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滴娘啊

注意,不是“额滴神”,是“额滴娘”。

话说自从咱侃村家里终于通了电话,咱又是国际长途近似无限量之类的,俺就隔三差五(即隔三个或五个小时,哈哈哈哈)地跟我娘胡掰今儿又去哪吃了明儿又去哪儿转悠了。

前一阵我让我娘给我画一个《雅典学院》的局部,就是下面第欧根尼这老爷子,说以后挂我侃村办公室里

我娘昨天挥了两刷子,打了个底稿发给我看——

我电邮说:这老先生的脑袋角度不对,明显没看手里的东西,走神儿呢

我娘回复我说:老先生在想“今个去哪家餐馆high一下?” 没心情看paper哈

————————————–

今早给我娘电话,我娘接到电话可兴奋了,上来就跟我说,她今天听到一电视新闻口误,播音员估计至今自己都没发觉,因为新闻说的是儿童食品什么的,其中提到“免疫球蛋白”,那个播音员特别自信且字正腔圆地念成了“免疫蛋白球”。

说完我妈在电话那边哈哈哈哈笑,我妈说当时就觉得特逗,可是我爸还没回家,四下一望,家里也没个懂医的,都不知道笑点在哪,郁闷,现在好歹是等着个懂医的了,分享完毕。

2条评论

Filed under 可来神儿Collection

2 responses to “额滴娘啊

  1. 虽然我不懂画,可奏是你脚着,你滴娘啊,太牛了!
    另外作为另一个懂医的,也觉得好好笑。。。前两天还听到一个北京台的主持人愣是把灰姑娘的仙度瑞拉念成了度仙瑞拉,还是两遍,还说Cinderella嘛,音译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