见,一副“周末之前要把事情给了了”的架势——好诡异。我说好吧。

今天下午她来了——我的第一感想是:事实证明,即使是“赫敏”,在考试期间也是会着急出几个青春痘儿的,啊哈哈哈哈。不过瑕不掩瑜哈。

赫敏说,她来是要说她大三毕业论文的问题。

我说:可是我不辅导你啊。

她说:所以这是个问题⋯⋯

同事大E给她分配的是我们系的老C,一顶一的好教授,但是赫敏不感冒他的风格,赫敏说:你是否介意再多加一个学生,辅导我的论文?

——像赫敏这样根本就是自然天成的学生,任何老师都会喜欢辅导。

我还是挺负责地说:老C明显比我有经验多了,你确定?

赫敏说:确定,因为你是我大学两年以来最喜欢的老师了。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赫敏说大Joy是她大学两年里最喜欢的老师哦,赫敏说的哦!当年的“逃学包儿”能被现在的“赫敏”认可,矮马,太开心了。

老C呢?哈,少一个学生少一堆事情,老C很开心哇。

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学生高兴,老C高兴,我更高兴啦,三赢~

再加上昨天在微博上显摆的,有个小男孩特意写了封邮件说:I just wanted to say what an absolute pleasure it was having you as a teacher this year and massively appreciate all of the help and guidance you offered。

矮马,虽然没啥大不了的,但咱这不是第一年教书第一次得到反馈嘛。站在讲台上看着下面那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你咋知道他们脑子里都是咋想的嘛~

不做老师不知道,听到学生表扬,那感觉还是非常打鸡血的。恩哼。

嘿嘿嘿嘿继续咧嘴傻笑去也~

4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再出发~

自从布拉格之行,俺基本就没有跑步,原因是之前跑步准备工作不足,结果把膝盖给伤了,带着护膝走了几天路(好在有英国的小阴风儿吹着,一点也不热),这两天终于没事啦,又开始跑步啦~一边折磨着跑步机,一边听着周传雄的《再出发》,颇有感触嘛~

最近两周一直在忙活的事情——除了判本科生毕业论文之外,就是在写俺明年开的新课的教学大纲。

同事问我感觉如何,我挥着胳膊脱口而出:overwhelmingly exciting。

说完自己都在琢磨这是啥语法,啥子意思?哈哈哈哈。其实我想说的是,既overwhelming也exciting——你想啊,完全是白纸一张,只要把11周22小时的教学安排得你认为学生学有所获,以后不会骂你诲人不倦误人子弟就行。。。亚历山大山大的。

大Joy要开两门课,一门是投欧洲职场所好的本科课程“现代中国社会”,一门是研究生课程,俺的“STS”老本行:Governing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in the 21st Century~~~好闪亮吧?其实原本我拟的课程题目更酷,取自赫胥黎的小说,叫“governing the brave new world” (治理美丽新世界),结果研究生部的教学主任说,介个,太不严肃了,我只好换成了现在的啰嗦题目,以至于周二老V探头问我那门课叫什么,我在转椅上翻了半天白眼才把全称想起来。嘎嘎嘎嘎

写大纲最费时间的是要自己编制书目和文献列表,也就相当于是自己圈定“教材”。尤其是像大Joy这种特别喜欢见异思迁的,在database上查资料,查着查着就开始跑题了,一天下来发现找了一堆自己感兴趣但和课程没啥大关系的文章,哈哈。

写大纲最爽的是,当把文献列表都炮制出来之后(至少我是这个工作程序),倒上小酒然后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地写教学内容“预告”——我怎么能肯定四五个月之后我想在讲台上唔里哇啦些什么呢,是吧。我觉得大纲这东西还挺难写的,但每次我都想,要是能把一个课程写得如傅雷的《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一样精炼又综合就好啦!可惜大Joy不是傅雷,而且大Joy每门课只有十一讲的机会~所以这事还得颇费一番灰质细胞。

最近还在写专栏,已经要69篇啦~你说,我能被容忍到100篇莫?本来是写着玩的,现在还写出OCD来了,哈哈⋯⋯

上周的是编辑指定的题目,让我说说那个贿赂老师未遂被判刑的留学生:http://dajoy.blogbus.com/logs/233358866.html

有啥可说的呢,只能说,娃,在这个花花社会上,自重比什么都重要。

这周的是关于英国历年扩招政策的:http://dajoy.blogbus.com/logs/233943546.html

我娘看完给我邮件说,呦,你懂得还不少。我说,那是,折磨我一年的高校执教培训不是盖的~哈哈。其实我全文说了半天,就想证明最后那句话:“英国对扩招的执迷背后是一个社会对教育的信仰。” 这句话是特意写给信仰背景的天朝的。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五一长假

没错呀,大不了颠儿也有五一长假呀,还不用倒休——国内的同学们气死了吧?哈哈。确切的说是个长周末。按道理说,欧洲大部分国家的“五月(一)节”是迎接夏天的节日,不过好像在大不了颠儿是迎接春天的==|| 这个周末果然很春天,气温都到了17度啦!哦耶!

