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3

海篷子狗费事与巴赫

其实这几个谁也不挨着谁,唯一的联系是这俩都是大Joy这个周末的发现——可见没有课教的人是多么的high啊!不上课的天是蓝蓝的天~啊哈哈哈哈

首先是samphire,中文叫海篷子,第一次在Tesco看到这种菜,但据说国内的家乐福啥啥的都有买的

images

看起来很诡异的样子,可是吃起来太好吃了,而且不需要放盐,橄榄油和胡椒粉扒拉两分钟就搞定,而且据说很有营养哦。嗯。

这周末在Tesco居然发现了大Joy最最最最最喜欢的“狗费事”饼干

american-pepperidge-farm-cheddar-cheese-goldfish-crackers-204g-515-p[ekm]270x270[ekm]

矮马,英国连“狗费事”都有了的话,那以后更不必去米果了!哇哈哈哈哈(尤其如果M&S的仿制fritos能再逼真一点的话⋯⋯)

第三个发现是下载了巴赫的长笛奏鸣曲,很不错。最近在spotify上试听了几个提琴和钢琴的专辑,都觉得不是这里就是那里不舒服,长笛的声音很适合学期中间听。

MI0003483768

 

最后我想说:最近在网上看见大家都迷美剧House of Cards,网上还在讨论为嘛叫这个名字等等,我只想说这其实是20多年前,1990年同名英剧的美国版⋯⋯就如同在1999年的TheWestWing之前,英国在1980年就有YesMinister了,有时觉得英剧并美剧前卫多了。

3条评论

Filed under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囧人节之后

“囧人节”摔了那个大马趴之后,当天没啥事,第二天从一早开始,右肩就活动受限了,回想起当时滑倒时俺的姿势,又回想起以前医学院讲的各种常见骨折,心想幸好泥地比较软,俺就属于典型自己找骨折的那种姿势摔的⋯⋯

小巴趁机讽刺俺说:咦?你确定是你摔的,而不是因为玩ipad过度嘛?

==|| 话说某位大仙跟我说在玩“Garfield做饭”的游戏之后,俺也下载了,确实没啥智力含量,但俺也玩得一发不可收拾——屡屡玩到手腕都酸疼,哈哈哈哈

囧人节之后,我们就reading week啦!乌拉!!!虽然只有一周吧,但有一周不用备课还是让人立马觉得轻松一大半——终于有时间做点“该做的事情”了(AKA,接下来四个会议,发言一个还没准备呢==||)

周五上完最后一节课,俺就飞奔火车站,回新堡闭门修行。俺的学生们特可爱,他们知道周四俺没过情人节,周五我飞奔之前,他们说:“周末情人节快乐呀!”多可爱的小朋友们呀!哈哈,他们对于小巴倒也不陌生,因为课上俺时不时拿小巴开涮,非常娱乐民众——话说小巴同学也时常在他课上娱乐我——幸亏俺俩不在一个大学教书,要不然咋在学生中竖立光辉形象聂?

总之,现在俺就在喝迟到的情人节香槟。顺便开礼物啥的。今年俺还特意给AC同学买了一张情人节贺卡——你可以想象,当大Joy拿着两张情人节贺卡结账的时候,Paperchase的中年收银员是以怎样的眼光打量俺的,咳咳咳⋯⋯

可是这张卡完全就是给俺和AC设计的哇——

IMG_6744

在来新堡的路上,俺在ipad上看了几个小电影,其中有一部叫做Liberal Arts, 虽然在Rotten Tomatoes上评分并不高吧,但是我太喜欢啦,作为文科讲师,看着笑点太多了:

1.开篇那段blahblahblah和日常和学生交流很像

2.那段关于吸血鬼文学的评论实在“与我心有戚戚焉”——哎,想当年俺也是被华伦天奴逼得看完的Stephenie Meyer啊,记得当时一边很想挠墙,这确实是那种“能把你的大脑彻底清零”的书⋯⋯

3.不管我有多少岁,但我永远觉得自己停留在19岁,可惜每次从镜子里看到的那个人绝对都不再年轻了——矮马,老教授这段台词实在很符合很多老师们的想法。

4.不知道别人看的时候会不会注意到,我发现戏中对老师的描绘很明显是非常符合大部分学生对老师的想象的:老师们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自然独居,外加有点怪癖。==||

