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会议

周日早起爬起来去开会,这事让我都不由得觉得自己特别上进,恩哼,——虽然实际是因为碍于邀请人面子,很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吧。但有时候做学术很容易就懒骨头了,时不时被赶赶事后想来也不错。

记得春节那个周末小巴被请去给新堡的一个会议发言,小巴开场还挺实诚,对着组织者说:“虽然昨天晚上11点我在抓狂今天说什么的时候,一点没想着你的好吧,但我现在要谢谢你的邀请⋯⋯”

我觉得以后写本书,题献应该注明“本书献给那些对我赶鸭子上架的人们”。

但本鸭子多少还是一只懒鸭子,上了7点半的闹表,本来要去听早上的keynote的,但爬起来,洗浴完毕,有一跟头栽床上了——毕竟是周日早上啊,连主都不工作了,为啥我都不能睡个懒觉聂?后来被小巴拎起来了,哎⋯⋯

11点半的发言,10点出门等车,等啊等啊,扒上一辆车,嘎呦到学校。之后坐在教室里等啊等啊,另外有个speaker也来了,我俩就一起等啊等,11点半也每个人影啊——会务人员过了会儿抱着矿泉水什么的进来了,告诉我们会务组没料到侃村周日公车首班车其实挺晚,所以所有的日程全部向后顺延半小时⋯⋯==||

没事闲的我就和那个远道而来的speaker聊天,他也是做风险研究的,我们俩就唔里哇啦胡侃了一通。后来好不容易等到这个panel开始了,我唔里哇啦了一番,另外一个牛津的家伙唔里哇啦了一番,这个爱丁堡的家伙也唔里哇啦了一番——哇啦哇啦中间,忽然说了一段听起来怎么很熟悉的话,然后爱丁堡的家伙顺手指指我,示意说:“正如同我们刚才在聊的。”——好高效的现炒现卖哈!哈哈。不过能给人灵感也算美事一件。

只呆了一个panel就回家了,因为还有下周的专栏没有写,还有下周的课没有备,还有一瓶小香槟没有开瓶,更重要的是⋯⋯10天后布拉格我还没有准备的嘎活!

那天跟同事开玩笑说,怎么想怎么觉得布拉格是个“圈套”,因为公开讨论会,我这个主角只允许讲15分钟,而两个“批评家”每人可以评论20分钟,我得准备怎样的15分钟才不会被40分钟的口水淹没啊~哈哈

⋯⋯不过本周目前为之还没时间攒这15分钟,这两天是听学生做group project的presentation,然后提问,给分,判作业报告。

俺们都是两个老师一组的同时听,俺们的任务貌似就是学生都讲完了,在底下发射问题,所以学生都以“惊恐”的眼光看着俺==|| 其实被问问题真不是坏事,每一个提问都是多一个辩解的机会,也就是多一个给分的机会哇。越是好学生越紧张得不得了,他们越是紧张我就越担心他们会因为紧张发挥失常。害得俺只得不停地向他们“暗送秋波”,示意做的很好——结果我在那里轻轻地点着头,学生在底下轻轻地摇着头。囧。

今天在办公室多呆了一会儿,研究生部的院秘又给我送来一沓子要判的research proposal。“掐指一算”,再过2周俺就又有累计20来万字的小论文们要判了,学生考试的日子老师也不太好过哇!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