明天19度!乌拉!

后天⋯⋯后天据说又降温了⋯⋯不过没事,后天就又上班了,又要猫在屋里判作业了,所以降温就降温吧!=P

昨天和小巴去Gateshead的Sage音乐厅听了一个小音乐会,荷兰的弦乐乐队:Zapp 4

1

这是一个无法定义其风格的的乐队——大概只能说是个多风格,试验表演性的乐队。这是Sage音乐节的主办人去年在一个爵士音乐节上挖到的乐队。特特特好棒特好听,四个非常棒的弦乐演奏家

我当时只恨我那两个把小提琴学得匠气十足的表弟表妹没有听到这个乐队——不仅因为俺们隔着个大西洋,而更因为估计我要是有机会把他俩带到这种演出现场,我姨很会大惊小怪一番的,哈哈。

Zapp 4的网站,推荐一下,他们的新CD已经装到我的ipod里面啦!http://www.zappstringquartet.com/

昨天还发现Hugh Laurie居然也要来Gateshead(和新堡就一桥之隔)表演爵士钢琴!!!——可惜,票早卖没了。算了,反正明天他的新专辑就出来了!

Didnt+It+Rain+HughLaurieNewCDDidntItRainhugh

Hugh Laurie的音乐给无比好看的Jeeves&Wooster增色多少哇!——想来那是俺在扒梨的美好回忆啊,陪俺度过多少bonne soirée啊,哈哈哈哈(心虚地想:也不知道这法语耍对了没有⋯⋯哈哈)另外,Hugh Laurie之前的布鲁斯专辑也很不错哦!你若是没下呢,就顺便一起下了吧!

在这个花粉飘扬的过敏时节,既然鼻子眼睛嘴巴都在忙着流鼻涕眼泪打喷嚏,总得给耳朵一点享受吧!

昨天的演出就1小时,所以7点钟结束正好赶在我和小巴的饭点——我俩就以“随缘”的态度在泰恩河边上溜达找餐馆——但不仅仅因为是周六餐馆生意好,而且因为是五一长假,无数人选择在这个周末举办hen party和stag party,所以餐馆真的是爆~~~满。

常规泡吧的人也一点都不少,所以满大街都是依某个主题儿着装诡异的群男群女——超有新堡特色哈!尤其是那些在傍晚十一二度的寒风中,依然身着超迷你短裙和一手掌高的细高跟新堡女们——我有的时候觉得,如果她们能把自己裙子的长度和高跟鞋的高度交换一下,就对了⋯⋯哈哈

而且我忽然发现一个问题:你说为什么女孩的告别单身派对叫hen party,而男孩的叫stag呢?Stag和Hen根本不配啊?这是为啥啊?

小巴说他也不知道。

我问:那你就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么?

小巴说米有。

我说真没好奇心。

饿得眼冒金星的小巴不由得又冒了俩金星儿,哈哈。

好在新堡的“小西贡”还没有客满,我俩就决定去吃越南菜啦。进了餐馆,窗边俺俩常坐的位子上是一个单身女,点了一个越南牛肉面、一瓶老虎啤酒,正在读一本从排版和自体大小看,应该属于小众现代文学的小说。窗外一队队造型诡异喧闹无比的hen party和stag party男女走过,毫不为其所动,书页以1分钟25秒的频率匀速翻过⋯⋯

Sheldon的女友Amy大概就是这么过五一节的吧。

小巴看着她碗里剩下的白花花的米粉说:看来牛肉面不够好吃啊。

我又仔细看了一下,说:不对,她把所有的牛肉都挑着吃了,可见学术女都不吃素哇!

不吃素的还有肯大——最新的Complete University Guide里肯特大学又跃进了5名,现在排名28,坚固英国高校前30名的地位,社会学学术地位继续保持英国第三,哇哈哈。前一阵有个罗素联盟的大学邀我加入,俺没去,在一所处在上升期的大学里工作比直接加盟名校要給力多啦!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