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周

当老师最心满意足的时刻就是,当你上了一节特别来劲的课之后,下课时,会有学生在出教室的时候,会绕过教室桌椅,特意走在你面前跟你说一句:Thank you。

当然学生都很讲礼貌,如果你恰好挡在门口,经过你的时候,他们自然会习惯性地客气一句3Q,不过有的时候不是客气(尤其是本老师一般不挡道儿,哈哈),而是学生特意说一句,那时候就开心死啦。

也不是每节课都这样,上课是个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情,有时候大Joy不在状态,有时候学生不在状态,或者是班上学生不起化学反应,而且每个星期和每个星期也不一样,这些都没办法,不过大概每周咱至少60%的课都能让学生觉得挺給力的,我就特得意,走路都颠儿颠儿的。

这周是开学第5周,周一连续两节课都有人听我的课。我们这里被听课和国内学校里的不大一样:记得国内学校里要是有人来听某老师的课,一般都是和啥晋升转正什么什么的有关,兴师动众有时候还得提前“演练”一次。俺们这里学术人的评价标准主要就是看学术产出,讲课好坏并非那么重要——其实越是这样没硬性规定,老师们就越明白,这其实就是在学生中赤裸裸的“popularity contest”, 讲课无聊学校也不会把你怎么着,就是没面子呗,嘿嘿。

和我一样今年刚入职的同事问我有没有对课程做特意的安排,我说没有,而且我选择两个被听课的班是两个比较费劲的班,因为是周一下午最后两节课,大部分学生都很疲倦,再加上是社会学方法论,调动学生兴趣的难度比较大。不过反正这种听课是为了找问题,所以当然是找比较难办的班,然后自然状态最能反应问题啦。

同事觉得俺超淡定,俺觉得俺只是超脸皮厚(讲坏了也不能把我怎样嘛),外加超实用主义而已(总不能白听我课啊,得给我点有用的东西),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我也没跟学生提前打招呼,直到周一大家都进了教室,发现教室有“陌生人”,俺才说,哦,今天有人听课啦,不过没关系大家不用紧张,他们考察的不是你们,他们考察的是我啦!

当然,我之前也有担心,因为十八九岁的学生是个不好捉摸的群体,男女朋友分手啦,在其他课上受挫啦,和父母吵架啦,或者中午饭没吃好什么的(==||),都有可能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表现在课堂上,让你措手不及。

哈哈,不过不得不说,我的学生都好~~~可爱,因为上课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小家伙们真是都特积极回答问题,感觉都是想助俺这个老师一臂之力,真是很8错。

后来听课的老师也说,明显感觉师生关系特好,尤其是分小组讨论的时候,发现学生喜欢跟大Joy聊,也不怕问问题,感觉大Joy很能吸引住他们。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哦耶!得意得连俺家的酒瓶都婀娜了

下周是reading week,我跟学生说,是你们的reading week,是我的writing week,身后还有一群deadline追赶,所以周五下了课我就逃到纽卡斯尔来闭关修行写写写了。

昨天晚上刚出火车站,就飘起了雪花,真是北国啊,早上在侃村我还热得在室内只穿衬衫呢。

当然,新老师生活也并非全哈皮。这周被一个同事彻底恶心到了。让我想起了原来在LSE工作是那个“胖女人”——各位长期看客也许还记得此人。虽然俺知道跟这种人根本就是纠缠不起,但还是挺影响情绪的,俺忍不住傻呼呼地咬牙切齿了一个晚上(后来去看牙医,说好像需要根冠治疗,当然,这两件事没啥关系,只是很滑稽地凑在了一起)。后来一个年资的同事听说事情始末,也忍不住直翻白眼,问我:“你是不是很生气?只要你愿意,我替你跟他理论去。”

我说,也不是说生气,只是很失望外加被恶心到了而已。没必要理论,对这种无法理解的人只能敬而远之。

后来一上课,跟学生互动又心情大好,胖女人2号就被抛到脑后了,具体内容看下篇。嘎嘎嘎嘎

2条评论

Filed under 毁人不倦

2 responses to “第5周

  1. 俺们这前两天也飘雪花了。每个学校总有那么一两个恶心人的,正常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