5.当然,还有学生的浪漫主义折腾。

最近还在看一个电视剧:甄嬛传。早听说国内最近一直在放一个后宫争宠的电视剧,但第一次注意到这个电视剧还是因为锵锵三人行有一期节目是关于刘欢为其作曲的,俺就觉得,刘欢作曲的电视剧,一定不会太糟。立马很感兴趣,回国买了套盘。回到英国用2进的速度看的——70多集啊,不是很坑爹么?——在快进的作用下,俺觉得这部电视剧拍得很不错,有点新红楼的意思,也没有闹腾的小燕子什么的,而且把天朝勾心斗角的传统与界限展示得挺好的~gender, domination, kinship, nation, pedigree,外加广告植入什么的,多少可以说的呢!俺现在特好奇美国那个mini series版本,没准明年在班上放给学生看。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囧人节快乐

虽然今天上课每节课开篇都跟学生开玩笑问“情人节,你们今晚都安排很满是吧?”,大Joy我其实是今晚看学生论文看得直想挠墙的时候忽然真正得意识到:对哇,今天是情人节哇,怎么着也得找点大师的论文看以示庆祝哇!不然太不肾上腺素啦!

后知后觉的另一件事是今天虽然早上接了老大的电话之后屁颠屁颠儿得去上课,而且在课上因为有两个学生讨论跑题,莫名其妙地议论起石器时代人类社会和猿人社会里怎么研究行为,我提到昨天正好是达尔文老爷爷204岁的生日,因为4年前的今天,我正拿着Nature纪念老达200年的特刊,和俺老大在剑桥和一群科学家叔叔热烈庆祝试管婴儿技术50周年,矮马,贼“浪漫”了——虽然这么嘚嘚着,直到晚上回家才忽然意识到:哎呦!原来老大是情人节给咱打的电话哎!哎呦呦~哎呦呦~

话说这通电话已经拖了有2-3礼拜了,都是因为不是我有事就是老大有事,一直都没打成,今天老大决定“拣日不如撞日”。早上手机忽然响起——一般大Joy的手机无预约情况下,只有小巴和牙医随时打了——“哈罗?”

老大故作正式说:“Hello Dr. XXXX,this is Prof. XXXX calling from Cambridge.”

“啊~~~!!!”我配合以一阵粉丝尖叫——哎,老大你还是那么闷骚。

和老大聊天还是那么爽,上次见面还是一年前的事情,老大又把我夸了一顿,哎呀,我那叫一个得意呀~笑得大嘴从这个耳根咧到那个耳根

跟老大说,从嘎拿大搜刮来的枫浆硬糖,记得这相当于她小时候的酸三色,给她留了一包,老大也“啊~~!!”的欢呼了一下

哎~还是很怀念当年做学生的日子D~虽然,那时候我和老大都没显得这么闷骚,嘿嘿。

漫天扯了这么多,实际上是为了记录几天的一件糗事:

今天下雨,是英国那种蒙蒙细雨——即看起来没什么降水,但是其实降水很大,所以校区各种山坡的地都特别滑。。。

下课回办公室,教学楼和办公室直线距离50米,步行道距离150米,为抄近道,大Joy走了中间隔着一个小土/草堆——注意,是相对平缓得小土堆——往上走了两步,还行,第三步有点滑,第4步⋯⋯pia!大Joy就平着面朝下栽在泥草地上了⋯⋯

庆幸得是,虽然是平着摔下去的,今天正好穿得是一身棕色,所以一点都不明显,好像恰是为这一跤而穿的似的⋯⋯

我爬起来得第一反应是转过头去看有多少我得学生在看——结果居然背后一个人都没有哎⋯⋯好诡异⋯⋯想来我的学生们估计都已经笑抽筋,倒在灌木丛里了吧?

其实自打我来学校任职就发现这个土坡雨雪天气的时候有点滑,所以一直在思考,你说会不会有人光天化日之下摔个大跟头聂?⋯⋯PIA!今天我的这个问题有了答案 囧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不平等”是怎样炼成的

最近没啥大新闻,收了俩博士生,拒了一个。拒的那个啥都还可以,就是成绩不行——虽然成绩不决定一切吧,但连硕士水平都达不到merit,要么就是这个人能力有问题,要么就是态度有问题。和这种人一起工作的话,同事说最后只有两种结果:要么你给他写个论文,然后他毕业;要么就是他中途不堪压力主动退学,左右都是杯具==|| 为了避免杯具,我就只好拒了。

说到成绩,最近特别费神的一件事就是很多学生收到我圣诞节判得那批论文成绩之后开始郁闷。其实俺真真已经是手软派了~可是小朋友们真的是不会写东西。

有个学习还挺好的学生在班上问我:“你假期是怎么判我们这么多卷子的?是不是就是看个Introduction,然后心想‘啊,这套路我看多了’,然后就大笔一挥,打个分就完了?顺便还喝一口手边的红酒。”

