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人节快乐

虽然今天上课每节课开篇都跟学生开玩笑问“情人节,你们今晚都安排很满是吧?”,大Joy我其实是今晚看学生论文看得直想挠墙的时候忽然真正得意识到:对哇,今天是情人节哇,怎么着也得找点大师的论文看以示庆祝哇!不然太不肾上腺素啦!

后知后觉的另一件事是今天虽然早上接了老大的电话之后屁颠屁颠儿得去上课,而且在课上因为有两个学生讨论跑题,莫名其妙地议论起石器时代人类社会和猿人社会里怎么研究行为,我提到昨天正好是达尔文老爷爷204岁的生日,因为4年前的今天,我正拿着Nature纪念老达200年的特刊,和俺老大在剑桥和一群科学家叔叔热烈庆祝试管婴儿技术50周年,矮马,贼“浪漫”了——虽然这么嘚嘚着,直到晚上回家才忽然意识到:哎呦!原来老大是情人节给咱打的电话哎!哎呦呦~哎呦呦~

话说这通电话已经拖了有2-3礼拜了,都是因为不是我有事就是老大有事,一直都没打成,今天老大决定“拣日不如撞日”。早上手机忽然响起——一般大Joy的手机无预约情况下,只有小巴和牙医随时打了——“哈罗?”

老大故作正式说:“Hello Dr. XXXX,this is Prof. XXXX calling from Cambridge.”

“啊~~~!!!”我配合以一阵粉丝尖叫——哎,老大你还是那么闷骚。

和老大聊天还是那么爽,上次见面还是一年前的事情,老大又把我夸了一顿,哎呀,我那叫一个得意呀~笑得大嘴从这个耳根咧到那个耳根

跟老大说,从嘎拿大搜刮来的枫浆硬糖,记得这相当于她小时候的酸三色,给她留了一包,老大也“啊~~!!”的欢呼了一下

哎~还是很怀念当年做学生的日子D~虽然,那时候我和老大都没显得这么闷骚,嘿嘿。

漫天扯了这么多,实际上是为了记录几天的一件糗事:

今天下雨,是英国那种蒙蒙细雨——即看起来没什么降水,但是其实降水很大,所以校区各种山坡的地都特别滑。。。

下课回办公室,教学楼和办公室直线距离50米,步行道距离150米,为抄近道,大Joy走了中间隔着一个小土/草堆——注意,是相对平缓得小土堆——往上走了两步,还行,第三步有点滑,第4步⋯⋯pia!大Joy就平着面朝下栽在泥草地上了⋯⋯

庆幸得是,虽然是平着摔下去的,今天正好穿得是一身棕色,所以一点都不明显,好像恰是为这一跤而穿的似的⋯⋯

我爬起来得第一反应是转过头去看有多少我得学生在看——结果居然背后一个人都没有哎⋯⋯好诡异⋯⋯想来我的学生们估计都已经笑抽筋,倒在灌木丛里了吧?

其实自打我来学校任职就发现这个土坡雨雪天气的时候有点滑,所以一直在思考,你说会不会有人光天化日之下摔个大跟头聂?⋯⋯PIA!今天我的这个问题有了答案 囧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2 responses to “囧人节快乐

  1. 好囧好可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