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牛逼学生

我觉得有必要在此博客里开设一个新分类,专门记录那些让我惊掉下巴的90后学生们。

仅刚过去的这一周就有三件事值得一记:

1.

人不可貌相,我的学生里好几个好好看又聪明的,但也有其貌不扬的。比如那天有个黑人女生上课迟到,好像也没带书包,就如黑旋风一样风风火火跌跌撞撞地闯进来。腰围至少是5尺到6尺,往椅子上一坐就是一副“I’m so bored”的心不在焉状。我当时心一凉,之前看学生资料的时候记得这个组里有一个“inclusive study”的(即学习能力因各种原因受影响需要特殊照顾),可我生生就忘了是谁⋯⋯

但后来发现绝对不是这妹妹,哇!回答起问题来极其干练犀利。让大Joy很赞。课下聊天的时候,她(不无感叹地)说:“我从高中以后就不再是functionalist了,我现在连neo-marxist都不是了。”

⋯⋯大Joy暗中擦着鼻血,回忆了一下,俺好像26岁才第一次听说functionalist是神马东东。

此前我听过的最NB的类似表达法是2004年美院的一姐姐坐在我飞驰于京顺高速的小红车里跟我感慨说:“我16岁就玩腻重金属了”

我觉得我这个学生比重金属还重金属啊。

2.

第二个让我由衷喜欢的学生也是黑人,总穿得休闲但整齐,而且又高又帅,恩恩,我第一次看见小朋友第一想法就是:他要是去应试警匪片的话,绝对很上镜。

这个小朋友也特爱看书,下课追着问我我研究那个Cosmopolitanism到底是怎么回事,聊天的时候得知他是修犯罪学和社会学双学位的。前一阵正和同事说起现在犯罪率频频下降,居然那么多学生感兴趣犯罪学、法医学等等。我开玩笑说:呦,你不会也是CSI看多了吧?

小朋友笑笑说:我长在伦敦南岸XX区,犯罪率特别高,我要是想入帮极其容易,我不想去犯罪所以我当了辅助巡警,但我还想理解我周围的人为什么会去犯罪,因此我来上大学。

赞 赞 赞。我觉得这简直就是电影情节啊。

3.

第三个是我之前在微博上坦白俺为其开后门批准翘课的那个特别像哈利波特里“赫敏”的小女孩。

我问一屋子的学生:你们有没有自己特别喜欢的社会学理论家呢?

这本是个刻意制造“geeky”气氛的问题,因为谁会期待18-9岁的人去崇拜韦伯,涂尔干什么的呢?

果然这个问题使得学生们都不好意思地摇着头笑。赫敏忽然把手举起来,说:我喜欢福柯,我也喜欢Judith Butler

。。。如果说福柯还属于社会学大圈子的共享经典的话,Butler则属于小圈子消费品。回到办公楼见到DVD就忍不住八卦这个二年级女孩,重感冒的DVD不顾鼻塞喉痛,差一点把自己呛死地回应了一句:Wow!

 

———————————–

明天又是周一了。有这样一小撮Newbility们坐镇,大Joy从新堡回侃村5个小时的火车上一直都在备课,不敢懈怠⋯⋯

4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4 responses to “我的牛逼学生

  1. 看前一篇好像教书有时候也挺郁闷的,这一篇就觉得,有那么几个值得我教的学生就够了。

    • Joy

      白菜你悟性很好嘛!“大部分学生都会让你怀疑教书有什么意义,但时不时地你会发现有那么几个人,就这么几个人足以让你觉得做老师值得”——我从很多人那里都听到过这句话,现在才明白啥意思。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