另一个学生纠正她说:“不对,不对,大Joy是喜欢喝香槟的。”

“哦,对对对,顺便喝一口手边的香槟。”

我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帮学生怎么对八卦记得那么清楚,对社会学理论一点都记不住聂?本老师是这么作答的:

“那里有,问题就是你们几乎连Introduction都写不好,所以看完头两段,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到底要走什么套路,只好从头看到尾(还是有一小半人,我到了也没明白他们的论文要说什么==||),搜肠刮肚地想各种给分的理由,我容易嘛我⋯⋯”

这时的镜头应该是学生集体拉长腔地回答说“不容~易~”,不过现实里,好多学生还是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凭什么人家写了4000字就得了一类,而自己也吭哧了4000字就得了个三类聂?

好多学生这个时候意识到自己是“有潜力的年轻人”了,发觉自己本应该是优秀青年了,好几个人来找我,解释说他们其实都是多么多么好的学生,只是这次马虎了,没有意识到二年级的标准,然后问我,“我甘愿再写一篇,然后你看我新写的,把成绩提上来好不好?”

他们的意思是:你看,我是这么爱学习的一个孩子,为了追求高分,都不惜得主动要求再写一遍⋯⋯

这是啥逻辑???——这就好比,莫非一个人在西去之前跟上帝商量说:我原本是个应该流芳千古的人,可是这辈子活疏忽了,能不能让我再活一次哇?

@£@£%¥%&¥%!完全匪夷所思。

当然,主动找老师问如何改进论述技巧的也不在少数。我和小巴(虽然我俩是俩不同大学俩不同科目吧)都遇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上周小巴有个学生写邮件要求见面说作业分数,邮件里说自己对分数很不满意,纠结如何提高等等等等。然后约好时间,见面。那个学生掏出那个“对分数很不满意”的论文,小巴一看:72分(一类)——而且小巴这种家伙,一般只给到75分,不像大Joy这种性情中人,看high了85分也往外甩,哈哈。

所以这学生其实论文写得已经很好了,但属于追求完美型,得了一类还不满意,据说这个男孩基本都要拿全年级最高分,不然很失落

我刚跟小巴说,这种学生会让俺这种没进取心的同学鸭梨山大的。结果,过了两天,我的一个72分的学生也给我写邮件,要求辅导如何写得更好。

囧囧囧。。。

所以你有一些学生过了及格就欢天喜地,一些学生得了二类怨天怨地,还有一些学生得了一类却想做得更好,种种“不平等”奏是这么开始的哇。

4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新年好

各位新年好!

我昨天晚上差不多也凌晨才到的家,周五上完课,去伦敦逛书店,然后扒晚上的火车一路北上回到纽卡斯尔。我跟朋友说,很明显咱也是一民工,赶着年根儿之前赶火车回家。唯二的不同是:咱没有15块钱的盒饭,只有破三明治;而且咱的火车不是绿皮儿的,是蓝皮儿的。

哈哈哈哈⋯⋯

朋友说:而且你还不用抢票。

这个⋯⋯英国火车票现在越来越贵,便宜票早就抢不到了⋯⋯

最近一直没写博客,原因是写专栏写伤了,呵呵。话说写东西是个调整情绪,也是个需要酝酿情绪的事情,所以别看每周也就1000字儿,每次还得琢磨琢磨,撇开各种闲杂事再写。尤其又到春节,编辑每年都命题作文,可我就怵写春节,因为没啥可写的。今年让我写写春节的世界性,无疑很和谐很世界大国,我开始觉得特挠头皮——天朝文化内部包容力还尚缺,离达到世界性还远着呢。所以“写还是不写”地纠结了整整一天,后来我琢磨其实这事就跟圣诞节在中国的兴起一样,大过节的,我就不写敏感议题了,不过我这个cosmopolite觉得有另一种“世界性”值得一提,因此写了这篇“春天无国界”——中国人过圣诞未必就都信奉基督了,歪国人过春节也未必就都接纳中国文化了,有的时候只是简单地因为“如果多一个机会迎接春暖花开,为什么不呢?”

春节是否世界性这问题见仁见智,春天无国界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总之,周末就吭哧专栏了,上周把下周的也赶出来了,下周的会比较好玩,哈哈。

学生问我周末打算怎么庆祝中国新年,我说:听会。

小巴同学周末有个会,我也就只好跟着长知识啦。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